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横刀行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杀?杀!杀!!(二)
    男人将药丸倒在手里,想都没想就把瓶子狠狠砸在了王笙的面门。男人看着转身离开的那个女人,嘴角上扬一下,这才漫不经心地走到王笙身边,伸手捏住他的鼻子,等着他张嘴的那一刻,只见王笙没过多久已经憋不住了,刚一张嘴男人就将东西,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王笙本不想咽下,可他面前之人再次击打他的喉咙,还是将东西咽了下去。

    “死不了的感觉,慢慢受着,本少爷要去爽爽喽!”

    男人将门关上,这才转身离去。

    天上的云突然抱成了一团,缓慢的奔向了月亮那边,奇怪城也在这一刻只有几个昏黄摇曳的火盆,驱赶扑过来的黑暗。

    敬长安卸下自己的大刀,将子虎系在了腰间,趁着头顶之人转身之时,三下五除二就上了城楼之上。

    紧接着就是几声闷响,以及水泼到地上的声音,奇怪城的城门楼子之上,本不应该扎堆在一起的守夜人,站在了一起,支撑他们的,是入了一半身体的兵器。

    敬长安站在城楼之上,四处寻找,在黑夜的帮助下,他发现了那座门前挂有灯笼的宅子。

    敬长安在周边埋伏了足有一炷香时间,几番确认宅内看守只有两人,这才飞身上房,一击致命。

    敬长安站在院子里,他的面前有三个房间,两间亮着灯没上锁,只有一间是黑着的而且房门还上了锁,敬长安想都没想直接选了那间上了锁的房间,他断定王笙就在里面。

    可当他一个飞脚踢开房门,还没站定,几桶粘稠的浆子就将敬长安直接包裹在了其中。

    敬长安想要挣脱,可越是挣脱这浆子变的更加坚硬,将他的四肢牢牢困住。

    “哈哈哈哈!好啊好啊!论你有天大的本事,这捕兽草的汁液,也能将你按在地上,让你动弹不得!”

    敬长安看着这个当初应该杀掉的男人,两个眼睛装满了杀气。

    “呦呵!来!给你看看什么叫救而不得!”

    男人对着身边脸上布满红晕的女子,点了点头,女子从屋里将浑身都是伤口的王笙拖了出来,丢在了男人身边。

    他直接抓着王笙的头发,将王笙拖到了敬长安身边。

    “怎么说呢!你把我爹抓了!还有我的相好,还有让我整整断了三根肋骨,我秦安在不学无术,也知道什么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男人说完,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一把长刀,对着王笙的后背就是一刀,血喷了敬长安一脸,王笙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秦安接着又捅了一刀,王笙两个眼睛睁的老大,下一刻彻底失去了光芒。

    “啊!!!!!杀?!杀!杀!!!”

    敬长安全身肤色变成了暗红色,他使劲挣脱着,他的眼睛彻底被血冲满,这一刻他如同重地府方寸之地上来的修罗。

    “呀!哪里来的鬼?正好我这里还有桃木做的杀威棒!”

    秦安捂着嘴,十分害怕,随后招了招手,另一间屋子突然出来七八个粗狂的汉子,对着敬

    长安就是一顿敲打,这猛虎也怕群狼,敬长安在长时间的攻击下,直接晕了过去。

    “行了!地上尸体处理一下,挂在奇怪城城墙之上,用他祭奠这几个弟兄,至于这个白将军,咱们可要好好供着他!”

    秦安用女子的上衣,擦了擦自己的手,对着这帮喘着粗气,浑身是汗的手下笑着说道。

    当刀疤脸和阿蒙赶到奇怪城,阿蒙选择的潜伏之地,找到了白寻刀的大刀俎虎,两个人下意识以为白寻刀没有选择直接攻城,可来回摸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其他的痕迹。

    两个人只能在折返回来,想着能够等到白寻刀回来。

    可阿蒙顺着俎虎刀摆放的方向看去,在奇怪城的门楼上,看到了一个伤痕累累的尸体。

    “这是谁啊!”阿蒙伸腿踢醒了刀疤脸,刀疤脸顺着阿蒙指的地方看了过去,当他看见那悬挂的尸体,直接呆住了。

    “这……不好!你在这看着,我需要回去一趟!”

    刀疤脸转身就要走,阿蒙还没再说话,刀疤脸扭过头来,他分明看到了眼泪。

    阿蒙也不好意思说话。

    刀疤脸骑马奔驰,到了新城,谁拦都不好使,直奔路小乙的住处。

    “把头!把头!不好了!”刀疤脸冲进路小乙的房间,路小乙从床上起身,看着这个满头大汗的刀疤脸,示意他稳一下再说。

    “王笙尸体被挂在城……奇怪城墙之上,白将军的刀我们找到了,恐怕他也凶多吉少!”

    “什么?快!快用一号鹰圈定你认为的城池,想办法联系上百湖和千山,给老子找药去,老子要去弄死他们!”

    路小乙完全慌了神,他的心口疼痛不已,他强忍着说道。

    ————

    傍晚一只鹰飞到了浮云楼,左廖刚批完一些事情,正在楼阁之上想着事情。

    恍惚间,他看到了本不应该能看到的东西。

    左廖几度摔倒,才跑到了鹰的身边,伸手解开鹰腿上的东西,撑开一看,他的脸变成了黑紫色。

    全身释放着帝王之气,大内总管感觉到了不同寻常,快步上了楼,直接跪在了楼梯口处,磕头行礼。

    “将信交给宋之卿,朕要看到他们所有人的项上头颅!”

    左廖声音冷到了极点,大内总管第一次看到大佑帝君冲天怒火,从来不抖的手,这次去接,差点没有拿到手。

    三日后,一万黑羽骑兵,从京都出发,直奔奇怪城。

    领头将军下达命令:“不分敌我,见头上有刺青者,杀!乡音不纯者,杀!私带兵器者,杀!重见之时,没有战功者,杀!滥竽充数者,夷三族!”

    路小乙吃了吊命药,身体恢复依旧不尽人意,庆竹郎以为事情因自己而起,特意教了路小乙,回梦心法,路小乙竟然用了两天就参透了其中奥妙,带着刀疤脸直奔奇怪城。

    这几天,敬长安被秦安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可敬长安原本引以为傲的自愈能

    力,成为了他受尽苦楚的帮凶。

    “白将军,我有些不明白啊!你的身体,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要不这样?你教我一二,我少割你两刀,如何?”

    秦安将手上的刀,丢进一边已经血红的木桶里,喝了一杯茶水,趴在满身都是流血的口子,敬长安面前,一脸求学的态度说道。

    敬长安艰难张开嘴,在说着什么。

    秦安没有听到,于是贴近一些,这才听到敬长安说的那句骂娘的话。

    “呵呵!你小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哎你知道吗!我在城里啊!又找到了茱萸粉!你说这东西,要加点什么,才能让你舒服呢?”

    敬长安低吼起来,秦安这才欣慰的点了点头,那个被秦安几番风雨的女子,轻轻推开了门,秦安瞪了他一眼,女子指了指外面,又按在自己的头顶,秦安这才再次用水,洗了洗手,赶紧出了门。

    “大人!您怎么来了!您应该提前说一声的!”

    秦安搓了搓手,看着面前一袭白衣,手里把玩着一支晶莹剔透的玉笛,腰间一把用布随意编制成的宝剑,明眼人都能看到那剑尖上的一点红光,

    “我来是告诉你!你最后的任务是什么!”幻听郎君笑了笑,拔出宝剑,那剑直接将秦安身边的一个女子,直接劈成了两半。

    鲜血直接染红了秦安,他直接愣住了,眼皮子开始抽搐起来。

    “丙级的一个哑女都能让你动了心,品味真差!对了空山的人马,我带走了三十个,剩下的你随便用就是!”幻听郎君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牌,丢在了秦安的脸上,转身离开。

    秦安蹲在地上,将铁牌用嘴哈了哈气,擦了擦,放进怀里,将女子的两半尸体抱了起来,走到了一处小屋子里面,将她尽量保持完整,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敬长安躺在地上,他身上的伤口,又开始结痂起来,敬长安的嘴巴,已经裂的不能再裂,他的脉搏跳动的间隙越来越长。

    不知过了多久,敬长安喝到了米粥汤,他下意识地吞咽着,现在的他根本看不见人了。

    秦安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这才想起那个姓白的好久没有管他了,他赶紧叫人做了饭,给敬长安小心喂着,生怕敬长安会死掉。

    一万黑羽骑兵,以最快的速度扫掉了整个十二城,宋之卿还遇见了他最想杀的男人,莽山成惟觉。

    成惟觉也没有想到大佑的人马真么快就杀到了这里,要知道以他们自己的速度也要再等七天才能到。

    老天爷真的很会和人屠成惟觉开玩笑,花了很长时间才摆脱了宋之卿,可他用了一切办法才进来的三百多人,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又要全部报销干净。

    宋之卿一个人杀了剩下没有幻听郎君那般脚力的人,一个人坐在自己打死的尸体之前,喝着他们腰间用来提神的水,等着自己队伍汇合。

    路小乙等人将奇怪城周围所有的地方,没有想到的小路,全部埋上了陷阱,他们在等宋之卿的到来,一举将余下的祸害之人,全部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