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五十六章 鬼婆毒姬
    烈日耀池微风起,满山尽锁扑鼻香。

    晴空骄阳,一位身着血袍的老者闭息运法,盘坐在这碧波粼粼的山间湖泊之上矗然不动,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终于,当山间的清风送来一股诡异的香气到老者跟前时,老者便紧扣鼻息睁开了双眼往四面山峰探看,望着枝繁叶茂的树丛却并无鸟兽的生机,心知这扑面香味乃剧毒之物。

    老者此行是来找一位老朋友,一位毒功非凡的老朋友。他暗自笃定即使武功内力如何了得,也不得不谨慎防范。当是时,老者终于掐准那股香气从何处传来,一个疾步直飞湖泊西方的一座小山峰。

    山峰之上,一座黑色竹屋。

    与山峰外郁郁葱葱的树木灌丛相比,这栋黑色的竹屋显得无比突兀。

    一口大锅架在竹屋篱笆外,一位勾身驼背的老妪身穿深褐花袍,脚踏丽春花纹翘头履踩在四平凳上,攥着一根木棍往眼前的大锅里面来回搅拌,左三圈,右三圈。很明显,满山那诡异的香气就是从这口锅中传出。

    “鬼婆毒姬?可识得本座?”

    血骸堂中除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兵,便是那无色无味的剧毒与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毒手段,这也是当初武林众士为何携力共伐抗抵魔教血骸堂的重要原因之一。

    对于毒,鬼婆毒姬这个名号放在当年足以使江湖闻之色变。

    世事变迁,谁又能想到当年魔教鼎鼎有名的诡毒之王如今却也成为了个山间无名老太婆,隐躲在这深山之中。

    “人间怀苦入阎罗,孟婆汤下解鬼愁。老太婆一个了,毒姬此名不敢贴在脸上,衅天尊者还是叫我鬼婆吧。”

    老妪将手中搅动的棍子放下,缓缓的从矮凳上走下微微行礼道。

    “魔兵出世,鬼婆,本座如今需要你之协助。”

    听得衅天国师话语,鬼婆涣散的眼神顿时精缩,从腰间系着的药丹葫芦里倒出一粒白黄药丸递给衅天问道:“魔兵?血骸堂被灭后老太婆我可是听说魑魅魍魉四大尊者带着魔兵炼化上卷骨逃往了南方,而衅天尊者你带着魔兵炼化下卷血去往了北方。莫非尊者你如今与魑魅魍魉四位尊者重归于好携手炼化魔兵?”

    衅天接过白黄药丸放在手中摩挲一会,老妪望着昭武衅天如此动作,脸上的皱纹笑成一条线缓缓说道:“怎么?尊者难道担心我这么个糟老太婆还会害你不成?我观尊者对我熬制的这花毒甚为抵制,如此闭息劳废精力,何不服下我这颗避毒丸,保存精元呢?”

    听得鬼婆如此说道,衅天将黄白药丸一口吞下笑声回道:“本座若不流露严谨姿态岂非是对鬼婆通天毒功的低估?”

    “我这四个师弟可笑且可惜,据说建立的什么狗屁亡骨穴如今被中原武林又给联手剿灭,据投奔我的两位师侄讲,全教上下死无全尸……早追随于我会落得个今天这个下场?得亏此次投奔我的师侄将这魔兵炼化上卷骨带到了我的手上,本座对骨卷通习之后,如今这具魔兵乃我衅天一人炼化。”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知道当年血骸堂旧事的人,衅天极力想证明自己当初坚持的魔兵炼制法诀以精血为主,骨肉为辅是正确的。如今四个师弟横死无不证明着当初的他是对的,现在的昭武衅天朗声笑道恨不得一吐为快。

    “不知尊者需要老太婆我协助何事?”

    听得衅天一番话下来,鬼婆似乎明白魔兵如何能出世,原来是这上下两卷皆在衅天手中。

    “魔兵左臂被中原能人合力削断,我观其左臂经脉齐断,凭我所能若要接臂实感费力不及,如今断臂魔兵在我开凿的血泉中修养,还请鬼婆前去施展能为,复其臂膀。”

    昭武衅天将魔兵目前状态与左臂如何被削断的大致过程与鬼婆娓娓道来。

    “有生之年能见魔兵巅峰重新入世,乃血骸堂遗老无上荣光,老太婆这就与尊者你一同下山。”

    鬼婆思虑片刻点了点头,从竹屋内收拾了几件东西,便跟在衅天身后一同下山。

    “衅天尊者,这魔兵的断肢重接老太婆也无能为力,中原能人这一剑斩,根骨齐断。”

    鬼婆用手舀了舀泉中血水,凝视着这尊浸泡血泉修养的魔兵继续说道:“魔兵这被斩下来的手早就已经坏死,如今血液精气早就不能循环流入各筋脉,纵使尊者您将其放在这一汪血泉浸泡再久也无济于事。”

    “难道就连鬼婆也没有办法了吗?”

    “办法嘛老太婆倒是有一个,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无论是何等名贵稀有药材本座挥手之间立马与你备齐。”

    “尊者能调配如今大燕朝廷上下资宝的能为鬼婆自是知道,不过此法却不是用何等珍贵药材就能完修的,需要一对臂膀!但又不是普通的臂膀,而是一对骨修者的臂膀!”

    “骨修者臂膀?”听得鬼婆口中这个所谓得希望,衅天似乎顷刻间想起了什么,犹是血袍微挥朝着门外大喊道:“尸鸦!尸鬼!”

    从门外直走进两个黑影,齐齐跪身行礼道:“师伯有什么吩咐。”

    “你们在本座麾下多少时日了?”

    “回师伯,半年零四天”

    “本座这些时日对你们不薄吧?”

    “师伯厚恩,恩同再造。师伯若有差使直接吩咐便是,我等定当万死不辞!”

    “好!很好!有你们这句话就好!”

    “这位便是当年血骸堂的鬼婆毒姬,本座今日里特地请来为魔兵接其断臂,如今鬼婆需要一双骨修者的臂膀,所以待会可能需要你们为魔兵贡献出一对臂膀,明白?”

    衅天言罢又指了指跪着的二人接着朝鬼婆继续说道:“这两人便是我那些师弟座下的左右护法,也算得上骨宗数一数二的骨修者,你且看看谁的手合适直接叫其砍下来交付于你便是。”

    “衅天师伯!只愿魔兵恢复威能,莫说是断双臂膀,就是让我等死又有何妨!”

    尸鸦尸鬼听完后只觉一身冷汗,鬼婆毒姬的名号他们还是听过,望着眼前这位注视着他们的老妪,尸鸦尸鬼心中不禁发毛,二人只等鬼婆一声令下,便要操起身边的短刀斩去臂膀以表誓衷的决心。

    鬼婆似乎是做好了最终确认,朝着准备狠绝断臂的尸鸦尸鬼二人摇了摇头淡声制止道:“慢着!你们这双臂膀不行!断了也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