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六十一章 不休不易

第六十一章 不休不易

 热门推荐:
    aquot多谢二位少侠相救!aquot

    大汉来不及多想,连忙朝着杨休与牧易二人作揖感谢。

    aquot先别急着行礼,劫道匪徒自然该死,我手中这副铁尺你如果给不出一个合理解释,那么你的下场将会和这二人一样。aquot

    习武之人眼里,自己的贴身兵器如同性命所属,侯柏荣最趁手的这副兵器铁尺如今却在眼前大汉手里,杨休自然疑惑,甚至做出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侯柏荣已经不在人世,武器被人所夺,而这些疑惑也只有眼前这名大汉能回答。

    aquot铁尺?这当然是我的啊!aquot

    望见救命恩人居然手持自己留落在栈的铁尺质问自己,大汉连忙解释道。

    aquot胡说,这副铁尺的主人我可知道是谁,定然不是你!你且说你从何而来?aquot

    aquot两位大侠,这真是我的啊!这是我家那幺弟送给我外出防身用的。aquot

    aquot你家弟弟?aquot

    aquot对!aquot

    aquot姓甚名谁?aquot

    aquot侯柏荣昂!aquot

    听得大汉居然能叫出侯柏荣姓名,杨休惊噫道:aquot哦?你是说你弟弟叫侯柏荣?aquot其中真伪杨休不知,因为他也不曾听侯柏荣讲过他有个哥哥。

    大汉看杨休的模样似乎也是认识侯柏荣,当即反问道:aquot大侠你难道也认识舍弟?aquot

    望得杨休仍一副疑惑模样,大汉旋即解释道:aquot我叫侯柏冲,家父是鼎鼎有名的定城神捕侯凛,就那个三十六式铁尺护京师的那位!舍弟便是你口中的侯柏荣。aquot

    杨休仔细瞧了瞧侯柏冲的面容,如此确是与侯柏荣有几分相似,再听得其言语中在说道父亲侯凛时候那股自豪感,杨休心中倒也便信了此人的身份,于是将那副铁尺交到侯柏冲手里徐徐问道:aquot我与侯柏荣是好友,不过他怎么会将他的贴身铁尺交予你了?aquot

    哎,此事说来话长,当时只知道柏荣那小子外出回到家中便径直进了自家院房,以往他每次从外归来都是喜欢与我这当哥哥的吹牛扯皮大聊一通他出门得见识,那次却把自己一个人锁在院内,不再言语一心只想着武道修习,从他含糊言辞中隐约听到他自语定要超越谁来着。

    咱家里人都以为他只是与之前一般在外头遇到了高手受到了打击犹是一时兴起操练几天武艺,所以便也都没太在意。

    渐渐的大家却发现这小子他这次居然好像是认真的,因为自那以后他居然都是除了饭点时间以外独自在院房内习武。

    这般疯魔练法咱那老娘当然很是担心,想要过去安慰开导一下,可被我家老爹给拦住了。我家那老头子与我老娘不一样,竟然是大出意外的满心欢喜,不过他如此神色也是有理由的。

    咱侯家后代男丁就我与我幺弟二人,在他眼里,我呢是一个贪赌好酒的不学无术之徒,舍弟柏荣呢虽没有什么恶习但玩世浮躁,如今父亲正为祖宗基业侯氏一脉武学继承犯愁的时候,舍弟柏荣却如开窍一般让老头子他忽然有了后继有人的感觉。

    于是当日里父亲便就将祖传的一副精岩尺传给了舍弟,舍弟得知我要远行,便将手中这双他原本使用的铁尺交予了我这当哥哥的用做防身。

    杨休听得侯柏冲如此说道,当然听出侯柏荣口中自语要超越的人是自己,暗忖其临走之前那句好好较量一番却是当真了,为他的这份率直不由得心生期待。

    杨休只道是一场误会,当下也完全相信了面前此人的身份:aquot哈哈,令弟口中所要超越的人就是在下。aquot

    侯柏冲愣了半晌:aquot大侠,这可真是缘分呀!aquot

    aquot说了这么久,还不知二位大侠尊姓大名?aquot

    aquot我叫杨不休,我朋友叫牧不易。aquot

    杨休想起牧易在栈内给店掌柜报的虚名,干脆自己也小改一下告知侯柏冲。倒不是杨休信不过眼前的侯柏冲,而是如今中原武林既然大肆通缉自己与牧易,为了以防万一,自己不将真名告知也自然会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即使侯柏冲回去告知自己的弟弟途中被自己与牧易所救,杨休相信侯柏荣他也一定能反应过来自己是谁。

    aquot侯兄你为何会孤身来这边塞之地?aquot

    一旁不作言语的牧易听得侯柏冲与杨休讲的话语中也毫无漏洞,便将自己唯一一个疑惑的地方说了出来。

    aquot哎,说来惭愧,我这人生性好赌,奈何赌运不济,在长安大小赌场内欠了一屁股债。到了催收账簿时候这些赌场看在我父亲面子上虽未上门讨债,但立下铁规不准我入局赌钱。这哪行啊?不能入局赌钱我如何翻本?aquot

    aquot长安城内虽没有我赌钱的门路,但我却听赌场的老板说,在这塞外乌加河畔上几艘商船所开的的赌局银两流水庞大,若是稍微赢了几把能让我一扫欠债不说,还可以大赚一笔。于是我先骗了个外出的差事,然后又找人倒腾了两三百两银子想着去搏一搏。未曾想此行所带银两不但输了个精光,反而又欠了不少银两外债,甚至在这归家途中险些丢掉性命……aquot

    侯柏冲一声唏嘘感叹,从地上拾起散落的骰子骨牌放回布包内,指了指眼前的山路继续说道:aquot杨大侠,牧大侠,还得求二位一件事情,我如今双腿有恙,再加上唯一的坐骑马匹命丧贼人陷阱,眼前这条古道是通往中原的道路,出了这山便有驿站,二位能否顺路带我一程出得这山间。aquot

    aquot我们并不是回中原,而是要去回纥汗国,不过先将你送去山间驿站也花不了多少功夫,自然是没问题。aquot

    aquot如此更是要谢谢两位大侠了,冒昧的问一句不知二位大侠去回纥汗国有何事?aquot

    aquot……aquot

    侯柏冲见杨休与牧易二人神色憨笑道:aquot没事,若是有难言之隐你们就当我方才是多嘴瞎打听,二外别见外,我其实只是想说如果去回纥汗国我这刚好有一张标注捷径的地图,保你们一路畅通无阻少走冤枉路。aquot

    aquot哦?侯兄还有此物?那是正好呀!aquot

    aquot这图纸是我托长安城的朋友弄到手的,只有去乌加河地带的详图,不过据说乌加河往下走便是回纥汗国,你们到了乌加河稍微问一下路应该也就知道后面该如何走了。aquot

    aquot哈哈多谢!侯兄你这下可真是帮了大忙了aquot

    杨休与牧易一路过来皆是问路而行,正愁如果到得人烟稀少的地方该如何行进,恰在此时有一份地图送到手中,二人心中自然欣喜。

    杨休与牧易将侯柏冲安置在驿站后,便顺着那张图纸一路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