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战锤巫师 > 第五章 圣剑士
    安全离开了公寓,雷恩一路步行,在五个街区外把手里的袋子扔进路边的垃圾桶。

    继续走一段路,他进入一个车站,没过多久,一辆公共汽车驶来停在路边。

    汽车尾部冒出大量白烟,它的外形跟地球上的公交车差不多,只是体积更大也更简陋一些,分成上下两层,没有玻璃窗户和空调,如果全部挤满可以乘坐上百人。

    雷恩挤上车,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铜里索交给了售票员。

    售票员是一个中年妇女,她撕下一张车票递过来,目光在雷恩的脸上停留了一下,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笑容:“小伙子,后面还有座位,快请进去。”

    “谢谢。”雷恩微微点头,把太阳帽压低了一些。

    他挤进车厢后面,心想有时候长得太帅也不是好事,需要低调的时候却容易被人关注。

    “看来有必要在脸上做一点伪装,以免过于惹眼。”

    雷恩刚坐下,司机摇响了车头的大铃当,发出“当当当”的声音提示路人避开,然后车身摇摇晃晃的动起来,速度逐渐加快。

    公共汽车往东行驶,终点站在里恩弗拉尔,隆杉德城里最贫穷的地区,被市民们蔑称为贫民区。

    在早期,里恩区的居民大多是刚进城讨生活的乡下人,付不起高昂的租金,白天在工厂上班,晚上只能住在城里最偏远的地方,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贫民区。

    无论在哪个世界,贫穷地区总是滋养罪犯的温床。

    里恩是隆杉德最大的区,位于城东,几乎占据全城三分之一,但是治安是隆杉德最差的,各种流浪者、黑帮成员、不法分子、无业游民和数以十万计的穷人混杂而居,许多危险人物潜伏其中,几乎每天都有命案发生,更不用说有无数见不得光的交易也在这里发生。

    稍有体面的人,都不会想住在里恩弗拉尔。

    这正是雷恩的目的,他不想被以前的同学朋友认出来,然后消息走漏到拉姆齐那里。而能进入学院的人经济条件都不差,极少会到危险的贫民区。

    先到里恩弗拉尔躲一阵子,也方便以后行事。

    他的目光在车上扫了一遍。

    因为不是高峰期,车上没有坐满,乘客们的衣着大多都很朴素,准确的说是寒酸。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一脸麻木的坐在那里,似乎被毫无希望的生活折磨,辛苦的活着。

    雷恩收回目光,身体靠在生锈的椅背上,眯起眼睛休息。

    不久后,汽车驶入里恩区。

    街边的景象逐渐变得单调,道路变得狭窄,房屋越来越密集,街道两边一片喧嚣,各种商贩挤满了街头,声嘶力竭的叫卖着他们的东西,面包、香烟、水果、啤酒、报纸……以及众多常见的商品。

    街边的墙角下,随处可见流浪汉。

    他们衣不蔽体,有的坐在那里乞讨,有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具尸体,却没有一个路过的行人去关心一眼。

    汽车司机不停的摇动铃当,让拥挤的行人让开路。

    即使坐在汽车上,也时不时闻到街上传来的臭味,这味道来自路边的排水沟,恶心的让人想吐,但是乘客们早就都习惯了,甚至没有人抱怨一句。

    雷恩没有坐到最后一站,中途就下了车。

    刚从汽车下来,七八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就围过来,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眼里充满了渴望与狡黠。

    雷恩没有同情心泛滥,这些乞讨的孩子估计没几个是纯良的,或多或少都兼职扒手。他不露痕迹的按住贴身藏好的钱,趁着没被完全围住,加快脚步跑出了车站,甩开了这群孩子。

    他小心翼翼的沿街行走,准备找到一家便宜的旅馆住下,作为之后的落脚点。

    走在里恩区的街上,雷恩的最大的感触就是人多,到处都是人。

    这他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的印度贫民窟视频,同样是挤满了人,走到哪里都被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让人心里发毛。

    不过就算是在异世界,里恩区也比印度的贫民窟好多了。

    至少在“脏乱差”三样中,里恩区只占了乱和差,没有那么脏。

    忽然,前面的交叉路口出现一片空地。

    那是一个小广场,在广场一侧矗立着一座巍峨的教堂。教堂的规模并不算大,正面两排高大的圆形柱整齐排列,墙体和穹顶都以石块砌成,给人厚重与史诗之感。

    这是一座正义教会的教堂,像这样的教堂在隆杉德里还有很多,按区域划分负责范围。

    “难怪大家都不敢靠近广场。”雷恩心中恍然。

    帝国有三个官方支持的正统教会,正义之神的教会是其中之一。

    虽然正义之神的信徒不是最多的,但是这位神祗却最具威严,人们对既敬仰又害怕,若无必要,都尽量选择不与的教会打交道。

    因为正义之神“提瑞尔”的神职包括“正义”、“秩序”、“法律”、“公正”和“守护”等,的信徒大多从事司法与治安相关的工作。

    通常情况下,跟正义教会扯上关系的,要么是受害者,要么就是被审判者。

    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人们自然敬而远之。

    除了正义教会之外,帝国另外两个正统教会分别是魔法女神的“知识与魔法教会”,以及大地母神的“大地教会”,三者并列为三神教会。

    帝国的子民大多数信仰这三位神祗之一。

    雷恩一家人都是魔法女神的信徒,记忆中,母亲玛琳达更是一位虔诚的忠信徒,每天餐前睡前,或是偶有闲暇,都会向女神祷告。她是老家镇上教会学校的老师,也是一位传教士,向学生们传播女神的智慧之光。

    不过,之前的雷恩对女神的信仰好像不太虔诚,祈祷的次数很少,每隔十天半月才会祈祷一次。

    经过广场之时,雷恩向教堂里面望了一眼。

    他正要收回目光,恰在此时,教堂的顶上响起一声洪亮的钟鸣,传出很远。

    同时,一队身着亮银盔甲的守卫从教堂正门出来,沿着石阶一步步走下,发出响亮整齐的脚步声,来到广场上。

    这么大的动静,顿时让街上的行人们停下脚步,向广场聚集过去。

    “发生什么事情了?”

    雷恩站跟其他人一样,好奇的看着这一切。

    广场边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就挤得水泄不通,雷恩站在最靠前的位置,想离开也挤不出去了,被迫成为围观群众的一员。

    身穿银甲的守卫在广场中间分散开,他们的盔甲反射出光芒,长剑驻于石板地面,双手压在剑柄末端,一动不动,好似一尊尊雕像,散发出肃穆与威严之感。

    雷恩离守卫只有几步远,趁机观察他们。

    守卫的盔甲是一种全身甲,做工极其精良,以完整的金属板锻造而成,由多个部位组装起来,包括胸甲、肩甲、护臂、手套、护腿、战靴等等,手肘和膝盖关节都以精巧的锁扣相连,再加上近乎全封闭、只在正面开了丁字缝隙的头盔,整套盔甲的重量大得惊人,像是一个铁皮罐头。

    如此沉重的盔甲,一般人穿上之后可能连走路都成问题,可是这些守卫行动自如,站在那里十分轻松。

    这个细节让雷恩感受到了一种强悍的力量,顿时记起来了,这些守卫是正义教会的“圣剑侍从”。

    正义教会有一种极为强大的超凡职业,称为“圣剑士”,通常身穿重甲,擅长剑术与心灵的力量。

    每一个圣剑士都是教会从小精心培养起来的,他们是正义之神最忠实的信徒,执行正义之神的神谕,维持秩序,守护法律与公正,是正义之神在凡间的代言人!

    而在成为圣剑士之前,这些人被叫作圣剑侍从。

    圣剑侍从依然是普通人,只是经过长期训练之后拥有一些比常人更强的力量,作为圣剑士的预备人员,或是终身作为教会的守卫。

    “当!”

    教堂里又发出一声钟鸣,从中再次走出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他同样穿着全身盔甲,身后有一条白色披风,但是没有戴头盔,能够让人看清模样。

    他面容刚毅,目光锐利,有一头棕色短发,下巴蓄着短须,身材非常强壮,步伐稳健而又有力,走动之间姿态堂堂正正,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心想,这是一个值得信任、可以依赖的人。

    中年人手里提着一柄剑,比寻常长剑更长更宽一点,却又不是双手剑,看起来既可单手持剑,也能双手握持。

    雷恩注意到,他的胸甲上刻有一个金色的天平,天平中间的支撑轴是一柄剑,剑尖朝下,插在一本法典之上!

    “这是正义之神的圣徽。”雷恩以前见过这个徽记,一眼就认出来了。

    人们叫出中年人的名字:“邓普斯大人!”

    “圣剑士真是威风啊……”

    “那是当然,邓普斯大人可不是普通的圣剑士,据说他早就突破到中阶了,可能不久以后就要高升调走。”

    邓普斯后面跟着两个守卫,他们抬着一个黑色的平台。

    平台用金属铸造而成,只有半人高,中间有一个向下凹陷的缺口,上面布满了暗红的色块,像是有什么东西溅开后留下的血迹。

    这黑色台子一出来,顿时引起镇民们的惊呼。

    旁边有人害怕的低声叫道:“断头台!审判仪式!有谁堕落了吗?还是有人诅咒发作了?”

    随即,人们就看到了答案。

    一个面色萎靡的男人被守卫押了出来,他身上缠绕着一条银色锁链,把上半身捆得紧紧的,双手绑在背后,双脚也锁上了镣铐,艰难的一步一步走下教堂前面的台阶。

    “鲁伊斯!”

    人群中有市民认出了被锁链绑住的男人。

    叫作鲁伊斯的男人原本浑浑噩噩,突然被人叫出名字,顿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大叫道:“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