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八十九章 泉支全知

第八十九章 泉支全知

 热门推荐:

三寸人间极五子是谁https://www.567txt.com/f91d1/4e095bf84eba95f467814e945b50662f8c01/1635408495.html

    听得封泉支自告奋勇,顿莫贺皱眉望了望他目前的状态,于是将询问的目光瞅向了杨休,后者点了点头,毕竟杨休自恃暂时也拿不出什么好的法子,封泉支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倒不如让其试一试。

    “行,封兄,那就你来吧。”

    顿莫贺与杨休虽对之前封泉支主张告密之事心有芥蒂,但目前封泉支落得这般奄奄一息的境况却也是一个可怜的痴情人。

    “好了没有,商量来商量去,让老夫等久了可能机会都懒得给你们了。”老者沉声喝问,似有一丝不耐烦。

    “放心,这就问你。”

    封泉支轻咳几声后徐徐说道:“这具白骨生前可曾见到你所在棺椁的位置?”

    “当然见过!他也玩了这个猜谜游戏,他猜谜我自然最后要公布答案。死总得让你们死个明白,在三个问题回答完以后若是还没猜到老夫是躺在哪一具棺椁内,你们到时候也会见到。”

    老者扬声催促道:“好了这是回答你们的第二个问题,快点吧,最后一个!”

    封泉支眉头紧皱,四个人的性命全系在他的手上,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犹是如此郑重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从这具白骨本人死的那天到今日你是否有移动到其余棺椁休憩?”

    “哈哈,你这小子挺有意思的,这都是些什么问题?难不成我还躺到别人的棺椁里么,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同一具棺椁内!”

    苍老的声音语毕后,顿莫贺摇了摇头望着杨休,表示自己毫无头绪,杨休已经足够静心去捕捉老者声音的源头,但是这道声音却如同凭空传响一般,让他也无能为力。

    二人将目光齐齐望向封泉支,后者听到棺中人的话后紧张握拳的手却是舒展开来。

    “杨兄弟说的没错,单凭从听觉下手,断然不可定位其所在棺椁。但是人有五感,形、声、闻、味、触,一感不通另有其余四感。”

    封泉支这一番话着实让顿莫贺与杨休二人一头雾水,但前者继续朝着丘榆木说道:“阿丘听令,令你告其余兄弟,这草原上的风耳从今天开始归顿莫贺达干调配,从此顿莫贺达干便是你们新的主子。”

    封泉支交代完后又朝着杨休与顿莫贺躬身行礼拜了下去:“二位于月艳姑娘有恩,我还陷你们于如此境地,封某有愧当穷极平生所学助二位脱困。此次我封某是不能活着将药丹带给月艳姑娘了,还烦请二位替我转达。”

    封泉支交代完后事将小瓷瓶递给顿莫贺后,罄尽身上丹田内力于顷刻爆发而出,飞身一跃竟直奔那具棺材铺老张的白骨。

    “锁骨搜魂!”

    封泉支一手扣住白骨的颅盖顶,一手点在其额骨之上,随着其口中传出梵音般的低喃声手中法印也缓缓变换。

    伴随着封泉支眼眸暴睁的一瞬间,猛然间白骨颅顶之上泛起一股奇异的无形波动。

    “哈哈哈哈!封某既名泉支定要全知!”

    封泉支疯狂大笑后,涟漪气海徐徐散开,封泉支信手一捻疾覆在那白骨的颅顶额盖,紧接着吐出一股血箭喷洒在手间,旋即一道道的印记出现在了白骨之上。

    这些印记淡化以后组合而成五个字,从上往下依次是:“南左三下二”。

    五字一成,封泉支面无血色拱手抱拳朝杨休与顿莫贺二人道了句“拜托了!”便倒地再无生息。

    杨休结合这脊柱上的五字后眼神环绕众多棺椁细思,用手点出其中一具震声呼道。

    “你就在这!”

    顷刻间,内墓之中陷入一片寂静。

    封泉支这催命而使的秘术所指的那座棺椁是否正确呢?

    三人还未等到答案揭晓,这时却有几个黑影疾奔蹿入到了墓洞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团团围住。

    “这回看你们往哪跑?”

    荆天召虽着净衣一副长者模样,表情却狰狞得如地狱凶鬼般的盯着杨休三人邪笑道:“明尊,此四人戮咱同宗,盗咱尊宝,如今又私闯圣墓之内,种种行径罪大恶极,如今一人已然伏诛,剩下的这三人我看直接将他们围杀如何?”

    小明尊望了望封泉支的尸身摇了摇头,双手附在身后朝着向自己请示的荆天召朗声说道:“嗯,直接格杀。”

    “这三人你们今天谁也不准杀,阿穹啊,你给我跪下!”

    随着“嘭”的一声轰隆巨响,忽见杨休先前指尖所指处那座棺椁的顶盖冲天而起,一位寡瘦老者疾身从棺内迅出,脚点棺盖做飞舟,眨眼的功夫便连人带棺盖来到了杨休等人身边。

    小明尊耳边忽闻‘阿穹’二字顿时瞳孔骤然一缩,这个名讳自从他的父亲大明尊死后放眼整个摩尼教内再也无人敢叫。而如今身在圣墓,能开口叫出来的只有……

    不知想到了什么,小明尊当即跪了下来,虔诚伏地呼道“掌教明尊准山穹跪迎圣使安康!”

    荆天召目光紧锁杨休,正当其与众护法正要大动杀机跃跃欲试之时,却见明尊跪地朝拜,脑中细想刚刚明尊口中所念再瞧老者身上的黑白双间的衣袍上左绣红日右纹皎月,当即容不得半丝踌躇,立马转身回头朝着老者行稽首大礼。

    老者是何人可能整个摩尼教的教徒都未曾见过,但这件日月袍可谓是深深的印在了每个摩尼教徒心中。

    教中贤能身披日月者乃摩尼圣使,摩尼教义中所敬拜光明之神的信奉使者,负责终身为圣墓内的众明尊尸身诵讲经文超度灵魂,护佑他们在上天的光明之国能安乐。

    历任摩尼圣使由其上任使者独自从信奉者天资聪颖的子嗣中去秘密挑选,被挑选而出的幼孩继其衣钵后终身不可离开圣墓。

    圣使的存在是一对一的,其余教众对其年纪、样貌甚至传到第几代一概不知,唯一辨识的只有那件黑白两色火纹做底的日月袍。

    “没想到啊,没想到,此等搜魂问尸秘法老夫还只是从古书上了解过。施法者取死期在一月内的整具尸骸,穷尽其一生的精气内力运行秘法便能问到死者临终前的一幕,没想到老夫还能在有生之年这圣墓之中能够亲眼目睹此等奇法,你们这群小子该赢!”

    摩尼圣使拂手于背后,望着封泉支的尸身感慨道。

    丘榆木听闻摩尼圣使这声细语再望封泉支却是思绪万千,原来他之前问自己棺材铺老张死了多久是别有目的,这从尸身中获取消息的本事可乃神乎其神。

    以前的丘榆木只觉得封泉支单纯的靠着钱权利诱才构造的这张控达整个草原的情报网,没想到其实他才是那只最通天的“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