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绝对选项 > 第四白六十七章:牛头人不存在的世界(八千字!)
    第四百六十七章:牛头人不存在的世界

    第七层世界与阵法世界显然并没有处在同一条时间轴上,因为在阵法世界黑夜将至的此刻,第七层世界还远远没有迎来黄昏。 23us更新最快

    虽然烈阳已经不像正午时分那般炙热,但洒向人间的光辉却依旧明亮无比,阳光穿过云霭的间隙,将大地照得通透。

    空旷无垠的荒凉盆地内,除了靠近石壁的边缘地带,没有一处逃脱得了阳光的普照,也因此,盆地内的七名年轻男女至此仍旧被锁在了“影子”的牢狱。

    若是万里的晴空里突然飘来一片浓郁的阴霾将阳光暂时遮挡,使得扎根在地面的“影子”暂且消失,或许他们便能得以救援。

    但可惜这样的奇迹并没有发生,在这短暂却又漫长的十分钟里,再如何被祈祷着,奇迹也始终没有发生。

    于是,这段已经渲染好绝望氛围的故事,似乎即将不会再有转折地,终于走到悲剧的收尾。

    被斩碎一地的牛比元帅的血肉如同蛆虫般,在一寸又一寸蠕动后缓慢地咬合着,经过十分钟的努力,终于在大约十秒之后即将完全地重生。

    这一段自我复原的过程充斥着各种恶心的场景断裂的肠子重新粘合,破碎的内脏缓缓拼凑,粘稠的血液挤入干瘪的血管,污秽的脑浆流进惨白的头骨……诸如此类仿佛逆向解剖的过程,简直比分尸的场面还要来得恶心和惨烈。

    而伴随这一过程不断酝酿的,是恐怖和绝望的氛围。

    牛比元帅的复生越显悲惨,它的复仇便会越发残暴。

    连盆地之上的三万观众都能深切地感觉到盆地里散发出的危险气息,神族的子民们早已暴动,因为即将被牛比元帅的复仇吞噬的七名不幸者中,有一人是他们的神王。

    然而神族子民的暴动并没有任何作用,因为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石壁下的盆地已经被无形的结界笼罩,将三万观众完全隔绝在了盆地之外。

    毕竟这场阴谋的幕后策划者乃是掌控了整个试炼之地的程序主脑(魔后),无论神族,魔族亦或者超凡族都是她创造出来的傀儡存在,自然不可能拥有介入这场阴谋的力量,连将这奔向绝望的轨道撬动哪怕一厘米都无法做到。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躯体已经完美愈合好的牛比元帅,将自己的头颅从地上拾起,重新安放在切口整齐的脖子上。

    骨头与骨头相接,血肉同血肉交合,当最后一道伤口消失时,必将残虐至极的复仇便将开始。

    “枯燥无趣的前奏终于要结束了?”地行夜叉睁开眼,目光看向那道蔓延在地面上的巨大阴影,语气颇有些不耐烦。

    它听从阴影幽鬼的安排,没有出手杀死让它颇有些忌惮的李无语和沐冷溪,倒不是为了最大程度地让牛比元帅发泄怒火,也不是因为作为第九层领主的阴影幽鬼真的具备“命令”它的资格。

    只不过地行夜叉虽然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但在成为恶鬼之前却是一名喋血的武士,仅剩不多的武士精神让它没有对无法动弹的对手出手的恶趣味。

    然而,让可以立刻杀尽的敌人苟活十分钟,这样的做法在它看来是非常愚蠢的,即使那七名试炼者已经被阴影幽鬼的“影之桎梏”束缚,基本没有翻盘的可能,但谁又能断定不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异变呢?

    最令地行夜叉恼火和不耐烦的,却是它十分清楚阴影幽鬼这么做的真实目的。

    “是呢,前奏结束了,所以,绝望的悲歌要开始奏响了啊!”

    阴影幽鬼发出阴测测的嘶哑冷笑。

    “哦呵呵......夜叉兄,你难道不觉得前奏是十分有必要的吗?比起直接宣判死刑,施舍他们苟活的时间沙漏,随着希望之沙被渐渐耗尽,绝望的情绪便会慢慢累积,歇斯底里地祈祷奇迹,祈祷时间过得慢一点,直到不断酝酿的恐惧,终于被彻底爆发的绝望点燃之时,这猛然推向**的悲歌才是最美妙的啊!所以啊,前奏是很重要的呢。”

    阴影幽鬼的声音里充满了恶劣的愉悦。

    地行夜叉露出果然如此的眼神,冷声道:“汝之恶趣,纵使过了一万年,吾依然无法认同。依吾之见,无论对手多么弱小,无论优势如何巨大,过度的傲慢和大意都有可能导致自身的灾祸。而且......”

    地行夜叉转头一眼扫过荒凉大地上的那七名试炼者,神色愈发难看了几分。

    即使身体无法动弹,即使重复着长达十分钟的挣扎失败,即使牛比元帅的复仇与折磨即将到来,那七个人类,无论是那个吊儿郎当的举盾少年,还是那个看似柔弱的银发少女,七人之中,没有一个人的眼神是黯淡的。

    他们的双眼,直到此刻都明亮无比,熠熠生辉,一点都不像是如此绝望的处境下该有的眼神。不,应该说,他们的眼睛里此刻分明充满了希望和战意!

    这绝不是可以大意对待的敌人,而它和另外两个蠢货却毫无察觉地给了他们十分钟的时间。

    “够了!蠢牛,快动手!”

    地行夜叉怒喝一声,它一边庆幸着这十分钟里没有发生什么变故,一边提起了一名慎重的武士所该具备的警惕。

    “别着急。”

    牛比元帅用力地扭了一下重新愈合的脖子,顿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骨头磨合的声响,它冷笑着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战斧,转头用充斥憎恨的阴狠目光紧紧地瞪着远处的青衣少女。

    “急什么?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本元帅要让他们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牛比元帅如此说着,声音充斥着难以压抑的愤怒,一步一步向已经沦为任其宰割的鱼肉的青衣少女缓缓走去。

    “直接杀了,不要再浪费时间!”地行夜叉皱起了眉头,牛比元帅似乎打算将那七个试炼者慢慢折磨至死,若是任由它这么做,势必又要浪费许多时间,期间说不定会发生不可控的变故,毕竟看那七个试炼者的眼神,直到此刻都是没有彻底放弃。

    傲慢和大意可是最容易招致灾祸的恶源,必须将威胁扼杀在摇篮里!

    因为它当年身为武士时,便是死在了自以为已经杀死的敌人手里,同样的错误,它怎么可能再犯?

    地行夜叉双眼微眯,缓缓将武士刀拔出了刀鞘。

    “地行夜叉,收起你的刀!奉劝你不要低估了本元帅此刻的愤怒,本元帅刚刚所承受的痛苦和屈辱,你难道没看见吗?若不用尽最残忍的酷刑,如何能够发泄本元帅的心头之恨?”

    牛比元帅朝着地行夜叉怒吼了一声,不久前被关在狭小的空间里,空气被完全夺走,那无法呼吸的绝望和濒临死亡的恐惧依然历历在目,它心中的憎恨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

    地行夜叉眼里闪过一丝挣扎,最终缓缓叹了口气。

    “随你吧。”

    地行夜叉将武士刀收回刀鞘,意兴阑珊地闭上眼睛,靠着石壁继续假寐,无论如何,它和这头蠢牛也有万年的交情,即使表面上再如何关系恶劣,也绝不可能连一点感情都没有。

    而且,它虽然有所警惕,却也根本不认为那七个人类还有反抗的余地,因为一旦被阴影幽鬼的“影之桎梏”锁上,连它都难以挣脱。

    为了那不切实际的警惕和这头蠢牛彻底决裂,未免还是太过不值了。

    地行夜叉的让步让牛比元帅满意一笑,它转头继续前进,走的速度虽然并不快,但仍旧在不到十秒的时间里走到了叶无晴的身前。

    只剩下一米的距离,它只要稍微挥动一下斧头,便能够让少女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但到了此刻,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双平静中带着杀意的琥珀色眼睛,它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它一向热衷于疯狂的杀戮,享受将敌人直接劈成两半的快感,却对折磨的手段没有多少研究。

    它要让眼前这个贱人遭受最残酷的折磨,一般的折磨手段并不能它满意,于是它仿佛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下手。

    “呐,幽鬼,你曾是冥界的监狱长,最擅长折磨罪犯的手段,能不能教一教本元帅?本元帅今天总算知道,原来折磨的酷刑是这么重要的一门艺术,因为有些愤怒,是连杀戮都没有办法发泄的啊。”

    牛比元帅转身看向地面上的那一滩阴影,问了一个令人惊悚的问题。

    “哦呵呵......”

    阴影幽鬼显然很乐意为牛比元帅支招,它邪笑着说道:“比起身体的痛苦,精神的折磨才更加残忍,所以啊,不停地践踏他们的尊严,让他们承受无法忍受的屈辱,让他们遭遇恨不得立刻死去的苦难,让他们的精神彻底崩溃......这才是真正的酷刑!”

    牛比元帅显然没听出阴影幽鬼话语中的深意,不耐烦道:“什么意思?能不能直接告诉本元帅,到底该怎么做?”

    阴影幽鬼失笑道:“这都听不懂?你还真是......也罢,我就明说了吧,你所想要折磨的那个人类是一名少女,相当于你们牛头人一族里未婚的雌性牛头人,你觉得对一只未婚的雌性牛头人来说,怎样的屈辱最难以忍受?”

    对牛比元帅这样的蠢牛,这种直白的比喻再合适不过。

    怎样折磨一只未婚的雌性牛头人?

    牛比元帅稍微一思考,立刻便明白了阴影幽鬼的意思,蓦然睁大了双眼,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邪恶的狞笑。

    于是,它马上迫不及待地转身,

    双手更是早已放开手里的战斧,以扭曲的姿势猛地伸向了离自己只有一米距离的青衣少女!

    本不可能在这本热血装逼的小说里出现的不可描述场景,或许将会由牛比元帅亲身创造,以牛头人的身份实现对男主人公的ntr,还有什么比这更让有如此癖好的老司机兽血沸腾的吗?

    然而!

    连女主和其他男配的对手戏都刻意不去安排的洁癖型作者,怎么可能让女主遭到一点点玷污?

    所以很可惜,反派注定连女主的一根头发都摸不到!

    因此喜闻乐见地,

    就在那一刹那,牛比元帅伸到一半的双手突然便停滞在了半空中,刚刚转过半圈的身体同样戛然而止!

    “嗯!?”

    阴影幽鬼发出一丝难以置信的惊疑之声。

    与此同时,在它的视野里,脸上的狞笑彻底僵硬住的牛比元帅,突然自头顶往下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缝,紧接着包括头颅在内,整个身躯缓缓分离成了两瓣,一左一右向地面倒去。

    “扑通!”

    牛比元帅硕大的身躯以左右各一半的残破姿态倒在了地上。

    而在阴影幽鬼的视野里缓缓出现的,是之前被牛比元帅庞大的身躯遮挡住的青衣少女。

    此时,那青衣少女正双手握剑,高高地举向天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黑色能量如同藤蔓般向银色长剑的顶端汇聚,已然形成了一片盘旋着,如同黑色雾霾般的黑暗剑气!

    “怎么可能!?”阴影幽鬼难以置信地怒吼出声,局势会突然如此逆转,显然并不是发生了什么奇迹,更不是无耻的作者为了保护女主而乱改剧本,而是因为正高举长剑的青衣少女挣脱了它的“影之桎梏”!

    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独自一人挣脱了它的“影之桎梏”,然后一剑将背对她的牛比元帅斩成了两半,并且......

    阴影幽鬼缓缓瞪大眼睛(如果它有眼睛的话),看着银色长剑之上盘旋的黑色剑气,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不!快阻止她!”阴影幽鬼朝地行夜叉所在的位置大喊!

    “该死!”地行夜叉闻声,立刻睁开眼睛,看见眼前这一幕,顿时怒骂出声,它立刻便拔出武士刀,想要阻止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大变故。

    然而,因为脊椎盘突出而特意找一面石壁靠着休息的地行夜叉,离分尸现场实在有些远,它砍出的刀气还没飞到一半,叶无晴高举的长剑已经落下!

    “遮天蔽日剑!”

    盘旋的黑暗剑气如同黑云一般,猛地砸向了阴影幽鬼!

    遮天蔽日剑是叶家剑诀里较为高级的剑法,同时也是作为哥哥的叶无情最为擅长的剑招。

    然而,只是曾经练习过几次叶无晴,此时所使用的遮天蔽日剑却丝毫不逊色于叶无情,她的剑术天赋可见一斑。

    而之所以在如此关键的时刻选择使用遮天蔽日剑,则是因为遮天蔽日剑在形成剑气时,会吸收并凝聚天地之间的属性为“黑暗”的自然元素,使得剑气呈现出近似“黑云”的物理形态。

    对抗本体为“影子”的阴影幽鬼,能够遮蔽阳光的黑云显然是最佳的手段!

    因此,当这一剑的剑气落下时,黑云压城般的剑气诠释了何为“遮天蔽日”,阳光被遮挡,剑气之下的大地,完全被黑暗覆盖!

    黑暗顿时将阴影幽鬼伸出的六条影子触手吞噬殆尽!

    “不!”

    阴影幽鬼怒吼出声,黑暗的吞噬并不至于伤害它的本体,但却切实地破除了它的“影之桎梏”!

    另外六个被它束缚住的人类在这一刻,逃出影子的牢笼!

    “行动!”

    一道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于黑暗中突然响起。

    那是李无语的声音!

    与此同时,三道身影穿破黑雾,朝地行夜叉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暴怒的地行夜叉同样已经行动,它手持武士刀向着声音的所在狂奔而去,那个如同领袖般发号施令的少年是这七人中,它最忌惮的存在,它现在非常后悔十分钟前没有立刻将这少年杀死。

    只不过,再如何懊悔也不可能改变过去,因此地行夜叉决意必将在“现在”将他斩杀!

    地行夜叉立刻也感觉到三道气息正从不同的方向朝自己冲过来。

    它一眼横扫过去,便见那三道身影分别是举着秘银盾牌的少年,手捻符篆的道士,以及那个令它印象深刻的青衣少女,

    “滚!”地行夜叉冷笑一声,一股磅礴的灵魂威压自它身上扩散而出。

    它现在可没有时间陪这三人玩耍,即使是那名青衣少女,也不如那个善于部署的少年来得让它忌惮。

    对于修为境界落后它好几个阶层的对手,释放灵威便能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果不其然,地行夜叉的灵威一散开,除了叶无晴看上去没有受到影响外,风元鳞和刘语皆是瞳孔一缩,身体蓦然停顿了一下,行动变得极为迟缓。

    就在这时,一道悠扬的歌声忽然响起,那歌声婉转动听,声音并不如何宏亮,却仿佛连空间的壁障都能够穿透,一刹那便覆盖了整片天地!

    “天高云阔风语如歌,”

    “曾经梦寐以求的喜悦,”

    “人们总有一天能找到,”

    “你孩子般的目光始终坚信!”

    “我愿与你相伴,”

    “陪你穿越冰封的林海,”

    “让你的目光在世界的悲叹中,”

    “永不迷失方向!”

    沐冷溪不知何时摘下了厚实的黑色镜框,露出略显青涩的美丽容颜,她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动情地歌唱着,吹向天空的风忽然将那一头如同雪花般晶莹剔透的银发长发悠扬卷起......

    这一刻,这名常常埋首于书海里而气质恬静的文学少女,如女神般圣洁庄严,亦如精灵般明媚动人。

    歌声飘向天际,近乎透明的璀璨光辉便如晴雨般洒落人间,照耀在其余六人身上,歌声里倾注的勇气和希望化作了奔涌于身体里的澎湃力量。

    灵魂威压的影响顿时被削减了一大半,风元鳞和刘语已经能够凭意志克服。

    “哇哇哇!银月歌姬的《风语如歌》!而且一来就是振奋人心的副歌部分!哦哦哦!力量涌上来了,涌上来了!”风元鳞夸张地大叫着,举着秘银盾牌朝地行夜叉冲去,那激动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奔往战场,而更像是赶往某场演唱会。

    “这就是一人之力便能够影响战争胜负的歌姬啊!”刘语再次赞叹出声。

    虽然沐冷溪作为绝世歌姬的功力尚且还有些青涩,但已经初具改变战局的雏形,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成为被国家视为国宝的战争歌姬。再加上她那超乎刘语认知的魔法水平,今后会成长多么出色的英雄,简直难以想象。

    沐冷溪的未来,拥有无限的可能!

    受到沐冷溪的歌声影响的并不只是刘语和风元鳞,地行夜叉也同样受到了波及,此时正叫苦不迭。

    它感觉到四周充斥着一股令其厌恶的神圣气息,无数道嘈杂刺耳的声音在耳边不停地嗡嗡作响,身体突然感到沉重无比,仿佛几十数条无形的锁链捆住了它的身躯,越勒越紧,严重束缚了它的行动。

    “该死!”地行夜叉无比懊悔没有在十分钟前杀死李无语和沐冷溪,现在果真尝到了苦头。

    地行夜叉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便又做出了上一次同样的选择,它怒吼一声强行压制住歌声对自己的负面影响,然后调转方向,一刀砍向了正在歌唱的沐冷溪。

    此时的沐冷溪看起来毫无防备,同时也给了它最大的威胁,理所当然成了最该优先解决的目标。

    “呸,无耻小人,休想伤害她!”风元鳞却不知何时跑到了地行夜叉和沐冷溪的直线之间,及时用秘银盾牌挡住了袭来的凌厉刀气。

    “可恶!”地行夜叉暗怒不已,这小子从一开始就是假装进攻,实际上保护那个唱歌的女孩吗?

    地行夜叉立刻转身冲向风元鳞,既然这弱虫偏要不自量力地充当护花使者,那它不介意先将他宰了,再踏过他的尸体!

    “嗯!?”然而地行夜叉刚一转身,便感觉到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

    “找死!”

    地行夜叉怒喝一声,右脚往地面一跺,扭转身躯,以恐怖的反转力量,反手一刀砍向了身后!

    但与此同时,它回头刚刚捕捉到的那一道青色身影,忽然凭空消失了。

    “死角攻击!?”

    地行夜叉惊骇出声,那道青色的身影在它回头的瞬间居然以一个巧妙的折步,移动到了它的视野死角里。

    多么敏锐的预判!

    多么惊人的反应!

    地行夜叉心头微惊,但它的反应也非常迅速,立刻便放弃了反击的一刀,突然往前一冲,试图躲避正朝它斩来的长剑。

    然而它并没有能够完全地逃出剑气的波及范围,凌厉的剑气一刹那便撕裂它的皮肤。

    “嘶!”

    地行夜叉痛叫出声,这一剑的剑气竟蕴含了浓郁的光明属性,已然能够伤及它的恶鬼之体,它的背上被砍出了一道可见的剑痕!

    “毗沙门天斩!”

    地行夜叉当然不会因为受伤而停滞行动,它立刻在对方攻击的间隙斩出了威力强悍的成名刀技。

    然而正在与它对峙的对手着实不是泛泛之辈,立刻便以一个堪称完美的后跳完全闪避了过去。

    地行夜叉终于能够回头看清突然袭击之人的面目,如它猜想的一样,果然是那个持剑的青衣少女。

    “看来你能够单方面压制那头蠢牛,不是因为运气。”地行夜叉微眯着眼睛,它不得不承认自己低估了这个青衣少女的实力,她那冷静,敏锐,如同机器般精准的战斗方式,哪里像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分明是活了无数年,心智如妖的老妖怪吧?

    “你们以为三个人就能压制住我?”地行夜叉扫了一眼呈现三角形站位将它包围住的叶无晴,刘语和风元鳞,心中暗怒不已,若是没有那道歌声的牵制,它不至于落到如此狼狈的下场,但现在的局面确实让它有种挫败感。

    “压制?不,我们三个,会将你诛杀!”刘语冷声说道,他手里捏着一叠符篆,随时都可能突然洒向天空,释以道家八大咒里的其中一道咒术。

    叶无晴眼神冰冷,紧紧地盯着地行夜叉,仿佛一个正在等待时机的杀手。

    此处的战局陷入了随时会一触即发的短暂僵持。

    就在这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忽然响起。

    “到此为止!”

    沉默了许久的阴影幽鬼终于又一次行动了,它再次说出了那一句仿佛按下了暂停键的狂妄宣言遮天蔽日剑的剑气已经完全消散,阳光无所遮挡,而它伸出的影子触手也已经顺利爬到了叶无晴三人的脚下!

    “哈,真是一群不懂得吸取教训的蠢货。”地行夜叉嗤笑出声,心头松了口气,它没想到阴影幽鬼故技重施的套路居然能够成功。

    “到此为止你麻痹!”

    突然,一道有些粗鲁的谩骂声从战场的另一个方向!

    地行夜叉转头看去,只见李无语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距离阴影幽鬼不到一百米的位置,他脚下那道影子的手臂竟然诡异伸长了,蔓延了一百米的影子手臂在李无语声音响起的同时,猛地掐住了阴影幽鬼的脖子!

    阴影幽鬼痛苦地呜咽了一声,蔓延在地上的影子触手全部缩了回去,轮廓崎岖的影子身躯疯狂地扭动了起来。

    “干得漂亮!”刘语大笑一声,朝李无语竖起了大拇指。

    这一招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简直用得堪称完美,在阴影幽鬼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偷偷将影子触手伸向正在和地行夜叉对峙的他们时,李无语也极力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然后镜像模仿了“影子桎梏”,将自己的影子之手伸向了阴影幽鬼!

    这便是“将军”和“反将一军”的精彩博弈,李无语凭借自己优秀的能力和智慧,一个人反制了阴影幽鬼!

    “到此为止的是你们!”

    李无语狂笑一声,忽然转头看向了一个与战场完全相离的方向,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呐喊出了一个常被认为有些古怪的名字。

    “造!纸!农!”

    李无语扯着嗓子喊出的名字,赫然是明明身为耍枪的近战战士却没有参与包围地行夜叉的三角战术的造纸农。

    是的,强行将刘语这个明明应该远距离恶心对手的道士派往前线来担当三角战术的一角,并不是某个指挥脑子坏掉,而是因为造纸农正在做某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地行夜叉和阴影幽鬼顺着李无语转身的方向看去,顿时看见那个不知何时远离战场,站在战场外的视野死角的持枪少年,然后它们看见了堪称诡异的一幕。

    造纸农展开双臂,昂首站立,长枪立于其侧,在阳光照耀下,威风凛凛宛如一尊静立的武神雕像!

    然而......

    威武少年向上摊开的双手掌心里竟然飞出一只只白色的千纸鹤!一只又一只,正以极快的速度,络绎不绝地从造纸农的掌心里飞了出去!

    那一只只千纸鹤扇动着薄薄的纸翅膀,如同鸟雀般飞向了天空。

    再抬头看一眼天空,

    才愕然发现,那一片广阔无垠的苍穹里,竟有不计其数的纯白纸鹤正翱翔着,它们没有一起行动,而是各自飞向了天空的不同角落,仿佛想要看尽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李无语呐喊着呼唤他的名字时,造纸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那张充满坚毅和成熟的不苟言笑的脸,突然绽放了十几岁的少年该有的阳光般的笑容!

    “我找到了!”

    造纸农大喊着,笑得像一个突破重重险阻终于回到家的迷路的孩子。

    “阵法之眼,我找到了!!”

    当这句震耳欲聋的呐喊响彻天际时,

    李无语笑了,

    刘语将大拇指调转了方向,

    风元鳞举着盾牌跳了起来,

    沐冷溪的眼泪夺眶而出,

    叶无晴微微张嘴,发出了一声情难自已的“啊”.......

    找到了!

    找到了!

    找到了!

    石小白......

    救出你的可能,找到了!

    “不!不可能!”阴影幽鬼发出了凄厉的尖叫。

    为了制造所谓的“绝望”,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它登场时便将所有的阴谋和秘密告诉了这七个人类,包括“杀死牛比元帅也没办法弑神阵法,除非破坏阵法之眼”的事实也被它泄露出去。

    而现在,阵法之眼居然被找到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阴影幽鬼可以肯定如果任务因此而失败了,身为猪队友的它一定会被那个无情的试炼程序折磨得生不如死,那个恶魔可是具备除了杀死它们以外,任意处置它们的绝对权限啊!

    阴影幽鬼陷入了疯狂,地行夜叉却反而冷静了下来,它冷冷地看向李无语,沉声道:“你们的行动高度统一,也极具目的性,这一切都是你们事先商量好的?”

    地行夜叉回想起从刚才到现在都无法释怀的违和感,是的,从一开始它便觉得这些人类的行动完全就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样,三角型包夹,盾牌少年及时地保护那个唱歌的少女,反制住阴影幽鬼.......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按照某个人的剧本推演,如此地顺理成章,如同安排好了一样!

    但是,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七人明明都被阴影幽鬼束缚住了,不仅身体无法动弹,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怎么制定如此高度配合的计策?

    “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