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丰筋之力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丰筋之力

 热门推荐:
    底下那些看纷纷唏嘘不已,尤其是那些之前并不看好杨休的人更是啧啧称奇直道真人不露相。

    尊贵茶水席位上的范仇断范大教头与他的跟班模样更为可笑,前者眼睛死死的望着擂台场上,手中那碗冒着热气的茶水都已经颤抖了半碗出去;至于后者,天气微燥但算不上炎热,而他一直静静站着却是大汗淋漓,不停用衣袍擦拭着额头的汗,捂着那被杨休掰断的手指不由认为伤处更加疼痛了几分。

    行走江湖二人心里都清楚,能有如此本事的人来头肯定不小,可自己与跟班先前不仅要对其动手还给人家下套,这要是被他算起后账来那可了得?想到此处,这一主一仆连热闹都懒得再看了,相继悄冥离开。

    “该死的狗东西,老子要杀了你!”

    擂台之下的唏嘘之音自然有几句已经传到了尉迟翎尘的耳中,但见其身形立马从地上腾跃而起,骤然阴沉的脸庞上那双眸子怨毒得望着杨休,羞辱!无比的羞辱!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出这森寒的字眼,全然再没有先前世家公子那副猖狂傲气的模样。

    身为于阗城第一世家的公子爷,从来只有他欺辱别人,还从未有人敢羞辱他,这口气他自然无法忍受。尉迟翎尘手中拳头捏的玄铁打造的扇骨嘎吱作响,盛怒之意一望便知。

    望见事态情势不对,赵吟川挺身而出挡在了尉迟翎尘身前朝着杨休前面:“敢问阁下究竟是哪路神圣?来我疏勒城是所谓何事?”

    对于赵家,杨休自从在沈决三那得知陆一鸣的往事密辛后,爱屋及乌的他当然没有什么好感。戏谑的指了指擂台边牌匾上的几个大字“比武招亲”后,调侃道:“赵大侠武功当属上乘,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不识字,自己贴的牌匾居然还要问我来此何事。”

    “你……!既然阁下不愿透露身份,那就休怪赵某人无情!”

    赵吟川冷哼一声,转身朝着身边的赵家管家赵平贴耳低语说道:“你赶紧将尉迟公子扶下去歇息,另外遣些人马去坊间散布消息解释尉迟公子狼狈至此是由于是与我对擂后已无力气,其仍旧还是这场比武招亲的赢家,我赵家承认的赢家!”

    事情都交代好了之后,赵吟川转身霍然朝着擂台上的杨休弓步顶出,疾出粗臂犹如两根炮筒带着几分破空劲气轰向杨休心门。

    二人拳掌相交那一瞬间,赵吟川心中大呼:“高手!”旋即他身形强扭借着那股推力疾疾往后退去。他之前也是绝大部分把尉迟翎尘的败相当做是太过轻敌,此番真实胶着后他完完全全打消了这个想法。

    赵吟川脑海中推敲了安西四镇所有世家,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小子到底是出自哪个世家的公子,别说安西四镇,就刚刚交手的十余招来看赵吟川如今都敢打包票,杨休这年纪有这功夫在整个安西都护府都是鳞毛凤角的人物。那么问题可能就来了,这小子估计是从中原而来的人物

    “少侠,容赵某再问你一句,你究竟是哪座山门出来游历的人物?我赵家可有哪些地方得罪于你?”

    “赵大侠你尽管放开手脚一战便是,你大可放心,我身后的那座山门与你没有任何渊源。至于得罪与否,你摆这个擂台便就是得罪了我!”

    赵吟川听得杨休所说前半句便放下心来,后半句他却懒得再细想,当即阴生一笑,嘴角搐动道:“那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得准备好生为自己的狂妄买单!”

    “擂台上的你未尽全力,现在我倒是挺期待你这所谓的什么狗屁赵家的当家人之一本事究竟几何。”

    赵吟川暗忖眼前的小子居然能看懂自己在擂台上的招法劲力,那本就皱狞的眉头顿时又沉了几分。

    “狂妄!好生狂妄!找死!”

    赵吟川一抖硕大衣袍,凶戾的劲气从双臂不断涌集而显,臂杆之上青筋微耸犹如带有脉搏呼吸一般鼓动有律。

    “丰筋之力!多久未见赵二爷用这千钧六合臂末尾三招,未成想他居然练到如此程度了,看来擂台上这小子得被锤成肉泥了。”

    管家赵平望着赵吟川手臂青筋宛如蚯蚓扎堆一般错落繁杂,与围站在身边一众赵家子弟解释道。

    臂法一门,见功法者运功之时手臂青筋多少便可判断其火候,初学者双臂只有微微几条称为单筋之力,双臂练胀十余条以上称为双筋之力,若是运功之后手臂布满此起彼伏的青筋便称为丰筋之力,至于那最后的繁筋之力便是修习臂法者的登峰造极境地,这类人寥若晨星。

    刹那间,随着砰砰砰几声如雷巨响,只见杨休躲闪后脚底下那擂台黄土碎出了一个个蜘蛛网般的裂缝。

    这臂法气吞斗牛般的力量着实让杨休吸了口凉气,心想若是中了一拳小命还真得交代在这。不过杨休不怕,如此惊人的力量就算不用蓄力也得比平常招式慢了几拍,自己完全可以借助身法上的优势灵敏躲避。

    接连跳跃闪躲之后,杨休停了下来说道::“赵大侠,我看按你这么砸下去,我还没死你倒是先累趴下了。”

    “哦?是嘛?”

    赵吟川嘴角露出诡异的弧度,冷笑一声喝道:“你且看看这拳如何!”

    赵吟川蹬腿闪掠而出,奔向的却不是杨休,而是踩到了杨休身后的擂台边角之上。

    “哦?你原来是要砸烂这擂台!?”

    杨休这才发现擂台八方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七个坑洞,加上赵吟川脚下那个便是第八个。

    赵吟川奋力一拳而下,杨休忽感脚下土地松晃,紧接着哗啦一声巨响,由黄土搭建的擂台碎石横飞,整个高台垮了下去,擂台上的人也不例外。

    一些带有尖锐菱角的碎石朝着杨休扑面而来,纵使闪避得当杨休的脸上还是被划出几道血口。

    这便是赵吟川的盘算,他心知杨休的身法诡异灵动自如,他要做的便是将这场中环境改变,空间便得狭小且复杂使杨休身法受到局限。

    杨休擦了擦脸角淌出来的血点无奈的苦笑道:“赵大侠,我只是拿你练练刚修习的步法窍门,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只是擅长于身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