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数据修仙:从万物进化开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还是落在我手里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还是落在我手里

 热门推荐:

三寸人间快结束了吗https://www.567txt.com/f91d1/4e095bf84eba95f45feb7ed3675f4e865417/1635225806.html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徐护法已经怒极,指尖一道黑气喷出,同时飞剑再次斩来。

    他不想活捉吴一平了,现在心里只想把这可恶的小辈宰了再说。

    反正拜血盟有秘法,可以把人的神魂抽离,到时候他再慢慢折磨。

    不让吴一平神魂俱灭,难消他胸中恶气。

    然而,吴一平的举动却出乎了徐护法的意料。

    他不仅没有再爆发,还恢复了正常体型,连暗屠刀都收了起来,似乎是束手就擒。

    不好,其中有诈!

    徐护法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飞剑刚到一半就发觉了不对,立刻抽身急退。

    可这时候已经晚了。

    脚下的地面突然灵光大盛,一个束缚法阵瞬间将徐护法的身形迟滞。

    那黑气也在阵法搅动下,直接崩散。

    同时一阵光芒闪烁,两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山林之中。

    “小五行颠倒阵法!”徐护法面色凝重的说道,飞剑撤到了身前戒备。

    这里的束缚法阵威力不大,只能对他稍有影响,但关键时刻却能阻止他逃跑。

    “二位前辈,晚辈幸不辱命,把这拜血盟的人族败类给引来了。”吴一平拱手道。

    “小辈,敢欺辱老夫!”

    徐护法被吴一平当面骂成人族败类,顿时气得面目扭曲,一指飞剑又斩向吴一平。

    “落网之鱼,还敢猖狂!”

    水月剑派的陆长翁冷哼一声,袖中飞出一道银白色的长虹,将黑色飞剑挡下。

    “你就是牛重角?太虚之门可在你身上?”

    烈火宗的项南把目光落在吴一平的身上,眼中带着审视。

    吴一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识从自己的身上扫过,似要把他身上的秘密看穿。

    不过他面对朱佟的时候,已经经历过一次,所以并不惊慌。

    他早已用敛真术把自身的气息收敛,并且小心的将牛家那滴本命真血的气息激发出一点点,覆盖全身。

    “晚辈正是牛家牛重角,这就是太虚之门,幸不辱命!”

    吴一平不动声色,平静的将牛大炼制的太虚之门取出,高高举起。

    “你很不错,这瓶养元丹拿着,日后好好修炼。”

    烈火宗的项南将太虚之门摄入手里,灵识查看后,对吴一平微笑点头,一瓶灵丹赐下。

    “多谢前辈!”吴一平心中一喜。

    烈火宗的养元丹是难得的灵丹,对筑基期修炼帮助极大,对他正好适用。

    “速速离去,这里很危险,一会我们未必护得住你。”项南处理完此事,便将吴一平打发了。

    他随即加入了战斗,祭出一件赤红葫芦,无穷的火焰将徐护法淹没。

    这次是铲除拜血盟的败类,不是比斗切磋,而且必须速战速决,以防镇中有变。

    所以项南直接出手,与陆长翁联手战徐护法,且出手就是大招。

    吴一平看了一眼半空中战成一团的三人,退开一段距离,却并未走远。

    他到了这处山林后,就收到了项南的传音,告诉他不必担心,他们就在附近。

    正是因为心中有底,吴一平才敢和徐护法拼上一记,试试自己的实力和金丹大能的差距。

    这段日子以来,他的实力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暴涨的速度连他自己都害怕。

    可惜他现在扮演的是牛重角,注定不能把实力全部爆发出来,只能小试牛刀。

    不过测试过徐护法的战力,再观看三位金丹大能的战斗,小元的数据库又能完善不少。

    再加上这次妖族入侵,元可是收集了大量的数据,包括多位金丹大能的对战。

    等元世界升级后,或许太虚幻境里就可以模拟金丹大能的实战。

    只是他并没有看多久,因为在小地图上有出现了七个小红点。

    嘿嘿嘿,还真是阴魂不散!

    吴一平刚刚被徐护法一路追杀,心里可憋着火,正愁没处发泄,这就有人送上门来。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立刻迎着尾随而来的九长老等人,施展土遁而去。

    此刻九长老才刚刚追到十里之外,对徐护法遭遇埋伏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们还在想着一会见到徐护法,如果是把吴一平生擒的话,决不会让这小子死的痛苦。

    可没想到,突然看见一道熟悉的遁光从他们眼前掠过,快速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九长老,刚才那不就是牛重角嘛,莫非徐护法把他最丢了?”黑七眼尖,立刻认出了吴一平。

    “快追,决不能让这小子逃了!”牛长老立刻发令,众人齐齐向吴一平追去。

    他虽然奇怪吴一平是怎么逃脱的,但这小子诡计多端,真逃了也未必不可能。

    同时,他还给徐护法发了讯息,询问情况,可没有得到回复。

    想必是徐护法把人追丢了,不好意思回话。

    哈哈,这下如果我能把人抓住,看他还好意思拿我的好处。

    九长老一边追,一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他倒没有怀疑徐护法出事。

    毕竟一位金丹大能,再怎么大意,也不可能被一名筑基初期的蝼蚁所害。

    其实他的想法也没错,可吴一平没说不能找援兵啊。

    所以九长老做梦也想不到,此刻徐护法都自身难保,哪还顾得上吴一平。

    又追了百余里,吴一平的速度越来越慢,似乎有些真气不继。

    九长老大喜,心中更加笃定。

    这小子肯定是施展了什么损伤根基的秘法,才从徐护法手里逃脱。

    “哈哈哈,牛重角还不束手就擒,兜兜转转,你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在我的手里吧?”

    九长老迅速追上,指挥手下将吴一平包围,得意的大笑。

    “呵呵,我也没想到,兜兜转转,你最后还是落在我的手里。”

    吴一平冷笑,取出暗屠刀,毫不掩饰眼中对九长老几人的杀意。

    “小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九长老只当是吴一平临死前的疯狂,并未当回事。

    随着他一声号令,六名黑衣人同时对吴一平出手。

    拜血盟的恐怖就在于他们不择手段,明明优势明显,还是要以多击少,不留余地。

    黑七面露残忍之色,与其余五名同伴,组成一个小型杀阵,将吴一平的所有退路封死。

    狮子搏兔,亦要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