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白手当家 > 第1020章 富贵总是险中求
    老顾的问题,白手也搞不清楚,但赚钱是肯定的。

    问题在于到底能赚多少钱。

    乔教授在计算,拿笔在纸上刷刷的写。

    丁小洁早就在算,她一直没说话,拿个计算器,摁得吱吱的响。

    预算是门学问,乔教授和丁小洁都是设计专业出来的,所以她们的计算也只是一个大概。

    白手他们索性停下来,等着乔教授和丁小洁的计算结果。

    几分钟后,丁小洁停止计算,拿笔在手上写了一个数字。

    乔教授也算完了,也如丁小洁,在手上写了一个数字。

    展示之前,师生二人还相视一笑。

    丁小洁手上写的是“三十亿以上”。

    乔教授手上写的是“三十亿左右”。

    老李与老顾和余全宝三人都是目瞪口呆。

    白手是大吃一惊。

    这也太多了吧。

    乔教授解释道:“我们是按现有资料和现有物价,以及不包括利息支出的前提下计算的。计算的时间周期,是以五年为准。”

    丁小洁补充解释道:“三千五百亩土地,是以住宅用地的价格计算。当然,这个利润,还包涵了三千五百亩土地开发后的收入。”

    没钱让人愁,有钱人无忧,钱太多了人发懵。

    老李最冷静,“小白,这是不是太多了?”

    白手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啊。”

    余全宝陪着小心问,“赚得太多不行吗?”

    老顾有点沉重,“赚得太多了当然不好。”

    乔教授忙道:“等等,等等,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傻了啊?这里面没有问题啊。”

    丁小洁也道:“再说了,这只是初步计算,这只是毛利润,而不是净收入。”

    白手总算回过神来,心里恢复正常,摆着手道:“先不管这个了。现在先确定两件事,可行性报告谁负责起草,项目牵头人由谁担当。”

    老李点点头,笑道:“报告让我家老乔和小丁负责起草。至于项目牵头人,当然是由我来负责。我已经好久没在一线了,这回把我这把老骨头,拉出去遛遛,看还行不行。”

    老顾不同意,余全宝也不同意,二人都抢着要当牵头人。

    白手看出来了。这三人都怕项目有问题,或者项目有事,是准备主动揽事。

    可白手这次早有打算。

    “你们都别争了。这一次,本董事长亲自压阵。”

    白手一言九鼎,大家无话可说。

    “对了,老顾,老余,你俩去一趟十厂,与十厂的负责人做个对接。”

    “我们马上就去。”老顾点着头道。

    乔教授道:“小白,我和小丁也想去一趟十厂。我们负责这个报告,我觉得去实地考察一下,更有助于我们的工作。”

    白手点了点头,笑道:“行,你们都去。最好带一些技术人员去,造成一种大军压境的态势。”

    办公室里,只剩下白手和老李。

    “老李,你刚才有点担心,你在担心什么?”

    老李本已戒烟,却难得的向白手要了一支香烟,点上火吸起来。

    “小白,还记得两年前的昆山经济大案吗?”

    白手点着头道:“轰动一时,怎么会不记得。那是内外勾结,贱卖国有企业。五个亿的资产,只卖了五百万块。”

    “其中的罪名,就是造成国有资产的严重损失。”

    “嗯,这案子后来怎么处理的?”

    老李道:“企业十一个人判刑,最严重的判了无期徒刑,最轻的也判了十年。中间人有七个判刑,五年到十五年不等。但另一方的当事人,分别来自港澳台,案发时不在境内,逃过了大陆法律的惩罚。最遗憾的是,最终造成三点五亿的经济损失,已经难以挽回。”

    白手笑了笑,“老李,我担心的是能不能把这个项目做好,因为这个项目太大。你担心的是这个项目有没有问题,会不会出问题。老李,你的担心有道理,但是是多余的。”

    “小白,昆山经济大案刚开始时,也是有关部门批准了的,也是说合法的。”

    “嗯,你说下去。”

    老李继续说道:“法律是人定的,也是人去执行的。法律的公正和严谨,不取决于法律,而取决于执行法律的人。”

    白手笑而不语。

    老李语重心长,“小白,我不怕别的,就怕秋后算帐。”

    白手嗯了一声,“你提醒得有道理。老李,你有什么建议?”

    老李沉吟起来。

    “难道,难道我们不做这个项目?”白手追问道。

    老李摇了摇头。

    “做是肯定要做的。小白,我的意思是不防一万,要防万一。咱们的每一步,都不能留下漏洞。总而言之,要防止被秋后算账。”

    “谢谢你的提醒,老李。”白手由衷的说道。

    老李微微一笑,“什么话,你是我老板么。再说了,我还想在你这里多待几年,多赚些养老钱呢。”

    白手也笑了,“老李,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有一句至理名言,我要与你共勉。”

    “哪一句至理名言?”

    “富贵险中求,庸碌难富贵。”

    老李哈哈笑道:“小白,你是富贵。我不是富贵,我只求能站在富贵旁边,沾点富气贵气,我就心满意足了。”

    不用老李提醒,白手也会小心谨慎。

    白手早已过了冒险的时候,他现在赚的是安全钱,和干净的钱。

    首先,白手把他的“经验”推广出去。

    贾明亮和余晨华已经这样干了。

    白手再告诉曾玉山、董培元和谢洪水。

    这仨位特别是后两个,把白手的这个套路视若珍宝,并很快付诸行动。

    上海发展得很快,市区有上千家大大小小的企业,都急着搬迁出去,都希望早点在浦东新区有一席之地。

    现在这个“腾鸟换笼”模式,由建筑行业主动推动,能让众多企业早日新生。

    仅五一期间,就有三十几家企业,进入了“腾鸟换笼”模式。

    众怒难犯,白手心想,要出事的话,那就大家都出事,那就等于不会出事。

    另一方面,白手通知律师办公室,让袁妙可做好准备,为十厂搬迁项目提供法律支持。

    五月十日,刘守谦从北京回来,打电话约白手面谈。

    后来,白手把这一天定为十厂搬迁项目开始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