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八十七章 居然是你通风报信

第八十七章 居然是你通风报信

 热门推荐:

三寸人间板儿https://www.567txt.com/f91d1/4e095bf84eba95f4677f513f/1635229052.html

    圣墓外

    教徒们在荆天召的吩咐下警惕周遭巡逻查岗,小明尊带着护法们身着华丽袍服围绕在一个烟雾缭绕的偌大香炉边神情专注诵经礼拜。

    跪在一边闭眼冥想的荆天召总是静不下心,耷拉开半只眼睛朝着小明尊忧虑道:“明尊,我们要不要直接冲进去把那四个贼子给拖出来?等礼拜法事做完后这时间恐怕早没了,那可是圣墓,我担心他们在里面会亵渎教祖尸身。”

    “是呀是呀!荆护法说得对。”

    其余几名护法也与荆天召一样无心诵经,这也是他们在摩尼教多年以来第一次认为这些先贤礼数尽是繁文缛节,佯做样子诵经跪拜的他们心中恨不得立马就冲进去将那杨休等人碎尸万段,如今等到荆天召这么一提,众人皆是赞同提议。

    “老教祖的规矩不能破!有这争论的功夫倒不如赶紧怀着敬心继续诵经礼拜,早点行完这些礼节我们也就能早些时辰进去。”

    小明尊一语言罢遥望着那烛火摇曳的圣墓洞口喃喃自语道:“本尊先前你们一样担心他们这些人入了圣墓会闹得里面一团糟,不过现在却不担心了。毕竟你们也别忘了在圣墓里面可是还有那位尊驾!”

    荆天召等护法听得明尊口中的那位尊驾,浊瞳猛然一缩定下心来,齐齐呼道:“遵命!”

    圣墓内。

    四人倚靠在洞中石壁边歇息,瘫坐在最外侧的顿莫贺却是忽然起身直直朝着丘榆木奔去。

    顿莫贺拎着那杆大刀抵在了丘榆木的颈脖之上,震声喝问道:“方才在外头,小明尊所说我们此行来弭暗殿的行踪早就被人用密信通报给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从开始就在这摩尼教内的也只有你了吧?赶紧交代,你为何要通报?”

    倚靠巨石还在调理寒毒的杨休一言不发,顿莫贺的疑问没有错,他也很想知道这件事情的答案。

    丘榆木双臂撑着背后的石壁往后缩退,甚是委屈的喊道:“冤枉啊!我是真不知道啊!真不关我的事!我丘榆木再混也不会干出卖朋友的事情。”

    听得丘榆木如此叫冤,顿莫贺倒也放下了几分戒心,毕竟一个对你撒谎的人会刻意避免与你有目光接触,而丘榆木这次虽说是身子往后退缩,眼神却正色的望着顿莫贺。犹是如此,顿莫贺只得做最后的吓唬:“像你这种吃完上家吃下家的货色爷见多了,还不快老实交代?”

    “不关阿丘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

    从进入圣墓后就开始盘坐调息的蒙面人在这个时候却是艰难的站起身来朝众人虚弱的说道。

    这个声音除了虚弱外让人很是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当他将脸上的面遮取下之时,此面容现身,杨休三人皆是愣了半晌。

    “封……封泉支?”

    “封……封老大?”

    给杨休等人提供叶护太子下落线索帮助的人是封泉支,如今救他们的突出重重包围的蒙面人也是是封泉支,可为何封泉支他又要将他们这群人在弭暗殿的行踪密报给摩尼教的小明尊知情呢?

    这一切的一切不仅顿莫贺与杨休感到疑惑,就连丘榆木也是一副求教的眼神望着封泉支,他们都想知道答案。

    封泉支朝着丘榆木问道:“阿丘,先前我给你发了一封鹰隼传书么,其中一封明信,一封密信你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

    丘榆木点了点头,那是早在杨休等人到来摩尼教根据地之前,丘榆木夜间休息之时,忽然望见一个鹰隼停留在自己房外,那只鹰隼丘榆木识得,正是他的顶头老大封泉支每逢十万火急之时才会寄出的鹰隼传书。

    鹰隼上有两封信,一封给丘榆木看的信称之为明信,而另一封则会事先用火漆封好,称之为密信。

    丘榆木拿到那封明信之后,依那封明信上封泉支所言,将那封写着“明尊亲启”的封漆密信偷摸摸想方设法的交到了摩尼教小明尊的手里。

    “那封密信,便是我给摩尼教小明尊传递的消息,将你们此行会前往北窟石塔弭暗殿搜寻叶护太子的消息告知了他。”

    众人释然行踪消息如何被泄露之后,却是由丘榆木率先问道:“封老大,为何你要做出这种事呢?”

    “我明白你们心中的疑惑,哎,这事是我封某对不起二位!”

    封泉支唏嘘长叹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继续说道:“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颗生死树丹。”

    这么多年来,江湖上的朋友皆羡慕我封泉支在草原上要财有财,要势有势,朝堂江湖两道都混得风生水起。

    可他们却不知我早厌倦了如此生活,只想带着月艳姑娘归隐故里过着相夫教子的平淡生活。

    月艳姑娘知我此意虽是感动高兴但一口婉绝,这些年我为她做得这一切,她心里当然也是明白,可我越是这样她却越是怕拖累于我。

    而我心中也懂她的想法,她对自己的容貌一直耿耿于怀,这也一直是她心中的一道暗疤。我封某虽说不在意,但是她却卑于自己那张丑陋面容直感配不上我。

    月艳姑娘也是个可怜人,面容肿胀与脸颊边歪歪扭扭的线性黑疤都是幼时被緑头腐蜈蚣毒液沾染所致,狰狞的面容从小便受到了族人的欺凌与嘲笑。

    这些年来我花重金遣人四处打听一些有效的治面容淤毒方法,甚至自己也东奔西跑,可寻到的大多是一些江湖骗术并未有效。

    而后听闻这摩尼教北窟石塔宝刹的“生死书丹”有着一丸扫清天下毒瘴的美名,我便前往求药。但结果可想而知,那可是摩尼教供奉的镇教之宝,摩尼教的几位护法知道我的来意后将我痛斥一顿轰赶而出。

    被轰赶出摩尼教后我并未死心,接着我便尝试自己偷偷前往北窟石塔瞅准机会偷寻药丹,可北窟石塔守备深严,莫说去顶层宝刹偷药丹了,就是上去都难。

    顿莫贺眼神之中对这痴情的男人投去了几分敬意,情绪缓和几分低声问道:“所以你就趁着我们来摩尼教寻找叶护太子这次机会,让丘榆木放出消息使得我们去吸引牵制摩尼教的人,然后方便你前往塔顶偷丹药?”

    封泉支一脸苦笑应道:“你二人来找我买叶护太子消息的时候,我本想提出与你们合作一同前往北窟石塔。但那时候月艳姑娘又在我身边,她肯定不会答应让我为了她的事情去冒这个风险。所以我就……”

    “原来如此,封兄你应当早就讲计划告知我们才是,那样我们或许能定一个更加周全的计划出来。”、

    杨休听得其中原委倒也释然,封泉支虽然出卖了他们,但此番苦衷却也是让人动容,而且在之后他也是又不顾负伤在身前来搭救众人。

    “哎,千错万错皆是我封某一人之错,不过好在努力没有白废,我还是拿到了这枚药丹。”

    封泉支摇了摇小瓷瓶中的药丹,脸色上的笑意还未停留半分,便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踉跄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