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十二章 后院起火

第十二章 后院起火

 热门推荐:
    “我怎么不可能?”

    杨休淡淡说完便将手中聚拢的八柄飞刀零零散散扔到了地上,旋即半步跃出双掌伴着赤色雷花向前直探,掌中赤印直拍颜如虎脑袋。

    颜如虎护臂上挡,不料那掌影顿了顿,略显笨重得移了下去,此招攻头虽未成功但却实实得拍在颜如虎胸前。

    又一次中门胸口受击打,颜如虎两次感受可谓天差地别,要说侯柏荣那一击自己无非只是受了一丝内伤;而杨休此掌所造成的冲击力非凡,已经在颜如虎胸口留下了凹印,胸口挤压疼痛得让他都来不及吐血。

    颜如虎痛苦得踉跄倒地,望着眼前的少年惊惶面色无以言表。

    一时之间,本来火光四起,争斗不休的山间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得望着杨休这边情况。

    正在给邢镖头疗伤的沈管事从开始一直望着侯柏荣与颜如虎的对战后,内心更是经历了起起伏伏,见众人都对颜如虎无可奈何后心快凉了半截。杨休的出现却让他无比惊诧,虽说自己不会什么武功,但是单论武林阅历沈决三还是很有自信的,这少年像是初次对敌,斗敌反应中有些手生,不过出手的本事却非寻常人可比。

    最震惊的莫过于捂着小腹的邢镖头,这场战斗尽收眼底的他,内心翻江倒海掀起阵阵巨浪。他万万没想到杨休居然有如此实力,回想起自己在山间小道还要教训杨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时候他望着当时制止自己的沈管事,并投去了满目感激之意。

    侯柏荣朝着杨休笑骂道:“你小子,居然藏着掖着!”后者挠挠头无耻的回头对着侯柏荣嘿嘿一笑。

    “小心!”

    寒芒若星闪烁当空,蓦然侯柏荣指着杨休后背大喊。

    颜如虎不甘心,杀弟之仇自己报不了也就罢了,还败在这么一个陌生少年之手,这个结局他可不想认。他于是借着在倒地缓冲的机会,积蓄着所有的内力发起这破釜沉舟的一击。以身御刀,双掌朝前,八柄飞刀围绕着双掌方向轰起螺旋刀气冲向杨休后背。

    杨休似乎早有防范,旋即立马转身双脚踏地,内劲抖出一声闷雷声音,拍掌而出,掌心顿时劲风激荡爆出激鸣。

    这一掌朝着颜如虎刀芒拍了出去,颜如虎忽感眼前散迸出如白昼一般的雷光,光消失的那一刹那,颜如虎与他周身的八炳刀也全部应声倒地。

    “你是谁?”

    “师从何人?”

    “……”

    “你既有如此内力修为怎滴迟迟不出手?”

    面对颜如虎的接连疑问,杨休只草草回答了最后那个问题:“第一次与人对敌没啥经验,想看看你们怎么打的。”

    颜如虎无奈自嘲的惨笑几声,头一扭便没了气息。

    “你小子是真的不地道,有这本事还藏着掖着!”侯柏荣还以为杨休谦虚故意气颜如虎,轻擂了一拳过去。

    邢镖头捂着包扎好的小腹艰难的走了过来,微声说道:“少侠,之前是我邢某人有眼无珠,还望你不要见怪。”

    杨休本就无意与他记仇,点了点头说道:“无碍。”

    虽是两字,邢镖头却如释重负。

    “少侠好本事,我沈决三替云威镖局及安陵百姓谢过你了”沈管事抱拳施礼说道。

    “沈管事气了!除贼灭寇非我一人的功劳,更何况还一方百姓安宁本是我江湖儿女所行之事。”杨休笑着躬身还礼。

    见杨休如此谦恭沈决三流露出赞许的目光,快步走往囚车,给陆百鸢号了个脉,然后从随行背囊后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几颗黑棕色药丸给她服下。感觉到她鼻息渐渐平稳均匀后,眉头舒展开来,转头对着众人喊道:

    “所有人原地休息,明日一早回城!”

    与此同时,安陵城内。

    城门口河西典当行的李老板与伙计姚老二坐在楼间的窗户边,一叠花生米,一壶闲酒,两人遥望着城门楼聊了起来。

    “生不逢时啊!老二呀,咱两好不容易从北边战事逃难过来,想着在南边做点安分的买卖,咋还遇上这伙猖獗的土匪了呢?上一批被那勇渊寨土匪抢的货可是整整折了我一大半家底啊。”

    “可不嘛,干咱这行啊,一怕这地方官员强征暴敛,二怕遇见这地方不太平匪患猖獗。前者嘛还好,大不了咱少获点利多孝敬一点,可土匪呢?他不讲理啊!”

    “老二呀,你说这次他们这次剿匪能成功不?”

    “东家,这个我可讲不明白,现在的贼头子据说比以前凶的很啊!这点人感觉还是会和以往一样玄啊。”

    “那可不一定,这次我可听说这伙土匪踢了硬板,居然劫了云威镖局的镖咧。我这不是来城里先打探下消息嘛,这店铺实在经不起第二次抢掠了,这伙土匪不给肃清干净,我怎么敢开门做生意哟。”

    “嗯,东家讲的在理,等明天就会出结果了。”

    “咚咚!咚!咚!”

    夜至四更天,安陵城的更夫熟练的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敲着这一慢三块的梆子声。

    安陵城中心“押天邸”的大门半掩着,透了一束光出来,显然刚刚有人走了进去。

    押天邸,也是个典当行,不过与安陵县城的其余小当铺不一样,历次土匪下山抢掠,押天邸从未有任何损失,究其原因是因为其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

    “马老板,听说你堂安栈被那云威镖局给包了去,里里外外捞了得有大百千两银子吧?让老弟我很是羡慕呢,怎么了,这么晚不在梦中数银子,却来我这,有何贵干啊?”刘掌柜被这么晚叫醒,稍带不悦的侃道。

    “刘掌柜的,瞧你说的,能做这押天邸的掌柜,我马某人愿倾家荡产都行!”堂安栈的马老板笑道。

    这可不是马图过于谦逊,世人皆知,天下第一商会“宝蠡行会”有三个分支,栈,典当,漕运。而这押天邸就是其中一个分支,主管着典当行业。北十八家,南十八家。能被安排到其中一家做个掌柜都是天大的造化,毕竟背后靠着这么一颗大树,不仅腰杆子硬朗受人尊敬而且赚得也不少。

    “行了行了,这么晚总不能来互相吹捧的,马兄,有事直说吧。

    “你看,这个能给我当多少银子?”

    马图谨慎的回头把大门给合上,小心翼翼的从背后取下个布包。放在桌子上慢慢给扒拉开来,划着嘴前的八字胡指着那个精巧的匣子慢声说道。

    望着那匣子,刘掌柜顿时便没了睡意,伸出手左摆右弄的。约莫一炷香过去了,刘掌柜沉声问道:“你从哪弄得到的这个匣子?”

    马图打着哈哈笑回道:“乡下的远亲托我问问的,你就直说多少银子得了!”

    “这个东西我可拿不准,正巧,算你运气好。咱押天邸南方的主管爷今天就在这,要不我请他老人家给你掌掌眼?”刘掌柜言罢拍了拍门后的暗格。

    “带着他进来吧,老夫都听见了!”门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

    马图抱着匣子和刘掌柜进了去,只见房间里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独眼老叟等着二人。

    “古老,您老且掌掌眼,这是什么?”刘掌柜恭恭敬敬从马图手里把匣子递了过去。

    老叟接了过去看了两眼,顿时来了精神,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对着烛火的光亮左摸右瞧还顺带弹了几声。

    刘掌柜暗忖这到底是个什么物什?要说眼前这古老可是掌管南方十八家押天邸,什么宝贝没见过?莫说其他,单拿刘掌柜手中的镇店之宝来说,在这老叟眼中也停留不了片刻时光,可其对这匣子却是都开始动手了。

    马图望着老叟与刘掌柜的表情心中笃定此物价格不菲,待会可要说一个高价。美梦总归是美梦,等来的却是独眼老叟忽如其来的扬声一喝:“还不从实招来,这天覆匣子岂是你辈能弄到的?”

    还未等马图说话,刘掌柜先高声惊呼道:“古老!这可真是那鲁班谱上排名第三的天覆机关匣?”

    “那还有假?天下间能入老夫法眼的匣子多不过三。此匣乃陨铁打造,万击不破;机关锁更是按照武侯八阵图的首阵天覆阵所排摆,若用蛮力,匣内自生烈风,将所乘之物切成细末。你既然说这是你乡下远亲所托,那他为何没将秘钥一齐交予你?”

    老叟仅剩的那颗眼珠紧紧盯着马图,让马图感到一种威压,背后传来寒意。

    “秘钥?这是何物……好吧,我承认东西确实不是我远亲的,而是我偷来的。”马图见实在瞒不过,索性招了。

    “从何偷来?”刘掌柜问道。

    “住我栈一位应召前往塔岩山剿匪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