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十一章 各显神通
    “大当家的已经找到了,集合!回勇渊寨!”颜田海大声吼道。

    阵阵欢呼声中,陆百鸢躺在囚车里踏上了回勇渊寨的道路。

    勇渊寨,是这群塔岩山贼寇的老巢。

    原本的大当家在官府组织的几次剿匪行动中被利箭射穿左肩骨,未及时医治感染身亡。当时偌大的寨子乱做一团,人心不稳,二当家颜田海本就软弱,于是萌生出了分金银遣散各回各家的提议。

    恰在此时从北边南逃了一位兵士入了这塔岩山,自报家门颜如虎,是二当家颜田海的亲哥哥。在北方战斗中被胡人打得丢盔弃甲的他,想着回去以逃兵论罪也会被以军纪论罪砍头,索性一路南逃,逃奔到了亲弟弟这。战场上的常年厮杀使他天生有着嗜杀的匪骨,在军营中官至校尉的他,凭借着八柄飞刀带着这群土匪将射杀前任大当家的官兵大卸八块,把组织剿匪的知县头悬城门,随后继续去邻近几个县城闹得天翻地覆。一时之间得到了众匪寇打心底里的敬佩与亲弟弟的支持,坐上了这勇渊寨第一把交椅。

    “嗖-嗖-嗖-”

    “有埋伏!赶紧散开迎敌。”面对忽然从坡上射下来的箭矢,二当家颜田海一个踉跄从马上滚下来,伏在地上吼道。

    颜如虎伸手一抓,余光一瞥手中箭矢底部云威二字,朝着囚车里的陆百鸢轻蔑笑道:“小银库,你们家派人来接你了,不过你放心,老子这到手的银子飞不了。”

    “弟兄们和我冲啊!”邢镖头挥着令旗率先杀了下去。

    “不许伤到小姐!”管事沈决三看着杀下去的众人担心的大声喊道。

    “田海!看护好囚车,其余弟兄!杀!”

    颜如虎从地上捡起一把弯刀飞身而上,经历过许多战事的他对这场面司空见惯,径直相对着杀了上去。

    擒贼先擒王,邢镖头提着一把雪亮的九环钢刀攻向颜如虎。套路招式一气呵成,丝毫不显刀的笨重。

    “早就听闻云威镖局有着水镖一刀,旱镖一剑。阁下便是那入骨刀邢路归?”颜如虎挥着弯刀一边破招一边笑问道。

    “废话少说,贼子受死!”邢镖头并未因为说话而慢下手中九环钢刀,甚至加快了攻势。

    双方斗到第五十刀时,颜如虎面对着刀刀刚猛入骨的劲道,渐渐落了下风,心中暗道这不愧是那江湖传闻的入骨刀,而反观邢镖头可谓一刀一刀劈挑得正酣。

    “大哥救我!”

    一身急呼求救,借着囚车上的火把,颜如虎回头定睛一看,只见囚车那的二当家颜田海已经被带领右翼突击梯队的侯柏荣双铁尺架在头上。

    “谁也救不了你!”

    对这种贼寇,侯柏荣丝毫不留情,挥舞双铁尺合力一拍,伴随脑骨传来碎响颜田海便一命呜呼。

    “二弟!”

    颜如虎将手中弯刀一扔,哆嗦着身子陷入沉痛。

    邢镖头见颜如虎模样心中暗笑道:这贼子到这种地步投降也是明智之举,这次救回大小姐我乃首功一件,陆镖主该……。

    “呲-”

    正当邢镖头沉浸在胜利的臆想之中,忽见一丝寒光朝自己射来,邢镖头条件反射一般将九环钢刀立于胸前。无奈接着就是一阵剧痛。

    邢镖头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腹上赫然插入一柄飞刀,更让他惊讶的是,胸前的钢刀亦然被戳穿了一个洞,暗道倘若不是还有这柄刀暂做抵抗消了几分劲力,自己岂非已经穿肠破肚?。

    “顷山穿?小心!此人是飞刀门的人。”

    山上的沈管事双眉紧蹙,朝着下面众人吼道。

    “哈哈哈哈!果然还有识货的人,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此刻的颜如虎亲眼望着弟弟被拍死在眼前,一身戾气操控着八柄飞刀围绕周身转动,癫笑得奔向囚车而去。

    望着飞刀旋身的颜如虎,沈管事皱眉蹙额,一声微叹呢喃道:“此人内力定然不差,居然已经能够凝气成刀甲护体,早知如此应该等等各地的镖头,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他们能够赶紧杀来了。”

    颜如虎并没有直接杀向侯柏荣,而是左右手各持一梭飞刀,一路弹杀着右翼突击梯队的成员,刀刀一击毙命。

    他不能让侯柏荣轻而易举的死去,他想让杀他弟弟的人死在痛苦与恐惧之中方可罢休。

    “快躲开!”

    一柄飞刀射往杨休之时,侯柏荣从震惊中醒了过来,大声对着杨休喊道,紧接着身形一闪,两柄铁尺迎了上去。

    交叉合十,气力集于两柄铁尺的一点,合威之势击回了那柄飞刀。

    “旋蛇叼尾”

    侯柏荣大吼一声,拼尽全力将两手抓住铁尺把的一只手换了过来,抓住尺尖,与另一只抓住圆棱那端的手互成掎角之势甩了出去,击破了防卫颜如虎胸口中门的那柄飞刀,颜如虎闷哼一声吐了口鲜血。

    “哟,且是小瞧你这小杂种了,这荒山野岭居然还能见长安城内定城神捕的传人,可惜定城神捕精妙的三十六式铁尺你似乎只得其形未有其力,没学全乎就跑出来了?”

    见侯柏荣这一式过后便面显无力,颜如虎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哼笑一声,震力疾崩,八柄飞刀朝着侯柏荣穿了过去。

    颜如虎的内气控刀,八柄飞刀围绕着侯柏荣展开攻势。

    凭借三十六式铁尺的精妙之处,侯柏荣两柄铁尺依旧游刃有余的将迎面而来的飞刀化解开来,脸上虽是拆招的轻松,心里却暗道内气不足。而颜如虎心中也明白,这一招一式的气力是多少,自己把握着度就是要把侯柏荣打的乏力。杀他很容易,羞辱与折磨使其慢慢绝望才是颜如虎真正的目的。

    “小杂种,该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似乎已经得到了乐趣后的颜如虎双手一集,八柄飞刀合成一束长枪钻了出去。

    侯柏荣双手紧紧握住铁尺做出防御姿态,虽说他清楚这一击自己恐怕是承受不住,但让他放下兵刃乖乖受死那可做不到。

    空气陷入了凝结一般,片刻之后也并没有传来飞刀穿刺骨肉的声音。已经转身的颜如虎也是疑惑的回过头来,只见一少年挡在侯柏荣了前面,而侯柏荣望着眼前熟悉的影子也感到好奇。

    “杨……杨休?”

    侯柏荣口中惊讶的吐出这个名字。

    “小子,你怎么可能?”

    颜如虎望着杨休手里的八柄飞刀陷入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