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摸宝天师 > 第663章 单挑还是群殴
    沈秋这一回头看到两个熟人。

    一个是穿红戴绿晨江南的女儿,也正是他的头号粉丝晨晓彤!

    一个则是老朋友叶梅,梅姐。

    这俩人都不是单独进来的,每个人的背后都跟着一群小弟,加起来将近数百个小弟,比外面围观看热闹的人还多,瞬间就将蒋德彪的店铺围的水泄不通。

    晨晓彤首先发声:“蒋德彪!你的兄弟很多吧!让他们统统都出来吧!今天我晨家的兄弟也来跟你凑凑热闹!”

    叶梅走上来拍着沈秋肩膀:“沈秋,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临时凑了些兄弟过来,要是人数不够的话,我这还能召集两百个弟兄,今天就来跟蒋德彪硬碰硬!”

    还能凑两百个兄弟?

    蒋德彪当即瞠目结舌,他也就是个小混混,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势,数百个小弟齐声呐喊,声音震耳欲聋,直接就把他给吓得魂飞魄散,连同他的那些小弟也都龟缩着脑袋不敢吱声,胆子小的直接就拔腿开溜了。

    外面看热闹的更是乐呵开了。

    “牛逼啊牛逼啊!没想到沈秋手上还藏着这么一手,这些小弟加起来足足有两三百人了吧!每个人撒泡尿也能把蒋德彪这店铺给淹没了呀!”

    “要说还是人家沈秋有魄力,大手一挥就能招来几百号的兄弟,你看那蒋德彪的脸色都吓惨了,两条狗腿还在那儿一个劲的颤抖呢!”

    沈秋这边也抱拳跟两个美女行礼:“梅姐、晓彤多谢了,其实用不着这么兴师动众的,我有办法对付这个家伙的!让兄弟们先撤吧,免得到时候国安局的人来了就没法解释了!”

    “沈秋……你……你也就仗着人多势众,有本事你……有本事你跟我……”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蒋德彪依然不肯松口。

    “有本事跟你单挑是吧?”

    沈秋接着他的话茬说了一句,他缓缓提起手中的五帝宝剑,悄然宝剑提过了肩膀两侧。

    “砰!”

    只听突的一声巨响,沈秋手中的宝剑哐的一声横插在面前的青石板上。

    众所周知五帝宝剑是铜钱币缠绕出来的,宝剑本身就没有锋利可言,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沈秋一只手却是将这把特殊的宝剑插进了青石板的石头缝隙中,足足插进去三四十公分的样子。

    在场的众人全都傻了眼,这万幸是一块石头被戳穿,这要是换做一个肉身,蒋德彪早就一命呜呼找阎王爷报道去了,仅此一把剑的威慑,甚至大过于数百小弟的强大气场,瞬间就征服了蒋德彪。

    “沈秋你……你……你到底想要干嘛?”蒋德彪脸色一片苍白,虚汗止不住的从额头间顺流下来。

    “我再说一遍,把马老板的东西交出来!”

    “我……我……沈秋你……”

    蒋德彪害怕归害怕,眼神却在里屋的方向撇,貌似里屋还藏着一尊大罗神仙:“老板你到时快出来呀!我……我撑不住了呀!出来救我呀!”

    果不其然,里屋的方向首先传来阵阵的拍手声音,接着一张阴森狰狞的面颊就呈现了出来:“精彩精彩!沈秋不愧是国师榜上的大师,不仅手下的兄弟够多,手上的功夫也是了得,五品宗师绝非浪得虚名哈哈哈哈……”

    现身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迈克尔古玩店的老板,也是和沈秋素有渊源的毛威龙。

    “草!”炮爷手指着毛威龙恍然大悟:“搞了半天,原来这背后搞鬼的人就是你啊!那个下聘礼的明月就是你啊!麻痹的兜兜绕绕转了一圈敢情搞事情的人就在我们跟前啊!”

    “不不不!不不不!”

    毛威龙咧嘴解释道:“我可不是什么明月,我纯属就是路过看热闹的,什么喜盆、什么明月、下聘礼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沈秋抬头看了一眼毛威龙,确认自己在幻境中看到的那个男人人不是毛威龙,这毛威龙脸长得丑陋无比,两双手也是异常的难看,就如同是两个风化多年,干裂残破不堪的霉怀馒头。

    这跟那个明月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存在,那男人的手很白很干净,手指头纤细灵活,天生就是一副艺术家的手,否则也不会做出喜镜那般的艺术作品。

    “沈秋师傅,鄙人不才有个小小的建议!”毛威龙撇了一眼旁边的蒋德彪:“对付这皮糙肉厚的家伙,你不能只动嘴皮子,那些招数对他没用,你得给他来点狠的才能奏效?”

    蒋德彪皮颤肉抖,黄豆大小的虚汗不停的低落下来:“毛老板你要干嘛!您救我啊!”

    毛威龙笑哈哈的揽住满头大汗的蒋德彪:“沈秋师傅您瞧好了,对付蒋德彪这种人就应该这么来!”

    毛威龙的一只手搭在蒋德彪的右边胳膊上:“说吧,蒋德彪?喜桶去哪了?是谁让你找马老板买喜桶的?”

    蒋德彪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似的:“东西被……东西被一个客人买走了!就在半小时前买走了……”

    毛威龙噘嘴笑道:“你看你这就不老实了……”

    咔嚓!

    只听一声脆响,蒋德彪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右边的胳膊处明显塌陷了一块,骨头被毛威龙给掐断了,掐骨头就跟嚼排骨似的一般轻松。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掐了毛老板!饶命饶命!毛老板求你饶命!”

    蒋德彪彻底的认怂了,把幕后老板的信息全盘托出:“那个……那个老板我真的不知道是谁,他让我把东西送到他的住所,他就住在新家桥底下的那个破旧仓库里面!他戴了个帽子,长得很白!说话声音慢条细理的!我知道的全说了!啊啊啊啊……”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毛威龙在蒋德彪的左边胳膊上又是一下,疼的蒋德彪哀嚎一片。

    “蒋德彪,这一下就是给你的教训,下次可别随便答应别人什么事儿,也千万别却招惹沈秋 师傅这样的新人王!知道了吗?”

    “知道知道!我知道错了!”蒋德彪忙不迭的朝沈秋点头认错:“沈秋师傅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了!马老板的钱我全部退给他!”

    “为什么要帮我……”

    沈秋转身回来,重新打量眼前这个丑陋无比的男人,他用他的手段让蒋德彪说出了实情,可沈秋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欣慰,相比较未曾谋面的明月,眼前这个兔唇的男人显然更难对付。

    “沈秋师傅,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们之间虽然有些误会,但那些都是小事,谁不想看到男才女貌的佳人成双?我虽然长相丑陋,但也向往良辰好景,决不要让那个明月得逞!如今的燕京城也只有你能阻止明月!”

    “你知道那个明月是谁?”

    “略知一二,具体是什么情况,沈秋师傅还得自己去跟他会上一面。”

    沈秋没时间跟毛威龙斗嘴皮,转身交代了几句,边和炮爷取车赶往了新家桥,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明月终于要现身了吗?

    目视着沈秋远去的身影,毛威龙面色狰狞放声大笑:“沈秋啊沈秋,你不是很能耐的吗?这次我看你怎么收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