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九十七章 十息之内
    草原上一阵犷风袭来,将弥漫着的飞沙草屑逐渐吹散。

    淑风师太巍然正立的身影缓缓浮现,只见其翻手灭了左袖上被裘息尚炎灼掌风带燃的火星,一口血线从嘴角流露后深邃疑惑的目光望着裘息尚。

    淑风师太自恃论内家功力而言与裘息尚相比,自己要略胜分毫,此番定论再刚刚双掌交汇之际亦有体现。

    淑风师太暗忖自己方才那一掌虽同裘息尚的炎掌掌风相化,但已进取分毫力透其中门而入,按理说裘息尚已然无还手之力才对。恰恰相反的是有另外一股强劲的内力迎面而来,这股劲力似乎又并非与裘息尚根从同源。

    果然,随着裘息尚身子晃了略现佝偻姿态,这时多了一道身影在其背后。这道身影头戴斗笠脸附面具身着紫黑大袍,双手提气运法抵住了脸色发白嘴角含血的裘息尚,很明显刚才那另外一道强劲气力就是由他打出来的。

    忽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所有人不禁色变,这个斗笠人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瞒过所有人跃往裘息尚身后助拳,其功力定是上层。

    裘息尚艰难的捂着胸口呕了口血后缓缓说道:“咳……咳,你为何不早点出手?”

    斗笠人冷漠回道:“我来草原的目的是为了可汗藏库那卷法诀,并不想插手你们这些破事。”

    “我与你们只是合作关系,你助我盗可汗藏库那卷法诀,我助你杀大明尊,今日又救你一命,此事我们就算两清了!还有,命令我?只会让你死的更难看!”

    斗笠人言罢一声冷哼,探出两拳如星光悦动,迸发的罡风将淑风师太往后逼退几步。

    “你……你,哎!”认清眼前局面,使得裘息尚不得不噤声。

    斗笠人不再理会裘息尚,双拳继续朝着已经受伤的淑风师太逼近。

    明白斗笠人欲要速战速决的战意,淑风师太轻吐丹田气施展‘化身步’,连连躲避强劲拳风。

    白洞峨眉的至尊身法在淑风师太脚下如风中飘絮般轻灵,又如流星赶月般迅捷,亦轻亦重紧接不离。众人不禁连连称奇,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一旁与蒙面人对敌的牧易分下心来,目不转睛的暗中记下了自己疏忽的几个着力点,不禁感慨一山更比一山高。

    淑风师太与斗笠人二人武功绝学相压来往五十余招依旧不分伯仲,两人中淑风师太的表情显得略带凝重,毕竟其先前受了内伤,如今对招容不得再出半点闪失。

    “牧兄,我这点小伤不足挂齿,你不必管我,还是前去相助师太吧。”

    杨休转身朝着正帮自己传功疗伤的牧易说完,便提聚内力汇集丹田入定修养,杨休并非是不领牧易帮助疗伤之情,而是师太那能多个帮手便能多添一份力量,自己刚好可以借着这次机会愈加将山坟决给参悟透彻。

    牧易道了句好便撤掌跃出,踏进了淑风师太与斗笠人的战局之内,虽说斗笠人以一敌二,却丝毫没有要入下风的模样。

    与此同时,嘶啸的战马卷杂着马蹄急促得踩踏声滚滚而来,浩大声势震响草原。

    张目望去,乌泱泱的玄甲铁骑气势汹汹的奔赶而来,挥着斩刀将沿途裘息尚带过来的蒙面人杀了一路,铁骑中一马当先者正是葛勒可汗的侍卫统领钵尔突。

    驾马挥刀冲开了拦在前面的两个蒙面人,钵尔突一跃而下直奔可汗身前,握刀而跪:“可汗受惊,钵尔突罪该万死!”

    “快快起来,能来就好!”

    望着汗国的骑兵精锐已经尽数来到,忽感大势瞬时在握的葛勒可汗畅笑着扶起了跪地的钵尔突。

    畅笑片刻葛勒可汗疑惑道:“那奸贼不是用本汗与王子的手笔令信将你们及兵马都调回大都去了么?”

    钵尔突将手中令信恭敬的递了过去:“仓促接令以后,臣下自是感到奇怪但又不敢不从,回大都牙帐城路上猜想不透又拿出令信拜读一二。发现令中几个常用笔画与可汗你平时写得略有偏差,臣下顿时生疑,喊停众部,委派五队斥候相继往前打探,在得知可汗您被困此地的消息后立马率部赶来。可汗你放心,这群贼子一个都跑不了,九部骑兵勇士已经慢慢往这缩拢包围。”

    “好!好!钵尔突,你做的很好,不愧是跟了本汗这么多年的臣子!”

    钵尔突得到可汗赞许自豪之情油然而生,这可是他跟着葛勒可汗几十年第一次听到其对自己所作所为连声叫好。

    裘息尚望着赶来的草原步兵铁骑手中紧横长矛弯刀,五人一组结成方阵渐渐将自己带来的蒙面人屠杀殆尽,眉头不由紧拧欲想突破之机。

    “唰!”

    裘息尚思绪之际忽然耳边顿生刀风,定睛一看得是那钵尔突急心平乱立功,带着几名亲卫舞着锋利弯刀朝自己砍了过来。

    裘息尚身受重伤迟钝慢了半拍,转身躲避未能及时,衣袍还是被削落一角。钵尔突与几名亲卫急忙跟了上去,又是凌厉刀式应了上去,裘息尚索性将衣袍脱落,用袍襟卷带着砍来的刀锋甩了出去,为自己争取稍许时间。

    奔跑在前的亲卫手中弯刀被卷走,不由顿了一下操起拳头冲了上去,裘息尚可不想被这几名亲卫辱了名声,一声低吼似有破釜沉舟之势,强压丹田内伤,劲风激荡,翻手拍开将冲向前的几名亲卫头盖骨接连拍碎。

    “哗!”

    钵尔突望着裘息尚暗掌如灵蛇出洞霍然生风直朝自己而来,立马横刀顶肘,欲要与其殊死一拼。

    眨眼瞬息之间裘息尚居然从钵尔突他玄甲边穿身而过,滑步遁走。

    莫非其不敢与自己一战?想到此处钵尔突溜刀顺下舞出一手刀式得意不已。

    “不好!”钵尔突这才发现眼前却无裘息尚的影子,他的目的莫非不是与自己相搏,而是自己身后的……?

    如此想到,钵尔突立马回头直望,而裘息尚那阴冷邪魅的笑意也应声而起:“你们听着,如今想要可汗活命,即刻放下手中兵刃老老实实呆在原地不准有任何动作,除非等我数完十息以后,否则我可不担保接下来自己会做什么。”

    只道这眨眼功夫,裘息尚瞅准空隙变掌为爪身形飘然而走,闪掠到了葛勒可汗身后疾出右爪按在了其喉咙上威胁众人。

    擒贼先擒王,不得不说裘息尚将自己破釜沉舟这点丹田气力规划得恰到好处。在其威胁之下,肃杀阵阵的草原立马消停了下来。

    “父汗”

    “可汗!”

    移地健与顿莫贺等人见可汗被做人质,皆手足无措的放下手中兵器停止打斗急呼道。

    裘息尚警惕眼神一扫众人,忽然瞟见淑风师太左手暗结掌印,洞悉一切的他咳嗽着冷笑道:“咳咳,老尼姑,心猿经不愧乃白洞峨眉至尊法诀,今日我裘某人输的心服口服,这些我都承认。但如今可汗在我手里,你可别想耍什么花样!”

    葛勒可汗挣扎道:“别管本汗,记住!草原没有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定要将这群贼子杀得一个不留!”葛勒可汗见裘息尚用自己挟持住了众人,不禁怒喝道。

    裘息尚脸色大变装腔作势道:“别以为裘某人不敢杀你。”言罢右手爪力又近了葛勒可汗喉咙半寸。

    “好!我们答应你,如若可汗有毛发之损,我顿莫贺第一个不饶你!”顿莫贺同钵尔突等人眼神交会后强忍愤怒咬牙说着,言罢示意所有人放下武器原地不动。

    裘息尚见众人妥协不由得意大笑,重重咳了几声数出了个“一”字。

    “二!”

    “三!”

    “……”

    “八!”

    裘息尚每息之间尽全力跃步奔走,“八”息过后便已走出了众人的包围圈。

    “九!”

    这声“九”字吐声甚慢,八息过后裘息尚心想自己已经到了安全范围,余下两息故作停顿大有一番戏谑之意。

    “十!”

    裘息尚数完这最后一息后,带着猖狂笑意跃上荒野石岭将葛勒可汗朝着众人扔了过去。

    顿莫贺与几名亲卫狼狈匆忙得奔来接住可汗,此时站在高处的裘息尚停了半步回头朝着众人挑衅恶笑。

    “啊!”

    裘息尚笑意还未收敛,一杆降魔杵携着澎湃气浪如黑光电芒般穿胸而过,将他的身躯狠狠地钉在石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