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启全盛时代 > 第六章、忽然之间有点酸
    外面忽然有些吵闹。

    王太卡起身到了门口,看到楼下的工作区,林助理正在训斥一个工作人员。

    好像是什么报表做错了,林助理十分生气,最后拿着文件夹狠狠的拍那个人的脸,最后一脚把那个人踹倒,还不解气的把文件夹砸在那个人的身上。

    别看林助理平时在王太卡面前是恭敬的样子,那完全是因为王太卡是公司的副会长。但是在职员面前,这个人很可怕的上司。

    韩国的职场压力很大,再加上前后辈、上下级的关系森严,导致这种压抑和压迫的风气几乎存在于任何角落。

    王太卡虽然在xb娱乐里把很多韩国公司的习惯,比如穿拖鞋这种都禁止了,但是根本上的风气,却不是仅仅靠一句话的命令就能扭转的。

    楼下的林助理还在生气,狠狠的给了那个职员两脚。四周的人沉默看着,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林助理最后威胁着:“怎么样,你要是想去告我,那就去告,无非就是给你些钱。要多少,你说,我给到你打过瘾了为止!”

    程体操目瞪口呆,她多少次都见过林助理在王太卡面前尊敬的样子,但现在的样子确实她从来没见过的。

    实际上,王太卡控制xb娱乐的办法也很简单粗暴,只是控制了资金和人事调动,其余的事情王太卡根本就懒得管,都是林助理去做的。所以林助理本质上更像是公司的执行官,ceo。

    程体操看不下去了,转头看向王太卡,却看到王太卡居然像是没事人一样看热闹。

    “林助理这体格可以啊!”王太卡点点头。

    程体操惊讶的问道:“大叔,这可是你的公司,你能允许这种事的发生?你也太残忍了吧!”

    王太卡奇怪的反问:“韩国人在狗咬狗,我看个热闹,也有罪?”

    “韩国人不是人吗?”程体操问道。

    王太卡想了想,笑道:“除了极少数我熟悉那些人以外,绝大部分对我来说,还真的不算。我不认识的人,我为什么要保护呢?”

    程体操说道:“可是,这是你的公司,大叔,你也是你的员工啊!”

    王太卡无奈的说道:“嗯,如果出了事? 我会把林助理开除的。”

    程体操错愕的问道:“如果不出事呢?”

    “那就涨薪。”王太卡拿起刚刚那份策划:“你不知道林助理这个人? 到底有多游戏。这个限定团如果成功,一定会带来不小的利益。”

    程体操惊呆了? 她之前感觉自己已经很了解王太卡了,现在却发现? 她一点都不了解。

    王太卡叹了口气:“我们是同胞,这些话我会在你的前面说。毕竟同胞,和外国人,在我眼里形象是不同的。怎么跟你形容这件事呢......我问你,如果公司的运营不错,利润增加,有一个涨薪的机会,你是选择给全公司都涨薪? 还是只给一部分人涨薪呢?”

    程体操说道:“当然要公平一点,都涨了。大叔,你总不会跟我说这样浪费钱吧?”

    “不,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这样做,那么很有可能有一批精英员工会离开。”王太卡说道:“因为在这些人眼里,那些最底层没能力的人都涨薪了,而那些更有技术含量的员工? 却因为本来收入就高,对比之下反而没有增加多少薪水,这样真的公平嘛?平等不等于平均,公平不等于公正。高层和底层的工作本来也不一样,绝对平均和公正是敷衍的一刀切,这样适合做慈善,而不是开公司。这样只会打击可以进步的员工积极性。公司,是讲究盈利的。”

    程体操倔强的摇摇头:“大叔,你跑偏了。”

    “没有,事实上我在给你讲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王太卡指了指外面:“其实林助理也没有赚特别多,这个公司赚的最多的是我,我掌握绝大部分的资金。而林助理的收入,也没有超过普通员工太多。为什么他愿意一直在这?”

    程体操不懂。

    “因为他们这样的人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收入了,还有优越感。”王太卡笑道:“可能你会想,我这样对待底层的人,早晚会没有人为我做事。其实并不会。一个好的ceo难找,但是你听过哪个公司普通职员难招的?我只不过是用韩国人的办法,去压迫韩国人而已。事实上,他们也很享受呀。”

    程体操看着王太卡:“大叔,你最开始到韩国,第一份工作不是送外卖吗?你不是也从最底层,一点点打拼到这一步的吗?所以屠龙者终成恶龙,是这样吗?”

    “你在变着法的骂我啊!我听出来了,鲁迅说过,奴才做了主人,是绝不肯废去‘老爷’的称呼的,他的摆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还十足,还可笑。”王太卡问道:“你是想用这个意思,来嘲讽我吧?”

    程体操没有回答,但显然是这样意思。

    王太卡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只是说道:“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情,会得到不同的结论。我们的区别就在于,你把所有人都当同类,而在我眼里,外国人对我来说如同草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起码我真的很讨厌韩国,也讨厌这些韩国人。而且我这一路走来,虽然有过低谷,却从来没有韩国人能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所以你的比喻是不合理的。韩国公司的森严制度,是他们自己研究出来的,我只不过是萧规曹随。”

    王太卡看向程体操:“难道你觉得,我要大公无私的站出来,呼吁抵制这种现象,然后实现职场上的人人平等吗?你把我当成什么英雄人物了?这要是我在国内的公司,我肯定要站出来制止。但这是韩国,这是他们自己喜欢这种扭曲的制度,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这都不是圣母,是脑残。”

    程体操被对骂的哑口无言。

    王太卡坐回自己的位置,说道:“最后,你以为林助理是傻子吗?我就在公司里,他在我面前做这种事。他图什么?”

    程体操才想起来这件事:“对呀,这样不是会让你反感吗?”

    “所以说林助理,是个聪明人啊!”王太卡感叹道。

    不得不说,林助理是个人精一样的人物。最开始他才是来掌管xb娱乐的职业经理人,后来王太卡的到来让他只能当副手。林助理也是试图反抗过,但是当王太卡彻底掌控了公司的资金和人事之后,林助理就知道自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于是林助理马上改变了态度,全力辅佐王太卡。公司的事情几乎都是林助理一手操办。王太卡虽然带头拍摄了两部影视剧,但是到了中后期就直接撒手不管了,这些也都是林助理去处理后续的收尾。

    几乎王太卡在公司里,只是拍脑袋一想,林助理就能马上去做,甚至举一反三。这样的员工能力真的太强了。

    而林助理似乎也怕王太卡多想,所以在公司里常常态度暴躁,有些失人心。但林助理越是这样,王太卡就越会相信他。因为林助理在公司里的人员这么差,就算他想有什么举动,也没有人会跟着他一起闹。林助理把自己弄的孤立无援,越是这样,王太卡就越信任他。

    所以说,林助理是个聪明人。王太卡本来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相信别人的人,xb娱乐最开始王太卡是想让阿虫插手的,但是林助理用实力和能力,让王太卡转变了想法。要不然以王太卡生性多疑的性子,林助理早就被踢出xb娱乐了。

    程体操也不是完全的傻瓜,被王太卡这么一提醒,也有些醒悟。然后程体操有些复杂的看向王太卡,说道:“大叔,你们成年人之间,都这么复杂的吗?”

    王太卡哈哈大笑:“这叫什么话,只不过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去吧,你到外面跟林助理说,我让他进来。然后给那个挨打的人放三天假,带薪。既然林助理当了坏人,那这个好人,我也就不客气了。”

    程体操知道王太卡这是有心让她见识一下社会,于是走出去,这时候林助理还是发怒。

    程体操说道:“林先生,大叔让你去他办公室。”

    林助理根本不意外,直接去了王太卡办公室。程体操则是把刚刚王太卡的话服输了一遍,那个挨打的人刚刚受了那么大委屈都没怎么样,这时候却忍不住掉眼泪,看着王太卡的办公室方向鞠了一躬。

    程体操看着这个人眼里满满的感激、感动、感恩,心里有些叹气。这是收买人心的把戏,这是大叔最擅长的事情了。可以想象,王太卡这些职员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

    在这些人眼里,王太卡永远的英明的,只不过身边有一个林助理这样的奸诈小人蒙骗了他而已!

    程体操忽然想起王太卡刚刚的那些话,懂了王太卡的苦心,这是大叔要借着这个机会提醒自己。

    而王太卡这么做的原因,居然仅仅是因为两个人是同胞。程体操想到这,心情更复杂了。

    说不开心,怎么可能,在异国他乡被一个人这么关照,甚至像长辈一样讲这么多道理,但又不会端架子训斥,而是像朋友一样交流。说真的,这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

    但说开心,也没有特别开心。因为王太卡这么照顾她,仅仅因为两个人是同胞,而不是因为她是程体操!和她本人无关,只是国籍而已。

    程体操甚至莫名其妙冒出一种恐慌,韩国的天朝练习生很多的,比如同训练的还有美岐和宣仪,那自己得到的这份关心,岂不是也会很快失去?

    王太卡是个严重双标的人,这种双标的原因太笼统了。

    程体操对王太卡,当然没有什么那种复杂的感情,至于爱情什么更不可能,毕竟程体操现在才多大,还没成年呢,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要真说有,也只不过是一种依赖。

    毕竟程体操很小就到韩国,一直也没有什么朋友,还被欺负。还是王太卡后来帮她出了气,又给了她当练习生的机会。虽然程体操嘴硬,但心里早就已经接受了王太卡对自己的“临时监护人”身份。

    所以程体操那一声“大叔”叫出来,可不是违心,程体操也知道自己有些依赖王太卡,她其实也不反感这种依赖,甚至觉得会开心。在这异国他乡,有所依赖已经是一件幸事了。

    但是现在程体操却不安了,就像小时候会担心自己的娃娃会被别人抢走一样,程体操想到如果再有个别人叫王太卡大叔,跟她抢夺这份依赖,就觉得十分的不爽。

    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在长辈面前,总想让自己成为最受关注和疼爱的孩子。这无关自私和爱情,只不过是一种信任和喜欢被宠爱的本能。

    程体操撇撇嘴,越想越觉得自己得大叔,自己的韩国临时监护人王太卡,不能被别人抢走。

    忽然之间,居然有一种争宠的酸味上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