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府城易主(九)
    胜者说什么都是对的,而身为败者的赵陡峰只得徒生感慨杨休身为臂法修习者却能将臂法掩盖至最后一刻才被自己发现,倒也是对这后辈的异人手段心服口服。

    若是赵陡峰知道杨休是在与其对掌之间才去感悟臂法一门,他定然会是懊恼自己太过于谨慎从而失了那几招的先机。但任何事务都不存在如果,何况这些可经选择的岔路口也许都只是选择不同,却通向的是同一个结局也说不定。

    赵陡峰喉咙间传来一阵痛苦的闷哼,随即呕出一股带出内脏碎片的鲜血,那双精明的眼光黯淡了不少终至失色,缓缓从庭院围墙之上滑落躺到冰冷的地面。

    臂法对碰,是劲气罡风之间的角力,败者定然被力道破防伤及五脏六腑,赵陡峰落到这个结局却也是情理之中。

    从战局之中回味过来的尉迟洪延朝着坐在其身边的孙子尉迟翎尘低声说道:“你当时败在了这小子的手中倒也不吃亏。”

    尉迟翎尘埋头沉嗯一声不再言语。

    “来呀赵家子弟们!此子气力尚且未稳,就趁现在和我一齐宰了他为家主报仇!”

    赵陡峰的死让赵关河不免了去一桩心结,但赵陡峰的败同时让赵关河惊悸不安。

    不安的他终于剑走偏锋也在大堂上诸位世家家主的面前失了理智,提着钢枪挥舞径直朝向杨休后背偷袭插去。

    “混账东西!”

    在自己面前行乘人之危的苟且之事,这分明不给自己这个大帅面子。其余老家主们尚且自己还是得留有一分余地,一个小辈却敢当着自己的面张牙舞爪,这要是传了出去自己威严何在?想到此处,身座正中主位的郭昕顿时脸色剧变,当下怒拍震掌,拍碎了座椅上的虎头用内力挤兑而出,顷刻之间,但见原本龇牙咧嘴的赵关河一声痛哼惊恐得捂着直插自己心门的虎头断木倒在了血泊之中,见此情形其余一众赵家弟子却也是气消胆夺不敢再往前冲。

    “哎,还真是个混账……”

    杨休望着倒地没了性命的赵关河,苦笑着叹道。

    见威慑住众人后,郭昕顺势从坐椅上站了起来朗声宣布道:“大家方才也都看见了,那本大帅现在就宣布按规矩这疏勒城的第一世家自今天开始便成了陆家!各位看有无异议?”

    “无异议!继续开始表决吧。”

    白稽古率先站起身来表了个态,因为他知道杨休当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肯定是会站在自己这一边。龙跷蹊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顺带点了点头,而尉迟洪延也是难得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细品桌上杯茶。

    郭昕点了点头徐徐说道:“好!那我们继续进行先前‘府城易主’的表决,龟兹城白家不同意,于阗尉迟家同意,焉耆龙家弃权,你疏勒城代表陆家是作何看法呢?”

    杨休挽着陆百鸢走到了赵关河先前坐的那个疏勒城的位置上,示意陆百鸢坐了下去,自己则正站在其身后。

    毕竟陆百鸢姓陆,她坐这个位置代表陆家倒也合乎情理,可以免去一些闲言碎语。但身份忽然的转变还是让陆百鸢一时之间没有缓过来,因为他二人本来就都没有坐这劳什子疏勒城第一世家的打算,只是欲要帮助白家在这府城易主中破局必行此招罢了。

    “陆家家主,问你呢!”杨休偷笑着杵了杵了陆百鸢。

    陆百鸢回过神来瞪了眼糗自己的杨休,然后清了清嗓子正色说道:“我陆家不同意!”

    此等结果在郭昕眼中看来却是最好不过,但身为公正者的他只能佯装可惜的宣布道:“哦?既然四家中有两家反对,如此一来这‘府城易主’的事看来就只能是暂缓一二了!”

    听到是此结果的白稽古心中不免长缓了口气,白孝德望着自己爷爷眉头舒展却也跟着高兴。

    尉迟洪烈面庞再无好脸色,只见其咂了咂嘴间的茶水,将茶杯重重得压在了桌子上拍案而起道:“等等!”

    “今日这‘府城易主’必须有个结果!我尉迟家要的结果!”

    只待尉迟洪延老眼恶凝,从袖袍间拿出一柄周身附有各式图腾花纹的金刚铃自顾自的摇晃起来。

    铃声悠扬,贯传府衙。

    与此同时,后院堆放得十八伽蓝神像中除了角落最后一尊伽蓝神像没有动静,其余十七具伽蓝神像蓦然出现一道道裂纹,随着一声炸响纷纷轰然裂开,片刻后,十七位身穿百叶裙袍腰别铜镜的巫者模样的人赫然出现在了漫天溅射的裂块金粉中。

    “按下策!快走!”

    龙跷蹊左耳颤动好似听到炸裂动静,表情瞬间凝重的他连忙用烟杆拍了拍龙狗儿的脑袋,二人仿佛早就商量好的一般,龙狗儿头也不回直直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待得门口守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的目光却是紧紧得又望向了忽然出现在大堂内的十七位巫者身上。

    这群巫者或手持叮当作响的铜铃铜镜,或放肆击打腰悬神鼓,或诡异的空灵吟唱,这些声音再配合尉迟洪延手中的金刚铃,俨然死神诵唱一般。

    此番缠绵跌错的音波顿时穿透众人耳膜,似乎能牵引心跳勾人魂魄般让人双眼失神手足无力陡生晕眩之感。

    “不好!是塞外敬天音阵!”

    “各位赶紧点按手少阳三焦经上外关以及中渚二穴减少此阵所带来的影响!”

    白稽古早年游历塞外,很快便识出这是来自塞外的音波功,当即大喝提醒身边捂着耳朵难受的众人。

    尉迟洪延狰狞笑道:“白老头还是有些见识的嘛!这些巫者乃是吐蕃先遣军统领论葛尔大帅帐下供养已久的武林高手珊蛮上人,此塞外敬天音阵便是我们苦心磨合了一月的成果,尔等好好享受一番吧!”

    “敢情我们四大家族间有个别氏族外通吐蕃并非是空穴来风,尉迟老鬼!你为何要行如此勾当?”

    白稽古恍然大悟尉迟家当时风言外传进了刺夜袭是假,借此机会备武修功戒严周围防走漏风声才是真。

    今日里,狐狸的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