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三坟定鼎决 > 第二十五章 血骸堂
    和煦的阳光透过草庐窗边稀稀散散的镂空木雕洒进了屋内,翡玉香炉里散出的袅袅青烟在这点点金色的光斑之上飘然悠悠。

    杨休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吸了一口充斥满屋的淡雅熏香,直直坐了起来。

    “都昏睡了三天,你可算是醒了。”

    杨休醒来时候的动静也将守在一旁的陆百鸢给惊动起来。

    “百鸢,我难道睡了三天?”

    百鸢?杨休这忽然得称呼改口先是让陆百鸢忖了一下,这么些年也就爹爹陆一鸣如此叫过自己。

    不过在杨休口中喊出后,陆百鸢内心还是很高兴的,嘴角的笑意已经证明了一切。

    陆百鸢心中虽喜,但口中却吐槽道:“不多不少,今天是第四天的清晨!话说大哥你那水性也太差了吧!”

    说道水性杨休又记起水中朦胧之事,当即轻咳两声。

    房间外,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端着早点给陆百鸢送进来的时候,看见杨休竟然醒来了,立马回过身去冲着一位老者大声喊道:“爷爷,这色鬼醒了!”

    色鬼?这可让杨休摸不着头脑,自己何时多了这么个称谓?

    “仙露!你个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左一个色鬼又一个色鬼,以后可不许这么叫了!”

    一位打扮穿着道士模样般的长者刮了刮说话女子的鼻子,走进房中。

    这长者,凤目白眉,面色红润,身着素衣长袍,脚踩一双青厚布鞋,腰间别着个乌金铜葫芦,步履之间显着飘逸稳健。

    十六七岁的少女调皮吐了吐舌头,极力为自己辩解道“他不是色鬼的话,怎么昏死的时候还紧紧搂着陆姐姐?扯都扯不来!”

    陆百鸢忽感脸红耳热,立马讲身子别了过去。

    杨休手足无措的憨笑几声,随即起身行礼道:“晚辈杨休,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嗯,杨少侠,陆姑娘可是把事情来龙去脉都和我讲了,果真这后浪之势不可小觑啊,要不是你和陆姑娘,还得有多少无辜的娃娃惨遭毒手被炼成血泉。”

    “对了,娃娃!还有许多婴孩被他们藏在……”

    那长者摆了摆手笑道:“已经不碍事了,陆姑娘已经告诉了我,前日我们就将那些娃娃一个不差的给送回去了。”

    杨休长舒了口气,却又忽然捕捉到老者方才话中的一个字眼:“血泉?前辈这是何物?”

    老者叹气回答道:“血泉,这可是有违天理的东西,炼制一眼血泉需用九百九十九名婴孩淬干提炼血水后倒覆开凿好的不毛石洞中,如此便可成。”

    望着杨休皱着眉头带着半分疑惑,老者提了提手中的乌金铜葫芦抿了口酒后继续讲道:

    道法自然,老道我带着孙女仙露在这山间修习多时,靠着领悟这山间的自然之气领悟掌生万千道法。那日,我闭目打坐的时候,忽感有一股杀伐之气漫于周遭浸透着山雾扑面而来,呼啸的林风里时常还伴随着婴儿的啼哭声。

    待我寻声找到位置何在的时候,只剩下一个暗金亚光有两人多高的三足铜炉留在原地,揭开炉盖,纵然是我游历江湖数载,也被这炉中的骨粉碎渣所动容。那得有多少位不足一岁的孩童,才能如此开炉炼血。

    炼血的古籍我也悉知一二,这么大的规模,老道我猜想肯定是要炼一眼血泉!

    血泉涌世,魔兵横行。

    何为魔兵?这江湖百晓生编写《兵器谱》时首条便是不排魔道在内,因为魔道制器,太过阴狠毒辣,魔兵就是用活人扒皮再用秘法修其筋骨,最后将其沐浴于血泉内,用密法助其恢复肌纹吸取精气血力,复苏后成为的杀人傀儡。

    许多年前,江湖上有个魔教,名为血骸堂。说起血骸堂你们这些年轻一辈可能不知道,但前段时间被中原正道联手相灭的亡骨穴你们应当有过听闻,亡骨穴虽是当今武林第一魔教,但与当年的血骸堂相比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血骸堂教主血骸老祖以通天修为再加上炼化了一具堪称无敌的魔兵雄霸天下,对战武林中各大门派无往不利。

    这血骸堂仗着有魔兵做保,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杀人如同草芥,时称天下第一魔教。

    魔教乱世,众正派自然不容。于是乎武林各派齐心协力在中土三宗“大罗宫”、“白洞峨眉”、“龙磐寺”的带领下聚建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平魔联盟”。

    此联盟推选中土三宗为盟首,众教派各出精英能人为辅,阵容高手如云却可惜犹是以失败告终,这一次出战不仅没能剿灭血骸堂,各门派而且死伤惨重更甚者惨遭报复灭门灭派。

    “平魔联盟”本就是由中土三宗为首,四方义士共聚而形成,虽说目的一致皆是为了维护武林安稳灭除魔寇,但到了死伤惨重真正共患难之时便出现了分歧。

    有人说是主事者领导有误,有人则说是联盟出了内奸泄露了联盟功伐行踪,还有人说是各队伍指挥失策,总之众所云云联盟虽有有心之士维持但依然架不住消极的各方势力,联盟顿时分崩离析。

    可过了不久,江湖中居然传出一则重磅消息:年迈的血骸老祖竟然不知何种缘故匆匆离世,而他所炼化的那具无敌魔兵也一同销世不存。

    而对于血骸堂来说,风波不仅如此。

    由于血骸老祖没有立下继承人,门下又有五个继其衣钵的关门弟子,所以在教主继承之位上起了较大争执。

    自古以来继位皆是立嫡立长,身为大师兄的昭武衅天本该顺理继承教主,但因为修炼功法路上存在分歧与这么些年来二者之间的大大小小摩擦仇怨,遭到了四个师弟的联合反对。

    究其根本原因,还得说是长期以来,血骸堂后辈弟子在内功法修炼上早就出现了分歧,私下里就划分成了“血宗”与“骨宗”。血宗主张魔兵炼制因以精血为主骨肉为辅,其中代表人物便是身为大师兄的昭武衅天,骨宗则是以四位师弟魑、魅、魍、魉为主导,他们主张魔兵炼制因以骨肉为主精血次之。双方早在血骸老祖活着的时候便私下较量多年,如今大位争夺之时恰巧爆发罢了。

    不顾有中原武林正派虎视眈眈,血骸堂内血宗与骨宗双方依旧剑拔弩张,各成一派互为争斗。

    江湖中各门各派闻得如此天时既至那还了得?立马重新召集相邀平荡人马,再度讨伐。

    此时的血骸堂没了血骸老祖与其无敌魔兵哪是对手,在新的一轮“平魔联盟”为时仅仅一日的攻势下,便使得这骇震一方的魔教土崩瓦解,从此这被称作天下第一魔教的血骸堂也在江湖上被抹去名号。

    而后四个师弟魑、魅、魍、魉拿着魔兵炼化上卷骨逃往南方建了亡骨穴继续布教,大师兄昭武衅天带着魔兵炼化下卷血隐世于北方故地,自此后魔兵一物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只道天意如此!老道我本以为躲在这山林修身习法,就能够远离战乱纷争,可偏偏此时又逢此事发生在我眼皮底下,如此万恶杀孽之举,不惩难以平天怒。

    往后几日老道我便留了心眼,山林之中一草一木都在我的洞悉之下,可山林间那股血腥的气息却始终再无任何波动。

    直至那天夜晚南边天空一枚信号弹打响,望见夜空中那奇怪的鹰图腾光幕不像是中土之物,我便连忙收拾东西赶了过去。到了地方之后看见的却是一个破旧城隍庙,内堂中却别有洞天。从那一堆锃光闪闪的胡人的甲胄兵器制式上不难看出,此地应该是个燕军胡人的军械库。

    探查城隍庙之时,外院靠墙的几个鼎炉忽然引起了我的注意,正当我蹲下研究了片刻时辰后,耳中却又传来水流涌动的声音,打开罗盘施功感受蓦然发现周围气流波动突悬外泄。

    老道于是猜测定有暗格涌水,于是跟着水波震源一路走去,单掌将城隍石像推开,刹那间只见滔滔腥水携着三个黑影滚卷了出来。

    三个黑影中一位没了鼻息的断臂男子老道就没管,望见你和小陆姑娘还有呼吸便带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