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十六章 镖门一剑未出剑
    “喔-喔喔-喔”

    红日东升,一只淡红冠髓的白羽公鸡跃上了镖局大院的墙头,甩着斑斓的后尾左踩右蹬沿墙急跳。

    “别跑,给老子站住!今天就靠你给陆丫头好好补一顿了。”

    围墙下头一位看似臃肿却健步如飞的胖子挥舞着菜刀一晃一跄得跟着那只公鸡后面穷追不舍,奈何那只鸡走位风骚片刻时间还真不好将其捕捉,剩下这胖子的身影在墙头边时不时停下喘息咒骂道:“等老子抓住非得当着你兄弟姐妹们的面把你的毛一根一根给拔了,羞死你。”

    胖子叫柳大海,是许多年前镖局招得一位大厨,据说其下过南洋,啥山珍海味也都见过做过,无论是啥食材只要到了他手中便能有麟肝凤髓的滋味。陆一鸣疼惜自己的女儿,特意将陆百鸢在镖局的饮食三餐托付给了他,顺带在镖门总局里给镖师们做上那么几口美味佳肴。

    柳大海算得上镖局的王牌老厨师了,在镖局兢兢业业干了大半辈子,镖门总局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都吃过他做的饭。厨子都喜欢别人爱吃自己做的东西,柳大海也不例外,但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把陆百鸢喂胖。

    柳大海从小看着这个少小姐长大,什么好吃的都变着法做,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可陆百鸢就是不长肉。几度急坏了这位以胖为健康标准的大厨师,为此柳大海曾坐在灶房的柴火堆边自责啜泣。

    本该是朝晖伴鸡鸣的恬静清晨,可有了个举菜刀满地追鸡的柳大海,吵得院内房本来熟睡的杨休醒来后窝着被子呲牙隐忍着。

    “大叔!给你。”

    实在忍不了的杨休掀开被窝踢开了房门一个轻功瞬上了围墙,几步的功夫逮住了公鸡递给了柳大海。

    却没想到柳大海那老小子皱耷着眉毛瞅了一眼杨休,立马捧着双手合十并不领情的说道:“哎哟罪过!罪过!这白羽簇鸡被你用武力抓了吓到了话,得泄掉多少走兽灵气哟。”

    说是这么说,可那胖乎乎的手还是将鸡接了过去,临走还不忘提溜了一下肥大的肚子轻蔑得回首望了一眼杨休呢喃道:“真是的,轻功你以为谁不会哟。”

    杨休瞪圆眼睛目送着柳大海无耻的背影,心想这厮怎如此脸皮厚,自己好心好意给他抓鸡,他不领情就算了竟然倒打一耙大说一通不知从何而来的‘泄灵气论’,再者说了自己用手抓鸡和他大清早拎着菜刀抓鸡哪个会给鸡的心理阴影面积加大泄掉灵气?

    柳大海提溜着鸡龙行虎步往前走去,忽然顿住步伐朗声说道:“对了,小子,别说你柳大叔不道义,告诉你个消息,你要找的小齐他一大早就回来了,从我那端了盆回锅肉,看样子是去了镖驿的马厩喂马去了,他那马喜欢柳大爷的回锅肉!”说道自己的厨艺,柳大海自信得又是笑出声来,

    杨休愣了半晌嘀咕道: “小齐?”

    柳大海望着杨休一动不动,立马改口喝道:“你要找的齐江辕啊!不知道陆丫头怎么看上你个死脑筋的。”

    杨休挤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人家好歹是旱镖一剑,在柳大叔你口中却变成了小齐,小心齐镖头一剑穿了你的油肥肚子。”低声吐槽完杨休便急匆匆的往镖驿跑去。

    柳大海也不反驳,拎着鸡乐呵呵得站在原地看着杨休离去的背影自语道:“这小家伙身手还不错,倒也降得住陆小丫头。”

    在镖局里,常常会听老镖师讲:“走镖是饭碗,这镖马便是咱吃这碗饭的筷子,筷子拨得到位,咱这碗饭也吃得巴实。”

    如此而言,镖马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以至于镖局不管是分部还是总局,对马厩的规格十分讲究。

    枫木铺板的厩床打底,长梯形状的青石马槽内盛满了新鲜的肥草,松木围起的栅栏弥散着淡淡清香。总局豪华非比寻常的马厩让这些年本没见过世面的杨休不禁一口一个卧槽,感叹着这马日子过得比人还舒坦。

    杨休往马厩内一直走,很快便听见里面传来泼水和刷洗马匹的声音,再循着声音走过一段阶梯,便能看见五个单间。杨休在往前数第三个单间的位置就看见了一块雕字木牌悬挂门边,上刻“齐”字,往里探视恰巧能看见了一匹汗血宝马正低头吃着盆钵里的回锅肉,在其旁边是一名负剑瘦汉正细心得握着刷子给宝马刷背。

    镖局内识得齐江辕的人,对这位镖头的印象便是八字概括:“剑不离身,从未出鞘”。

    齐江辕保镖护镖多少年来,驱杀贼寇都是靠手中那柄长剑外的剑鞘,为了避免长剑不慎脱鞘而出,他还特意找了工匠将其剑鞘与长剑把柄之间钉了几个孔环固定死。

    许多镖师也都问过其为何如此做,言寡的齐江辕总是摇头闷笑未曾作答,终是一次镖局除夕联欢酒会上觥筹交错之时吐露短言:“剑出寒光之时未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配得上。”大家只道是一句玩笑酒话,可没想到这么些年过去了,劫道的强虏匪患无数却还真未有人逼得其拔剑而出便败在了他的手下,旱镖一剑未曾出剑也成了镖师们的茶余饭后之谈。

    望着刷洗汗血宝马的男子所背负利剑上那几个铜环,杨休笃定一般走上前去,好奇说道:“齐前辈,我只看见过吃草的马,今日里望见这马爱吃回锅肉倒也真是稀奇。”

    听到有人与其讨论马,齐江辕颇感自豪的说道:“我这匹宝马可不是一般的马,日行千里,急若流星。不仅喜欢吃草,更是对柳大爷做得那回锅肉十分钟爱。每次出镖我都会让柳大爷在总局给我这宝马留一碗,好好犒劳一下它。这马似乎也懂点灵性,这回镖的路程总比出镖的时候快,可能它也知道回了镖局有碗回锅肉等着它。”

    齐江辕回过神来望着眼生的杨休问道: “对了,你是?”

    “晚辈杨休。”

    “哦!我记起来了,你就是救陆小姐的那个人,可是真没想到如此年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前辈谬赞,晚辈此次前来想从前辈这了解一些事情,不知前辈现在是否方便。”

    “陆小姐的救命恩人自然是方便,你的事镖主信上与我讲了,不过很可惜,杨少侠,这个事情我所知道的线索恐怕帮不了你什么忙。”

    齐江辕放下了马刷示意杨休坐在马厩边的石凳上商谈。

    去年秋天,由于北方战乱,那些在战火周围的州县已经分不出兵士队伍来护送各地调转的军资用品,朔州刺史命手下衙差带着刺史的关防文书特意来到镖局,委托了一趟从江南中转而去的兵械甲胄。

    那趟镖是我那几年接的镖物最多的一趟,足足有几十箱之众,车队排起来如一条长龙可以贯穿山谷前后,不过插了咱云威镖局的镖旗,也就没遭到沿途山贼恶寇的打算,那一路上可谓是平平稳稳顺顺当当。

    不过眼看押运的镖车过了马营河不久就能到得了朔州城,可忽然耳闻一阵惊急得马蹄声奔袭而来。山谷边的刀枪挥舞摩擦的声音更是让我精神也开始紧绷,毕竟眼看目的地都快到了,谁也不想在这最后关头出现任何差池。

    待到声音越来越近的时候,依稀可见前方一名大唐制式铠甲的将领伏在一匹快马身上朝我们奔过来,在其身后是一队追赶着他的胡人兵士。虽不明就里,但同为汉人,怎能袖手旁观?我便将胡人兵士拦了下来,一剑掠过将为头的兵士尽数拍下马,喝退了他们。

    从他口中得知,他是东胫关的一员传令军官,前往朔州送信可未曾想到半路遭了胡人的埋伏,受到这伙胡人的袭击后身边跟着的几位军士皆死,自己也被俘虏了。打伤他的是一位胡人总兵模样的人,具体是谁他也说不上人名,被俘虏之后这位传令将官趁着胡人松懈不注意的时候,用袖间小刀将绳索割开从营帐外抢了匹快马奔逃了出来。

    此遭虽是把汉人将领救了下来,但由于他身上所受重伤发作,我二人还没交谈上几句他扭头便死了。临死前他将怀中那封军信托付给了我,而后我将镖物送达后,顺道也帮他把那封军信传了出去,最后我便带着镖队回了总局。

    “多谢前辈告知,唉,看来这个线索也就这么断了。”

    感觉失去了找寻天覆机关匣的最后一丝机会后,一声短叹唏嘘之后杨休懊恼得直捶头陷入愁思。

    “对了,杨少侠,还未问你丢失的是个什么东西,方便透露么?”

    “撕掉了外面包裹包着的那层布,里面就一个天覆机关匣。”

    杨休时刻警惕着,在还未按师父临终交代的那样,将东西送达大罗宫以前,他是不会告诉别人里面藏的大衍双生决,至于装秘笈的匣子他却是可以说的。

    “……天覆机关匣?你确定你丢失的东西是天覆机关匣?”齐江辕一脸惊奇的望着杨休。

    “是啊,我师父说过就是叫这个。前辈,望你模样为何如此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