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生活系大佬 > 第八章 叶凌菲
    京都,某私人会所。

    美背,美肩,美颈,美发。

    看着两米外背靠浴池的自家老板,一袭职业套裙的luna,悄咪的揪了揪因雾气湿塌的衬衣。

    这个大气儿都不敢喘的姑娘,怎么也想不通,仅一天未见,自家老板的威势,堪比老爷。

    “说吧。”

    池内,微仰着头的叶凌菲,抬手将挂着水珠的长发捋至脑后,声音很轻。

    “李莎莎找到了,人在沪市,主业是平面模特,副业是夜场营销。”

    想到沪市那边给的资料,luna抿了抿唇,继续道。

    “她似乎是攀上了某位权贵,下午去了半岛酒店公寓。”

    “权贵,呵,怎么说?”

    “我们的人有查到,李莎莎去的那所房间,上午陆续有人送了不少奢侈品,包括名包,名表,珠宝等,手笔不小。”

    “买家?”

    “具体还在查,目前只知道是西京那边的订单。”

    “呵,这个时候就认识了吗?”

    一声轻呵,叶凌菲缓缓闭上眼。

    没猜错的话,这位来自西京的所谓权贵,八成是后世那个见天儿想着法骗自己钱的小老公。

    “据我们的人观察,李莎莎应该还在犹豫,她只在房间待了一个小时,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

    老板的自说自话,只当没听见。

    身为助理的luna,很清楚的知道,什么该听,什么该说,什么该问。

    “柯蓝那边怎么说?”

    暂时的犹豫,并不影响结果。沉默片刻,叶凌菲问道。

    “林宁跟一位姑娘走的很近,俩人刚包了一架飞机,今晚8点的航班,去蓉城。”

    “姑娘?杨姗姗?”

    “不是,据柯蓝口述,女孩叫沈雪,是林宁的大三学姐,长得.....”

    “哼,可以了。”

    纤细的手臂搭上浴池的边沿,叶玲菲冷哼了声,继续道。

    “说那位。”

    “林凝跟王霞,李勇在农家院吃了顿晚饭。我们的人有查到,李勇手里的高新路一号烂尾楼项目,实际拥有人是林凝。”

    “具体?我说的饭局。”

    “喝了三瓶年份茅台,吃了葫芦鸡,奶汤锅子鱼,蒸盆子,商芝肉.....”

    “直说他们都聊什么,有没有聊过后期的发展?”

    身后的luna,迟迟说不到重点。叶凌菲皱了皱眉,索性直接问道。

    “不清楚。叶总,林凝有个寸步不离的女助理,警惕性很高,我们的人正在想办法。”

    “撤,我们的人,一个不留。”

    luna口中的女助理,不用想也知道是后世那位对林凝言听计从,强离谱的林红。

    又是一阵沉默,飞速捋了遍时间线的叶玲菲,果断说道。

    “一个不留?”

    “照做,还有,沈雪那边找人处理下。”

    “是,叶总,林宁很有钱,如果不采取非常规手段,沈雪应该没那么容易放手。”

    “我只要结果,去吧。”

    擦着美甲的手,轻挥。

    若不是怕影响未来走向,以叶凌菲的骄傲,别说是一个沈雪,就是莎莎,杨姗姗。

    “哗啦啦.....”

    似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伴着一阵水花,叶凌菲猛的站起身,给雾气朦胧的房间,添了抹旖旎风光。

    。。。。。

    西京,邮电大学。

    母亲来电话的时候,沈雪正倚着林宁说笑。

    待母亲哭哭啼啼的挂了电话,很快便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沈雪,看向林宁的眼神,就跟看瘟神似的。

    “抱歉,我把你的事儿给我妈说了,我妈反对我跟比我小的男生交往。”

    “哈?”

    “你很好,是我的问题,不见。”

    “???”

    说完就走的沈雪,干脆利落,一点不带留恋。

    楞在原地的林宁,满脑子的问号。

    所以,我堂堂威斯特女公,啊呸,我堂堂林大少,被人甩了?

    校外,丰田埃尔法。

    林红到的时候,一袭迷彩的林宁,正坐在马路牙子上沉思。

    沈雪的行为,明显不符合常理。

    在金钱乱了年纪的时代,年纪小,根本就不是问题。

    “怎么就你一个?不是说还有三个朋友吗?”

    片刻,待林宁心不在焉的上了车,驾驶位的林红,疑惑道。

    “我改主意了,不想带他们。”

    林宁撇了撇嘴,人要脸树要皮,被姑娘甩这种事,没必要拿出来显摆。

    “哦,那我们还去蓉城吗?机组那边已经联系好了,荼荼,酸奶已经托付大卫了。”

    “为什么不去?我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在后面搞鬼。”

    事出必有因,直觉告诉林宁,沈雪的反常,绝对是人为。

    “搞鬼?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吗?”

    “嗯,我怀疑有人在暗中针对我,不把他揪出来,我心里不踏实。”

    “好吧,有计划了吗?”

    “有,我准备尾随沈雪,以你的听力,应该会有所发现。”

    “我的听力是没问题,可你这样直接过去,不会打草惊蛇吗?

    “额,也是。”

    林红的意思不难理解,林宁皱了皱眉,除了让林红用强,暂时还真没想到啥好办法。

    “有了。你可以女装,我们明面上假装游玩,暗地里尾随调查。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说话的是林红,看起来还有点小得意。

    林宁抽了抽嘴角,不可否认,经林红这么一说,体内的女装欲,再次蠢蠢欲动不说,那早就没了的刺激,也重新燃起了苗头。

    “这个主意不好吗?”

    片刻,看着林宁阴晴不定的脸,瘪着嘴的林红,轻声道。

    “机场那边怎么说,我包的飞机,林凝一个人坐?”林宁说。

    “飞机退了,我们开车去。”林红道。

    “可以,回家吧。”

    “回家?”

    “刚想夸你聪明,怎么就又笨了,回家女装。”

    “嘿嘿。”

    “.......”

    埃尔法前排,林红,目不斜视,专心致志。

    埃尔法后排,林宁,嘴角带笑,双眼微眯。

    十分钟后,公寓,顶楼,衣帽间。

    长发飘飘,荼荼惊叫。

    这个还没胸大的小家伙,明显是被主子变戏法般的操作吓到了,半点没有后世的云淡风轻。

    “呵,瞧你那点出息。”

    随手将长发挽至脑后,林宁笑着拿过唇膏,给自己的唇,添了一抹红艳。

    “喵喵....”

    伴着软糯的叫声,有被欺负的荼荼,回身给了酸奶一爪。

    显而易见,人与动物的世界,就是这般,和谐,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