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七十二章 金龙令
    断事厅,厅中左右各站立了五名草原大汉,他们身后则是摆满了各样的刑具。而正上方的虎皮座椅却是给部落酋长所坐。如此陈设犹如中原的县衙大堂一般,部落酋长莫阿力就如同那个负责明断事情原委的县令。

    沙涂与巴古尔望见酋长莫阿力翻开了帷帐走了进来,立马停止了争吵,争先恐后跑到莫阿力面前陈述事情原委。

    身材较为壮硕一点的巴古尔抢在最前头和莫阿力喊道:“酋长大人,是我河东的放马倌最先发现的那两名男子,并将他们打捞上来的,他们身上的金叶子归我河东所有理所应当!”

    沙涂从后面推开了巴古尔,竖指叫骂道:“巴古尔你放屁!那是我们河西的地界,谁叫你河东的人去打捞了?”

    巴古尔振振有词道:“我巴古尔怎么不知道那块公共水域什么时候成你河西的地盘了?”

    “河边立的杆子就是界线,只要超过那界线杆子一点点便是由我河西的人做主!”

    “可听我们河东的放马倌讲,人是从公共水域打捞上来的,没有再往你们河西走!所以根本没越过你们河西那条狗屁界线。”

    沙涂反驳道:“老子可是听河西目击事件经过的人讲分明是你河东的放马倌越界捞人!”

    “哎!你还跟我咋咋呼呼,今天就算是去你河西捞人又怎么样?你沙涂还要将我杀了不成?”

    “哟,巴古尔,你是要和我沙涂玩无赖是吧,既然是在我河西捞的人,这两个人你给我交出来,尤其是他们身上抖落出来的那些金叶子!”

    “那你就别想了,沙涂呀你若好声好气的求求我,一个部落的我巴古尔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看在见者有份的面子上还可能想着会分你河西一半,但现在就依你对老子的这个态度,想分金叶子?不可能!”

    沙涂冷笑道:“老子可没说和你分,老子要的是全部,不是一半!你河东的人赶紧把金叶子交出来。”

    “……”

    巴古尔听到这算是明白了事情原委,拍案而起吼喝道:“好了,别吵了!耳朵都快被你们吵得生茧了,本酋长且问你们,金叶子呢?现在在哪?先交到我手上!”

    望着巴古尔迟疑不想交出金叶子的样子,沙涂得意的笑了笑,在他眼里,这包金叶子自己如果得不到,大家都别得到,于是麻利得指了指巴古尔长袍一处凸起的位置同酋长莫阿力讲道:“在巴古尔的衣袍里!”

    “磨叽什么?赶紧拿出来!”

    莫阿力增高了一个音调后,巴古尔心中直感拗不过,不情愿的从长袍内掏了出来放到酋长莫阿力眼前。

    “哟?这么多啊?你两小子终于为了点值当的东西争吵了!”

    莫阿力点了点手中的金叶子,居然有百八十片之多,拾起一片朝着帷帐透过来的阳光望去,顿时金光耀眼,就连身为酋长的莫阿力心中也不免被勾起了一丝贪欲。

    “你们二人各自有理争辩,可依照目前事实来讲这怀揣这金叶子的人确实是巴古尔他们河东的人打捞抖落出来的,巴古尔拿些金叶子理当不错。”

    “对对!酋长大人圣明,一切听酋长大人的!”

    巴古尔笑着连声点头称是,朝沙涂瞥了眼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莫阿力轻咂一声露出为难的脸色说道:“但是沙涂他又说这怀揣金叶子的人是飘到他们河西的地界,而你们河东的却说是在公共水域就已经捞上来了,各自有理无从查证,这样的话就难办了!”

    沙涂听到酋长莫阿力讲到他有理了,连忙附和道:“对的对的,人是到我河西的地界捞上来的!”

    “放屁,明明在公共水域的时候就已经捞上来了,没有过你河西!”

    “……”

    眼见二人又要为了方才事情争论,酋长莫阿力又是拍案大吼道:“肃静!我自有定论!你们谁再吵棍棒伺候!”

    望着巴古尔与沙涂当即噤声不言,酋长莫阿力表情缓和了几分:“这样吧,我门就算上这个公共水域。”

    “公共水域?怎么算?”巴古尔与沙涂异口同声疑惑道。

    “你河西算一份,你河东算一份,公共水域这部落的河,当然部落也占一份。河西二十片,河东二十片,剩下的金叶子充交部落库银!目前外患战事吃紧,我们葛萨部落也出了不少勇士征战,伤亡在所难免的。这剩下的金叶子在部落库银里,后面刚好拿来补贴部落出征的勇士眷属。”

    “啊?这?”

    “嗯?巴古尔,你不是说一切听我这个酋长的么?你呢?沙涂。”

    沙涂得意应道:“全凭酋长做主!”

    其实沙涂也不知道那怀揣这金叶子的两名男子到底是飘到河西还是河东,他只是听着河西的人捡了便宜看不过去便强争一手,现在看着巴古尔吃瘪还是心满意足了。

    巴古尔口口声声称赞酋长莫阿力圣明在前,自然不能再反驳,不然折了酋长的面子不说,还打了自己的脸。于是只好缓缓开口道:“行!”

    莫阿力一边清点着手中的金叶子一边说道:“那好,你们可以走了!把门前你们各自族人给我立刻遣散。”

    正当众人欲要出门之时,沙涂又是大声禀告道:“等等!报告酋长,巴古尔还藏着一块金砖!”

    沙涂这句话成功使得酋长莫阿力的眼神从手中的金叶子转到了巴古尔身上上:“哦?沙涂的话可有假?巴古尔你是否真的藏着一块金砖?”

    “这……”

    巴古尔还在支吾的时候,沙涂又继续抢先答道:“我手下看着他的放马倌捞人的时候可还曾捡拾起一块金砖。”

    “沙涂,你!”

    巴古尔脸都快憋红了,拳头按压的紧紧的,真想给眼前嘚瑟的沙涂一拳。

    “酋长,我巴古尔是真冤枉啊,我真可没捡到什么金砖,就是一块小金牌而已。”

    “那就拿出来看看,本酋长难不成还会眼馋你一块金牌?”

    莫阿力从巴古尔迟疑的手中将那块金牌夺了过来,当他正放在手中端详之时,后脑勺却是被重重一拍。

    “反了天了!是谁?竟敢打本酋长?”

    莫阿力抬头张望,却是望见顿莫贺来到了自己的身后,只道是顿莫贺在酋长营帐内等得无聊,早就来得这断事厅观望看戏。

    而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观望的顿莫贺为何会现身,而且一并拍打着莫阿力,还要说是莫阿力手中攥着的那块令牌吸引了他。

    还未等莫阿力说话,顿莫贺将令牌捏在手中沉声问道:“大胆!这可是唐王朝太子爷李豫的贴身之物金龙令!你们从何而来?”

    这一番沉喝,使得断罪厅内顿时鸦雀无声。

    巴古尔与沙涂一脸茫然的望着酋长莫阿力,而莫阿力却是手足无措的望着顿莫贺。

    莫阿力似是反应过来,从桌案一跃而下,朝着巴古尔和沙涂的屁股一人踢了一脚:“哑巴了?达干问你们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