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长生路行 > 第四百三十章 好事?
    乱风秘境很是荒凉,而且整座秘境平坦到让人觉得奇怪,在这里甚至连一块大一些的石头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山峦险峰了。

    风中夹杂着数不清的细沙,那永不停息的狂风,似乎是已将这方秘境所有的山石全部风化,化为赤褐色的风沙,因而这方秘境从天空极高处往下俯瞰,望眼皆赤。

    这样极其恶劣的情况下,灌木乔木难以存活,赤色的平原上只有一些像是地衣类的植物,零点点缀着,很矮也很稀疏。照理说这样的环境下,灵气应该很是匮乏,整方秘境也应该是在慢慢溃崩中。

    但是实际却恰恰相反,这乱风秘境的灵气极其充裕,那漫天的狂风正是由于天地灵气太过汹涌,方才形成的,而风中的细沙,若是细细感受下,便能知晓这是由灵气形成的细沙。

    骄阳横空,一道蓝色的飞虹在大地上投下了一个小黑点,速度很快,不过一盏茶的工夫,渡羽便已经掠过两百余里之遥。

    而当渡羽飞过某处的时候,他却突然放缓了速度,抬头望了下天空,欣赏了一下外界难得一见的奇景。

    这方秘境中仿佛被人为地割裂开来,在渡羽身后狂风烈烈,风卷云涌,而在他前面,风依旧凛冽,可天上的云在风中没有半分变化。他凝视着左前方一处鱼鳞状的白云,这是他成了元婴修士,刚进入此方秘境后特意留意的一块白云。

    有道是风无形云无相,可至今百余年时间过去了,它却没有半点变化。

    再往前的天空,那些白云也不像是外界,仿佛有顽童随手抓起一团棉花,然后洋洋洒洒,到处都是丝丝缕缕的样子。据他所知宗门从中古时期得到这方秘境的时候,这里已是这般。那时候宗门便有人猜测着到底是何种原因,是天地?又或者人力?

    “应是有天仙狂醉,把那白云揉碎。”渡羽感慨了一句,面如冠玉的他,冯虚御风,此刻更像是神仙中人。

    但是这种状态并没有保持太久,在他耳边一声很是沙哑的声音突然乍起。他掏了掏耳朵,吹了一下,慵散的脸色中带着三分的无奈,重新化作蓝色的惊虹? 一口气越过了余下的百里路途? 最后他在一座院落前落了下来。

    庭院的门虽然半开着? 但是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挥了一下,一道红光便从他袖中飞出,没入了布在庭院外的法阵? 阵阵波纹荡漾开来。

    他那师尊对于这些规矩? 可看重得很。

    渡羽真君站在庭院外等候着,过了一小会儿后? 庭院外的法阵突兀地露出了一道丈许长宽的门户来,从里面从来一声很是沙哑的声音。

    “进来吧。”

    渡羽真君没有半点迟疑,他立马走了进去。

    那半掩的院门? 在他推开的时候? 发出吱吱的生涩声,渡羽走进门后,又绕过了影壁,紧接着沿着左侧的青石板路走了一段? 到了中庭的时候? 就看到有两个老人正坐在堂前左右的靠椅上。

    左边是一个盘着发髻的青衫老者,精神矍铄,眼神很是透很亮? 他很是舒服地靠着椅背,一把银色拂尘正放在桌上,此人正是那位青禾大修士。

    在右边的则是一个细眼高鼻的灰衣老者,这人骨架很大,腰背挺直,坐得的时候要比青禾足足高出了一个头,但是这位济丰真君身上却没有多少肉,十根长指看起来只有一层薄薄的皮包裹着,没有半点肉。

    此人脸颊两侧有些凹,薄薄的嘴唇,因为没有血气或者运转不快的缘故,颜色有些黑,再加上那双眸子很锋,给人一种冷厉的感觉。

    “渡羽拜见师尊,见过大长老。”渡羽真君先后朝着两人行了下后辈礼节。

    “起来吧,此次是为了冲灵山脉而来吗?”灰衣老者神色不变地颔首问道。

    渡羽真君今日来此,并不是为了冲灵山脉的事情。现如今滨海城是在他治下,冲灵山的这事情不过是小事而已。至于他师尊为何知晓,他不想也知道。

    “师尊,在万剑门的探子传来消息,那禹行已经回到门中了,不过没有看到其他人。”渡羽真君说到后面的时候,不经意间皱了下眉头。

    要是禹行听到渡羽这句话,想来应该盛怒难止。

    想当初张世平在正阳宗的时候,就是成为筑基修士,又被许攸旦所看重,但是对于宗门王老祖的行踪,他是半点也不知道。宗门元婴老祖的行踪,一般也就那些与他关系比较亲近的金丹真人才知晓。

    万剑门虽然整合了白芒山,门内收录了许多金丹真人,但是禹行出门可不会将自己的行踪告知他们。那几个够资格知晓消息的金丹,无一不是从万剑门覆灭后,就一直跟着他的,又或者是在那时候成为金丹的修士。

    然而就是这些修士,却早就被玄远宗掺了沙子,只是不知道其中会不会也有玄冥宫,水月渊的人在?

    “知道了,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再跟进了,先下去修行去吧,我这边和大长老再商谈一下。”济丰点了下头。

    渡羽明白自己师尊的脾气,应了一声‘是’,便退了出去。不去管这件事情,更中他心意,他才不想每天为了这些事情忙忙碌碌,有这时间还不如修行,又或者睡觉。

    待渡羽出了院中的法阵外后,济丰才对着他身边的青禾真君说道,“师兄,你说玄木现如今还有几分理智?”

    “玄木天资一般,才情也远不及万剑尊者,如今他入主魔躯也快百年,想来魔性已深入神魂了,想来也快了。玄山师祖与溪凤尊者不在,此次这件事情我们不掺和,那头老蟾蜍可是那魔尊兽宠,寿元将近,惹它发疯实在不值得!”青禾提及玄木这万剑门前任元婴修士、如今的木机散人的时候,言语之间并未将其放在心上。在他看来,玄木是昏了头才去打那魔躯的注意,想依靠魔躯成为化身尊者的算盘,实在是做梦!

    魔躯封印在白芒山镇魔谷的消息,不是什么秘密。很多元婴修士都知道,化神尊者自然也是知晓的。但是自从万剑尊者封印了魔躯后,这五六千年以来,这般几千年不化的强横魔躯就一直在那里,也不见有哪一位化神尊者出手将其炼制成甲尸,又或者炼化成身外化身。

    这要是件好事,又哪能轮得到玄木这元婴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