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四十七章 我可以娶老婆吗?
    “你究竟是谁?这么晚来此作甚?”

    斗笠蒙面人桀桀怪笑,仍站立原地不语。

    “回答我的问题,饶你不死!”

    斗笠蒙面人酝酿一会嘶哑说道:“没想到你小子倒也挺机警,不过凭你这微末本事想留住我,难!不过既然被你撞上了,那我也就坦白了,今日我得问你一个问题,你若答不出,死!”

    “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鼠辈还如此猖狂口气,接招吧!”

    一语言罢杨休脚掌猛蹬能地面顺势而起,顷刻之间漫天掌影朝着斗笠蒙面人扑面而去,开招既是如此阵势杨休是有一定考量,斗笠蒙面人既然能够深夜进入大罗宫内窥探肯定并非凡人,犹是如此杨休更是下定决心要逼得此人现出真身。

    “破!”

    面对漫天掌影斗笠蒙面人嗤之以鼻,好似并未放在眼中,从容移步后疾出一掌,但见虚空之中顿时划出一道醒目罡气,杨休的掌风转瞬间就被化为乌有。

    “嗯?”

    杨休神色之中顿时露出震惊之色,他猜测斗笠蒙面人并非凡人,但强横如斯已经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容不得杨休多加细想,但见黑夜之中掌影倏然掠过,杨休身躯陡然一震,斗笠蒙面人的手就已经死死地掐在他的脖子上,将他举了起来。

    “莫要挣扎了,好好回答问题说不定我还会饶你一命。”斗笠蒙面人将手松了松,恰巧留给了杨休能稍微喘息说话的力气。

    杨休满脸涨红趁着松劲的那一刻,深吸了一口气存留在鼻腔内。

    “若是耍花招我便捏碎你的喉咙,且听好了,问题来了:你师傅让你带到大罗宫的东西你全都带来了么?”

    “不!知!道!”

    斗笠蒙面人一声哼笑“冥顽不灵!”旋即又加了几分力道于手间,杨休面色泛起乌紫色,如同快要窒息一般。

    斗笠人摇了摇头:“还不老实交代么?”

    “住手!”

    天空中一个柳木葫芦横飞而来,直击斗笠人后背。斗笠人撤手将葫芦拍挡开来,紧接着一道身影却是飘然跟进将半空中的葫芦缠在手上,崩出一阵雾风劲气直扫斗笠蒙面人。

    “哼!”

    斗笠蒙面人见来势凶猛,并未接招朝着一侧闪避开来,冷哼一声之后化作一道流光遁入黑夜之中。

    “师侄,身子可还缓得过来?”

    “北斗师叔,别管我,追他!”

    杨休重咳几声便要去追赶那个斗笠蒙面人,却被北斗筠松拉扯住了:“别追了,此人不是你我二人就能对付得了的。”

    杨休透过点点暗光望见北斗筠松一副严肃认真得样子,倒也相信这位师叔所言并非有假。

    “这人刚刚问了你什么?”

    “莫名其妙,他问我师傅苍峰道长让我带到大罗宫的东西全都带来了么?”

    “哦?”

    北斗筠松皱眉抚须短思后缓缓说道:“记住,这次夜间遇袭你千万勿要同其余人提及。跟我走,从今以后你还是搬到我那儿去歇息。”

    杨休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大罗宫众妙堂北斗草庐。

    庐边瀑布飞溅入潭,仿佛青龙吐涎激起阵阵水花,夹杂着薄薄的淡白雾气,好似仙家之境。

    潭边石桌之上,北斗筠松与杨休正在盘坐对弈,二人神情之中似乎已经将昨夜之事抛之脑后。

    “夫物芸芸各归根,众妙常留道乃存。”

    “师叔,你这葫芦里的酒还真不错嗷!”

    “住手!小兔崽子!你喝那坛子里的!”

    北斗筠松还没来得及继续观景抒情,这葫芦里的酒便被杨休倒入他那杯子里,可把这老头紧张的,虽然给杨休坛中酒也非凡品,但他自己葫芦里装的确是刚从普久和尚那赢来的白堕桑落,看着不懂酒的杨休喝水一样甚为心痛。不过值得北斗筠松喟叹的是,对于杨休从小友到师侄的转变却让这二人亲近了不少。

    杨休忽然严谨挠头问道:“师叔,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你问。”

    “我入了宫门后还可以成亲吗?”

    “一般来说大多数道派都要斩断在俗世间的七情六欲,以免阻碍修行,不过很巧的是,你师承却是可以。”

    听到这个回道,杨休算是长呼了口气

    “对了,师叔,对于宫门内我还有个疑问。”

    “哦?不妨讲来听听。”

    “藏经阁的阁老行禹道长为何不见踪影?”

    由于苍峰道长当年一事后,时任宫主的天阳子自感责任不可推诿,终日彷徨如同失神一一般

    “此事还得从当年说起,自从大衍双生决失窃后,天阳子身为宫主自感责任不可推诿,终日如同失神一般。终于有一天,也就是广云将消息带回来的那个上午,在顶峰内殿盘坐修法的天阳子忽闻噩耗,恰逢内气鼎盛交汇之时的他一口血箭便不省人事。

    师弟入魔屠同门后秀,师兄此时又羽化登真,身为玄雷三道之一的行禹道长一时之间受此打击,在天阳子的葬礼法事后疯疯癫癫出走山门,几十年来了无音讯。”

    “你说吧,行禹那老东西如果不出走吧,如今坐在大罗宫宫主的位置的人就是他了,可惜啊,当时剩下的几个都管,涵霄子深陷在了丧爱徒之痛,至于我呢想云游四海不想扯这一身羁绊枷锁,回来的广云子就理所当然的接替了宫主之位。而一向铁面无情的箴严道人只对律法铁戒感兴趣没有控掌全教的心思于是在众人推荐下补了你师傅刑罚左都管的缺空。再接着就是我们那代最年轻的小师弟玄宁子了,补了右都管之职。”

    杨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北斗师叔,这玄雷三道是三个人嘛?”

    “大罗无量,即是包罗诸有,以至于宫门一直再招揽天下有为道者。宫主天阳子与行禹道长和你师傅都是同一个道派且师承同一位道君,皆是掌雷法修功,三人关系匪浅时常钻道研法,久而久之大家也敬称他们三人为玄雷三道。”

    杨休若有所思,明白了后者听闻消息后万念俱灰的反应。转而打趣问道:“师叔,那你又是修的是什么道派?”

    北斗筠松一改严肃面容,按住手中那个乌金铜葫芦猛灌一口酒后徐徐开口:“自然道!”

    “嘭!”

    蓦然天空传来一声闷响,后山犹如一震,北斗筠松仰头喝酒更是被惊得愣了半晌。

    “那是天师玄雷令!小子,快走!”

    天空那道信号光闪,正是大罗宫紧急令召,北斗望见后面色忽变立马扯着杨休疾步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