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四十六章 大罗宫内神秘蒙面人
    临近议事结束之时,玄宁子骤然向着广云子发问道:“宫主,杨休此子既然入我宫门,那他应当在何处当值呢?”

    “这个嘛,以杨休师侄在此次武林新秀大会上的表现,宫门中两堂一庐阁对其都已无门槛,那么就由他自己选择便是。”旋即广云子将询问的目光望向了杨休。

    倒也不是宫主广云子偏袒,以杨休在武林新秀大会的夺魁实力,放眼整座大罗宫,他也称得上是这一代年轻弟子之中的翘楚。

    忽然要自己抉择,杨休心中倒是泛起了嘀咕:“我选择……”

    北斗筠松嘿嘿插声笑道:“我看也不用选了,老道我和杨休这小子缘分不浅,就来我众妙堂吧。”

    “北斗道兄,话可不是你这么说的,按道理杨休师傅苍峰道长当年乃我大罗宫刑罚堂左都管,如今其徒弟受恩师之命重回宫门,当是继承其衣钵在我刑罚堂效力才是。”

    听得玄宁子话语,北斗筠松微皱老眸,换做以前时候,玄宁子无论如何都不想承认苍峰道长是其刑罚堂的人,如今为了拉拢杨休入刑罚堂不惜靠着其间微妙关系做文章,其中定是有诈。玄宁子内心所想也确非真是刻意拉拢杨休,而是只要等杨休入了刑罚堂,在刑罚堂属理办事,以自己刑罚堂右都管之职,以后报复的机会也就自然会跟着多了起来。

    杨休内心经过一阵思量,终是脱口而出道:“我选择刑罚堂!”

    玄宁子喜上眉梢,却又瞬时之间将喜意掩了下去,这是今日大殿议事他最舒心的一刻。

    杨休心中其实也明白玄宁子并非善茬,但玄宁子所说话语定然无错,自己既是苍峰道长的徒弟,此次既然得到大罗宫的承认,就得再行根正之事。他清楚北斗筠松让自己去众妙堂是好意,不过总躲在北斗筠松羽翼之下不仅会给其带来拖累而且自己也得不到成长。何况刑罚堂如今主事的人是刚正不阿的箴严道长,只要自己按规章办事让玄宁子找不出破绽,那么他也无话可说,如果玄宁子实在是要恶意生事,那么杨休必然会将事情闹大了闹得他到时候无法收场。

    北斗筠松顿了片刻立马说道:“行,既然杨休师侄回刑罚堂那也属实是个不错的决定,老道提议,杨休师侄就入住刑罚堂左处那座山峰为好,那是苍峰道长当年居所,如今让其居住进去倒也有个念想。”

    既然木已成舟,北斗筠松亦也只得尊重杨休的决定。刑罚堂左处那座山峰是苍峰道长当年居所不假,但北斗筠松更加看重的是那座居所隔自己在众妙堂的居所距离十分近,若是杨休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能快速与他给个照应。

    “杨休师侄,如何?”

    “好!”杨休虽不明白北斗筠松示意安排,但也知道北斗道长肯定是为了自己好,于是当即答应了下来。

    “好,这些都遵照杨休师侄的决定来办。”

    广云道人再嘱咐了几句后挥袖散会,此次大罗上镜论事就此结束。

    皓月当空,一抹银白洒满了整座大殿,月色下杨休从大殿阶梯上踱步而下,张开双手向天空伸展了一个无比惬意的懒腰。

    “杨师兄,你且跟着我,遵照宫主吩咐由我带你去以后你在大罗宫中的居所。”

    阶梯下一位约莫十四五岁的小道提着灯笼似乎站那等候多时,看见杨休身影连忙招手呼道。

    杨休心想这大罗宫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么,自己前脚离开了大罗上境,后脚接自己的道士便来了。

    既然人家在这里等了自己许久,那自己肯定不能失了礼数,于是杨休迈步朝那名小道奔了过去:“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认识我?”

    “哇,我当然识得师兄你啊,别说是我了,现在整座大罗宫我估摸着没几个人会不认识你,杨师兄你先前在宫门口那么威风,我可都瞅见膳房的几个伙夫擀面杖都没来得及放下,就跑去看热闹了。”

    杨休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闻名大罗宫了,不过以这么个方式被大罗宫门人所认识,他不知该是高兴还是该苦愁。

    “对了,我叫胡亮,杨师兄你以后叫我亮仔就好了。”

    “好,亮仔你带路,我跟你走便是。”

    杨休拍了拍胡亮的肩膀,跟在了他身后。

    一路上胡亮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一般问题不断,杨休倒也耐下性子一一回答,毕竟如此稚嫩纯真的笑脸杨休现在还真是少见了。

    “吱呀”

    一阵古朴的木门推移声划开了夜幕的寂静。

    “杨师兄,这儿便是苍峰道长原来的居所了。”

    胡亮领着杨休来到一处僻静的屋舍外便停住了脚步,这屋舍与山下人居住的普通民房没有两样,甚至可以说与之相比更加简陋。

    杨休推门进去目光仔细搜素一圈后只发现了一张床榻与地上一个蒲团,似乎当年苍峰道长居住于此除了休息睡觉便就是打坐练功了。

    “亮仔,这间房子还有人住过么?”

    胡亮疑惑得挠了挠头,内心有些发毛道:“应该不会吧,这居所很久都没人来住了,也不会有人偷偷过来住的才对,因为是苍峰道长的居所,大罗宫门人唯恐避之不及呢。杨师兄你的意思不会是说有鬼吧……杨师兄你可别吓我。”

    望着胡亮越说越离谱,杨休调笑道:“你小子身为大罗宫的小道居然还怕起鬼来了,可真不害臊,快老实交代,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么?”

    见杨休嬉笑自己,胡亮吐了吐舌头反驳道:“才不是呢,是前些日子我听了几位香讲的鬼故事,可吓人了。话说杨师兄你为何忽然问这个?”

    杨休将胡亮的脑袋压了下来,指着床铺和他讲:“你没发现屋子内很干净么。”

    在杨休记忆里一般许久没有人住的房间内应该是蛛网横生,灰尘四起的模样,而这间房却显得很整洁,头顶房梁好像还特意翻修补过漏。

    “哎,杨师兄你是说这个呀,那你就大惊小怪了,这屋子当然干净啊,可以说这座山峰当属这屋子最干净了,虽然房间没人住,但宫主特意吩咐过这山峰内的值班道士每日要打扫一遍,哪日若是偷懒了就要挨处罚。”

    杨休点了点头,心中暗忖如今的宫主广云子看来还真是与苍峰道长情义不减,连这种事情都安排的此般细腻。这在杨休看来是好事,爱屋及乌,广云子在宫门内再特意关照自己几分,玄宁子便愈加对自己不好下手了。

    “亮仔,时辰也不早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行勒,杨师兄,你若还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讲便是。”

    目送亮仔提溜着灯笼的背影渐渐远去,杨休也回到了房中,躺在床榻上杨休双手垫在头下翘着二郎腿思绪万千,还在回味着今日白天所发生的事情。

    “是谁在那!?”

    忽然,窗外一个人影掠过,杨休机警得感知到了异样当即夺门而出。

    屋舍外,是一个斗笠蒙面人,他被杨休发现后似乎也没再打算继续逃离,就那么矗立在原地与杨休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