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绝对选项 > 第五百二十一章:魔后早已看穿一切(第二更!)
    “石小白到底是天劫原罪的转生者,还是命运圣树的传承者?”

    魔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突然开口,好似高手过招,一开始轻描淡写随意试探,忽然杀招一出,内力全放,破釜沉舟。 更新最快

    花璃瞳孔微微一缩,泰然自若的神情出现了一丝变化,只不过很快便平静下来,她知道魔后知道不少,但没想到会从魔后嘴里听到这两个名词。

    天劫原罪转生者!

    命运圣树传承者!

    前者是足以毁灭世界的大魔王,后者则和花璃一样得到三圣树传承肩负救世重任的救世主,将一名灵凡境的少年与这两个动辄影响世界的关键人物联系在一起,必然不只是瞎猜那么简单。

    魔后轻笑道:“九转超凡塔既是试炼之地,亦是信息茧蛹,超凡族本想将其向百族开放,以便采集信息。在这信息茧蛹里,出入的试炼者在试炼之地里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下来,奴家虽然被禁锢在这枯燥乏味的囚牢中,但从人类试炼者的嘴里得知了不少外面世界的信息,自然也包括最让人类头疼的末日天劫,只不过关于天劫原罪和七大分身说法不计其数,皆有不同,奴家一直不知哪一个版本才是正确,但如果奴家没有猜错,那一只黑光小人就是传说中的……暴食吧?”

    花璃嘴唇微抿,神色不变,仍旧没有应答。

    魔后自顾自说道:“说来奴家做出这样的判断还是因为您和那黑光小人的对话中出现了两个字‘贪婪’。三千年前,千眼魔君重伤逃入九转超凡塔,奴家本想将它驱逐,但后来它拿出了奴家没有办法拒绝的宝贝,并且自愿代替已经老弱的第三层领主,与试炼法则签订永世为奴的奴隶契约。于是奴家将它留了下来。但现在仔细一想,那千眼魔君出现的时机与第三次末日天劫时间正好吻合,并且生性贪婪,再加上您和那黑光小人称其为‘贪婪’,于是奴家便大胆假设,这千眼魔君便是七大分身之一的‘贪婪原罪’!”

    魔后似乎是想证明自己的猜测有理论依据,并非瞎说,于是说得很细致耐心。

    索性花璃也听得很有耐心,并没有中途打断,她只是面无表情,神色平静地看着魔后,既不对魔后的说法发表意见,也不阻止魔后继续分析。

    魔后自然不会就此停下,继续道:“如果千眼魔君便是贪婪原罪,那么结合黑光小人与您的对话中提到的‘吾王’以及‘背叛’,可以断定那黑光小人也是七大分身之一,而这黑光小人一到第六层世界,便吞下了一片汪洋大海,其特征太过明显,身份呼之欲出,毫无疑问只能是……暴食原罪!”

    花璃心中轻叹了口气,魔后到此为止都是正确的,逻辑推理也毫无问题。而魔后的信息来源基本上都来自于她和黑光小人在第六层时的那场对峙,那时她心思全部牵挂在石小白身上,竟是忘记了屏蔽掉魔后偷听的“耳朵”,魔后能够猜到这么多,是因为她疏忽了。

    似乎察觉到花璃眼神的轻微变化,魔后的眼睛更加明亮,她轻声继续道:“黑光小人是暴食原罪,表面上来看,它是察觉到贪婪原罪的气息,所以潜入了九转超凡塔,但这并说不通,因为潜入九转超凡塔必须自我封印到灵凡境,是十分危险的举动,暴食不至于为了寻找贪婪而冒这么大的风险,应该有更加重要且急迫的事情让它不得不出此下策,比如……它发现了天劫原罪的转生者。”

    “然而出乎暴食的意料,您追了过来,想必您应该和天劫原罪有某种仇恨,亦或者身负杀死原罪的责任,所以不惜自我封印也要追进九转超凡塔。但您到了塔里,却没有直接杀死暴食原罪,而是将它镇压在海里,奴家一开始十分疑惑,后来才想通原来您不是进来追杀暴食原罪,而是过来阻止暴食原罪。阻止它……寻找自己的王!”

    “您在阻止暴食原罪接近石小白,奴家看出了这一点,因此对夫君产生了怀疑,直到后来,暴食原罪不顾一切想要击杀被它骂做叛徒的贪婪原罪,并对夫君持轻视态度,奴家差一点就打消了怀疑的念头……然而,当暴食原罪被您灭杀之后,夫君却突然食欲大增,并且连石头都视作山珍海味,与‘暴食’的特征如出一辙,真相呼之欲出。”

    “为什么千眼魔君会认夫君为主?为什么暴食原罪明知会死还做了激怒您的蠢事?为什么暴食原罪死后,夫君突然多出了‘暴食’的特征?一个答案便能解释所有的疑问因为夫君就是天劫原罪的转生者!”

    “暴食是因为无法与您抗衡,又害怕夫君是天劫原罪转生者的身份暴露,因此骂贪婪是叛徒,装出蔑视夫君的模样,并且激怒您以求一死,一切便是为了瞒住夫君的身份!”

    “奴家,可有说错?”

    魔后几乎没有停顿,一口气说完了这番长篇大论。

    花璃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此时才轻声开口道:“矛盾了。”

    魔后微微挑眉,“哪里矛盾?”

    花璃平静道:“假设你的假设是正确的,既然暴食自寻死路是为了隐瞒天劫原罪转生者的身份,那么它难道没想到自己死后,分身回归,特征出现,反而会暴露天劫原罪转生者的身份?这里自相矛盾了。”

    魔后眼睛微眯,说道:“奴家起初也觉得有些矛盾,但夫君的‘暴食’特征却没有理由凭空出现,除了暴食回归再也没有其他解释。所以,奴家认为,虽然可能性极小,但暴食原罪或许真的忽略了这一层简单的逻辑,一心想着帮夫君隐瞒身份,却没想到自己死后反而会因为特征回归而暴露夫君的身份。奴家认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花璃淡然道:“凭空出现奇异的能力,对小白来说并非第一次,虽然连我也看不出他为何会突然多出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但他凭空得到和‘暴食’特征类似的能力却并非不可能,所以,这一切只不过是巧合罢了。”

    “巧合?”

    魔后轻笑道:“您宁愿相信暴食原罪不会犯错的矛盾,也要认为这种匪夷所思的‘符合’是一种巧合,奴家也无话可说。只不过,事实上,奴家对自己的推理也不是百分百肯定,因为在奴家推理中确实有一个巨大的矛盾。”

    花璃挑眉问道:“什么矛盾?”

    魔后若有深意地看着花璃,吃吃一笑道:“在奴家的推理中,您理应仇恨天劫原罪或者肩负灭杀天劫原罪的责任,然而您在夫君出现‘暴食’特征后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甚至与之前一样默默地暗中守护他,若说您已经爱得无可救药,连仇恨和责任都可以抛却,奴家有些难以置信,所以觉得十分矛盾,如果夫君真是天劫原罪转生者,您到底是如何看待他,为何直到现在还要为他包庇辩护?奴家实在想不通。”

    花璃沉默,没有回答。

    魔后双眼微眯,道:“这个矛盾让奴家不能百分百断定自己的猜测,越试探便越怀疑,于是就在刚刚,对于夫君的身份,奴家有了第二种猜想,第二种猜想便是命运圣树传承者!”

    ……

    (ps:昨天的第二更,说晚一点更新,结果晚了十二个小时,我有罪,我自首!大家看了应该也知道,这段真的不好写!而且写得我很难受,但这是收官,也是封盘,不得不写啊,下一章这段剧情就会结束,马上就进入李无语的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