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匪徒 > 第115章:双全手的蜕变
    马仙洪看着眼前,从黑影中钻出来的的黑影兵团,不慌不忙地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噬囊,轻轻一摁后,出现了一个造型古怪的浮空圆球。

    马仙洪淡淡地开口说道:“虽然不知道你们这团能量为何会被赋予生命,但也终究是一团能量罢了,吞盗兽给我上。”

    只见这被命名为吞盗兽的圆球,有自主意识一般,护左了马仙洪的身前,挡住了所有黑影忍者的进攻。

    更加神奇的是,但凡接触到吞盗兽的黑影忍者,都化成了一阵烟雾被这吞盗兽给吞噬掉。

    眨眼之间,吞盗兽就将所有的黑影忍者吞噬一空,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

    袁恒体内的九个日本木乃伊头像,似乎也失去了全部的能量,神色渐渐暗淡,在袁恒的丹田中沉寂下去。

    马仙洪见这黑影兵团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这才吞盗兽给收了回去,对身后的毕渊开口说道:“毕姥爷这个人就麻烦您看看了。”

    毕渊亲眼见证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脸上却不见丝毫的惧意,只是略带思索之色,听见马仙洪的话后,这才回过了神来,不紧不慢的说道:“好,我这就去看看。”

    毕渊快步来到了袁恒边上,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抓起来袁恒那堪比非洲人的手,仔细的把了把袁恒的脉。

    毕渊的脸色渐渐地难看起来,良久才将手放下,凝重的开口说道:“这个人很邪门,我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种情况。”

    马仙洪也好奇的开口问道:“有多邪门呢?居然连毕姥爷都觉得棘手。”

    毕渊从身上摸出一盒银针,一根又一根的扎在了袁恒的身上,一边回答道:“眼前此人的身体强横无匹,恐怕已不弱于十佬之一的那如虎,但表面焦黑异常,体内经脉内脏跟是破烂不堪,更是有多处粉碎性骨折,他的脉搏时隐时现,呼吸几乎感受不出来,看样子随时都会断气。”

    “最为奇怪的是,这人体内有一部功法正在以一种诡异的路线运转,似乎隐隐在修复他的身体,甚至还在改变他的灵魂,可是这门功法似乎不够活跃,速度进展都很慢罢了。”

    毕渊将手中的十三根银针,全打在了袁恒的身上,手中更是缓缓的将自身的,透过银针注入袁恒体内。

    马仙洪一手搭在袁恒的脑门上,仔细感受了一下袁恒体内的伤势,也不由有些骇然,开口说道:“居然伤的这么重,毕姥爷你有什么办法救他吗?”

    毕渊一边注入着自己体内的,一边开口说道:“老头我精通的是针灸之术,调节周身五行阴阳,像这种内伤骨伤,恐怕是九大国手来了也未必好使。”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鬼门十三针刺激他体内的那部功法,让他修复自身。”

    马仙洪开口对毕渊说道:“这好歹是条命,能救就尽量救下来吧!”

    毕渊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尽力的刺激袁恒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女性身影,慢慢的从废旧仓库中走了出来,随手撕下额头上的感应器,对马仙洪说道:“我的事情办完了。”

    马仙洪望了一眼废旧仓库,开口问道:“所以廖忠死了?”

    陈朵都眉目微微低垂,用冰冷的语气开口说道:“他想杀我,我也没办法。”

    马仙洪微微晗首,对陈朵开口说道:“嗯,等毕姥爷把这个人的伤势给稳定住,我们再回村吧。”

    陈朵站在边上打量躺在地上血肉模糊,黑如焦炭的袁恒,一言不发,不知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几分钟,毕渊浑身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无奈的开口说道:“他体内的那部功法不知是何原因,无论如何刺激,速度也只能提升一点点,想要修复好他的伤,怕是个水磨功夫。”

    “而且廖忠死在这,公司肯定会派人过来调查,我们暂时不能跟公司接触,所以我们必须得撤离了。”

    “我刚才已经稳定了,这个年轻人的伤势,我们先回村子,以后再进行下一步治疗吧。”

    马仙洪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袁恒,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噬囊,对准袁恒轻轻一摁,开口说道:“走吧!”

    ………

    无边黑暗之中,昏迷之中的袁恒迷迷糊糊的感受自己的体内似乎有一股暖流,在自己的周身慢慢的游走,就是速度有些慢。

    中途速度似乎被提升了一些,虽然依旧很慢,却也聊胜于无,但是突然又慢了下来回归原样。

    突然袁恒的眼皮突然动了动,整个人从床上弹射而起,可还未反应过来,身上就先传出来数道骨头断裂的声音。

    “咔嚓∽咔嚓∽咔嚓”

    痛得袁恒直接又摔回了床上,疼痛刺激了袁恒不太灵活的神经,让袁恒彻底回过了神。

    袁恒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这间屋子,屋内的一切摆设都比较陈旧,四周的砖墙上,更是连大白都没刮,感觉有点像是乡下贫农住的房子。

    袁恒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突然就听到了一个淡漠的声音:“你醒啦?要我去帮你通知马村长吗?”

    袁恒转过头去,发现自己床边的一张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少女,袁恒一眼就认得出眼前这少女就是陈朵。

    只见这少女扎着单马尾,面容姣好,可在这个理应充满活力的年龄,她的一双眸子中却不含丝毫的感情。

    当然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小妞身上只穿着一件绿色的紧身衣,把这刚刚发育的身材,给完美的勾勒出来。

    外加上现在正是清晨,袁恒又正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青年,这下半身难免会升国旗。

    袁恒忍着身上骨头碎裂的疼痛,强行扯过了边上的一张被子,盖住了自己的下半身,以避免出现尴尬的情况。

    袁恒装傻充愣的问道:“这是哪?你是谁?马村长又是哪个?”

    陈朵还没来得及回答,马仙洪便从屋外走入,笑着开口说道:“小兄弟你终于醒了,放心养伤吧!你的问题我会回答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