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五十章 神锋震阴曹
    云拥岭上雪,花吐缭溪烟。

    众道人半只脚踏进了北绝岩外围的草场,便被这山景朦雾浑然天成的雅景所震撼,朦胧的雾气中夹带着些许血腥味却又时刻提醒着他们这一趟可不是来此处观景的。

    “大家朝我靠近收拢界圈前进,若是发现情况就立即汇报。”箴严道长衣袍横扫剑鸣之声乍起,音消时候那柄“天罗维网”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箴严道长催使真气使得剑锋赤气环绕,满脸警惕得望向前方那白茫茫的一片雾气。

    众人抱团往前约莫走了四五步,忽然七八个人影顺着流动的雾气奔了过来,刹那间众人突感背后一凛,一眼望去只道是寒刃来袭。箴严道长一招杀剑连劈三下,三道包裹着澎湃赤气的刀风呼扫而出。

    只闻哀嚎声渐渐响起,奔袭最前的两个人影同时一声惨呼倒了下去,紧接着剩下几个人影也纷纷异首倒下。

    简宣赫将剑从身后拔出,一路拨散面前的雾气探明周遭环境后发现并未有险恶埋伏,这才放心蹲下查看刚刚欲行偷袭苟且之事的的这几个人影,仔细探查一番得出大概结论于是朝着众人说道:“禀师伯,来者好像是胡人!”

    箴严道长眉头紧锁,口中呢喃道:“北斗筠松说得没错,看来胡人与这魔兵实乃脱不了干系。”

    “嗖嗖嗖”

    箴严道长尚在细思之中,四面八方却陡然传来了弩箭出弦的声音,箴严道长闻声大呼“小心埋伏!”与此同时一脚从地上蹬起,甩手将天罗维网旋向空中,丝丝剑气伴着罡风击落了不少弩箭,其余道人各施其法格挡射入的弩箭。

    “多谢!”

    杨休在格挡拍击自己身边方位袭击而来的箭锋外,也分出一掌帮助旁边那位年轻道人将其身后穿来的一只他没有注意到的弩箭打落。这年轻武者是玄宁子的门人,但杨休心中却没考虑这么多,现在时刻在他眼里只有师兄弟与敌袭者,更是因为如此杨休更是得到了后者的感激敬意。

    不愧是组织严密能做到高速反应的大罗宫精英弟子们,这一轮长达半柱香的箭袭似乎并未给众道人带来伤亡,有且仅仅一位道人腿部中了一箭罢了。

    “敌人似乎停了。”

    耳闻周遭箭音消弭,箴严道长放眼四周,忽得意识到了这轮箭袭实乃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敌人的思路似乎不是重在偷袭射杀,而是为了打乱大罗宫道人们合众的阵型,箴严道长发现事有蹊跷后立马朝周边大呼道:“不好!大家快迅速聚拢!”

    箴严道长的指令似乎还是慢了半拍,此时,浓雾下的几簇持刀人影已经从四面八方奔袭掠来,将众道人欲要合众的路线切断开来,意图分而歼之。

    箴严道长朝着人影最多的那处浓雾冲去,手握天罗维网,运转真元横扫一式成名剑学正法剑,顿见那十七八名持刀武者皆是身首异处,砍翻倒地,这一骇人剑势吓阻这个方位其余人影不敢上前攻向箴严,一哄而散改为攻击其他道人。

    经历一方酣战过后,草场间的刀剑声仍旧不息,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百具死况各异的尸体,草木之上都已涂上了一层浓厚的血漆,鲜血回流纵横低洼处都已集成一塘血水。

    面对着敌人一批又一批得接连涌入浓雾之中,箴严指着不远处的草场出口果断下令道:“大家快向草场外突围出去!”

    众道人出了草场,摆在众人眼前的便是一条直直通往北绝岩的山道,箴严道长点了点零零散散从草场浓雾中蹿出来的道人,包括玄宁子、杨休、简宣赫、刑罚七君在内一共只剩下三十多名,其中不少道人负伤状况各自不同,从箴严道长与玄宁子脸上阴翳来看,两位都管也在感叹此次刑罚堂人员损失惨重。

    “这群混账!”

    当是由玄宁子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大吼一声将地阎摩罗祭于他自己头顶,玄宁子手中剑诀掐毕之时,身躯再次腾空一跃,周身环绕的磅礴剑气陡然衍生出一具凝做虚形的闭目阎罗。

    当玄宁子身躯落下,那具闭目阎罗陡然怒目而视,玄宁子斩剑而下,与此同时身后那具阎罗亦将黑色巨剑劈出,两道剑锋叠加一起威势凌厉,朝着草场浓雾冲杀而出。

    “神锋震阴曹!?师弟,这草场内若是有我们大罗宫中幸存门人你这岂不是滥杀无辜?”

    神锋震阴曹乃地阎摩罗最终绝杀一式,拥有无比威力的同时牺牲的代价也大,每释放一次当要集凝罄尽周身丹田内力才能催发,箴严道长瞬间明白玄宁子意味为何,他是要荡平草场所有人出这口被埋伏的恶气。

    “呵,师兄,你觉得被围困在里面的弟子还能活着出来么?既然如此,还不如由我这个做长者的送他们上路,黄泉路上他们也不孤单,毕竟埋伏的恶贼们也将要尽数伏诛!难道师兄你想看着这些埋伏于浓雾草场的弑人鼠辈还能全身而退么?”

    箴严道长无语。

    “既是如此,天不罚恶贼,当由我玄宁子罚罪于恶贼!”

    玄宁子狰狞怪笑声毕,但闻一声轰隆巨响,浓雾草场内哀嚎之声顷刻之间响起,断肢撕落,鲜血飞溅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切究此刻归于湮灭之中,浓雾草场内似乎再无活物的动静。

    玄宁子按揉着力竭的丹田腹部饶有兴致得望着自己的杰作,箴严道长悲悯叹道“度人无量天尊!”

    “啪啪啪!”

    此时一阵掌声响起。

    “未曾想大罗宫内念经静修的都管道人竟有如此果敢手段,本王今日里倒也是大开眼界一番!”

    此声语毕,众道人未有半刻喘息的功夫便又被十余名大汉围了上来,这些人似乎在北绝岩等待了许久。

    十余名大汉身后的巨石上坐了一位身穿黑云锦袍的白净男子,他在静静得望着刚从林间出来的这些道人,嘴角勾勒出了一抹邪笑,而方才说话的正是他。

    他便正是那日武林新秀大会上躲在北边石窟内的大燕皇子史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