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一百零四章 药书与老伯
    顿莫贺临出门之际,却是忽然停住了脚步。

    “月艳姑娘,顿某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恩公你讲,月艳听着便是。”

    顿莫贺轻咳了几声,正色说道:“封泉支离世之时,应当尤为放不下两件事,其一,托付我将生死树丹带给你后,怕你得知消息后从而与之殉情,既然月艳姑娘你方才也做好决定活下去了,这第一件事如今自然不用我再多提;倒是这第二件事……”

    “恩公直说无碍。”

    “封泉支临死前将他在草原上的所有风耳托付给了我,这你可知道?”

    “我不清楚,不过既然是封郎的决定,自有他的道理。”

    “如今汗国正值多事之秋,我可能已经分不开精力再去协调管理这些草原上各地的风耳,如若实在不成,可能需要解散这群人。不过草原上布置的这些风耳既然是封泉支这些年的心血,故作遣散定然将使得他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月艳姑娘思虑片刻重重点头:“恩公,你莫说了,封郎临死前将他的所有风耳托付给了你,你能全部交予我帮你打理么。”

    “月艳姑娘若要来执掌,那便再好不过了!”

    顿莫贺爽朗一笑,似乎就在等月艳姑娘的回答。身为宰相的顿莫贺如今面对汗国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已经头疼不已,封泉支临死前交予他的这张“草原情报网”他自然也是不想舍弃浪费,而自己没有精力去经营这张情报网,就得交付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去管理。很明显,眼前这位月艳姑娘就很符合自己这个要求,一来给予其一个念想,一个为自己情郎打理遗事的寄托,二来月艳姑娘常伴封泉支左右,肯定对其行事与手底下的风耳办事职能耳濡目染,顿莫贺不好意思明着开口,不过现在月艳姑娘主动提出那便是再好不过。

    “顿某便先行告退,若是遇到什么难处直接来相府找我便是。”

    顿莫贺将封泉支调动风耳的那柄令节郑重的递到了月艳姑娘手中,道了句珍重便离开阁楼。

    月艳姑娘紧紧攥着那柄令节,出神得望着窗外。

    此时闪电由天边早已掠至天顶,雷声由远而近震得地动山摇,风愈刮愈猛,雨愈下愈烈。谁也不会想到,就在今日的雨夜阁楼中会走出一个将草原情报掌握于股掌之中的女中豪杰,而她也为顿莫贺能够成为回纥汗国下一位可汗提供了不少帮助,不过这些都已是后话。

    昏黄的古道上,一匹骏马飞奔在前,一辆马车紧随其后,马踏泥尘使得道边零星的几棵枯树显得愈加孤寂。

    “牧易!前面似乎有座小镇,我先前去打探一番,找一找城中有没有药铺可以给宁国公主治疗脸上刀伤,到时咱们城门口汇合!”

    “好!”

    杨休望着眼前夕阳余晖的照射下,反射出红晕光泽的城落影子不由欣喜得策马疾驰。

    虽说城门口木板依稀有着“克里镇”的字号,但这却更像是一个村落,可能因为回纥与唐国内正处战乱,所以也导致这座建在二者之间的商贸古道边的城镇也少了人烟。

    杨休沿着入城门的那条主干路花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走完了整座城镇,终于在镇子的末尾处找到了一家半掩着门的药材铺子,入得铺内找药师开了几副治刀疤伤痕的药便匆匆赶往城门口。

    “治疗刀疤伤痕的药物已经买到了,前面我刚刚找药铺的时候看见有个栈,我们去那歇脚做个休整吧!”

    杨休挥了挥手示意刚到城门的牧易跟着他走。

    杨休缓缓地迈进栈的门槛,目光一扫而过,瞅见搀着手在桌椅上快睡着的小二不禁疑惑道:“店家!今儿可还营业?”

    似乎是栈许久都没来过人了,店小二听闻人声腾得一下站了起来,醒了醒睡眼:“有有有!官几位!里面请!”

    对这忽如其来的生意,店小二连忙兴奋得指了指前台挂坠的依稀四五个菜牌敞开了嗓门朗声说道:“官吃点啥看看那菜牌,随便点!”

    “这五个菜你都给我来一份,另外这酱牛肉你多切个几斤,再上小缸酒!”

    杨休瞟了瞟这五个菜,手指一一从菜牌上扫过,管它什么菜全上了再说,毕竟异域他乡荒郊野岭能不风餐露宿就已经很不错了。

    “官您的药热好了我先给你端上来,饭菜的话还得稍等些时候,后厨已经开始做了。”

    可能是小店许久没来如此大的单,店小二服务态度热情得可以说甚是殷勤,让杨休等人颇为满意。

    宁国公主望着热气腾腾的药,踌躇片刻还是将遮面的纱巾给扯了下来,虽说宁国公主的脸是她对自己下的狠手,不过对于女人而言,终究对自己容颜尽毁心中有些抵触。

    “嗯!?”

    牧易放下刚咕噜了一口的酒碗,无意间瞅见坐在自己对面的宁国公主揭开面纱后不由愣了一下,随之惊噫一声顿感意外,此时宁国公主脸上划开的刀印竟然恢复得只剩下淡淡的疤痕。

    牧易揉了揉眼,暗忖莫非自己酒量如此之差了?一碗酒下肚便会出现如此幻觉?如此想到牧易赶紧又闷了几大口。

    “公主,你的脸……脸好了!?”

    杨休顺着牧易惊奇的眼神望了过去,瞬时与其同样不可思议的表情,满脸惊诧的提醒着。宁国公主当时割脸的时候自己可是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下刀狠绝之意划出的那道血沟至今杨休脑海中仍然历历在目。”

    宁国公主同样惊奇的将药放在桌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好?……好了么?

    淑风师太缓缓道:“宁国,还真是!也没见你敷药疗养,这自愈恢复的速度属实罕见。”

    听得三人都如此说道,宁国公主抚了抚那伤疤笑了笑陷入短思,随即脱口而出道:“可能是那位老伯教我的药书调养起了作用。”

    “老伯?药书调息?”

    宁国公主孤身一人远赴回纥,身边唯一的朋友亲人也只有淑风师太而已,忽然多出来个“老伯”众人自然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