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七十七章 牙帐城
    顿莫贺麻利的将这三名督军头颅切了下来,较为畅快人心的提溜着左右看了几眼便挂绑在了马上。

    “正愁二位使差此番去往牙帐城没有几件合适的信物随行,如今有了这三颗头颅可谓是再好不过了。”

    出发前顿莫贺在伪造国书与置办使差随行贡物的时候还真费了不少功夫,前者呢还好,毕竟大唐国书顿莫贺在中原帮助平叛的时候没少看,知道模子咋样伪造起来倒也快,至于后者却是花了他不少家底最后还弄得是差强人意,毕竟中原使差的仪仗与邦国馈赠不是三瓜两枣就能模仿出来的。尤其是丝绸与瓷器,顿莫贺东拼西凑搬空了几个亲信大户这才总算是凑了点出来。

    顿莫贺连理由都找好了,若是被问起此行大唐使差仪仗贡物怎滴如此少?就说是使差千里迢迢来汗国遭到了黑风暴,东西都卷跑了,最后剩了这么些。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着这三颗头颅在手顿莫贺的腰杆子可谓是挺直了。

    突厥旧部的这支“河谷死神军”为害周遭部落已久,牙帐城内不少王公贵族属理的部落被闹得更是苦不堪言。王庭内虽然说缺丝帛金玉等贡物,但是很明显这将周遭部落闹得鸡犬不宁的三个督军首级可比那些金银珠宝实质性好太多。

    短暂的清点修整过后,顿莫贺发现从葛萨部落挑选的护送队伍这一番受袭后也不过才折损了七人人,这还得多亏牧易一直在援护帮衬。

    不过他心中纳闷不解的是,如今这大唐的使差功夫都是这么高的吗?顿莫贺思来想去没个答案,索性也懒得再想了,是友非敌自己偷着乐就得了。

    由于顿莫贺一再礼节上的要求,牧易与杨休这两位大唐使差又被安排进了马车内,赶车的大汉如今知道坐在马车内的两位年轻的使差大人皆是高手后,更是铆足了干劲抡直了膀子驱赶马匹。草原汉子崇拜强者,而刚刚出手的牧易与杨休二人恰巧就是。

    很快,车马顺着长桥跨过护城壕,顿莫贺众人从北门进了牙帐城,城内百姓夹道恭迎。

    早在之前,顿莫贺派出一支斥候队伍快马先行前往牙帐城中擂鼓通报,将剿灭“河谷死神军”的消息带到了牙帐城中。虽说城内如今反唐教化占据上风,不过百姓们却是知道这队使差车马剿灭了城外那为祸已久的“河谷死神军”,是回纥百姓的英雄。

    西北处的塔楼,这是牙帐城中地势最高的地方,能俯瞰全城。

    塔楼上,移地健忧心忡忡,眉头紧皱望着城下的一举一动,良久后终是开口说道:“顿莫贺带领的这群人马怎么会如此厉害?我记得为了对付那群突厥旧部组成所谓的‘河谷死神军’,周遭受了灾的部落可是各招勇士筹了足足几营兵力最后也只是铩羽而归。”

    钮布宰相徐徐回道:“当初几营将士去剿灭他们,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周遭地形而言也是对方所能掌控,地利已失本就少了几分胜算。而这次‘河谷死神军’虽然说是伏击偷袭,但带了几分对顿莫贺少量人马的轻蔑与对唐的怒火,一着不慎自然满盘皆输。当然,另一方面可以肯定的是移地健这队人马中绝对有高手!”

    移地健点了点头:“言之有理。”

    “不过,据臣所知,顿莫贺之所以能剿灭‘河谷死神军’,此行唐王朝的两名使差大人可也没少出力。”

    “此言何意?”

    “臣下暗自派出几名探子,一路上紧跟着顿莫贺等人,从探子口中得知,唐王朝这两名使差可不是普通人,得是武学拔尖的两名高手,那‘河谷死神军’说是这二人灭的都不为过。”

    “还有此等事?为何你不早来禀报?”

    “臣下也只是刚刚得知。”

    移地健左手紧紧的握在塔楼栏架上陷入思虑,神色之中又多了几分担忧。

    站在一旁的钮布见到移地健此等神情,继续说道:“殿下切勿着急,好在可汗尚未归来,汗国大小事务还是由您做主。如今之际,所谓的大唐使差既然已经来到了牙帐城,先不论其真假,我们得见招拆招。”

    “钮布,你怎将中原人那拖拖沓沓的坏毛病都学来了,有何良策你且直接说便是。”

    “臣下这就禀明!”

    钮布躬身赔罪后低言附在移地健耳边窃语。

    瞬时之间移地健喜色充脸,拍着钮布的肩膀朗声赞道:“高!实在是高!”

    “顿莫贺他们已经入到城中,殿下你也得回可汗营帐中做个准备了。”

    移地健点了点头,示意着周边兵士一起下塔楼。

    牙帐城值守的回纥汗国官员们闻得顿莫贺带着两位大唐使差的风声便早早来到了可汗营帐内等候,三三两两争相议论。

    “大唐使差到!”

    随着营帐外的传讯官高声喊道,还在讨论事态的官员贵族们不约而同的朝门口望去,却是只瞧见两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你们便是大唐使差?”

    “没弄错吧,怎么如此年轻?”

    “中原内乱不休,这个时候你们来此所为何事?”

    “……”

    不等这些人继续发疑生问,忽然三个球状黑影接连抛了进来,落地铿锵有声。

    顿莫贺望着这些陌生面孔,心想这就是移地健自己安排的一些亲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朝着这些王公贵族吼道:“瞧你们一个个的,大唐的使差这才刚进门没多久你们就叽叽喳喳问来问去的,老子统一回复:关你们屁事呀。”

    那些官员贵族们,瞅着地上粘带着血线的三颗头颅,脸色唰得一下便齐齐噤声。对付顿莫贺这个铁血莽子,他们还真没招,毕竟人家是可汗的侄子,移地健的兄长,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统军屠夫。

    “哈哈,不知大唐使差远道而来,有失远迎万感抱歉!”

    跟着移地健身后走进来的钮布躬身作揖,礼节十分到位的朝着杨休与牧易说道。

    “远迎就算了,只要你这老小子别暗算我们就已经感谢你八辈祖宗了。”

    顿莫贺一声冷哼,细声提醒着杨休和牧易,这个宰相钮布不是个善茬。

    被顿莫贺这么一怼,钮布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移地健坐在汗位上坐着和事老一般朗声说道:“行了行了,大唐使差安然到牙帐城,还剿灭了为祸多年的突厥旧部,可喜可贺。不知二位使差远道而来有何要事?”

    “大唐皇帝命我使差二人轻装而行,星夜赶路来到回纥汗国,只为两件事。第一,是特书一封国书由我等转呈,希望可汗能看在回纥与大唐友好关系上从大牢内放了帮助我们大唐平乱的朋友叶护太子。第二,大唐皇帝对宁国公主为了两国交好远赴回纥和亲极其想念,命我们了解其近况如何,有没有习惯草原生活。”

    杨休参照着之前与顿莫贺排练的那样非常从容自然的将国书递了过去。

    移地健看了国书内容后,示意随从将其拿给底下的众官员贵族观望。

    对于国书真伪,众人既然是看不出所以然,所以只能认为这是真的。毕竟这国书是顿莫贺跟随叶护太子在两京平乱的时候,有幸从大唐太子那瞧见过几次,其中细节之处更是由于记忆颇深所以仿制则精。

    “你们先下去,我有事与大唐使差细议。”

    移地健与钮布眼神交汇后挥了挥手,驱走了营帐内的这些贵族官员。片刻,偌大的营帐内只剩下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