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六十七章 参天可汗大道

第六十七章 参天可汗大道

 热门推荐:
    老槐立岸叶孤繁,人烟杳无渡荒凉。

    堤岸边,几根粗壮枯朽的木条打桩入得泥土中,背靠一颗枝繁叶茂的槐树,这儿便是赌通天口中的古槐渡了。

    烈日当空,赌通天与杨休牧易二人告辞别过后沿着一条有着树枝枯干遮阴的小道径直北行。

    杨休一路寡言,牧易自然看在眼中:“杨兄,我看你一路心事重重,还在为了那事思虑么?”

    “是啊,稀里糊涂就认了个长者,还得了他的一个人情,你说要是那河主认错人了咋办?”

    牧易打趣说道:“哎,认错了我也觉得那老小子不会亏,毕竟三艘赌船如今尽归他手,我还以为是他随便扯个幌子理所当然捞个油水。”

    二人聊开之后,那股压抑的氛围顿时轻松不少。

    按照赌通天的描述,这儿有一条岔道能通往参天可汗大道,只要接着走完这条大道便能到得回纥汗国,而他们现在的目标便是找到走完这条岔道,去往参天可汗大道的路口寻找驿站,帮助他们前往回纥汗国。

    何为参天可汗大道?那是太宗年间,由于漠北地区各部相继归附,各部落首领为了方便来长安朝拜唐朝皇帝,向太宗申请在大漠南北专门开设了这么一条大道。参天可汗道不同区段的驿站备有马匹,骆驼与酒肉食物供应往来使者以及行贩商贾,以通北荒。

    破落的驿站外,三位老汉围坐在石墩子轻呼着手上的毡帽扇风,饮喝大碗茶歇息闲聊,望着他们身后各自栓在柱子上的骆驼,很显然,这是三个骆驼拉夫。

    “老丈,这骆驼走不走?”四处环顾一眼,杨休指了指看似最具朝气的那匹骆驼朗声问道。

    坐得离杨休牧易二人最近的老汉听得身后来要走戈壁,一个激灵的放下茶碗站了起来朗声招呼道:“走呀走呀!小年轻你们这是要去哪呢?”

    “回纥汗国!”

    “哎!本以为来了单走买卖,没曾想……”

    刚刚还热情似火的老汉听得牧易说道这个地名后,如同被泼了冷水一般回头一屁股坐了下去继续喝茶,另外两名老汉本欲站起身来也拉拉,却也迅速得沉下脸来。

    “怎么了?三位老丈,刚刚不是还说走吗?”如此大相庭径的反应却是让杨休与牧易二人始料未及。

    “小伙子,你如若要去其他地方,我与我这二位老哥们定然会安安稳稳拉你们过去,但是你们居然要去那回纥汗国,这如今恐怕不行。”

    “老丈,此话何意?”

    “这回纥汗国如今可不太平哟,自从那远征援助唐军打下洛阳城的叶护太子回汗国后,就被他那弟弟移地健软禁起来了,如今这汗国内风起云涌,叶护太子的派系势力与这移地健的派系势力互相争斗,以至于参天可汗大道可以入那回纥汗国的各处关卡都被重兵把守且守卫深严,遇见生人直接抓入大牢,来往的商贾都避而不及。”

    “老丈,我们两人是真的有要事!劳烦通融一下,这样吧,无论要多少两银子我二人都愿意给。”

    “要事?年轻人,这天底下还有比人命更要紧的事吗?咱这几个糟老头子都到了这把岁数了,掰着手指头活一日算一日,就怕赚再多银子都没命花哦。”

    坐在石墩最里侧的老汉将茶碗中的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稳了稳头戴的那顶毡帽,催赶着身后自己那匹骆驼离去。

    不等杨休与牧易二人继续再说话,剩下的两名老汉也是催赶着剩下的骆驼陆续离去。

    “二位官,你们当真是要去回纥汗国吗?”

    “怎么,莫非老哥你知道此地哪里还有着骆驼走夫能带我们去?”

    正当杨休与牧易二人犯愁的时候,一位跛腿男子踱步走了过来收拾着石墩上几位老汉喝水剩下的茶碗。

    跛腿男子指了指身后那处驿站不禁唏嘘感慨道:“瞧见我后面这破旧的驿站没?周围都域内患战事,这走商道的人越来越少,索性这驿站也拆了。话说回来,此地还在做靠骆驼拉商营生的恐怕就只剩下你刚刚看见的那三位老汉了。”

    “真的没有其余的门路了么?”

    “你们当真要去?”

    “当真要去!”

    跛腿男子低声说道:“方才我恰巧听见了你们的对话,刚刚与这几个驼夫老汉说的那个只要能带你们过去回纥汗国,多少两银子都行这可是真的?”

    “那是自然!不过三位老丈不是都说了嘛,这参天可汗道通往回纥汗国的路是走不通了么?连你也说这附近也没有再用骆驼载商的驼夫了么。”

    听着这位跛腿男子不作答他是否有方法,开口就是银子,杨休与牧易二人便对其的印象不甚太好

    “哈哈,路都是人走出来的,虽然参天可汗道的路被回纥汗国封了,不过我知道另外一条道路。你们可别看着我腿跛着,这确实不太方便,但这走戈壁沙漠要的是骆驼,而我家刚好有三头。”跛腿男子听得杨休声音中带着的质疑却也不恼,将手中的茶碗叠好,朝着杨休与牧易比了个三的手势。

    “哦?老哥你若有办法那自然甚好!银子自然不是问题。”

    “好是好,不过这价钱嘛,我要五十两银子!”

    “成交!”

    听得男子说出五十两银子的支吾感觉,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开这么高的价钱,毕竟五十两银子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是笔不菲的重金。不过杨休与牧易二人却是不假思索便点头答应了,因为眼前这跛腿男子言语之中的底气十足却是给人一种踏实放心的感觉,再说牧易出走带了不少的盘缠,银子这方面二人自然不缺。

    “二位官请随我来。”收好这简易茶水摊位的跛腿男子前面带路,领着杨休与牧易回家。

    路途中,杨休与牧易得知跛腿男子叫曹景林,家中世代在这戈壁沙漠做骆驼走夫,到了曹景林这一代时,续着家业日子本也过得平平稳稳。奈何天有不测风云,五年前曹景林在戈壁拉驼货物时候中被狼群袭击,虽有幸得已逃脱,腿上却落下终身残疾。行动不便后却要养活一家少小,只好开了间简便的茶水铺在驿馆附近,茶水铺幸亏得到之前走夫同行们的支持,日子虽然紧紧巴巴也好歹能养活自己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