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伯二伯
    赵吟川听闻杨休话语先是愣了一会旋即讪讪的笑道:“你少他妈在这信口开河,有本事直接放马过来便是。”

    赵吟川心中笃定杨休这个年纪是最狂妄自大的年龄,所说的话语自然会掺杂些夸大其词,以至于他根本不愿放在心上。

    “你会信的!”

    杨休双掌朝天而疾,手掌中隐隐约约几丝赤红电光缠绕,伴随着闷雷般的声响,一记“金灯撕夜”朝着赵吟川轰去。

    迎面而来的雷掌震得赵吟川双颊的肌肉发颤,这其中凶悍的力道自然不言而喻,赵吟川眼中掠过一丝惊骇连忙挺起双臂相抗。

    “嘭!嘭!嘭!……”

    顿时漫天掌影,四下翻飞。

    赵吟川消去五掌过后自觉赶不上杨休滚滚而来的掌风,干脆改功为守呲牙相抵。

    他在等!等杨休力竭。

    奈何杨休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倒是愈战愈勇,重重掌影之下添了几道强劲无比的罡风。

    赵吟川唇角边缘渐渐渗出细细血线,脸色发白大汗淋漓已然一副颓败之势。

    “算了,拼一把!”

    赵吟川震喝一声,抡起双臂交错拍出,心想既然自己放开中门防线不做抵御,那他也不能让杨休好过。

    如若不是眼前局势所迫,他可不想出这招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下下策。

    杨休见赵吟川放开内门防线抢攻而上,顿时明白其破釜沉舟之势,旋即偏偏不按他想法来,而是双掌如刀从赵吟川外臂切过,压住赵吟川的肘部按出一掌。

    此招顿时使赵吟川乱了分寸,趁其收臂格挡之时杨休再瞅准空隙掌风直击其小腹。

    反应过来的赵吟川大呼不好,掌风将至自己小腹的时候,赵吟川却未感觉到痛击,定睛细看之时发现杨休双掌游离,脚步蹒跚蓦然向后重重倒地。

    如此变故让赵吟川同样一脸茫然,眼睛微扫瞅见杨休倒地身边有颗弹跳的金豆,赵吟川将金豆捡了起来捏在手中这才恍然大悟,从金豆上的纹路来看,这是他赵家的金豆,原来是自己大哥也就是如今赵家的家主赵朔漠看情势危机趁杨休全神贯注与自己对战之时出手用金豆击中杨休晕穴,将其打昏在地。

    赵吟川刹那间的反败为胜令一众看大称惊噫,因为金豆太小如果击打速度过快,常人很难瞅见。所以他们以为是这位赵家家主,用了什么特殊功力使对局乾坤扭转。看之中自然也有功夫不差的明眼人,不过他们虽说看出了其中门道但却不敢提出任何异议,毕竟这疏勒城是赵家的地盘,于是乎他们也只得唾骂一声卑鄙愤然扫袖离场。

    管家赵平将拧干水的手巾递给赵吟川擦拭汗液,殷勤得指着躺在地上昏迷的杨休问道:“恭喜二老爷,这小子怎么处理?”

    望着躺在地上的杨休赵吟川眼中狠绝之意顿显,不假思索得用手在脖子上比划出刀割动作:“此子不能留!处理好后尸体扔到城外乱葬岗。”

    也怪不得赵吟川有如此森然杀意,由他心想如若今天不是自己家老大哥暗中帮衬一把,今日自己这赵家二老爷就将赵家的面子丢大了。杨休如此修为背后山门肯定不凡,只是单纯挑了脚筋扔下去,只怕日后此子会前来报复定会闹得赵家鸡犬不宁,倒不如永除后患来得实在。

    “啊!”

    赵平连同几位赵家子弟刚托起杨休的身体准备去处理的时候,便被忽如其来的一位黑袍人挥袍甩扫,顿时接二连三身形弹射倒飞而出撞到地上发出痛嘶惨叫。

    黑袍人全身被遮的严严实实,似乎是故意为之,他从赵家子弟手中接过昏迷的杨休后便瞬步而走,原地只留下了一道黑影与未反应过来的众人。

    赵吟川朝着着擂台边护守的赵家子弟大吼道:“一个个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追!”

    “不必了!让他们走!”

    睁目张须的赵吟川听闻此声,立马平息怒火转身恭敬得向走过来的中年男子劝道:“大哥!看来这小子还有同伙,就这么让他们走了恐怕后患无穷啊。”

    赵朔漠缓缓说道:“追,你能追到?那黑袍人武功并不在你我之下,相反他杀我们好像更是易如反掌。”

    “啊?大哥?这安西之地怎滴忽然之间来了这么多中原高手?”赵吟川惊噫出声,对于自己这老大哥的话赵吟川还是很相信的,既然连他都如此说了,赵吟川自然也就放弃了追杀的念头。

    “不,那小子可能是中原的人物,但黑袍人应当不是,他的身影我好像见过,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

    赵朔漠略显昏黄的眼睛接连睁闭,似在努力回想,但从其神色来看很明显他没有想起来。

    “大哥您见过?”

    “记不起了,记不起了。”

    赵朔漠摆了摆手,示意赵吟川不要再谈杨休的事情了。

    赵朔漠宽慰道:“你且不管那么多了,都不知道你担心这个做什么?现在有这追的功夫你倒不如想想如何将眼前的事情给办好,只要咱们与尉迟家联姻还有谁能在咱安西四镇撒野不成?”

    赵吟川点头称是:“还是大哥你说得在理!不过愚弟担心陆一鸣他那丫头不会同意这桩联姻。”

    “所以我才特意嘱咐过你,这件事情千万不得让她知道,对她一定要严守住口风,等到生米煮成熟饭晾这小妮子也翻不了多大的风浪。呵,还不同意?嫁给尉迟家的公子是陆一鸣这贱种的女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赵朔漠冷呵一声,又是问道:“对了,关河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你那有没有消息,他是否已经将云威镖局给接揽下来了?”

    “从关河前几日飞鸽传书捎回来的信上来看,并未接揽下来。据他所说镖局内高手还是有几个,虽然镖主陆一鸣死了,但支持维护陆家的人还是很多。”

    赵朔漠喟然长叹道:“没想到咱们那死老爹年少不懂事留得种,在江湖上如今倒还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了,不过自从他姓陆的那日起,在我赵家始终就是个外人。”

    赵朔漠对自己这个最小的弟弟颇多感慨,话语中虽说带着几分赞赏却依旧是带有着浓浓蔑视的眼光,不管其成绩几何,在他眼里一直是自己父亲与下人所生的贱种。

    赵吟川点了点头“这云威镖局在江湖上走了几十年的镖了根深蒂固不可动摇也实属正常,所以不能硬来,看来还是得从那小丫头片子身上入手。”

    “嗯,尉迟老鬼同我赵家商定的联亲一事便是已经将眼光放在了这丫头自带的嫁妆‘云威镖局’上,所以此事你定要办好不能有任何差池。”

    赵吟川拍着胸脯应承道:“大哥你放心,这丫头片子还在后山祖坟为陆一鸣守墓安分得很,我已经在后山安排了不少眼线,她若有什么动静这些人会立马禀告于我。”

    “嗯!很好!只要她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那你还是她的好二伯,我依旧是她的好大伯。”

    兄弟两相视一笑共同步入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