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府城易主(二)
    稍微一个明白人也都清楚,打造了这么些总总十八尊鎏金神像万不可能只是一些边角余料便能够打出来的,郭昕暗道这尉迟家老爷子不愧是一块老姜,漫语之中有理有据有节,都不给人留下丝毫婉言谢绝的机会。

    犹是如此郭昕朝着尉迟洪延抱拳谢道:“既然尉迟老爷子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这十八尊鎏金神像看来我不收下是不行的了。不过郭某还是要强调一点,守这边疆要地的重任苦劳我可不敢一个人独揽,要我说啊这是咱安西军民各部之间携心砥砺的成果。”

    紧接着郭昕转身朝着身边亲卫继续说道:“高顺!这些神像先妥善安置在府中院落,你差些工匠将绿洲边那座佛堂扩建一番,工钱银子的话就从内府中掏,待佛堂扩建好后再将这些神像请进去供养,让城中百姓也能修得一份功德。”

    “郭大帅兼济天下,实乃我安西军民之幸!”

    “郭某乃借花之人,如此殊荣愧不敢当。”

    郭昕与尉迟洪延你言我语寒暄之际,门前报信军士高喊:“疏勒赵家入府!”,此声刚息,另一涕哭之音乍响:“郭大帅!各位世家长辈!你们可得为我赵家评个公道啊!”

    都护府衙门口,赵关河头戴孝帽手持灵幡奔了进来跪在郭昕面前,其身后紧跟着十余名同样身穿白色孝服的赵家子弟。

    “这不是疏勒城的赵大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你父亲他怎滴没和你一起来呢?”

    郭昕对四大家族虽未达到知根知底的地步,但这些家族的砥柱人物却还是识得的。

    赵关河踉跄得奔到郭昕面前痛哭道:“郭大帅,我父亲他死了!”

    “啊!?”郭昕呆了半晌,接着问道:“你们家那两个老爷子呢?”

    赵家两个老爷子自然指的是赵老爷子赵竹甫与融老爷子融禄,赵家与融家当年的渊源郭昕还是有所耳闻的,因为郭昕并不明白如今二者的关系如何,所以也就一齐问了出口。

    “禀郭大帅,都死了!”赵关河说到此处,更是一副黯然模样。

    虽说赵老爷子赵竹甫尚在人世,不过如今被废了武功关在赵家内府宅院的他在赵关河眼中与死无异。这种父亲被儿子废了关在深宅大院的家丑奇闻越少人肯定是越好,赵关河并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家丑,于是干脆就说死了算了。

    从赵关河口中说出的寥寥几字,却是掷地有声的给在场所有人中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安西四镇长期以来局面能够保持水平如镜,那得依赖于四大家族各自手留分寸,若有争斗也都是点到即止这才维稳了那一杆事态天平。

    如今赵家家主与两位老爷子的死就犹如一块巨石扔到了这水静无波的湖面般,定然将会掀起不小的浪花。

    屡犯边境的吐蕃既是外患,四镇如自乱便是内忧。

    身为这安西四镇主事人的郭昕头脑迅速思虑,他很快便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旋即将赵关河扶了起来急声喝道:“赵大公子,赵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你快将详情讲讲,我等也好给你做个论断!”

    赵关河将事情原委一番添油加醋娓娓道来,无论郭大帅,就连白稽古与尉迟洪延二位老家主也是听得白眉皱蹙。

    两位老家主中,虽知道实情的白稽古却还是惊讶于杨休等人竟然能将赵家的两个老鬼连同家主赵朔漠一齐都给宰了,而尉迟洪延不认识杨休等人,他所斟酌的字眼在于在赵家宗祠接应杨休的那伙人的身份,毕竟这个出自中原大罗宫之中的杨休从哪里调配到得这么些不像道人的勇猛之士。

    郭昕皱眉问道:“你说那位叫做杨休的是中原大罗宫的门人,还是位都管?”

    郭昕接着陷入思虑喃喃自语道:“我安西四镇与这中土三宗历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你疏勒城更是与大罗宫相距数千里,如今为何会平白无故出此等事?据我说知大罗宫可是中原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定然不会无缘无故的追溯千里行这荒唐之事。”

    “本帅问你,你赵家与这大罗宫的都管杨休有什么过节么!?”郭昕问出了内心中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郭昕早在关内的时候早就听闻过大罗宫,此事能将这中土三宗之一的大罗宫牵扯了进去,是他实在没想到的。两地相隔数千里,一个都管千里迢迢赶来要说没有缘由而只是单纯杀他赵家的人,这不现实。

    经郭昕如此一问,赵关河顿时不知如何接着说才好,他刚刚所述只字未提陆百鸢杨休与赵家的关系,也未说赵家借着陆百鸢与于阗家联姻的事情,毕竟那是两方家主私底下商量的事情。

    尉迟洪延望着赵关河语塞,却是连忙站了出来朝着郭昕说道:“郭大帅,先莫说赵家与那大罗宫小子的关系渊源如何。老夫我想说的是,这件事情郭大帅你可还真得站出来为关河小子做主,为他赵家做主,查!必须彻查!因为这可不单单只是赵家与他人私底下的仇恨,而是一场由人谋划已久的对我安西四镇现有力量的蓄意削弱。”

    郭昕见尉迟洪延情绪忽得如此激动,当即问道:“尉迟老爷子,这蓄谋已久是做何意?”

    “郭大帅,你好好想想,先不说这名叫做杨休的小子此次大闹赵家是何目的用意,就单单按照关河小子方才所言,这名叫做杨休的人似乎是在安西四镇中有内应,或说是有可能受人指使才对赵家动手。你们想,如今安西四镇内能一下召集那么些勇猛人马在赵家闹事还能全身而退,这些人定然不简单!说得直白点,非我四大家族的人不能行!”

    尉迟洪延故作深沉接着说道:“赵家此次家主既亡,两位老家主也跟着遭人杀戮,再加上那么多赵家子弟的死,损失不可谓不算惨重,赵家的损失对我安西四镇的力量总有几分削弱,如今最想见咱安西四镇力量削弱且乱作一团的人是谁?吐蕃人啊!既然此事有咱另外三个家族的人插手,郭大帅你可还记得现如今流传安西之地的那句流言,说咱安西四大家族中有个别家族已经被吐蕃给拉拢了!结合赵家此事看来老朽不免细思极恐,郭大帅,你说该查不该查?”

    尉迟洪延的言语中那句吐蕃人已经拉拢了安西四镇中的氏族大家却是直击郭昕脑海中罪敏感的那根神经,后者不禁陷入踌躇,眉头都快拧成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