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天古战纪 > 第两百九十六章尊者相助,霸道肉身
    “事情就是如此,若有可能还请诸位鼎力相助,这一战我北境输不起啊!”

    北岳山外孤高的云端上,一袭雪袍的雪望海,神色无比郑重的向着身前几人重重一拜。

    而在其对面,原本端坐的天台尊者,离火尊者,天王城城主,皆是早已起身,目光遥望风雪之城方向,眼眸中饱含着化不开的凝重。

    尸族大举扣关,北境危在旦夕,这等惊天消息,他们此前居然一无所知,北雪侯部的决策还真是隐秘至极。

    不过下一瞬,天台尊者,离火尊者炎离火,天王城城主独孤战,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

    他们三人皆是一方之主,心中同样沟壑纵横,如今雪望海将实情已告,不论是北雪授意,还是他临时起意,此事他们绝无置身事外的可能了。

    且不说守土护族,乃是每一个人族武者的责任,单是他们知晓北境之战,却不施以援手,若然导致此战北雪落败,北境沦陷,届时人族神殿必然会降下重罚。

    再有正如毒医叟先前所言,他们的亲族皆是毗邻北境。天台尊者的玄冰湖,离火尊者的天黎火山,独孤战的天王城皆是如此。

    北境一旦沦陷,到时候尸族必然会席卷四方,而他们必然会成为第一目标。人族先辈早有先言,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而雪望海将实情已告,根本就是阳谋,或者说此次北岳大会,此事多半是其中一环。即便来的不是他们,而是另有其人,雪望海依旧会将实情告之。

    “护境守土,乃我人族武者的本份,血战异族更是我人族武者的荣耀!老夫即刻下令玄冰湖弟子奔赴风雪之城!”

    出奇这次首先开口的,居然是一脸冷硬犹如坚冰的天台尊者,而其一侧一袭火袍的炎离火,却是目光无比诧异,惊道:“天台老鬼,你怎么……”

    “你是奇怪老夫怎么一下子就答应了!”离火尊者尚未说话,天台尊者突然抢话道:“玄冰湖不少弟子都出身北境,即便老夫不允许,即便明知可能血溅洞虚路,他们也绝不会坐看故土沦丧。”

    “再有我人族先辈的话没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北雪侯部镇压尸族洞虚路多年,于私我等承了他多年之情,才有如今的安稳。

    “于公人族祖祖辈辈,浴血搏杀得来的土地,怎可由异族践踏,老夫虽修玄冰道,但体内流淌的人族战血,却还没有冷。”

    “天台尊者高义,雪某代北雪侯部,代北境多谢!”天台尊者的声音铿锵有力,这是一位人族尊者的风骨,雪望海当即诚声感谢道。

    听闻天台尊者之言,离火尊者炎离火,突然口中大笑一声,“天台老鬼,几百年了,老夫才知道你还是如当年一般热血啊!”

    说着炎离火的目光,突然望向雪望海,无比郑重道:“老夫孤家寡人,只有一个弟子,比不得天台老鬼家大业大,不过为我人族战,老夫身为人族尊者,责无旁贷!”

    天台尊者与离火尊者先后表态,毒医叟本就是北境武者,他的态度早已不言而喻。如今就只剩下天王城城主独孤战,与神秘的林奇尊者了。

    两名劫境尊者的目光,两名同境武者的注视,此刻独孤战心中有些沉重。只见其深吸一口气气,然后目光无比坚定道:“想来天王城的情况,在坐诸位应该清楚,某虽为城主,但却不能一言而

    决。”

    独孤战此言,几人闻之微微点头,的确天王城不属北雪治下,而是隶属南境的青狮侯部。

    青狮侯部南境第一大部,亦是统领整个南境的侯部。而且青狮侯部是东西南北四境中,实力最为强横的侯部。

    而青狮侯部之主,更是古老高阳氏血裔,身份尊贵而显赫。

    相传中古时代,人族碧落王执掌人族,那时的人族刚刚经历过血族之祸,可谓元气大伤。

    那时诸天异族,无不虎视眈眈,若非忌惮碧落王之威,只怕早已开始进攻人族山海。

    不过虽不敢直接进攻人族山海,但各族聚兵万族战场,陈兵人族虚空长城下。

    特别是万族战场上,人族一日之间丢失诸多要塞关口,亿兆人族战兵陨落其中。

    那一日的万族战场,比九幽地域还要可怕,人族战兵的战血,几乎淹没过了山头。然而每当人族生死时刻,总有人族强者舍生忘死,哪怕以死殉族。

    那一日,万族战场中,人族阵营,一轮恢宏大日划破天宇。那一日,古老高阳氏始祖,挥舞着手中的破灭天戈,发出山海般的咆哮。

    帝高阳,永不坠落!

    那一日,古老高阳氏始祖,统领着万族战场上的人族残兵,殊死搏杀,硬生生扛到了碧落王降临战场。

    那一日,帝高阳之名,名动诸天,人族高阳氏的血勇,震撼了万族!

    言及青狮侯部,天台尊者等人目光肃穆,他们自然而然想到了古老高阳氏的传说。

    而后又听独孤战,沉声道:“天王城的战兵,本应由青狮侯部调动,不过北境之事事关我北域格局,天王城麾下除天王城卫外,其余届时皆会参战!”

    “多谢独孤城主!”

    独孤战说完,雪望海亦是向其一拜,他知道独孤战,也算是倾力相助了。

    至于他所说的天王城卫,乃是天王城麾下最为精锐的战兵,相传每一尊都是天罡武者。

    而想要调动这一精锐,必须有天王城城主的令牌,以及青狮侯部的调令,否则想要调动绝无可能。

    “惭愧,惭愧!”面对雪望海的道谢,独孤战连连摇头,最精锐的力量无法亲赴支援,无论是身为人族劫境强者,还是一方城主,他心中皆是抱有一份歉意。

    独孤战表态后,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了一直不发一言的林奇尊者。就连雪望海亦是目光极其复杂,不过百年光景,当初的那个后辈,如今已然超越他太多了。

    在众人的目光下,林奇尊者口中淡淡道:“诸位不用多想,林某出自北境,北境乃我故土,自当拼死守护!”

    说完又见其手中,浮现出一枚令牌,只见这令牌样式古朴,令牌之上镌刻着一个人字,看上去倒是平平无奇。

    而令牌浮现的瞬间,天台尊者,离火尊者,天王城主以及雪望海四人,皆是面色剧变,然后目光变得敬畏起来。

    同时四人心中惊呼,原来传闻中,北疆人族神殿的四域巡查使,是真有其人并非空穴来风。

    “人字巡查令!原来他已经是人族神殿的巡查使了,难怪,难怪……”雪望海心中低吟不断。

    北疆四域巡查使,手持北疆人族神殿令牌,隶属北疆人族神殿,勘察四域变化,非常时期甚至有权干涉一地治理,地位可

    谓尊崇无比。

    望着林奇手中的令牌,这时四人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向着林奇尊者拱手,声音无比郑重道:“见过巡查使!”

    “诸位无需如此!”林奇尊者声音平静,而见毒医叟亦准备行礼时,林奇向其微微摇了摇头。

    将令牌收起,林奇声音依旧平静道:“拿出令牌,林某并非是为了摆谱,只是想告诉诸位,北境之事,神殿已经知晓,并已告之将部。”

    “而且我来时,神殿亦曾有言,我人族族土绝不能丢,否则有何颜面去见历代人族先辈!”

    “我等谨遵巡查使之言!”这一次五人齐声开口,雪望海无疑心中稍定,有神殿关注北境应该无虞了。

    “不过北境之事,此番神殿分身乏术,将部亦承受重压,几乎难以派出增援。因此这一战成败,关键还是只能靠北境自己!”

    看雪望海面色稍缓,林奇微微踌躇后,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事关北境生死,容不得半点隐瞒。

    再说,此刻北岳山山渊之下,罗昊一步纵横,体内龙魔之力轰鸣,双拳直接以撼天之势,无比凶狠的对抗向八目邪魂蛛的利爪。

    无数惊骇欲绝的目光下,罗昊的拳头与八目邪魂蛛的利爪,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铛!”

    一声宏大的金属音爆开,音浪席卷扩散,震耳欲聋,犹如神界神钟炸裂,而先前众人预想中,罗昊鲜血四溅的景象,却并未出现。

    下一秒,蛛网阵中,所有人族武者皆是目瞪口呆起来,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足足三十丈大小的八目邪魂蛛,天刀般的利爪撕裂虚空,斩过苍冥。

    但这一刻,火星四溅,那天刀般的利爪,却再也无法斩下了,罗昊的一双手掌,正犹如两块神铁硬生生的,抵住了这斩落的利爪。

    “他...他居然以肉掌,挡下了八目邪魂珠的利爪!”

    “战魔罗昊,居然有如此强横的肉身!”

    “好可怕的肉身!”

    看到这一幕,诸多目瞪口呆的人族武者,无比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特别是来自巨阙城一众炼体武者,此刻亦是目光巨震,满脸震惊。堪比半步地灵器的利爪,居然被罗昊以肉身抵挡了下来,他们怎能不惊。

    “如此肉身,闻所未闻,连我西境都不曾有,区区北境怎会有人,将**锤炼至此!”昆吾侯部秦炎,目光震撼,口中忌惮不已。

    “超越劫境的肉身,怎么会,莫非他有人族炼体术的完整传承!”这一刻,巨阙城那位精瘦男子,双眸之中顿时爆发出惊人光芒。

    “喝啊!”

    就在众多人族武者震惊中,罗昊猛然一声长啸,顿时黑袍鼓荡,龙魔之力迸溅,双臂之内似有无数魔龙怒吼。然后就听罗昊嘿然一笑,随即猛然一握,似有万钧之力爆发,五指瞬间刺入八目邪魂珠的利爪中。

    “嘶嘶嘶.....”

    一瞬间,紫黑色的血液飞溅,八目邪魂蛛庞大的身躯,疯狂扭动起来,其狰狞的血口中,亦是传出了巨大的痛苦嘶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