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四十章 尉迟公子
    杨休谨慎的踱步而行,擂台下瞬而纷纷传来讥疑之音:

    “这小子哪有一点像是会功夫的样子啊?”

    “胆子再大的癞蛤蟆它也还是叼不到天鹅的肉。”

    “挑了脚筋大后半辈子那可就是个瘸子了,年轻人三思而后行啊。”

    “这小子哪是自己愿意上去的,那就是让范教头给害的。”

    “……”

    咻

    一道刺耳的鸣镝之音破空而响,即将迈上最后一层台阶的杨休闻声连忙往后挪退半步,皱眉望去只瞧见自己眼前一步之遥的土墩台上直插着一支箭,望那扁平蛇矛状的箭头差不多快要全部没入土中可见射箭者劲力不凡。

    “小兄弟,我家少主时间要紧,你且往后稍稍,让他先上如何?”

    虽是一声气问句,但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语气,用这种招法逼停别人当真乃霸道非常。

    众人循着箭矢的方向瞧去,一顶八人大轿停在了城中央的过道口,从轿内走出的褐衫男子将弓弩递给了站在其左边的随从后,又在右边恭敬弯腰的随从手中接过一柄镂金玄铁扇旋即蹬跃到了擂台之上。

    “映日叶刃?尉迟家的公子爷来了!”

    不知人群中谁吼了这么一嗓子,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向了男子手中打开的扇叶,果然,在玄铁扇的扇叶边缘两柄如火烧云般通红的刃锋渗着阵阵寒意。

    见惯了从擂台上断了脚筋扔下来的挑战者,尉迟翎尘的到来顿时又使众人来了兴致。

    尉迟翎尘何人?那可是同为安西四镇之一的于阗城内第一世家尉迟家的大公子,其武艺更是得到尉迟老爷子的亲传,堪称尉迟家同辈第一人,据传还是尉迟家下任家主的不二人选。

    安西四镇之间单论城中防备军事战力而言当属于阗城最强,毕竟人家是正面抗击吐蕃入侵的防线,长年累月都在与吐蕃军士进行大大小小的战斗,所以于阗城中民风彪悍,在那儿出生的孩子无论男女个个都是从小习武,以备将来不时之需。

    抛开这层名分不论,尉迟翎尘的实力更是有目共睹,在他成年之时便一人手持铁扇独战为祸边陲已久的北掳十三骑,自那时开始,其红霞映脸血扇封喉的名号便安西之地传开来。

    “少侠,要不你让尉迟公子先上?他若输了你便继续挑战赵家家主,他若赢了你便可以挑战尉迟公子,正好借此时机你也可以一览这二人功夫套路,做到心中有数。”

    杨休背后一位中年男子和声细语得同他打着商量,这中年男子表面话语似乎是字字都在替杨休着想,不过在中年男子眼里的杨休上个楼梯都要踱步走梯已然是个丝毫看不出身怀不菲武艺的人。与其浪费时间看他挥舞着王八拳上擂台被挑断脚筋的惨相,还不如先睹久负盛名的尉迟公子上前一战过个眼瘾。

    杨休神色淡然道:“好的!”

    中年男子见杨休应承的如此之快从擂台阶梯之上走了下来,眼中鄙夷之色更甚。心中暗忖:看来自己料想不差,杨休这人果然没几分本事。

    要说杨休怯战那绝无可能,他心中所想反正到了疏勒城且有了陆百鸢的下落,自己时间足够,和那位已经站在擂台上狂傲不已的尉迟家大少爷可不一样。

    再者说首先自己在最外围看不到擂台上的动静,如今被推搡到了擂台边缘处恰好视野清晰,可以仔细看看陆百鸢的二伯也就是擂台上这位摆擂的赵家家主弟弟赵吟川本事几何。

    擂台边那位范仇断范大教头却是满脸阴翳,那双如毒蛇般狠毒的目光盯着杨休道了句:“小兔崽子,你倒也运气是真好!”

    “尉迟公子,你可总算来了,看来赵某这坚守擂台的使命也算是到头了,你可得下手轻点,叔父我待会下了擂台可是还得留些力气好生招待你一番的。”

    擂台上且战且胜的赵吟川望见尉迟翎尘的到来,不禁朗声大笑,旋即用身边佣人递过来的毛巾好好将手擦拭一番。如此细微的动作却能看出赵吟川对这小辈的肯定,毕竟在这之前赵吟川赶下那么多被挑断了脚筋的挑战者,间隔歇息过程中从未擦过手。

    “赵叔父气了,我爷爷特地让翎尘前来了却这桩婚约,自此尉迟家与赵家结成秦晋之好荣辱与共。”

    “你乃晚辈,叔父让你三招!”赵吟川敞声大笑连叫几声好字。

    “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尉迟翎尘脸庞笑容顿收,脚掌猛蹬能地面顺势而起,一股澎湃的劲气暴涌而出。再配合其手中巧劲缥缈的铁扇,刚柔相济使人丝毫瞧不出任何破绽。

    “点!”

    “刺!”

    “扫!”

    赵吟川拧臂成兵,随着赵吟川臂上肌肉一胀一缩,尉迟翎尘的三招扇法转瞬之间就被化解。

    “铁扇开合,内藏杀招!尉迟老家主的扇法精髓公子你倒是施展得炉火纯青。”

    “叔父取笑了,晚辈这扇法在您千钧六合臂法面前犹如蚍蜉撼树不值一提。”

    尉迟翎尘嘴上虽谦虚自嘲,但手中却未见停留反倒是招式变法突现,铁扇在右手转左手的那一甩之后,七片扇骨之中蓦然各自弹出一柄两寸有余的锋刃,锋刃为精钢锻造,边面开刃刹那间寒气乍显。

    面对漫天扇影卷杂着几道刃风,赵吟川从容移步,举手动臂之间将这扇影全部封了回去。

    “逢强则避,逢虚才入,尉迟公子,你一味强攻耗了气力不说,还乱了手脚间的分寸。”

    面对这看着扇影便能预料到的杀招,赵吟川不禁以长者身份品评一番感慨尉迟翎尘还是年轻气盛。

    “赵叔父教训得是!”

    尉迟翎尘故作附和的笑了笑,手中铁扇忽然犹如风火轮一般切砍而出。

    尉迟翎尘先前那些平凡的扇招,只为让赵吟川自以为掌握了扇影的套路轨迹从而放松警惕。

    毕竟平凡之后才是真正的杀招,赵吟川道了句好小子后接连避退两步,毕竟年纪长了尉迟翎尘一轮,身为老江湖的他立马反应了过来沉肘崩拳一道罡风轰了出去这才截下这迎面而来的“风火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