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战锤巫师 > 第220章 打牌真好玩
    “粉红驹的头牌们,哪一个我没有尝过?”

    丁拉吉矮小的身躯站在椅子上,说得口沫横飞,附近几个桌子的客人都听得入神:“如果要说哪一个滋味最好,那肯定是翠西,那身材……啧啧,不过翠西的模样差了一点。”

    “最漂亮的还是精灵阿曼达,可惜她活不行!”

    丁拉吉满脸遗憾的摇头,“阿曼达没有职业精神,我打听过,她在这行都干八十多年了,技术还是差,比十几岁的小姑娘都不如,浪费了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是啊……”有人附和赞同。

    “她也不肯跟别的女人一起上,还不能留夜,呸!”一个五大三粗的嫖客拍着桌子表达不满。

    丁拉吉同桌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谁让她是精灵呢,就凭这个身份,一个晚上八个金盾还算便宜了。”

    一大群男人们聊得热火朝天,手里的酒没停过,有几个喝上头了,为了哪个妓女技术最好,争得面红耳赤,就差没动手。

    丁拉吉在这方面俨然是权威专家。

    他的口才很好,几句话就能获得大家的认同,平息争端。

    雷恩听得兴趣盎然,他慢悠悠的走上三楼,这是酒馆的最高层,设计成开放式的平台,视野开阔,可以看到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不远处就是巨槌竞技场的正门,算是整条路上位置最佳的地段。

    平台上有十几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人。

    多数顾客是超凡者,他们不是在喝酒打牌,就是吹牛聊天。

    雷恩没想跟丁拉吉接触,准备找一个空位坐下休息,顺便用灵魂之眼继续寻找目标。

    “猎魔人。”

    丁拉吉停下了谈论,突然看过来,叫道:“请到这边来坐。”

    雷恩确定他是在叫自己,因为这里只有自己是猎魔人,不由得心中诧异,难道丁拉吉看出什么破绽了?

    他的目光在平台上扫了一遍,没找到空位,于是只能过去坐下。

    这张桌子位于栏杆边缘,位置最好,可以俯视大半条街道,桌边除了丁拉吉以外,只有一个佣兵打扮的中年男人,黑头黑发,下巴的胡茬杂乱,身材精瘦,有着如同饿狼一般的凶狠外表,腰上挂着一柄长剑。

    雷恩看了他一眼,这是个高阶的疾风魔剑士。

    “谢谢。”

    雷恩用低沉的嗓音道谢,脸色淡漠。

    “不必客气。”丁拉吉坐回椅子上,灌了一大口烈酒,抓起一叠万灵牌飞快的洗牌,惬意的叫道:“波林,再来一局,今天我要把你连底裤都输掉。”

    “来吧。”

    被叫作波林的高阶魔剑士哼了一声,“你这个变态,连男人的底裤都不放过,以后离我远点。”

    两人玩起了万灵牌,没有理会雷恩。

    雷恩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啤酒,目光落到街面上,继续观察。

    很快,一局牌结束。

    “哈哈,快给钱!”丁拉吉嚣张的大笑,“老子今天摸到了幸运女神的裙角,不但接了一笔大生意,打牌手气也好起来了,怎么打都能翻盘,哈哈哈哈……”

    “狗屎运!”

    波林不情愿的摸出两个金盾,扔给了丁拉吉:“再来一局。”

    半个小时后。

    “妈的,你是不是作弊?”波林脸色涨得通红,他连输了五六局,已经输给丁拉吉十几个金盾了。

    丁拉吉耸了耸肩,一脸得意:“老子说了今天运气好,你偏不信。”

    “不玩了!”波林把牌扔桌子上,开始喝闷酒。

    雷恩旁观不语,他看得很清楚,丁拉吉并没有作弊,他的牌技其实很好,而且确实运气不错,有几次逆风局眼看就要输了,突然抽到了好牌,瞬间逆转了形势,最后赢钱。

    万灵牌这个游戏,规则复杂,技术很重要。

    但是在牌技达到很高的水平,双方实力相当,卡牌品质也近似的情况下,比拼的就不止牌技,还有运气了。

    有时候一张牌就能翻盘。

    波林嘴上骂作弊,其实知道是自己技术和运气都不如人,并不是真的想跟丁拉吉打起来。

    从两人的灵魂状态来看,他们的关系不错,算是交心的朋友。

    丁拉吉得瑟了一阵,一口气灌下大半杯酒,突然看向坐在旁边的雷恩,问道:“猎魔人,你叫什么名字?”

    “范海辛。”雷恩简洁的回道。

    “你会打牌吗?”丁拉吉颇为期待的问:“要不要跟我玩几局?”

    雷恩微微一愣。

    这家伙接了自己的任务,不去追踪亡灵巫师,却坐在这里喝酒打牌,搞的是什么名堂?

    灵魂之眼深入丁拉吉的脑海,看到他的灵魂状态,其中有一个要素正在闪烁,时刻不停的运转着。

    雷恩看清这个要素,顿时心中恍然。

    他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表情,言简意赅的回道:“会打,没牌。”

    “没关系,我有很多备用牌,可以先借给你组一套牌组。”丁拉吉很热心的从腰包里掏出了好几叠卡牌,大概有一两百张,其中有不少是蓝色的稀有卡,连紫色的史诗卡也有两三张,显然都是他精心收集的。

    “好。”雷恩没有拒绝。

    反正也是闲着,打牌不影响自己探查行人,继续盯着就行了。

    玩一局万灵牌,每个人至少要六十张卡牌形成牌组,也叫作底池,每一轮都从底池里抽出一张牌,进入手牌,就可以打出去。

    卡牌根据效果,分成随从、装备、法术、道具、天气。

    越是稀有的卡牌,效果就越好。

    胜负规则很简单,双方轮流出牌,牌手有一个起始的血量,受到对方的各种攻击,谁能先把对手的血量归零谁就赢得胜利。

    雷恩对万灵牌算是很熟悉了。

    去年在罗勒旅馆,他见过罗杰和佐尔坦打过太多局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

    而且在前世,也有好几种类似的卡牌游戏,玩起来并不陌生。

    雷恩一边翻看丁拉吉的牌库,一边回想着罗杰的牌组,他的记忆力很好,手机里也有几张照片记录,决定学一下罗杰玩的一个套路。

    没用两分钟,他就选好了六十张卡牌。

    这个牌组全是以白色普通牌和蓝色稀有牌组成,看起来很平庸,没有突出的优点,但是适用范围广,可以应付大多数情况,只要玩得好,不会比那些强大牌组差多少。

    不过玩好的前提是,精于计算,对记忆力也有极高的要求。

    必须记得对手的每一张牌,出牌的顺序;下一次可能会是什么牌,概率是多大,都要算得清清楚楚,不能有一点的错误。

    这个玩法非常考验技术与记忆,降低了运气成分。

    丁拉吉看了雷恩的牌组,却没有放在心上,迫不及待的准备掷骰开牌。

    “等下。”雷恩稳坐不动。

    “怎么了?”

    “一局多少钱?”雷恩问道,玩万灵牌就没有不赌钱的,只是赌大赌小的区别。

    丁拉吉以为雷恩不想玩得太大,说道:“我一般是每局两个金盾,如果你觉得太多,可以减少到一个金盾,三十个银克朗也行。”

    “不,”雷恩摇头,“一局十个金盾。”

    丁拉吉脸上愕然,他向来花钱大手大脚,却很少在牌局里玩这么大的,不禁犹豫起来,心里有些惊疑不定。

    雷恩连牌都没有,应该是个新手,可是表情淡然又不像。

    “十个金盾也可以。”丁拉吉咬牙答应,相信自己今天的运气,即使是大师级的牌手来了也不怕。

    旁边看戏的波林也来了精神,认真的观看。

    牌局开始了。

    几分钟后,雷恩从手里打出一张蓝卡,摆到面前的桌上,从容的说道:“我赢了。”

    “啊?”丁拉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挠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脸色茫然,没有搞清楚自己怎么输了。

    这一局玩得实在憋屈,从头到尾都在对手的掌控之中,好像不管自己出什么牌,总是能被对手提前预料,做了相应的准备。

    即使是威力强大的紫色史诗卡,也被化解掉了。

    “你的牌打得也太好了。”丁拉吉勉强的笑道,心里已经警惕起来,这家伙至少是大师级的牌手!

    雷恩点头默认,伸手出来。

    丁拉吉恋恋不舍得拿出十个金盾,不甘心的叫道:“再来一局。”

    “嗯。”雷恩心里暗爽,重新洗牌。

    他的牌技只能算是中上,但是他有变异手机,丁拉吉每出一张牌都被记录下来,然后跟他的牌组进行对照,打开计算器,瞬间就能算出下一张牌抽出的概率,以及对方的手牌和出牌的可能。

    记牌器加计算外挂,除非运气差到了极点,想输都难。

    第二局,丁拉吉输得更快。

    输牌的过程跟上一局几乎相同,而且运气更差,没抽到合适的牌,只坚持了不到三分钟就投降了。

    “再来。”丁拉吉摸出十个金盾,一副不信邪的样子。

    雷恩淡定的收钱,心里其实已经乐开了花。

    打牌真好玩啊!

    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就打了五局,雷恩全部获胜,从丁拉吉手里赢走了五十个金盾。

    丁拉吉心里在滴血,却又无可奈何。

    每一局他都输得很惨,最好的一次,运气已经站在自己这边了,对手只剩一丝血皮,只要再碰一下就能赢,可是这一下却像天堑般可望不可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量见底。

    他也试过更换牌组,使用不同的出牌套路,结果没有区别,还是输。

    这个叫范海辛的猎魔人,从头到尾只用了一个平民牌组,打牌的时候,脸色也没有丝毫的变化,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

    难得遇到这么厉害的牌手,丁拉吉并不气馁,反而激起了好胜心。

    他摸着空荡荡的钱包,还想再玩,却发现没钱了。

    “呃……”丁拉吉有点尴尬的说道:“今天先玩到这吧,下次再玩,下次再玩。”

    雷恩猜到他没钱了,却不舍得放他走:“二十金盾,牌卖给我。”

    他手里的六十张卡牌,没有特别昂贵的,总价值不到十个金盾,随便在哪一家炼金协会的分店里都能买到。

    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买牌的钱,从丁拉吉身上再薅回来就行了。

    “可以。”

    丁拉吉正愁没钱,爽快的卖掉卡牌,换回了二十个金盾。

    十分钟后,这二十个金盾回到了雷恩手上。

    丁拉吉哭丧着脸,把剩下的酒全灌进嘴里,却差点把自己给呛到了。

    “哈哈哈……”观看半天的波林大笑起来,一脸幸灾乐祸,“我看你今天摸到的不是幸运女神的裙角,而是厄运女士的乃子,输得很爽吧?”

    他笑得前仆后仰,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滚滚滚,少来嘲笑老子!”

    丁拉吉没好气的大骂,目光回到雷恩身上,忍不住的问道:“范海辛,你的牌到底是怎么打的,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差一点?”

    雷恩淡淡一笑,难得说了一句长话:“打牌玩的不是技术,而不是运气。”

    当然,有外挂就更好了。

    丁拉吉十分郁闷,这话等于没说。

    雷恩把卡牌拿在手里,上下翻飞,单手洗牌,看起来眼花缭乱,他终于体会到打牌的乐趣了。

    输赢还在其次,当获胜时看到对手憋屈的表情,感觉太爽了!

    可惜范海辛的人设是寡言少语,否则一边打牌一边嘲讽会更爽。

    难怪罗杰和佐尔坦会没日没夜的玩牌,下次见到他们,一定要好好领教一番,见识他们的牌技。

    雷恩感觉意犹未尽,于是看向波林,“要玩吗?”

    波林有些心动,手上发痒,考虑了一下说道:“十个金盾太高了,一局二十个银克朗,我就跟你玩。”

    “行。”

    雷恩点头同意,他不是真想赢多少钱,只要能打牌就行。

    不知不觉打了几十局牌,尽管赌注较小,波林还是把身上的钱都输光了。这么多局,他只有两次运气爆棚赢了雷恩,其它都输得很惨。

    “不玩了,不玩了。”波林收起卡牌,输得脸色惨白。

    雷恩却是神采奕奕,还没有尽兴。

    他抬头一看四周,酒馆平台上的客人走了大半,街上的行人变得稀少,居然已经是深夜了。

    “卧槽,这么晚了!”雷恩目光一滞,自己今晚出来干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