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八十一章 北窟石塔
    “你且接着往下说!”

    听到封泉支口中还有讯息,顿莫贺按捺住躁动的心催着封泉支一吐为快。

    “从这名叶护太子的侍从口中信息得知,在遭遇蒙面人袭击之后他在弥留之际扫了一眼,那群蒙面人掳掠走叶护太子后居然是往北窟石塔的道路离去。”

    顿莫贺疑惑问道道:“北窟石塔?那岂不是摩尼教的根据地?这群人劫走叶护太子后怎么会往摩尼教走,莫非这件事情幕后操纵之人是摩尼教?”

    “对,细细思来其实这也并不奇怪,此事据我推测,十有八九可能是由移地健王子借藏库失窃大明尊之死的事情联合如今摩尼教的主事者小明尊囚禁叶护太子,至于小明尊为何这么做,他们之间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不得而知。”

    “不过这其中的手段之高明不得不让人钦佩,移地健为首的‘反唐派’得知达干你携同大唐使差顺利回汗国都牙帐城,犹此救下叶护太子那是自然。不过他们肯定不愿放手,毕竟自从你与叶护太子援唐之后,这几年来移地健趁着这段空隙将汗国的势力来了一次大洗牌,各部都是他们‘反唐派’的亲信,移地健王子如今的实力对这汗位可谓是十拿九稳,其中唯一的变数便是你与叶护太子。”

    “移地健王子既不是可汗长子,又在大唐无任何官职;你与叶护太子协助大唐收复两京有功,而叶护太子被封了与可汗平级的封爵‘忠义王’,其更是未来大唐天子的结拜弟弟。这样一来等于说大唐方面早就默认了叶护太子就是葛勒可汗的继承人,也就是未来的回纥可汗。大唐虽然身处内乱期间,但其底蕴实力依旧在那,有此方助力,叶护太子大位即定。移地健为防止功亏一篑,叶护太子绝对不能放。”

    封泉支此番分析,可谓是讲得头头是道一针见血,顿莫贺与杨休不禁认可的点了点头,前者恍然大悟痛斥移地健的无耻,后者杨休则是借此机会更加明白了如今回纥汗国的一些利益瓜葛。

    “摩尼教既然已经与移地健暗合,为何先是将叶护太子放出北窟石塔呢?”

    封泉支眸子一亮,颇为欣赏的笑道:“这并非多此一举,甚至可以说这才是高明之处,移地健明着不能下手又不好下手,只能向在野人士求援,而他选择的帮手便是摩尼教,如此此事后续如何都与他移地健无关;摩尼教倒也不傻,既然是摩尼教的人将叶护太子请过去的,他们自然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叶护太子回去,至于叶护太子在往牙帐城的归途中失踪自然牵扯不到摩尼教头上,如此他们也不用担责,即使有流言蜚语没有证据他们也无需担心,毕竟凡事靠证据。”

    顿莫贺若有所思的轻嗯一声,愁眉苦脸道:“哎,封泉支呀你也知道这是要证据,你的猜测虽说十分有道理,可我们又怎么能确信叶护太子就是被摩尼教给掳掠走了呢?”

    封泉支望着顿莫贺垂恼的样子宽慰道:“封某做事,当然会要有一定的凭证才会做下一步猜测。不瞒达干,摩尼教中有我的风耳。我命其托人打听过,据摩尼教的值岗哨卫所言,叶护太子失踪那日恰好有几名摩尼教的教众押解着一个戴着黑色头罩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急匆匆地入了北窟石塔的后门,封某猜想那人便是刚刚被送下山的叶护太子。”

    封泉支能耳闻草原上的讯息情报,自然不单单靠他一人张罗打听,他早已经花重金在草原各部安插了许多传讯员,这才构造起他的消息网络。而风耳便是他对这些安插各地情报员的称呼。

    听到是封泉支的“风耳”透露的这层消息,顿莫贺倒也相信个八九不离十,顿时拍桌而起怒声吼道:“胆大妄为!我这就上奏带几营士兵剿了这邪教!”

    “哎,达干还是急躁了不是?切勿打草惊蛇,抓贼拿脏,如今牙帐城的军士可都有移地健的人马,有他在达干你若要调动几营将士没个板上钉钉的证据他们怕是不会听你的。”

    封泉支轻推一掌按在顿莫贺肩头,将其定下座去。

    后者也算是清醒了头脑,封泉支所说确实也没错,如今牙帐城已经没有自己这方势力的亲兵。除了移地健那一方的反唐派,王城内只剩下一些精明的圆滑派在移地健与叶护太子面前并未下注,各方有所顾虑。想让他们这些人帮助自己,没有个师出有名恐怕不行。

    “那你得意思是?”

    “达干你可以先行前往北窟石塔去暗中调查,核实叶护太子是否真是在这摩尼教的困禁之下即可。若此事当真,你再调令营中人马,来个里应外合拿贼拿赃。”

    顿莫贺点头称是,对封泉支的建议十分受意,似乎想到了什么犹是接着问道:“言之有理!可摩尼教也算得上回纥汗国第一大教,教域之广我若是挨个探晓时间上怎么来得及?”

    “弭暗殿!我猜测叶护太子就被关在那。”

    摩尼教教义中光与暗永远是敌对冲突,有光明定有黑暗,有黑暗则是因为缺乏光明,北窟石塔十五重,十三重在上唤做明耀殿,而下二重则被称为弭暗殿。

    上十三重供教众参法,为传道之地;下二重督促教众克己自醒,为自省思过之处。弭暗殿乃清修密室,外人且又知之甚少,所以封泉支猜想叶护太子被关押在弭暗殿不无一定的道理。

    “哦?弥暗殿?”顿莫贺顿了半晌,封泉支的对答如流让他赶到意外,没想到封泉支对此事也如此上心。

    “北窟石塔我都未曾去过,这弭暗殿更所谓闻所未闻,封泉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这有没有北窟石塔地图之类的?开个价卖于我做个指引。”

    “达干此言就见外了,你二人是月艳的恩人,既是我封泉支的恩人,按理说什么要求我都理应满足才是,不过你说的北窟石塔的地图信息我这还真没有。但是嘛,我安排在北窟石塔的风耳可以任你差遣,此人名为丘榆木,是摩尼教的伙房采办,你们到了那联系他便是。”

    封泉支从怀中拿出一柄镌刻着“封”字木牌与一块银饼朝顿莫贺达干递了过去继续说道:“恰好这月的风声银子劳烦达干替我转带一下。”

    顿莫贺自是明白那块“封”字木牌是接头印信,于是接了过去,但却把银饼推了回去,笑声说道:“这银饼看着还挺占地方的,我就不带了,这风声银子到时候我们替你付了便是,只要你说的那小子真若带我找到了叶护太子,本达干给他一箱都未尝不可。”

    封泉支自然明白顿莫贺的豪爽,见对方执意如此,只得留下银饼亲送杨休与顿莫贺二人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