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诸天匪徒 > 第40章:小子袁恒,拜见三位师傅
    袁恒与三位师傅联手,不用一会的功夫,就将包围猪笼城寨的近百名斧头帮帮众给通通放倒了。

    下午时分,原本应该喧闹的猪笼城寨,此时却是安静的吓人。

    在猪笼城站的一间屋外,袁恒,油炸鬼,苦力强,裁缝佬四人,正并排站立,所有的街坊都围在这。

    包租婆此时正在四个人的面前,双手叉着腰,对着眼前的这四个人,一阵的数落。

    “会两手三脚猫功夫了不起呀,你们得罪了斧头帮,以后都没好日子过,赶紧搬出去吧!省得惹麻烦!”

    袁恒自然也明白,包租婆并不是真的想赶他们走,只不过得罪了斧头帮,以后四人的日子恐怕都不好过,起码追杀是肯定跑不掉了。

    包租婆让四人搬走,只不过是想让四人跑远一些,脱离斧头帮的威胁。

    裁缝佬,苦力强,油炸鬼三人自然也明白其中的意思,一脸坚毅的站在原地,并不后悔刚才的出手。

    袁恒自然也不在意,只是区区的一个斧头帮,只要不是被几十把枪指着打,对袁恒造不成什么威胁。

    按照原著的剧情看斧头帮,在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后,首先请来的是天残地缺,接着才是火云邪神。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天残地缺应该会在今天晚上,对四人逐一进行袭击。

    袁恒虽然知道但却没有声张,就算说了,恐怕也没人会相信,毕竟这件事情没法解释。

    总不能我说看过电影,我知道他们今晚要来吧!

    不过不能告诉别人天残地缺的暗杀,可袁恒却可以提前做好准备,等天残地缺真正到的时候,给予这两人绝命一击,即使不敌也可以保几人的平安。

    袁恒在收拾房间的空档,悄悄的回了一趟地球位面,特意搬来了几台在神雕位面用过的3d立体环绕音响。

    在傍晚的时候,太阳即将下山了,袁恒,油炸鬼,苦力强,裁缝佬四人,此时正坐围在一张小桌边上。

    油炸鬼看着众人,开口问道:“几位,有什么打算吗?”

    裁缝佬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折扇,轻轻地笑了一下,开口笑道:“能有什么打算呢?继续做老本行咯。”

    苦力强与袁恒则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皆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四人对视了许久之后,同时发出了一声爽朗的笑声,高举酒杯对碰了一下,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油炸鬼将杯中酒饮空后,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着袁恒开口说道。

    “恒仔,我们三个老东西这本身你也学得七七八八,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教你的,剩下的就得靠你领悟。”

    裁缝佬一连喝了好几杯后,有些醉醺醺的说道:“阿恒,这三个月以来,虽然有的时候不太正经,但我也看得出你本性不坏,是一个好孩子。”

    说着裁缝佬的眼眶有些发红了,声音顿了顿,这才接着说道。

    “以你的天分,江湖上也必然有你的一席之地,阿叔希望你可以把握好自己,只求问心不愧,不要做出令自己悔恨一生的事。”

    苦力强黝黑的面庞就像抽了筋似的,脸皮狠狠地跳动了几下,这才伸出了一只手拍了拍袁恒的肩膀,从嘴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

    “阿恒以后要多加保重,记得功夫不能荒废了。”

    袁恒看着这三位师傅对自己的一脸关切,心中没来由的一暖,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好像心中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

    这种感觉十分微妙,袁恒只在自己父母的身上感受过,在地球上除了父母和少数的几个朋友外,也没什么人对自己好了。

    这种师徒之间的温情,在全真教里虽然败了丘处机为师,可绝大多数时候,自己的武功都是赵志敬负责指点。

    甚至在全真教修炼的九个月中,袁恒也只能在每个月一次的门派大会中,才能见上丘处机一面。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丘处机才能抽出时间,指点几句袁恒武功上的问题。

    所以袁恒与其说是丘处机的弟子,倒不如说是赵志敬的弟子。

    丘处机与袁恒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半点师徒之情,这也就是为什么袁恒能说走就走,对全真教没有半点留恋。

    可眼前的这三人,袁恒与他们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们却愿意指点袁恒的武功,对袁恒更是倾囊相授,没有半分的私藏。

    虽然这其中可能也有看中袁恒天赋,想对袁恒预先投资的打算,望日后袁恒能够涌泉相报。

    可即便是如此,袁恒依然十分的感激三人,不仅仅是三人的援业之恩,更有三人临行前对袁恒的谆谆教诲。

    一时之间,袁恒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低垂着脑袋,不想让三人见到自己落泪的样子。

    裁缝佬似乎也看出了袁恒的尴尬,将手中的折扇一合,打了一个酒嗝后,笑着开口道:“嗝,我还有很多行李要收拾,就先走了。”

    油炸鬼和苦力强也笑而不语,纷纷站起身来,拍了拍袁恒的肩膀,就要转身离开。

    袁恒也就在此时,抓起了桌上的三个酒杯,将三个酒杯并成一排,抓起了脚边的一瓶白酒,就三个杯子倒满了酒。

    直接跪倒在地上,对着苦力强,油炸鬼,裁缝佬三人分别的磕了三个响头,抓起了三个酒杯对着三人说道。

    “弟子袁恒向师傅请安。”

    裁缝佬,油炸鬼,苦力强三人,见到袁恒又是磕头,又是敬酒,一时间几个大老爷们的眼眶都红了。

    三人只能是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分别接过来袁恒手中的酒杯,反别一饮而尽,开口吐出了几个好!

    终于夜幕降临了,月亮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地爬上了天空,发出了幽幽的光芒,是整条街道显得有些昏暗。

    此时正是炎热的夏季,按照以往的惯例来讲,在这种盛夏的夜晚,都会传来阵阵的蛙鸣和虫呤。

    可是这一个夜晚,四周都安静了吓人,只有在街道的阴影处,不是有几只老鼠穿过,紧接着传来几声猫的叫声。

    突然在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两道枯瘦的身影,他们穿着一身的淡蓝色长衫,带着一副圆框墨镜,身后背着用白布缠着的古筝。

    这两道身影就这样,慢慢的行走在昏暗的街道上,突然一个不小心,其中一人撞在了,面前的一根电线杆上。

    “哎呦,往里边走。”

    两人这才小心翼翼的绕过了电线杆,向着猪笼城寨的方向慢慢走来,同时两个人也暗自商量。

    “天残,这次咱们要杀三个人,可全是先天武者,虽然都只是先天初期,但是三人会不会有点托大了?”

    “怕什么?只要我们两个联手,就算是先天中期,我们也能斗上一斗,不过为了保险企见,还是让他们落单后,我两再逐个下手。”

    这两道身影正是杀人排行榜明面上的第一高手,天残地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