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零八章 风云鹤紫罡明
    “今日乃我白洞峨眉定选掌教之日,承蒙诸位武林同仁赏脸抬爱,不远千里光临至此,鄙人实感荣幸,其间山门招待若有怠慢与不周之处,还望各位勿要责怪。”

    一位中年男子朝着擂台下四面轻揖,其身上穿着的那件精绣白袍在微阳映射之下,几只金边灵鹤隐约散发出淡淡光芒,可谓是栩栩如生,为中年男子凭添一副凌然出尘之境。

    他,便是此次白洞峨眉护法相邀武林众人的东道主之一,风云鹤。

    风云鹤露面之后,擂台底下各处方阵引起不小骚动,一道道呼声紧接着乍响而起:“风大侠这么气作甚,贵派招待的已经非常不错了,咱们这些人今日又不是奔着欣赏你白洞峨眉的壮阔山景和吃你白洞峨眉茶水点心来的,就算贵派真有哪个地方存在怠慢的,只要今日能让我们这些人亲眼看到风兄一举夺得掌教大位,那也是值得的,不虚此行!”

    很显然,这些人便是风云鹤在江湖的一些亲朋旧友,前来为其助阵鼓威的。

    听得下方声浪如此,风云鹤心中虽喜但脸上仍旧摆出一副谦恭模样缓声回道:“切勿如此!切勿如此!风某这还没与紫兄他比呢,诸位朋友可别太早下了定论。”

    靠擂台前的一位浓眉大汉朗声笑着说道:“都这个时辰了,紫罡明那老东西怎滴还没来?不会是怕当着大家伙的面输得太惨不敢来了吧?风兄你倒不如直接将你那名字刻写入后面那块碑上罢……”

    话还未说完,这位大汉当即噤声不言,将头压了下来。

    因为此时擂台上多了位身穿紫黑大袍的男子,这人便是白洞峨眉另一位护法紫罡明。

    江湖中人都是刀口上谋生活要圆滑世故,可以爽快但不能无脑爽快,那位大汉在紫罡明不在的时候还可以呜呜渣渣图个嘴上快活出出风头卖个讨好的面子给风云鹤,但如今另外那位当事人到场他却是可不敢当面再加得罪。大汉晓清厉害一个转身便遁入人群消失不见。

    “姓风的,你可来得真早啊!”

    紫罡明冷眼横扫,那双锐利的眸子停在风云鹤身上便不再移动,言语之中尽是讥讽之意。

    他与风云鹤二人互相约定的是午时初刻擂台见面,可后者却在巳时便已早早到得擂台,在武林群雄面前做了一番主事者的恭迎言论,博到了众人的头筹好感,让大家伙潜意识里以为这擂台比武是自己姗姗来迟不敢应战一般,如此无耻心机紫罡明心中甚是反感。

    “姓紫的,风某不早点尽地主之谊接待诸位拜贺的英雄豪杰,难不成和你一样躲在后山道场修习拿云经?你若是害怕输给风某直说就是,咱二人入白洞峨眉多时,只要你乖乖让出掌教位置还怕我难为你不成?再说了要开战了你就紧锣密鼓的划出时间来修习拿云经,那武道大统岂是你临渴掘井便能意会的?”

    “你!你!你!你派人暗中监视我?”

    紫罡明本就气血饱满的脸庞听得这话登时又红了不少,拿云经是他苦习几十年的功法,动时修阳静时修阴刚柔并济,功成之后可信手散雾素手破金。

    奈何紫罡冥自己天资有限,功力一直停滞在九层苦不得法。自从与风云鹤定下掌教擂台之约后,他便一直废寝忘食潜心修习,只盼能在比试之前突破这九层桎梏,入得十层之境也就多了几分做掌教的把握。

    风云鹤一脸蔑笑,姿态高昂道:“风某怎敢监视紫兄?不过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罢了。”

    “废话少说!姓风的,既然你也知道底那咱现在就开始吧!”

    “正合我意!那就来吧!”

    擂台下喧闹的声音渐渐沉了下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掌教大位争雄之战一触即发,算得上是开幕了。

    “陈公公,老祖宗那边是怎么交代的?任由他们二人如此闹下去,岂不是会使我们在白洞峨眉的布置前功尽弃?”

    “静观其变,安安静静做个看便是了!”

    “这是老祖宗的意思?”

    “难不成是我的意思?”

    擂台下方的角落,两名白净无须男子正在轻声嘀咕着什么。

    左边那位腰悬黑色铁令,乃是察事厅负责蜀中武林的暗哨头子;站在其身边那位素袍之下镶着金边的宦服外漏半丝,是大太监李辅国身边最为亲昵的几个干儿子之一。

    陈士珍望着身边这位踌躇泛疑的同伴,缓缓开口道:“你这些年潜伏蜀地来往两地牵桥搭线功不可没,老祖宗那自然会记着你的功劳,咱家此次回去也会给你美言一番。你且把心放在肚子里,熬过了这些个苦日子后头发财升官少不了你的。”

    “如此便有劳陈公公了!”

    听得陈士珍的肯定回答,李晓六那布满愁云的面容顿时散了开来换做一副谄媚的姿态,袖袍内缓缓滑出一个珍宝匣子塞到了陈士珍的素袍之内。

    自古以来穷人想发财去讨一份皇差却又不想经过寒窗苦读数十载,自宫到皇城做太监算是一条捷径。毕竟太监是宫里的人,为皇上做事。一心想改变自己命运的李晓六便是其中之一,一刀斩断是非根的他虽未能跟在皇帝面前亲身侍奉,却也谋了个香饽饽差事,那便是入了察事厅拜在了李辅国的门下,这么些年来他一直听从这察事厅的调令,在这蜀地之中潜伏做暗哨。

    几年光景中,他从最基础的察事厅驻地小哨一直做到了蜀中武林的暗哨头子,负责监控蜀中那些较大的武林势力。尽心办差多年的他虽然升至蜀中武林的暗哨头子,但他依旧不满于现状,他要继续往上爬,他要去天子脚下当差,他要做更大的官。

    就在前些日子他的机会便来了,他成功撮使白洞峨眉的两位护法风云鹤与紫罡明与他的顶头上司李辅国有了联系,白洞峨眉两大护法窥觊掌教之位,李辅国可以提供帮助将先前的掌教司徒风狂给除掉,但代价就是白洞峨眉从今以后要与他察事厅成为合作,风云鹤与紫罡明垂涎白洞峨眉掌教之位许久,但一直苦于司徒风狂太强所以没有办法,犹是如此与李辅国达成协议各取所需。

    李晓六眼看大事既成自己可以荣光无限的回皇城交差,却没想到在这最后关头白洞峨眉两位护法非得闹这么一遭,李晓六害怕自己多年的努力功亏一篑,如今听到陈士珍如此说道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气。

    陈士珍伸出单指弹了弹袖中的宝匣,颇具玩味得笑了笑:“就让这二人好好争一番高低,无论是谁获胜我们手中皆有把柄制衡于他,让其乖乖听话定然不难。二人此番在武林之中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若是真分个高低,众目睽睽倒也可以让天下人认可其掌教的身份,多了这分对我们以后的行事只会大大有利。”

    “陈公公圣明!”

    二人各露笑意将目光重新聚拢回了擂台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