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六十二章 赌通天
    天苍苍,野茫茫,微风徐徐扫过,乌加河畔那单薄的杨树枝叶袅袅婷婷地飘洒下来,不知不觉中已经给树下凝神歇息多时的两名劲衣男子披上了一层树衣。

    “牧兄,你说我们是不是来错了地方?两天了,这眼前的渡口始终没有过一艘船的踪影。”

    杨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抖了抖盖在身上的几片树叶。

    “应该不会错的吧,咱两也沿着这一块区域的河岸去看过,周围也就这么一个渡口,按照侯柏冲给的地图是这登船铁定没错。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给的这个地图有误,不过一路走来,却是十分太平轻快,却又不像走岔路的样子。哎,要是附近能找到当地人就好,可以问一问。”牧易也站起身来轻叹一声,似乎也是等的没有了耐心。

    “这儿不仅连船影没见着,而且连人影都不见一个,哪还会有人给我们指路啊。”

    杨休言罢忽然间一阵马蹄响彻河堤两岸,寻声望去,只见三匹骏马踩着激涤黄沙朝渡口这边奔来。

    三人将马栓在岸边枯壮的杨树上,信步向着杨休与牧易走来。

    行在当前的是一名较为清瘦的中年男子,穿着打扮甚是奇怪,锦袍之上细纹着大小不一的骰子,胸前精绣着一副彩选格,幞头两端各系一张叶雕牌九,手上还拿着一柄浅瓢扇风。

    像是随从仆役模样般的两名男子则是各背负一个长宽箱匣,一左一右跟在其身后。

    “两位小友,今日里有没有看见有船只从这渡口经过?”

    “别说今日没有船只,这两日内我都没看见过有船只从这经过。”

    中年男子听得杨休回答望了望太阳方向,自言自语道:“看来总算是赶上这趟船了。”

    “听得二位小友说来得这渡口已有两日,难道你们也是为了这赌船慕名而来的船嘛?”

    杨休望着来者似乎谙熟这渡口船只情况,连忙问道:“赌船?慕名而来?前辈,此地难不成很有名么?”

    “哦?二位小友莫非是真不知道么?”

    “烦请前辈指点。”

    “此地虽然闻名于边塞,但不是由于这古渡口,而是经过这古渡口的几艘船。”

    “渡口有船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么?”

    “对,不过这几艘船不是普通的船只而是赌船,并且船上的赌局放眼当今江湖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前辈,我兄弟二人真不是为了赌船来的,请问这渡口有没有船啊?”

    中年男子目光又从杨休与牧易身上扫了一眼:“看二位小友样子确实也不像是赌徒,此地并没有什么船,现如今周围几个王朝不是战事兴起便是内乱祸政,以至于边关府县的百姓踏实做买卖的路子越来越少了,乱则生变,近年来附近的河道匪患不息,我估摸着再缺钱的船家也不会为了那几两渡钱银子在此地摆渡载人。”

    听到此处,杨休与牧易二人面面相觑,当下才明白为何苦等两日看不见船,犹是双双自语道:“那可如何是好?”

    中年男子好奇问道:“不知二位小友是要找寻船去往何方?”

    “回纥汗国。”

    中年男子轻咂一声道了句原来如此,指着眼前那条河流接着继续说道:“这条河道确实是可以顺路通往回纥汗国,不过到时候你们二人得在老槐渡那地方下船,下船后再沿着山道前行估摸着半日左右便就快到那儿了。要不这样吧,你们待会可以与我一同上这赌船,到时候等其余赌在老槐渡下船的时候你们跟着一齐下去便是了。”

    杨休抱拳行礼道:“如此也好,多谢前辈指点,请问前辈那艘赌船大概何时能到啊?”

    “按日期来算今天就能到。这赌船汛期时间每隔半月才回往返一次,一般赌船上的熟人都会在这渡口前方二十里地左右的那间小栈等候,就比如我,昨夜便到了此地,今天也是估摸着时辰出发,定然不会在这死等两日。”

    中年男子此番解释却是让杨休与牧易汗颜,其实他们最开始也找了周围将近十五里的地,也没找到过夜间歇息的栈,最后干脆选择留守此地啃着干粮夜间歇息,实在不曾想过再近五里地便能找到地方歇脚。

    “行,那我两就跟前辈您一起等这艘赌船了。”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江湖之大,相遇既是有缘,别前辈前辈的了,鄙人赌通天,还未问二位小友名讳?”

    “杨不休!”

    “牧不易!”

    “不休不易?嗯,好名字!”

    听得中年男子自报名讳后,牧易当即惊声问道:“前辈您便是江湖上那位鼎鼎有名的只取一瓢赌通天?”

    赌通天听得牧易竟然识得自己,却是大笑道:“哦?哈哈,出得塞外居然还有小友认识在下。”

    杨休确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望着牧易嘀咕道:“只取一瓢赌通天?”

    “杨兄,你可是不知,这位赌通天前辈无论在赌术和武技上那可都是赫赫有名。其靠着一把骰子骨牌做暗器的功夫,让无数浪胆寒;再说那精湛的赌术,仅靠腰间一两银,将两京大大小小的赌坊通杀的一干二净。不过赌前辈在赌坊赢了后都只用手中浅瓢从赢银中舀一把便离开,至于剩下的赢银美其名曰暂存于此之后不再多要,如此赌前辈的口碑名声顿时在江湖盛传。不过后来江湖上传闻赌前辈直言中原没有其再看得上的赌局技法,他便出走外域找寻,一度音讯全无,实在没想到今日我等在此地能遇上赌前辈。”

    “江湖传闻,不提也罢。”

    三人寒暄之际,赌通天身后的一名侍从尊声说道:“主上,这赌船来了。”

    循着河堤望去,果然河岸边升起了一线白影,三艘快船排成“一字形”乘着河风疾疾驶来。

    白帆聚风,数刻间三艘快船便靠近到了河岸渡口。

    三艘船只停泊在渡口稳当后,各有一名大汉将长板桥放下垒实在地面,紧接着三艘船上陆续下来了十余名船,船当中有喜有悲,不过面容上有喜色的不过一二人,其余人大都哭丧着脸,毕竟这乌加河上赌船的钱局足够让人一夜暴富更可使人倾尽家财。

    当船散尽后,三艘赌船上各有一名大汉跨步而出站到甲板上,大吼道:“新上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