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十五章 镖主的镖

第十五章 镖主的镖

 热门推荐:
    镖局外郊凉亭内,两个身影伫立其中。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若是等清剿你们亡骨穴余孽的人追到了这里,那时候你恐怕就是插翅难逃了。”陆一鸣望着亭外,背负双手。

    “陆大镖主,我都不怕,你又何必急成这个样子呢?”

    黑衣男子嘴角窸窣咬动,颇有意味的继续笑道:“现在的您难道还会怕粘上我们这所谓邪教的半点气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您……”

    陆一鸣眼中闪过一丝狠芒,背负身后的手握紧半分不耐烦喝道:“三十秒,我再给你三十秒,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听闻陆大镖主想插足周边朝廷的领土走镖,却一直苦不得法。只要你帮我走这趟镖,大燕朝廷的镖路就归你云威镖局了,怎么样?”

    “大燕?就凭你?”

    “凭这趟镖是大燕朝廷的!”

    似乎知道陆一鸣会怀疑,黑衣男子递出了一书手令。

    陆一鸣接住看了看朗声说道:“早就听闻亡骨穴除了魑魅魍魉四大法王之外,最有本事的便是左右护法了,而刚好左右护法尸鸦、尸鬼在这次正派清剿中逃了出去,看来这左右护法还真是如传闻中那般有本事,离了亡骨穴又即刻攀上大燕朝廷这处高枝了。不过你未免也太瞧得起我陆某人了,这镖我可接不了,告辞!”

    “等等,先别急着拒绝。你再感受一下这个。”

    黑衣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古朴的褐色瓶子,晃动着里面的东西。

    ……

    “事成之后自然有人将另外一只给你,左右手各用一只可完全根治你的手疾。”望着陆一鸣在他摇晃瓶子时,双臂骤然浑圆粗壮不规则得上下拱起半寸,黑衣男子冷声笑了笑。

    陆一鸣陷入踌躇,过了片刻轻声说道:“怎么偏偏来找我?”

    “谁不知道这大江南北,没有你云威镖局保不了的镖,更何况擂台之上你打赢了我,自然有这个实力。”黑衣男子嘻嘻笑道。

    “几时走镖?”

    “明晚子时我会派人将东西送至这个亭内。”

    “行!”

    “走镖的规矩你比我懂,这个东西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你将东西按照我附上的字条送到就行。”

    “嗯。”

    黑衣男子阴阴笑着,闪身跃出了凉亭。

    “爹!女儿想死你了”

    望着陆一鸣回来,陆百鸢高兴得蹦去抱住了他的脖子撒娇,她明白这一招足以堵住陆一鸣叨唠的嘴。

    一招鲜吃遍天,陆一鸣果真很吃这一套,板着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宠溺得喝道“你这妮子,知道这次爹多担心你嘛?从今天开始没有经过我的批准你不能出这镖局大门一步。”

    “啊?别介啊,爹!女儿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陆百鸢把头按在陆一鸣的怀里摇来摇去撒娇着。

    “不行,这次没有半分商量余地。”

    陆一鸣望着这个女儿也很无奈,夫人去世的早,临终将这么个女儿托付给自己,再三告诫要好好对她。于是从小到大,陆百鸢都是在蜜罐里长大,十多年来也就今天陆一鸣才对她喝了这一句。

    陆百鸢悄悄眨开一只眼睛望了望陆一鸣的脸色,发现陆一鸣这次似乎真是铁了心,知道自己再僵持也是无用功,只得无可奈何得站起身来,指着杨休介绍道:“爹,这个便是我的救命恩人,叫杨休”

    陆一鸣上下大量了一下杨休,救人的细节底下的镖头早就禀报了自己,却未曾想到杨休如此年轻,心中诧异之余朝着杨休说道:“不错,英雄出少年,杨小友,受本镖主一拜。”

    陆一鸣这一拜在他人看来属实过重了礼仪,但在他看来并不过分,毕竟自己也就这么个宝贝女儿,若是没了可就真没了。

    杨休见状立马托起欲拜行礼的陆一鸣:“镖主切勿如此,莫说是我,遇到此事我相信任何一个正义侠士都会出手相助。更何况您是长辈,如此大礼晚辈万万不敢接受,反而是晚辈倒有一事得要叨扰到陆镖主您了。”

    陆一鸣点了点头,说道:“杨小友何事直说,莫说一件,一百件都行。陆镖主听着怪生分,我陆某脸子厚攀个亲,你以后就叫我陆伯伯吧。”

    “好的,陆伯伯。”见陆一鸣诚恳语气,杨休倒也不推辞随即便将事情来龙去脉和要寻找穿筋剑齐江辕讲给陆一鸣听。

    “嗯,这事好解决。叫齐江辕过来问一问就行了。”

    浑身药味的沈决三踉跄着慢悠悠的凑了过来,徐徐说道: “江辕好像没在总局,刚刚转悠一圈都没遇见他,镖驿里他那匹汗血马也不见了,可能是出门了。”

    经沈管事这么一提醒,陆一鸣恍然大悟说道: “哦?对了,昨天河南道那有一趟镖比较重要,为了放心就让他过去走这一镖了。”

    “那行,贤侄,你的事才是大事,我即刻飞鸽传书让他往回赶,一有消息立马告知于你。”

    “恩!麻烦陆伯伯了。”杨休点了点头。

    望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带着杨休出了厅门后,陆一鸣的慈祥的脸色耷拉了下来,一副忧心忡忡与沈老窃语着。

    “沈老,这段时间可能要麻烦您操点心费点劳代管一下镖局。”

    “镖主,你是要亲自出镖?”

    “刀光剑影戎马行,哎,很多事也身不由己。”

    沈决三望着陆一鸣忧虑的眼神不再继续询问。

    陆一鸣多久没走镖了,沈决三明白这批镖物不简单,于是问道:“这一次走镖需要从各局调配多少人手给你?我今晚好做个安排。”

    “给我密诏十二名总局内力武功一等一的好手与我前行,对外不得泄露半字!”

    “明白。”

    月光如纱,垂落裹绕住了上郡城的里里外外。朦胧点光之下可见一名紫甲劲衣的扛刀大汉带着十二个背负利刃的简装男子,从镖局后门驾着膘壮大马疾行而出。

    过了约莫一分钟,又见两个黑影尾随其后。

    杨休睡眼惺忪的趴在凉亭几百米的石头后对着陆百鸢说道:“干什么啊?陆大小姐呀,这么晚不睡觉硬要拉着我出来干啥。”

    “我爹居然走镖了!你看见了么?你看我爹穿那劲装多么威风。”陆百鸢一脸惊喜痴迷的望着坐亭内的陆一鸣。

    “大小姐,行走江湖走个夜镖不是很正常吗?”杨休打着哈欠回道。

    “那当然不正常,我爹不轻易走镖的,别看他是个镖主,近些年来看他亲自走镖的数量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那你一个人待这看就好了,拉我一起干什么,我要回去睡觉了。”杨休听到陆百鸢这么讲了一下,跟着也好奇得瞟了一眼凉亭内的众人。

    陆百鸢佯作可怜的对着杨休说道: “你难道忍心看我这么一个弱女子,孤单的在这深更半夜里独自出行嘛?”

    杨休被这么一说顿时瞠目结舌,汗颜道:“弱……弱女子?执意一路拖拽我出来的是谁?当时单枪匹马杀进贼窝的那位姑奶奶是谁?”

    来不及表示自己的抗议,杨休顿时心神一凛,微皱的目光转向了凉亭。

    凉亭内,帷帽遮面的两名矮瘦男子伸出枯干的手恭恭敬敬的递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方形箱盒,留下一个纸条便消失在暗夜之中。

    陆百鸢看着已经望得出神的杨休,也好奇的探头瞅了过去。刚好瞧见陆一鸣朝着这儿自己与杨休二人躲藏的巨石方向笑了笑,陆百鸢立马将头压了下去。

    “怎么办,怎么办。看来我爹早发现我了。”

    陆百鸢自言自语说着又缓缓的探头看过去,发现凉亭空无一人,众人早闪身不见。

    杨休小声疑惑嘀咕道:“奇怪,怎么会从箱盒内感觉到了心跳?莫非里面有人?这股煞气怎么让我的山坟功有那么大的反应。”

    “呆子,正常人的脑子想想就知道,那种箱盒怎么可能塞个人进去,我猜嘛肯定是贵重的东西,如果是活物的话,那可能得是什么罕见的小动物。”陆百鸢认真仔细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算了算了不想了,走吧,大小姐,热闹看完了,回去睡觉了。”杨休说完忽然溜走一路小跑。

    “别跑那么快,等等我!”

    陆百鸢回过神来跟在后面紧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