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七十五章 河谷死神军
    回纥汗国首都,牙帐城。

    一名简装疾行的斥候踩着急促的步伐奔赶到了王庭内,跪拜在大汗宝座之下禀报诸事。

    “什么?顿莫贺那莽子他竟然没有兴兵前来解救叶护?你可看仔细了?”

    “回殿下,真没有!”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早听眼线来报,他跑去葛萨部落莫阿力那借粮草借兵了。”

    端坐在大汗宝座上的移地健拍案而起,疑声朝着跪拜在下的斥候问道。

    那名斥候连忙解释道:“下差我与莫阿力酋长身边的侍从关系甚好,他传递给我的消息准不会有错,这几日,顿莫贺达干都在部落内宴请两名来自大唐的使差。”

    “大唐使差?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大唐使差?他们为何而来你可知道?”

    “据说是大唐国君颁发了国书,其中内容好像是说要与葛勒可汗筹商将叶护太子从大牢内放出。”

    “哦?竟然有此等事?他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叶护太子被关进大牢里面了?”

    斥候露出为难脸色:“这个下差就不知道了。”

    “行了,你下去吧。”

    移地健朝着斥候挥了挥手,转身朝着身边的短须高颧的男子问道:“钮布宰相,这名斥候刚刚讲的你应该也听见了,对此你怎么看?”

    作为回纥汗国内支持移地健“反唐派”的领头者,宰相钮布的建议对移地健而言十分重要。

    “禀殿下,既然顿莫贺没有暗同葛萨部落酋长莫阿力借兵马强行劫狱,那我们先将包围葛萨部落的几个大营的将士撤了,免得节外生枝。另外,这个来此递予国书的大唐使差,臣下我也一时半会摸不清头脑,按理说,我们囚禁叶护的消息不会这么快传到千里之外的大唐才是……”

    钮布理着卷须凝思片刻,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嘛,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不管这个大唐使差是真是假,我们都可以在其来首都牙帐中途解决了他们,包括达干顿莫贺也可以一齐做掉!不然到时候等您的王兄叶护太子死了,亲唐派的领头者非此人无疑。”

    “哦?那本殿下就下令,让这几个大营的将士在他们带着大唐国使回牙帐城的路上将他们一同清杀?”

    “不,我们不能动手,首先,顿莫贺在汗国内的威望并不低,殿下你难道忘了他们还有一支在外助唐平乱的虎狼之师了么?如若被人传出去是殿下您幕后主使的,将来你登上可汗之位后难免会有风言。其次如果大唐使差是真,我们动手难免落人话柄,大唐王朝虽受内乱之祸,但瘦死的骆驼终究比马大,更何况据我所知,大唐这场内乱也已经到了临近结束的时候了,等他们腾出手来后定会找我们算账,如此我们断然不能给他们抓住把柄。”

    移地健颇为认同得点了点头:“那钮布宰相的意思是?”

    钮布宰相沉声一笑,徐徐说道:“殿下可听说过河谷死神军?”

    据说后突厥当年在大唐王朝与铁勒回纥诸部落的联合攻击下被灭国,之前保卫突厥王庭的一只精锐之师王庭戍卫军,这只军队在灭国战乱后有三名督军侥幸存活了下来。

    这三名督军国虽灭,意志犹存,他们通过召集亡散残部的方式渐渐的聚众两三百多精兵悍勇。这些将士平日里分为几队人马对驻地周围附近的部落进行掳掠屠杀,歇息时便合流共驻在易守难攻的河谷之中。

    这只军队行踪不定,但只要每次出现在各部落的附近时候,都将给当地部落带来灭顶之灾。由于这只军队在入侵掠夺之时都会吹响一只黑纹兽角,号角发声高亢悲鸣,如同怨灵啼泣,久而久之各部将这只谜一样的杀伐军队称为“河谷死神军”。

    许多部落哀声哉道,纷纷向汗国牙帐城提出求援,但汗国本部发起的多次清剿仍旧只是治标不治本,这也成了回纥汗国的一块心病,移地健自然有所耳闻。

    “当年灭后突厥的可不止我们回纥诸部,大唐可也是其中主导之一。这几年来,这河谷死神军对咱们的报复也够多的了,这大唐使差远道而来绝对会让他们更是燃起心中复仇的怒火。如若大唐使差来我们回纥牙帐,必定经过那塔米尔河谷附近地带,我们只要将顿莫贺与大唐使差的路程讯息委派人散布出去即可,到时候都不需要我们动手,我相信这些所谓的河谷死神军也能对顿莫贺和大唐使差做一次清杀。”

    移地健听了钮布的分析不禁连声赞道:“不愧是汗国的第一谋士!钮布宰相,这计策可真高明!”

    “这席可汗大位,叶护太子想要和我争?怕是不够格!”

    片刻笑语后,一丝阴翳从移地健脸庞悄然划过。

    莹润的雨珠顺着叶尖缓缓滑下,大雨过后的河谷边许多牧民来这打着新鲜的谷草喂养牛马。

    “上使过道!周遭回避!”

    正在忙碌着的牧民们听得响脆的铜锣声音不免觉得新奇,于是放下手中的谷草寻声探望。

    河谷的入口处,一行人马正缓缓行进。

    由于这条岸坡过道过于狭隘,这行人马走在最前面的开道兵卒不得不喊话提醒占道的牧民让路。

    牧易趁着这段行程慢了下来,撩开了马车的布帘朝着外面问道:“达干,还得多久到达目的地呀?”

    顿莫贺从马上直起身子向远处眺望,用马鞭指了指前方回道:“翻过了这座河谷后,两个时辰便能到牙帐城了!”

    也不能怪牧易心急,这一路上坐在马车里面可把他憋坏了,从来都是驾马疾驰的他自然无法习惯得了悠然坐在马车内的稳稳当当。

    不过没办法,这一切都是顿莫贺精心安排的,为了使自己与杨休二人身份得体,顿莫贺特意安排了牧易与杨休各一顶马车一前一后,另外从葛萨部落挑选了五十名健壮的兵卒组成了这只护送队伍,毕竟这样才显得隆重,从另一方面肯定了大唐使差尊贵的身份。

    坐在后面马车的杨休比牧易好不到哪里去,与之相比多了一个随遇而安的杨休怀中抱着顿莫贺给其伪造的国书已经酣然入睡。

    “嘭!”

    忽然行进在最前开道的大汉随着座下马匹一声嘶叫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报达干,可能是山民布置的这捕猎陷阱刚好被踩到了,他坐的那匹马儿的腿已经被夹断了。”

    “哦?”

    顿莫贺环顾周围,此时已经处在一片茂密的谷草之中,有些猎户布置的陷阱却也是说得过去。

    “小心戒备,有敌袭!”

    坐在前马车的牧易,却是率先察觉到谷草一丝风吹草动,立马传讯道。

    话音刚落,忽然路边草丛内翻滚出两名穿着兽皮的男子,挥舞着弯刀将几匹马的马腿给卸了去,然后又滚到另一边草丛内,速度之疾,只留下涓涓涌血的马儿倒地痛嘶。

    “回纥汗国达干顿莫贺在此,尔等是什么部落的?胆敢在这撒野!”

    这些偷袭者手段凌厉,卸马腿的功夫完全可以杀人,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唯一的原因可能是他们要将此行的人马留在此地慢慢折磨屠戮。顿莫贺想到这不由细思极恐,抽出手中长刀大声喝道。

    谷草之中一个阴冷笑声传来:“哟呵,还是顿莫贺达干亲自护送,刚开始我还不信,如今看来传言是真的了,你这是帮中原那群草包平乱回来了?”

    顿莫贺跃下马,朗声说道:“听这声音,你是当年突厥王庭戍卫军的大督军阿丘南?”

    “顿莫贺,你居然还记得老子。”

    顿莫贺指着自己的喉咙朝着谷草后出来的那道身影嘲讽道:“这声音难听得像蛤蟆叫一样,我当然记得。别忘了,蛤蟆南你喉咙上那根剑簇当年可是你爷爷我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