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小王妃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畏罪自尽
    廖嬷嬷,便是先前苗氏的心腹,替苗氏母女俩,担了菩法寺那事不少锅。

    那事,阮明姿算全然的受害者。

    这乍一听,好似是一个怀恨在心然后伺机报复的事,但仔细一想,这根本就没有道理。

    因着受害者,没有遇害,所以怪上了受害者?

    桓白瑜根本就不信这事是什么外院管事做下的。

    阮明姿想了想:“那外院管事何在?爷爷奶奶,我能问他几句话吗?”

    老平阳侯神色凝重,将屋子里的下人悉数屏退,只留下立夏来照顾平阳侯老夫人,他这才缓缓道:“……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了。等侍卫查过去的时候,那个外院管家,却已然早就用一条白绫,在他的屋子里,悬梁自尽了。”

    桓白瑜皱了皱眉头:“这意思是,死无对证了?”

    老平阳侯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桓白瑜:“这是那外院管事,死之前留在身边的遗书……已经找人验过尸了,死亡时间大概在清晨,估摸着明姿刚出门不久,这人就已经上吊了。”

    桓白瑜接过那封信,纸很粗糙,像是拿炭灰在纸上写的,字非常潦草。

    上头把他对马匹动了手脚的事交代了一番,又写了自知此事一发,他断无活路,索性提前自我了断了,还免得受皮肉之苦。

    桓白瑜面无表情的看完这封信,神色有些冷淡,把这信又还给了老平阳侯,不置可否:“字迹验过了吗?”

    老平阳侯略一点头:“验过了,确实是那外院管事的。”

    事情到了这,人证物证,甚至这个外院管事死前的遗书,都能证明这事的犯人便是这个外院管事。

    然而,无论是平阳侯老两口,亦或是桓白瑜阮明姿,他们心下都有数,这事,这个外院管事,背后应该还有主谋。

    至于主谋是谁……

    其实他们彼此心里都有数。

    能在平阳侯府这般神不知鬼不觉做出这等事的,还能有谁?

    只是现在证据全无,唯一的人证也“畏罪自尽”,他们心里哪怕清楚,也无法让那背后主谋之人认罪。

    桓白瑜冷冷道:“我不会就此罢休的。”

    他看向平阳侯老两口,开门见山的直白道:“侯爷,老夫人,我知道舒安楠与苗氏是你们至亲,但我不会因此就对他们网开一面。待我查到了证据,到时候还望侯爷与老夫人,莫怪我无情。”

    平阳侯老夫人神色淡淡的:“殿下只管放手去做。殿下也不是外人,我也不瞒着殿下。我同侯爷,早就决定,不会让舒安楠承爵了。待我们百年之后,这爵位便由朝廷收回便是——”

    这事,先前平阳侯老夫人就同她提过,她倒也没有吃惊。

    她知道,是舒安楠一次又一次的让平阳侯老夫人对他失望透顶。

    这都是他自找的。

    桓白瑜听了倒也没有很吃惊,只略一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四人又交谈了许久,直到外头天色彻底黑下来,平阳侯老两口便又留了桓白瑜用了晚饭。

    琳琅院灯火辉煌。

    而平阳侯府的正院,却没有半点动静。下人们个个都噤若寒蝉,不敢发出半点声响来。

    正院的厅堂中,碎瓷片满地都是,显然先前曾经有过一场疯狂的摔打。

    苗氏一言不发的坐在碎瓷片中心处的椅子中,神色阴郁。

    厅堂里没有点灯,黑洞洞的。

    苗氏心腹大丫鬟战战兢兢的立在一旁,呼吸都要放缓了再放缓,生怕哪里发出声音,再惹得苗氏发狂。

    苗氏眼神阴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她才沙哑出声:“莲蓬,去,打听一下琳琅院那边的消息。”

    大丫鬟莲蓬低头应是,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门开了,带进外头一抹银白色月光。

    苗氏冷声道:“关门!”

    莲蓬头上渗出了冷汗,赶忙把门关上。

    苗氏一人,浸在了无边的黑暗中。

    没过太长时间,莲蓬脚步飞快的回来了。

    但她一进入这正院,便又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

    她站在门外,低声回禀:“夫人,奴婢打听了点消息,回来了。”

    “进来。”

    苗氏沙哑的声音从幽深漆黑的屋子里幽幽的传了出来。

    莲蓬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迈了进去。

    “琳琅院那边,是不是很热闹?”苗氏突然开口,语气有些神经质,莲蓬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这是苗氏要犯病的征兆。

    她硬着头皮回道:“奴婢过去的时候,没什么别的动静,就只看着,厨房那边整治了一桌酒席,在院子外头招待丰亲王的侍卫。”

    苗氏在黑暗中冷笑了一声,继而幽幽道:“他们在那热热闹闹的,而我的婵儿,眼下却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家庙中,古佛青灯的……”

    莲蓬一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这屋子里,已经没有能让她们夫人再摔的东西了!

    “说起来,那也是个好命的。搭了一条人命进去,都没整治死她。”苗氏声音幽幽的,带着一股怨毒劲儿。

    莲蓬知道苗氏说的是什么,她沉默了下,只能干巴巴道:“夫人,您别气了,好歹顾及肚子里的孩子……”

    “孩子?”苗氏神经质的轻笑一声。

    继而,她的轻笑声猛地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

    幽深的黑暗里,苗氏的声音温柔极了:“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的好莲蓬,你真是提醒我了……”

    莲蓬口干舌燥的,她,她提醒什么了?

    外头的月光透过窗柩映进来,莲蓬只能看到苗氏的轮廓。

    苗氏坐在椅子里,正轻柔的一下一下摸着肚子。

    她声音温柔,好似在说一件什么柔情满满之事:“我差点忘了,一条人命弄不死那个小贱人的话,再加一条人命,难道还不够?……”

    她似是想到什么有意思的事,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笑声,落在幽深漆黑的屋子里,如水波一般回荡着。

    但莲蓬却听得毛骨悚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苗氏突然轻声道:“莲蓬,点灯吧。”

    莲蓬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几乎是缠着手,从怀里掏出点灯的火折子,哆哆嗦嗦的点着,去点亮了离她最近的一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