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比武招亲

第一百三十九章 比武招亲

 热门推荐:
    “店家,请问这是哪儿啊?”

    一男子牵着匹弓着头耷眨着眼睛的马站在路边眺望远方,片刻后转身朝着道路边的一座酒肆走去。

    酒肆外站着揽的店小二连忙笑着回应道:“此地乃疏勒城郊外,看官您样子可没少赶路吧,要不先进来歇歇脚来点酒肉果腹一番如何?”

    “喔?这就到了?行!来点好菜好肉招呼着!”

    男子瞟了一眼此刻空荡荡的店里仅有一位食,于是点了点头跟着店小二进了栈。

    “得勒!贵一位!”

    男子甩了几两银钱将马交予店家牵至后院歇息吃草,自己到得那水井边捧起一掌水洗了把脸,待脸上的风沙泥垢洗净后一副熟悉的轮廓脸庞呈现了出来。

    男子正是一路星夜兼程赶往疏勒城找寻陆百鸢的杨休,自从进了安西之地以后,从焉耆城赶来其中七八百里的行程,杨休是一刻都不敢多歇。

    “昂?官你还没走呢?”

    店内伙计在收拾餐桌时候望见杨休还在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不禁如是问道,后者脸生不悦,心中暗忖这做买卖的店家咋还有撵的道理?

    做买卖的察言观色本事自是一流,望见杨休脸上暗变店内伙计连忙道:“官您误会了!小的以为您与今天到本店的其余官一样忙着赶路来此也是为了去看热闹。”

    杨休好奇问道:“什么热闹?”

    “这疏勒城中举行的比武招亲啊,估摸着这个点也快开始了,若不是要帮掌柜的守这店面我也去了。”

    店小二自嘲的笑了笑,毕竟肩上扛的是生活,热闹可以不看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杨休点了点头:“比武招亲?可是由女方设下擂台,然后报名参选的众人里面功夫最优者便可以获得婚约的那种。”

    店小二附和道:“对的,不过这婚约有点长,据说有三年之久。”

    “三年?我滴乖乖。既然设了擂台那他为何不爽快点呢,这么吊胃口还会有人去么?”

    杨休小声嘀咕,挥了挥手招呼着伙计坐在自己对面边喝边聊,聊聊这风言趣事。

    “怎会没人?这搭擂设约的不是别家,正是咱疏勒城第一世家赵家!这慕名而来的人可多着呢,要我说呀这边陲府镇近些日子以来除了年关喜庆也就属这几日最为热闹。”店小二故作神秘的叙述道:“不过我听说这女方三年之后再行婚约却是有原因的,好像是因为她近些日子至亲去世。”

    杨休若有所思,徐徐说道:“古语云‘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这为父母守孝三年是天下通行的丧期啊,如此看来倒也不奇怪了。”

    “哟!官看来还是读过书的人,我张六郎打小就敬重读书人,只因这边陲战乱容不下一纸笔墨,且家中付不起私塾银子才靠这店小二行当来讨生活,这杯我敬你!”

    店家小二将抹巾搭在左肩,朝杨休讨了杯酒喝完擦了擦嘴继续说道:“听这几日店前屋后的议论这比武招亲的规矩不止那一点两点,那可还多着呢,且不说这姑娘不出面大家伙都不知道其长相如何,守擂台的人乃她的叔伯长辈也就是如今赵家家主的亲弟弟赵吟川,武功修为深不可测,上台挑战的人如若输了哪条腿先上的擂台便要挑了那条腿筋扔下台。”

    杨休感慨道:“不愧是城中第一大世家,好是霸道。”

    “也不能说是霸道,要是众人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上擂台挑战,那不得打到猴年马月,再说分险愈高回报肯定少不了。”

    伙计身子往前凑近了稍许低声说道:“有小道消息讲娶到了这婆娘中原内最大的那所镖局便也可以牢牢得握到手中,到时候你想想那可多威风……”

    杨休懒目一拧放下手中的酒坛,喝声问道:“最大的镖局?你可曾听到他们说的是哪件镖局?”

    “我想想,好像是叫云啥威来着,反正是关内横贯南北第一镖局。”

    伙计刚挠着脑袋低头想了半晌,再抬头时发现坐在对面的杨休不见了踪影,呆了片刻随即咧开嘴意味深长的笑道:“小样,这么积极还说不是为了这比武招亲来的。”

    桑条无叶土生烟,疏勒城久旱无雨地面异常干燥,城门口的一阵横风扫起,刹那间尘土飞扬。

    扑面黄沙虽尽情肆虐,但城中央的集市口比往常日子更加热闹,因为赵家那比武招亲的擂台就设在此处。

    疏勒城一带缺少木材,黄土却取之不尽,城中央的擂台便是用厚厚的土坯垒起来的。擂台后侧有一柱五丈余高的砖砌塔楼,塔顶上城中的氏族权贵围坐在一桌茶水点心盘笑声谈论。擂台下聚集的人们都摩肩接踵,黑压压的一片,隐约看见入口处还有陆陆续续的行人匆匆往这赶,杨休便是其中一个。

    “哎!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挤老子。”

    杨休跃到一处地势略高的台阶,只顾着寻找开阔的视野的他一个不小心脚下踩空半步撞上了身前一位黑衫壮汉,。

    壮汉脸庞上的怒色配合眼角横切而过的两道刀疤,给人一种极度凶煞的战栗之感。

    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杨休抱拳道了句歉意,壮汉把玩着手中两颗铁球瞥了一眼杨休问道:“哪家的公子爷,可好面生啊?”

    “初到贵地,当然面生。”

    听得杨休话语壮汉冷哼一声怒气又显:“你这瞎了眼的小兔崽子不是本城中人?你可知老子是谁?”

    壮汉身旁的跟班见杨休眼光一直朝着擂台盯去并未理睬,当即一副殷勤献媚的模样挺身而出道:“这位可是咱疏勒城中鼎鼎有名的范教头。”

    范仇断乃负责训练疏勒城中几位氏族贵府家丁武艺的教头,游走的府邸多人脉广。先前见杨休撞到自己后从容淡定的言谈举止,还以为其是位大有来头有恃无恐的公子爷,言语之中还带有几分气,没成想从话语中得知杨休只是位来看热闹的外乡人,顿时怫然不悦。

    “咱家爷再和你说话呢!”

    范仇断身边的跟班高视阔步得朝杨休动起手来,忽传一前一后两声痛吼,前者是擂台上的挑战者腿筋被挑断扔了下来,这后者便是者擂台下的跟班欲要动手的拳头已被杨休掰断。

    今日被挑断脚筋扔下擂台的人不计其数,众看的新鲜感也就没那么强烈了,如今倒是纷纷将目光一同望向了杨休这儿。

    擂台上的主持管事恰也瞧了那人群之中一眼调侃道:“范教头,怎么着你也想上来比划几手么?”

    “赵管家这不又在取笑范某了嘛,范某已过了不惑之年,怎可一树梨花压海棠?倒是我身边这位小兄弟想要上个擂台抱得美人归。”

    范仇断倒也不拘谨,顺势调侃道了声玩笑话后指了指杨休,望着后者被众人群簇拥而上的背影,范仇断嘴角露出了狡笑。

    “等死吧!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