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臂法巨擘

第一百七十三章 臂法巨擘

 热门推荐:
    双拳对双拳,繁筋对繁筋。

    这便是两个臂法修习巨擘的巅峰之战,干脆且又非凡。

    “轰!”

    此声犹如旱地惊雷,大地也都为之一震,山林中落脚晚歇的鸟群也早早被吓得四散而逃。

    无论是山间奔走的杨休,还是紧追其后的赵关河所带一众家丁,听闻震响皆驻足回头观望片刻,他们明白随着这骇人炸响之后,此时山间的那场决战已经分了胜负。

    山顶的房屋如今已成了残垣断瓦,房屋外的二人脚底下未有一片完整的土地。沙烟弥漫土屑横飞。

    二人身影在弥漫的石屑沙尘内各显狼狈,终究是融禄那方位率先传出几声剧烈的咳嗽,定睛望去时,融禄荡无疏西北一大家主的威风气势,伤痕布满老脸且不论,两只手臂内的骨头从肩胛骨位置穿刺而出,滚滚鲜血从裸露的深深白骨上直流而出,场景甚是恐怖。

    反观柳大海却也没好到哪里去,嘴角渗出一条细长血线的他,双臂垂下双掌剧烈颤抖尽显紫红之色,胸口此起彼伏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密布着豆大的汗珠,很明显他也不好受。

    “万万没想到,老夫靠着这臂法骨功纵横西北几十余载,最终还会败在臂法之上!”

    融禄那布满皱纹的老脸现出狰狞的笑意,这笑声有着难以掩饰的疯狂,更有着年华垂暮的感叹。

    狰狞的吼笑牵动了融禄本就严重的伤势,笑口还未闭上但见其其口中紧接着喷射出一股血箭,后脑向下重重的倒了下去。

    “舅!老舅!”

    赵朔漠忙投急趁从赵家一路赶来,未曾想还是来迟了一步,眼睁睁得望着自己的老舅融禄直直得躺在自己身前。

    随着融禄的倒下,赵朔漠的眼睛瞬间黯了下来,因为他赵家背后那根硕大的顶梁柱塌了!

    四个大家氏族之所以能在各属地叫做第一世家,不单单是因为其族中子弟兴旺,更是因为每个家族中都有一名内力修为达至大周天圆满的泰斗老家主坐镇。先前赵家有两位,一位是自己的父亲赵竹甫,一位是眼前自己的老舅融禄。

    在赵朔漠眼中自己的老舅比父亲更要可靠,毕竟自己那父亲年纪大了后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嚷嚷着要立陆一鸣做赵家家主,而自己的老舅融禄却是自始至终站在自己这边。赵朔漠明白融禄老爷子这么一死,赵家可谓是再无泰山可倚。悲伤交加的他替融禄闭上了那睁瞪着死不瞑目的双眼,手掌随即一挥,其带来的家丁们手持钢刀顿时将柳大海围在了正中央。

    望着围上来的众家丁,柳大海长呼了口气讪讪得笑道:“你家那老头子单打独斗输了已经够丢脸了,小子还嫌不够丢脸又准备来个以多欺少嘛?”

    “给我杀!取他性命者!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我赵家终身终世奉为上宾!”

    柳大海讥笑之言赵朔漠当做耳旁风处理,他本不是个仗义人,只知道趁人病要人命能报仇就行,如今眼见柳大海状态不佳,这便是他动手最佳的契机。

    随着赵朔漠一声令下,

    明月山间照,一道魁梧身影左扛右搭着两人闪跃在林间。

    淡淡银光之下,隐隐约约能瞧见此人身后一大群人影紧随其后叫骂追赶。

    紧追不舍的那群人中为首的那位尖声喝道:“杨大都管!这安西四镇可没你大罗宫的帮手,今日看你躲逃到几时。”赵关河口中发出狰狞狂笑,在他看来这猫捉老鼠般的戏谑足以报复杨休在中原给自己的难堪。

    杨休瞥了一眼身后窸窣的身影,再瞅了瞅左肩右臂间中了迷烟昏倒的陆百鸢与小翠二人,无奈的硬提起一口气,继续向着山下飞奔而去。

    “杨休!让爷抓到定要让你这杂种碎尸万段!”

    赵关河口中喘着粗气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他怒,他不明白杨休这身法为何如此迅疾,即使扛着二人却似乎丝毫不影响他奔逃的速度。

    “好了!”

    杨休忽得停了下来顿在原地左顾右盼,他没有力竭,也不是放弃抵抗。而是这山道边的沙枣树就是是白孝德与他约定会合的地点,如今他硬撑着来到了,剩下的就看白孝德了……

    见杨休不再奔逃,赵关河脸上尽显耀武扬威的得意姿态,刚要说些什么,喉咙中酝酿已久的那口唾沫却又被眼前的景象给活生生的咽了下去。

    “给爷上!”

    忽然原本静谧的山道两边沙枣树中人头攒动,随着一声大喝众多劲衣蒙面人应声而出围护在杨休周围。

    “杨兄,我来了!”

    蒙面人中为首者手持一柄长刀站到了杨休身边,他便是白孝德,只因刻意隐藏身份,所以便没用趁手兵器那对双矛。

    “白兄,这二人麻烦你费些心思帮忙照料一二,我还得回去一趟。”

    “好的,你且放心去,这儿就交给我便是!”

    杨休将陆百鸢与小翠扶到白孝德身边,一个瞬身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眼看杨休从自己视野中消失闪身不见,赵关河不由心生懊怅,辛亏好在陆百鸢还在自己眼皮子跟前,不然自己还真得无法交差,不过眼前这阵势,自己要想交差看来确实还是有些难度。

    赵关河望着凭空出现的众多蒙面身影不由紧握着手中长枪疑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劝你回头赶紧滚蛋的人。”

    “放肆!尔等无胆鼠辈不敢用真实面目示人,怎滴有胆趟这趟浑水,只要你们交出那个女子,我赵某今日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放你们滚!不然?”

    此等阵势,赵关河心中思量肯定来路不凡,但赵关河不怕,这是什么地方?安西四镇的疏勒城!又是他赵家宗庙祖地,就算他大罗宫门人来此不伤也得掉一层皮!

    “当真可笑!就你也配威胁小爷?”

    白孝德冷哼一声率先发难朝着赵关河挥刀劈去,双方人马顷刻间厮杀一团,顿时兵刃交接寒铁触撞之音响彻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