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大侠凶猛 > 563章 契机
    夜槐西南,异化之地。

    景谆刚刚走入帐篷,准备休息,动作就忽的顿了下,他整个人动作变缓,旋即转首,侧望某处,眸光变的深邃。

    在他感知中,笼罩大半个夜槐城的未知秘力骤然衰弱下来,仿若遭受了某种沉重打击,不自然的崩塌。

    “奇怪,这种层次的力量怎么可能消散的这般快速?”

    低声自语中,景谆一步跨出,整个人就于暂时休息的帐篷中消失,来到了云海长空处。

    疾风浩荡中,肉眼可见的朦胧灰雾自夜槐上空荡起,于飞扬过程中,湮灭消融。

    “果然,夜槐城内还有着我不了解的、极强大的积淀隐藏,这突兀入侵的力量使其被动复苏。”

    做出这个猜测,景谆身形挺直,抬手虚握,遥遥对准一缕即将消逝,就要融化的雾气。

    只是。

    他刚做这个动作,精神就难以遏制的涌现出极大的恐慌情绪,放佛整个人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恍惚之间,这位极境武者“看到”一件猩红邪异的长袍浮于身后,长袍边缘,无穷无尽粘稠恶心的血色液体永恒低落,在他脚下,则是一片如树林一般的短粗红毛,上面结满各种各样的头颅。

    不仅如此,他还“感到”自身被某种难以言状的锋锐力量彻底贯穿,整个人被分割成不规则的碎块,却奇异的维持住了平衡,没有立刻散落。

    “不!”

    怒吼一声,景谆用力闭了闭眼,猛的合掌,收回手臂,继而脚步后踏,直退百里。

    呼~

    最后时刻,他没有真的做出牵引动作,没有真的将那朦胧灰雾引来,而作为对应,血色长袍及锋锐法理亦没真的与之产生交互,他感触到的危机并没有降临。

    他放弃了那个危险的,甚至足够让他陨落归墟的未来。

    “这种感觉……”

    景谆既恐惧又侥幸的望着夜槐上空最后残留的那抹灰白? 声音略有颤动:

    “这是超越劫境的力量。”

    话音未落? 他又似想起了什么:

    “夜槐城竟有这般沉淀,能够抗衡击退这个层次、这个位阶的事物。”

    这个瞬间,在景谆心中? 夜槐这座普通的? 没有丝毫特色的郡城顿时变的神秘,放佛内藏无数奥妙。

    “此地不宜久留。”

    景谆微微侧首? 看了近处闪烁淡金光芒的超大符阵? 迅速做出决定:

    “等处理好这件事,就离开夜槐。”

    ……

    ……

    超大符阵另外一端。

    公西福站在一处山丘顶部? 同样抬首凝望夜槐方向,与那位南炎使者相比,他并没有做出尝试,更像是一个观察者。

    沙沙沙……

    这个时候? 一阵明显的、放佛故意加重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 接近这里。

    公西福收回目光,视线投向他处,就见到一个神情严肃、面容冷峻的男子快步走来。

    他穿着与夜色难分色彩的衣衫? 背负一柄长剑,正是夜槐靖夜司之主。

    “公西前辈。”

    游涵衍身形微弯,轻施一礼? 没有丝毫客套道:

    “我接到下属汇报? 城内有许多人莫名失踪? 初步调查下,发现这可能涉及邪教……”

    邪教……游涵衍一席话,将公西福的注意彻底牵引过来,他眉头皱起,语气低沉道:

    “你确定?是哪个势力。”

    “有很大可能。”游涵衍轻轻点头,平静回应道:

    “是白骨菩提的信徒。”

    白骨菩提,那位只听过真名,只是偶尔降下些许力量的邪神吗?因为这位存在并不强势,向其祈求力量的信徒并不算多,势力也不强大。

    这般想着,公西福莫名松了口气,眉头微缓,随即语气变得漠然,他吩咐道:

    “继续调查,知道这些狗东西的具体位置后,我会出手。

    信仰邪神者,必须杀死,他们已不算是人,是任何活着生灵的敌人。”

    “嗯。”游涵衍点头应是后,结束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语气探究:

    “公西前辈,我刚刚察觉到,影响夜槐的那种奇特力量已经消失了,不知现在进入那里,是否还有什么不好打影响?”

    “我不知道。”公西福揉了揉额头,以叹息般的口吻说道:

    “精神秘境这类事物,我也只是听闻,没有遭遇过,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

    不过,此类秘境机缘的获取,以阅读远古强大生灵的记忆为途径,可以想象,尝试者一定会被这些记忆影响,甚至难辨自我。”

    说到这里,他低笑一声,语气缥缈,似从地底深处传出:

    “很多人都认为,精神秘境是精神传承,同样是远古生灵复活的布置。

    得到与付出之间,机缘与危险之间,自有平衡。

    也许,当某个人从那处秘境走出,已不是自己,或者说,不是完整的自己。”

    ……

    ……

    月树街,某处建筑地下密室。

    着月白长裙,右腕佩饰银镯的女子缓缓睁开双目,眸光模糊而迷茫,放佛从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境中醒来的感觉。

    她环视左右,认真看着这间装饰普通的屋子,没有放过一点细节。

    良久,拥有莲华道人形象的女子张了张嘴巴,几次尝试,才终于开口。

    只是,她的声音是那样沙哑,那样低沉,那样沧桑: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出现那样的变故?

    天尊所言:前路已断,就是这个意思吗?”

    自语之间,这个女子忽的捂住额头,表情痛苦,放佛回忆这些事情会给她带来某些伤害一样。

    “青炎,赤火,飞鱼儿……”

    随着一个个名字吐出,她表情越发痛苦,眼泪也顺着脸颊聚到下巴,坠落到地。

    最后,她用一种微弱的,只能自己才能听清的话语呢喃:

    “只有我活了过来吗?”

    接着,她随即坚定道:

    “我会复活你们,寻找一切得答案。”

    她话语刚落,腕间银镯霍然绽放万千豪光,这些光芒并未飞散,没有攻击,而是与半空中纵横交织,勾勒出一个澄净半透明的奇异符号。

    “原来我的机缘是这般。

    罪主大人说的契机,居然不是秘境内的知识,而是一位早该死去的人。”

    蓦然,奇异符号内,一道轻柔但不含情感的女声响起。

    ……

    ps :感谢—流枫无双—的打赏,好久没见大佬出没了。

    另:看到好儿狂刷书评去了,这很好,努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