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亵渎 > 七日之书卷 第七日 审判 (四)
    七日之书卷第七日审判(四)

    侯爵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空气中似是弥漫着淡淡的水雾,一切的景物看起来都显得有些模糊。圣焰巨剑上也升腾着淡红色的烟气,那是侯爵未干的血催化成的烟云。

    天使依然维持着挺剑前刺的姿势,本来毫无表情的脸上微露疑惑之色。他向身旁的同伴望了一眼,见他正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外,于是也转头望向门外。

    门外,夜色中弥漫着浓重的雾气,雾中罗格的身影慢慢显现。

    天使盯着那胖胖的,一团和气的身影,冷冷地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来送你们回天界的人就够了。”胖子笑得一脸阳光,迈着方步走进了房间。他向另外一个天使望了一眼,笑容又变得有些邪恶,补充道:“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另一位光天使。虽然你根本无法与我所曾见过的光天使相提并论,但你既然如此美丽,一会我杀你时一定会温柔一些的。”

    与持剑的天使相比,这位光天使显得纤弱美丽得多。他们的相似之处,则在于表情的冰冷、机械和面容的精致,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并不似传说中的天使,而更像天才妙手制成的魔像。

    光天使的力量看上去远胜于那持剑的天使,但一切行动的主导权却在那持剑的天使手中。

    听到罗格的话,两名天使那冰冷地表情未有任何变化。持剑的天使沉声道:“你亵渎了天上的圣辉……”

    此时光天使向地上的尸体望了一眼。忽然插口道:“你既然想要反抗天界,那么依这一位面的规则,你应该出手救助他才是。”

    罗格的笑容越来越盛,他也向地上的尸体望了望,道:“他既然虔诚地信仰着天上地诸神,那么他就该死。而死在你们手上,不是一个十分合理但讽刺的结局吗?”

    持剑地天使面容一肃。巨剑指向了罗格的胸口,以机械平板的声音道:“你再次亵渎了天上的光辉。准备接受审判吧。”

    “审判?先等一下,让我好好想想……”罗格笑了笑,以一种持剑天使无法理解的暧昧眼神打量着他的全身,那目光有若实质,似是直接穿透了他的衣服。

    看了半天,胖子才道:“……你得让我想想,天使究竟会不会痛。啊!我想起来了。天使都是不会痛地,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变得会痛好了……”

    持剑天使眼中杀气闪动,手中巨剑圣焰大盛,势挟风雷,向罗格的胸膛刺下。只是剑锋刚前进数分,就骤然定在半空,然后他仰首向天。不可抑止地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惨号!

    侯爵的卧房中悄然飘起漫天的白羽,每一片羽毛上,都沾着星星点点的金色火焰。这些火焰,就是这些天使的血了。

    不知何时,罗格已然出现在持剑天使的背后。他双手紧紧抓住那双洁白地羽翼,十指深深地陷入羽毛和血肉之中。缓缓地从翼根拉到翼尖。他十指所过之处,那丰满美丽、充满柔和光辉的羽翼竟被生生剥离了血肉,露出森森白骨!

    持剑天使全身颤抖不已,但始终保持着挺剑前刺的姿势,看上去已动弹不得,在这前所未有的痛苦面前,惟有惨号不已!

    罗格嘴角的微笑已经变成了狞笑,双手挥舞得越来越快,将大蓬大蓬的白羽连带着下面地血肉生生从羽翼上撕下!

    转眼间,羽翼已变成两副细细骨架。天使号叫的声音也变得沙哑低沉了许多。

    罗格飞起一脚。将这天使踢倒在地,然后挥手一招。那把火焰巨剑就到了自己手里。他又是一声狞笑,随手一拧,就将圣焰巨剑绞成一根钢棍。

    天使呻吟着,抽搐着,刚想爬起来,那带着厉啸声的钢棍就迎头落下,将他一下砸倒在地。

    胖子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代之以咬牙切齿的狰狞,他一边打、一边骂着,每一个字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你***……亵渎?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亵渎!**,这里还有一块好肉啊……现在好了!你再给我叫、叫啊?怎么不出声了……”

    金色火焰不断从翻滚着的天使身上冒出,然而刚一露头,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扑灭。因此本来早应该被火焰焚化的天使迟迟不得解脱,惟有在罗格近乎于市井流氓地殴打下辗转呻吟。

    天使地呻吟渐渐低沉下去,罗格声嘶力竭的低吼和喘息也接近尾声。

    终于,静了。

    罗格立在房间之中,仰首向天。不知何时,两行泪水从他紧闭地双眼中悄然落下。从这一刻起,战争已然开始。这本不是他的战争,但既然是她的战争,那么,也就是他的战争。

    光天使静静地立在一边,看着眼前这离奇的一副,似是已经呆了。

    罗格缓缓睁开双眼,扫视着散落一地的天使尸块,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他转身,望向仍然立在一旁的光天使,淡淡地道:“你是自我毁灭呢,还是要我动手?”

    轰!

    熊熊火焰直冲上百米高空,将整个威斯伍德映得亮如白昼。小城人流如涌,纷纷逃向城外,躲避火势。如此大火,不光烧光了古老且辉煌的骑士学院,还必然会将整座城市付之一炬。

    没有人注意到,在熊熊烈焰中走出一个落寞的身影,又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见他,不去见他。见他,不去见他……

    单调地声音不住地在芙萝娅心中回荡着。她坐在危崖之巅,迎着无尽夜空、清冷蓝月以及那颗高悬的星辰,任山风拂动裙摆。她双手支颌,一双雪白的赤足悬在空中荡啊荡的,只是专注地看着面前一朵美如梦幻的魔法蔷薇。

    魔法蔷薇的花瓣一片片地飞散,化成一小团美丽的魔法光晕。逐渐消失在夜空之中。在小妖精那双深不见底地碧眸中,魔法蔷薇正一点一点地缩小。直到最后一片花瓣也消失在风中。

    不去见他。

    小妖精长出一口气,嘴角漾起一丝令人心醉神迷的笑意。她想了想,右手轻挥,又是一朵魔法蔷薇在空中凝成。

    “再来一次吧……”她想着。

    见他,不去见他……一切又重新开始。

    其实,她心中明白,这种古老而简单地占卜不论重复多少次。结果都会是一样,因为她做成的每一朵魔法蔷薇,花瓣都是偶数。

    所以这次的结果,仍然是不去见他。

    芙萝娅嘴角依然带着笑,似是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过了半天,她的右手又是轻轻一挥,再次生成了一朵魔法蔷薇。只是这一回,散发隐约光辉的魔法蔷薇飘浮在空中。没有任何变化。

    围绕着不落星辰飞舞着的数百流星又落下数颗,看它们飘落地方向,正是芙萝娅所处的断崖。望着这数颗飞速而来的流星,芙萝娅知道,她已经不用再为这个问题烦恼了。

    芙萝娅盈盈飘飞而起,如冰似雪的双手以某种奇妙的韵律不住舞动。似是一只正跳着凄美舞蹈的夜蝶。随着她的动作,广大空间游离的魔力都疯狂地汇集而来,在她身周集结成一个隐隐地风暴。

    流星转眼已飞至她的面前,化成三个冷若冰霜的天使。为首的天使左手持枪,右手一指芙萝娅,道:“强大的魔法师,你的力量特质是诸神可以接受地,所以你有皈依主神的荣耀。”

    芙萝娅嫣然一笑,瞬间的丽色似是将群山也映得一亮。

    “谢谢,不必了。”她道。

    这个夜。格外的漫长。

    在这永无完结的夜色中。惟有那不落的星辰越来越亮。从它的光辉中,不时会有新的流星飞出。加入到那数以百计、环绕星辰飞行的流星之中。在那几乎连成一道光带的流星中,每过一会就会有几十点流星游离而出,飞向大陆各个角落。

    尽管这个夜晚非同寻常,但大陆上大多数地方仍在沉眠,比如奥匈帝国西部地一片大草原即是如此。夜风温柔地拂过长草,偶尔,会有几只夜行地小兽狂奔而过。

    只是草原的宁静没有保持多久。

    数点流星如飞落下,化成了四个全副盔甲地天使。他们虚立在百米天空中,如有实质的目光扫视着整片草原。他们目光所及之处,一切的生命都停止了活动,这些依本能活动的生物惟一能做的,就是以颤抖来表达自己的敬畏。

    四位天使反复搜索,但是看上去一无所获。为首的持弓天使露出了疑惑之色,皱眉苦思。毕竟他们是受指派而对此处搜索的,对于他们来说,那指派之存在高不可攀、威能完全无法思议。它是不会犯错的,此时找不到目标,错一定在他们。

    持弓天使挥了挥手,四位天使即四散分开,各自向一个方向搜去。不过他们都没有发现,就在他们刚一分散之时,在不远处,有一个少女正漫步在草原上。

    她淡金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飞舞着,步伐轻盈若风,又从容淡定,就似只是在这里路过而已。不论她是路过还是蓄意为之,不远处的四位天使都全无所觉。

    少女忽然转头,望向了四位刚刚散开的天使。刹那之间,她双眸中已燃起淡蓝火焰,有凌厉杀机闪过!

    四名天使几乎在同一时刻有所惊觉,一齐转身望向少女的方向!

    他们所看见的,只是一道乍现的血色电光,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

    少女恢复了原本地宁静美丽,从容走向远方,就如只是路过这里一样。转眼之间,她的身影已隐没在夜色里,偶尔,那跃动的淡金色长发还会在远方闪现一下,就似是不甘心就此隐于黑暗中一样。

    草原上的夜行兽都悄悄地抬起了头。它们畏惧尚未全去。仍然不敢逃走,只能偷偷地望着天空中四团熊熊燃烧着的圣焰。

    夜又是喧嚣的。

    里尔城到处都是涌动的人群。到处都是高呼地口号,以十万计的火炬将整座城市都映得亮如白昼。

    在这座似已陷入疯狂地城市中,惟有城西边一大片建筑保持在黑暗和寂静之中。这里是神圣骑士团的临时总部。

    在主楼顶楼一间大房间中,奥古斯都正坐在椅中,凝望着窗外夜空中高悬的不落星辰。他的房间中没有灯火。直到看到十余颗流星向里尔城落下之后,血天使那充满了岁月痕迹、线条若刀刻的面容才微微动了一下。

    就在此时,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不等奥古斯都回答。房门就打开,一个年轻的骑士大步走了进来。

    “奥古斯都大人,先知拉法拉什正率领着狂热地新教徒向这里前进!他说您已经堕落,与魔鬼为伍,并杀害了传播主神光辉的穆勒等六位先知。他宣称要为天上的诸神清除您。而且……”

    年轻的骑士顿了一顿,犹豫片刻,才放低了声音,道:“……而且神圣骑士团很多骑士都受了拉法拉什的蛊惑。加入了他的阵营,所以我们现在在人数上处于劣势。”

    奥古斯都低沉地笑了笑,道:“很多骑士?恐怕所有的神圣骑士都站到了拉法拉什那一边去了吧!”

    “不!绝不是所有!”年轻的骑士激动起来,道:“连我在内,还有八十六位近卫骑士永远效忠于您!只要您地剑为我们指出方向,不管敌人有多少。我们都会让他们记住神圣骑士团近卫骑士的勇气!”

    血天使转头望向这年轻的骑士。他英俊、高大、周身充盈着浑厚的斗气,年轻的脸因为激动而有些发红。

    “可是……”年轻骑士又犹豫起来,道:“奥古斯都大人,为什么拉法拉什身边会有天使存在?他们一定是拉法拉什用魔法制造出来、用来欺骗教徒的幻影!”

    此时窗外已有喧闹声传了进来,半边天空也被火把映红。奥古斯都向窗外望了望,站起身来,走到年轻骑士地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微笑着道:“看来拉法拉什至少带来了十万信徒,而我们只有八十七个人。你怕吗?”

    年轻骑士激动不已。然而转眼之间他就冷静下来,毅然道:“就算只有我跟您。我也不会怕!”

    “很好,你已经是一名真正的神圣骑士了。”奥古斯都赞许地道,“而一名真正的骑士,只应该为值得的事情牺牲。”

    说罢,他放在年轻骑士肩上的微微一动,瞬间就在年轻骑士的后颈上切了一记。年轻骑士一脸愕然,但已控制不住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

    奥古斯都伸手一招,铿锵声中,那把已跟了他数十年的长剑就连鞘飞到手中。血天使拉开房门,走向了门外的黑暗,走向了拉法拉什的十万信徒和十余天使。

    在房门关上前地刹那,在陷入昏睡之前,年轻骑士看到一双羽翼正在奥古斯都背后悄然展开。

    那一双羽翼,漆黑如墨。

    罗格徜徉在人流之中,有些茫然地体会着这座城市地燥动与疯狂。

    这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城市,距离里尔城十分地近,不过是三天路程而已。也许正因如此,里尔城的骚乱与动荡也波及到了这座城市。与里尔城一样,火炬、烈酒、狂乱和呼喊成了这座城市此刻的主题。

    几乎在每一个广场,每一个酒馆,都会有人占据了高处,慷慨激昂、甚至是歇斯底里地发表着演讲。看着那一张张扭曲变形、口沫横飞的脸,看着台下振臂狂呼的人群,罗格忽然感觉到十分滑稽。

    他们为何如此兴奋,是找寻到真理了吗?此时此刻。想必他们一定是这样认为的。但在这万千狂野地人群中,又有几人曾经认真地思考过,他们所被告知的理念,一定正确吗?

    罗格惟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眼前所见的众生中没有一个知道即将到来的命运。

    “魔鬼已经现形,真理即将彰显!”一个声嘶力竭的男高音穿越了漫漫空间和重重阻碍,毫无损耗地传入罗格的耳朵。胖子小吃一惊。转头望去,见一个身披长袍地男人正站一座雕像台座上发表着演讲。他精瘦如柴。然而音量极大,声音即尖且细,极具穿透力,也正因如此,才能穿越百米距离传入罗格的耳朵。

    “诸神地使者、伟大的先知拉法拉什已经看破了血天使奥古斯都的真面目,他号召一切真神的信徒走向里尔城,去讨伐魔鬼奥古斯都!”那个男子继续高叫着。尖细的声音若一根针,在城市的上空不住地来回游走。

    “杀死魔鬼!”

    “把奥古斯都钉在十字架上!”

    “烧死他!……”

    人群沸腾了,呼喊声转眼间盖过了那男子的声音。

    罗格心中忽然涌起一阵莫名其妙地烦燥。他与她,以及那些看透了位面与命运之人,无数次殊死的战斗,为的又是什么呢?是为了位面存在,为了维护眼前这些人的生存、自由和尊严吗?不过眼前再去思索抗争的目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身上曾经拥有过毁灭之主光辉。因此无法逃脱。既然不愿屈伏,那就惟有抗争到底。何况毁灭即救赎,他屈从与否,结局都是一样的。

    胖子心念微微一动,已然出现在那精瘦男子的身后。胖子一脚踢倒了十米高地青石雕像,又随手一抓。折下了那雕像的小腿,然后轮起这根巨大而奇异的石柱,向那男子的后脑砸去!

    “我将带领你们……”男子的尖叫嘎然而止!

    罗格拎起石像小腿,刚想继续砸下时,突然怔了怔。他看了看石像小腿,又看了看原本站着那男子的地方,尽管心中余恨难消,但也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补上几下了。

    人群骤然静了下来,一时无法理解眼前地血腥现实。不知是谁带头高呼了一声:“魔鬼!”犹如一颗火星落入油海,人群心中暂息的火焰再一次燃烧!

    看着疯狂涌上的人群。罗格冷笑一声。口唇微动,吐出几个简单的音符。身周即生成一圈缓缓流动的旋风。此时的胖子已非当日初窥魔法之秘的少年,他随手施展的魔法,不论高阶低阶,都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风很轻柔,轻柔如刀。数十个当先冲上的狂野之徒骤然停下身形,他们裸露在外地肌肤上隐现数十道纵横交错地红线。前方的人停了下来,可是后面地人不明就里,依然号叫着前冲。推挤之下,最前方的数十人纷纷倒下,他们的躯体还未着地,就裂成了数十块肉块,血水四射!

    信众虽然狂野,但还未曾完全失去理智。那些不小心踩上尸块的人惊呼不已,纷纷驻足。然而在他们身后,更有数十倍的人在奋勇上前,他们刚一停步,立刻被身后的人给推倒,接下来,就是无数踏上来的脚。

    在高高石像底座周围,风依然在轻柔地吹拂着,但其利似刀的风无法阻挡近乎于疯狂的人群,不住喷溅的血雾也浇不熄人们心中的熊熊火焰。罗格沉着脸,将手中的石柱高高举起,又重重砸下。

    一下,二下,三下……

    仅仅数下之后,罗格就感觉到了厌倦。他举目四顾,见城中各处,已有数点圣辉正依次亮起,那是天使羽翼上的光辉。罗格再看了看四周那些悍不畏死涌上来的人群,轻叹一声,抛下了手中腥红色的石柱,转身向北方行去。他身影闪动,每迈出一步,就是千米之远。瞬息之间,罗格就已远去,广场上,狂野的人们没有发现他们的目标早已消失,仍然发疯一样向石像底座挤去。

    行走在夜色之中,罗格心中涌起的不止是厌倦。还有怅然。他已经发现了自己内心深处微妙地变化。胖子年纪轻轻时就已身居高位,无数次在生死之间的经历使得他早已忘记了仁慈这个词。胖子虽不嗜杀,但在需要的时候,他绝不惮于杀人,不管要杀的人有多少。可是过往每次杀人,甚至是屠城之时,他都将对方视之为人。视之为与自己相同的族类。

    可是这一次不同。

    这些人茫然不知自己将来的命运,不过是诸神藉以吸取信仰的食物而已。犹如猪羊于人一样。他们狂野为之奋斗地,只是向着沦为猪羊更近一步。也许正因如此,罗格在杀戮时,完全感觉不到自己是在杀人,而只是在屠宰着一群群的猪羊。他已不再将这些人看作是与自己相同地族类。

    所以他怅然。

    如此心境,此刻的他与那天上的诸神,又有何分别?

    胖子苦笑了一下。将这些微的混乱都驱逐了出去。他骤然凝立空中,缓缓转身,冷笑着看着身后正全速追来的七点圣辉。

    片刻之后,夜空下多了七团熊熊燃烧的圣焰。

    罗格立于空中,目光再次掠过夜幕下的大陆。此时此刻,有几人正和他一样,正孤独地战斗着呢?

    他摇了摇头,转向了北方。正想离去时,忽然眉头一皱,又止住了身形。在他地前方,又多出了两位天使。他们身躯庞大、气息浑然与低阶天使不同。

    罗格脸上终于露出一些凝重之色。两位力天使,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也是值得认真一些对待的对手。何况他们与当日安德雷奥利携来的力天使又有不同。他们是直接从天界之门踏出的,本体力量受这一位面的影响要小得多。

    胖子眯起眼睛,向夜空中那颗闪亮的星辰望了一眼。那颗星辰,即是正在建立中的天界之门了。没有人知道建设一座天界之门需要多少时间,罗格也同样不知道。他只知道环绕着天界之门地数百天使中有高阶天使存在,想要接近天界之门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而且天界之门一侧连接着这个位面,另一侧则沐浴在主神光辉之下,根本不是寻常神明所能毁灭得了的。何况既然天界之门已经开始在这个位面建立,那么就算毁去一座,另一座也会接着建立。

    这一切。既然已经开始。那就必然会走到结束。

    只是从那颗星辰高挂在夜空时起,并没有过去多久。甚至于这个夜都未曾完结,就已经有力天使从天界之门中踏出,开始巡视整个位面了吗?

    就在此时,星辰又闪亮了一下,流星群中分离出数十点色彩各异的流星。只是这一次的流星没有分散,而是汇成一束,笔直向罗格的方向飞来。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

    罗格并不想决战时刻如此快就到来,他在夜色下游走,就是为了多斩获几个游离地天使。

    但他也不是十分在意决战时刻的提早到来。

    胖子笑了笑,右手一抓,巨大的死神镰刀已然出现在他手中。

    只是罗格的笑容忽然凝固,再次仰望向那不落的星辰。因为在这一瞬间,夜忽然变成了昼!

    昼夜颠倒仅仅是瞬间之事,因为有一道巨大至不可思议的电光横跨过半个夜空,无声无息地击在那不落的星辰上!那刹那间的强烈光芒,不光映亮了整个天空,而且完全压制住了星辰的光辉!

    当昼再次变成夜之时,响彻天地的雷声才轰轰传来。

    那不落地星辰已暗淡了许多,而它周围环绕飞舞着地流星也有近百颗骤放光华,包裹在熊熊圣焰中,向地面坠落,如下起了一场凄美的流星雨。

    几乎不给人思考地时间,第二道电光又穿越夜空,再次击在星辰之上!

    不落的星辰更加暗淡了,看上去与寻常星辰已相差无已。那些环绕飞行着的流星,因为已经稀疏了许多的缘故,受的打击要小得多,只有四五十颗燃烧着坠落。

    数十颗笔直向罗格飞来的流星当即掉转了方向,转而向电光起处飞去。遥遥望去。那升起电光地地方,即是精灵谷地。

    罗格深吸了一口气,收回了目光,转而望向身前的两名力天使,以平淡无波的声音道:“接受毁灭吧。”

    与喧嚣与沸腾的大陆相比,光明大神殿所处的秘境反而一片死寂,即没有光影的流动。也不闻些微声响,看上去。这里已完全变成了一片死域。

    呆滞的月色透过圣堂主楼高高地落地窗,照在了房间正中突兀的铁笼上。笼中立着一个如梦如幻地黑发银眸少女,她极缓慢极缓慢地提起拳头,作势向笼身粗大的钢条击去。但是每一次,她都似是怕碰痛了手一样,距离钢条还有一点距离时,拳头就会收回去。任谁看了这一幕。都会觉得少女的选择是正确的,她的手雪白纤丽,几乎有些透明,柔嫩得似是稍与钢条碰触就会破损一般。

    她黑发保持着飞扬的姿势,银色双眸中似是弥漫着不散的水雾,一眼望去,在梦幻般地美丽中透出难言的凄美。

    她握拳,缓慢击向笼身钢条。又无功而返,如此周而复始,似是永无停歇。

    月色渐渐明亮起来,只是在这个夜晚,说不清透进窗户的,是月色还是星辉。

    少女显得愈发的焦急不安。银眸中的水雾越来越浓,终于,水雾凝成了一滴晶莹的水滴,顺着她若凝脂的脸上滑落。这一次出拳后,她不再退缩,而是死死地抵住。

    她的面容渐渐变得苍白,唇角隐隐有一道金色地血线流下,但是她的右拳正一分一分地前进,无限接近着构成笼身的钢条。

    寂静的室中突然响起一声霹雳,笼中电光缭绕。少女似是受了重击。仰天倒地。但她的努力并非全无成果。钢笼一阵震动之后,那无形的壁障终于露出了一条缝隙。这丝缝隙转眼即逝。但对她来说,这已经足够。她张开嘴唇,骤然发出一声穿云裂石地呐喊!

    那清越的喊声瞬间冲破了屋顶,穿云而去!

    刚刚的一击和呐喊似是耗去了她全部的力量,连那飞扬的黑发也顺从地飘落,化成一匹软绸,散落在她身旁。她艰难地喘息着,不知再过多久,她才能积聚足够的力量重新站起。

    她并没有等待太久。

    无形的壁障刚刚合拢,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在这时间流动近于静止的空间,她努力睁大双眼,试图分辨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毕竟那身影极为飘忽,认真看时就会完全消失不见。

    她用力眨了眨银色地双眸,想要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就在此时,一个意念波动传入了她地意识,那是她曾经无限畏惧、如今却极度企盼的,风月地意识:“你没有看错,我回来了。”

    少女展颜,努力露出了一个微笑,道:“真是……太好了。”

    风月以和往昔相同的冷淡语气道:“你知道我一直在找寻回来的路,也知道我回来后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还要给我坐标?”

    少女笑了笑,艰难地将手伸向若有若无的风月:“因为……我帮不了他啊!只有……只有你可以……”

    风月沉默片刻,终于缓缓蹲下,轻轻握住了少女的手,道:“你是无法脱离这具身体而独立存在的……”

    “我知道。”

    风月沉默,只是握了握少女的手。

    “开始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说罢,她闭上了双眼。风月凝望着她,这一刻,她的微笑宁定而安详。

    时间似已完全静止。

    不知过了多久,风月再次睁开了双眼。那一双银眸清冷如昔,如软缎般的黑发也重新垂落如瀑。

    似被一双无形的手托扶着一般,风月的身体徐徐飘起,凝立在笼中。她只是略略向钢笼望了一眼,即以右手握拳,一拳向头顶的钢笼击去!

    一片死寂的秘境忽然微微晃动了一下,而后一记轰雷响彻整个秘境!轰鸣声中,圣堂那数十栋宏伟之极的建筑纷纷倒塌,四下飞溅的沙土与砖石中。风月那绝美地身影冉冉升上了高空。

    那凝聚了罗格无数心血、令他藉以自吹自擂了许久的钢笼,早已四分五裂,埋入瓦砾场中,变成了只能供后世人瞻仰思索的遗迹。

    风月略一辨识方位,即冲天而起,向着无穷无尽的天外飞去。夜空下光芒一闪之际,那梦幻般的身影已消失无踪。

    “他**的。还真难缠!难道这就要逼老子拿出真本事不成?”

    胖子嘴里一边不清不楚地骂着,一边用力将粘在手上身上的羽毛摘下来。忙了半天。他心头怒火又起,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力天使动也不动地庞大身躯上。

    费了半天功夫,胖子才将身上收拾干净,他一把提起插在一旁地上的死神镰刀,随意活动了一下筋骨。这一个简单动作,后果就是全身上下数十处伤口一齐牵痛。特别是那个贯通了他整个胸口地恐怖伤口。

    他伤口处的血肉不住蠕动着,修补着身上的损伤。只是罗格虽然不怕天界圣焰,但这种火焰造成的伤口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修复得了的。

    胖子双眼微闭,略养一会神,右手就又握紧了死神镰刀。

    不落的星辰又重新绽放光华,周围盘旋飞舞着的流星已近千颗。而此刻立于罗格面前地天使也相应的由数名变成了数十名。

    胖子双眼缓缓自天使们一张张全无表情的脸上扫过,然后笑了笑,吐出一口带血的痰。骂道:“真是麻烦啊,杀都杀不完!”

    罗格骤然挺直胸膛,背后三双缀满星辰的蓝翼悄然伸展至最大,无形的威严瞬间已扩散至百米之外!

    “你们好大的胆子,对吾不敬,即是亵渎吾主迪斯马森的光辉!”罗格那平板、机械、冰冷地声音回荡在每位天使的耳边。一时之间。所有的天使都面面相觑,露出疑惑的神色。

    罗格眉头略皱,身周蓝色的星辉不住扩展,又是冷冷地哼了声。

    见罗格已然发怒,为首的天使立刻抛下了手中地巨剑,曲膝在空中跪倒。在他之后,数十位天使也同时跪倒在空中。

    高阶的天使大都习惯于在各个位面征战,为适应各位面不同的环境,他们也会相应地改变自己。因此对天使来说,体形外貌都不是判断的依据。惟一的分辨手段就是气息。在这些天使的感觉中。此刻罗格身上散发出的完完全全是星辰之安德雷奥利的气息。

    六翼天使身上承载着仅次于主神的光辉,也是他们完全无法违抗的存在。

    在所有天使都跪下地瞬间。罗格突然动了!

    他身影闪烁不已,如雷如电,瞬间已围绕着数十位天使转了一圈。当胖子回到原地时,死神镰刀依然在他手心中呼啸着盘旋不已。

    而那数十位天使,已在惊愕和不解中化成了团团耀眼之极地圣焰火球。

    胖子嘿嘿一笑,道:“看来我所料不差,天使们果然都没长脑子啊!”

    “也不见得啊!”胖子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温和而悦耳的声音。

    胖子心下一惊,缓缓回身,这才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位天使,正微笑着望着他。

    依然是那熟悉地星眸,依然是那六只缀满星辰的蓝翼,出现在罗格身后的,正是星辰之安德雷奥利。

    看着一脸愕然的罗格,安德雷奥利微笑着道:“虽然我也不聪明,不过你若想骗过我去,恐怕要变成吾主迪斯马森才行。”

    “这好像有些困难。”罗格慢慢地道。

    “好像是的。”安德雷奥利的声音永远都是如此悦耳。

    罗格的右手悄悄握紧了死神镰刀,他向夜空中那不落的星辰望了一眼,然后道:“既然连你都出现了,天界之门想必已经建成了吧?”

    “还差一些,不过距离完全建成已经不远了。”

    胖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扬起死神镰刀,身周的景物就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盯着安德雷奥利的星眸,沉声道:“既是如此。那就动手吧!”

    安德雷奥利笑了笑,他本就俊美无匹,这一笑更是平添魅力。出乎罗格意料之外的是,这威能无穷地六翼天使完全没有任何提聚力量的表示,他只是向夜幕下那不落的星辰一指,微笑着道:“你看,你还有很多的敌人可以选择。我也有很多事要做,所以我们完全没必要打这一场啊。各忙各的不是很好吗?”

    胖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会是一位六翼天使说出来的话?但罗格丝毫也不敢放松,毕竟从过去地纪录看,天使与恶魔一样,都是从来不讲信用的家伙。而且现在地胖子是抱着拼死一个算一个的心态来迎接这最后的战斗的,所以他依然在不停地提聚着力量,转眼之间。他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已逼近了他所能操控承受的极限。

    但罗格仍然在提聚力量!面对安德雷奥利这样的对手,无论积聚多少力量都不会过分。而罗格获胜地惟一机会,也只会出在倾力一击的瞬间。

    生与死,都会在那个瞬间决定。

    看到那把已变得扭曲模糊的死神镰刀,安德雷奥利轻叹道:“罗格啊,就算你想继续这场战斗,恐怕也有人会不答应呢。”

    胖子冷冷一笑,道:“谁会不答应?”

    个清冷若冰的声音突然从罗格身后响起!

    还未等罗格从愕然中反应过来。一只若冰似雪的纤手就从他身后伸出,轻轻巧巧地将已蓄势待发的死神镰刀从罗格手中夺了过去。紧接着罗格只觉得后颈一凉,又中了她一击。她的手冰冷而柔腻,与之肌肤相触实在可以说是至高的享受,可是伴随着触感而至地还有丝丝彻骨的冰寒。这丝丝缕缕的寒气完全无可抵抗,它们所到之处。罗格的一切已然提聚的力量都会烟消云散。

    在这一瞬间,胖子心中的惊慌远远压倒了惊喜,他只来得及说一句:“风月!你怎么会回……”声音就嘎然而止,然后身体再也不受他控制,缓缓向后软倒。

    风月左手一引,扶住了罗格下坠地身体,然后轻轻地道:“因为这并不是你的战争……”

    只是罗格已然失去了意识,他已经听不到这句话了。

    风月凝望着罗格,片刻才抬起头来,银眸转为冰冷。死神镰刀向安德雷奥利一指。淡淡地道:“开始吧。”

    安德雷奥利似是完全没有听见风月的话,他只是怔怔地看着风月。许久,才低叹一声,道:“虽然我们注定是敌人,可是还是那句话,你还有其它的选择,我也有事要做。所以……我们没必要战斗啊。”

    不待风月回答,安德雷奥利就缓缓转身,向远方飞去,那缀满星辰的蓝翼闪烁了几下,就此消失与漫天的星辰融为一体。

    风月黛眉微皱,她看了看夜空中那不落的星尘,又望了望怀中沉眠的罗格,刚欲离去时,安德雷奥利的精神波动忽然遥遥传来:“这个位面的信仰之源已然崩坏,所以,吾主迪斯马森地分身很快就会降临地……”

    风月默然片刻,微眯起银色的双眼,望向夜空中那颗不落地星辰。终于,她似是下定了决心,双唇微张,从那冰色的唇中,有一缕寒气徐徐飘出。

    她以死神镰刀在虚空中一划,刀锋所过之处,立刻荡漾起重重空间波纹。仅仅是一记切割,风月就切开了空间壁障。

    她左手略向前一送,罗格就如河上的一叶轻舟般,悠悠地飘向了空间波纹。

    不过是数米距离,罗格飘得再慢,也不过是数息之间,就已飘流到了空间波纹前。

    可是这数息时光,于她,又何止数年之久!

    风月的手抬起又放下,每一次都情不自禁地想要将他拉回,每一次都强行压下。她知道,此次别后,将永无再见之日。

    风月忽然一声清啸,左手向前一挥,将罗格完全推入了空间波纹,然后死神镰刀一挥,斩断了罗格与这个位面的一切联系!

    她冲天而起,若一颗呼啸的流星,向夜空下那不落的星辰冲去!

    她再没回头……

    一声呻吟,罗格徐徐睁开了双眼,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流转不定的光影。

    罗格蓦然坐起,因为沉睡前的一切都回到了他的记忆之中!

    无数能量的乱流呼啸着从他身边掠过,这个空间,没有方向,没有时间,他已然迷失在空间乱流当中。

    罗格暗叹一声,自语道:“风月啊,你一定想不到,我还是有办法回去的。这次无论如何,都是我赢了,哈哈……”只是他发出的笑声干涩无比,完全没有一点欢愉之意。

    罗格手轻轻一挥,面前的空间乱流就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道游移不定的空间缝隙。他举步向前,可是在踏入空间缝隙前,竟又缩了回来。如是反复数次,罗格始终不敢踏出那一步。

    他并不畏惧天上的诸神,他只是怕知道那已注定的结局。

    终于,罗格跨进了空间缝隙。

    看起来罗格并没有沉睡多久。格罗里亚大陆上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天空中多了一颗极为明亮的启明星。

    远方的地平线上,天色已开始泛白,而在大陆的另一端,残余的夜色仍不甘心放弃最后的领地。只是在天的正中,那颗不落星辰的周围,已有数千的天使在环绕飞舞着。而在那数千名天使环绕的中央,又有一团极为耀眼的金蓝银灰三色光辉在变幻不定,并且越来越亮,看上去某个伟大的存在就要在这一位面定型。

    罗格凝立空中,缓缓扫视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他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心底又有不可抑止的寒意涌出,几乎将他的血液冻僵!

    他忽然全身一震,身影闪烁不已,瞬间已穿越了千万里的距离,落在了一座冰峰之巅。

    这是整个格罗里亚大陆最高的唐古拉冰峰。

    在峰顶上,正孤零零地插着一把深黑色的死神镰刀。强劲之极的山风每次掠过刀锋,都会发出凄厉的鸣叫。

    罗格缓缓跪倒在死神镰刀前,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刀身、刀锋。指尖上传来的每一记触感都是如此熟悉,似乎,似乎死神镰刀上,仍然留存着她的残香,她的冰寒。

    天上的星辰越来越亮,渐渐显出天界之门的真面目。随着一阵轰鸣,两扇大门徐徐打开,在门开的瞬间,可以看到门后无数天使已在整装待发。

    罗格猛然站起,仰天发出一记声嘶力竭的狂吼!

    他再不多言,只一把拔起死神镰刀,然后双足用力踏下,人已如电般冲上天际,飞向了天界之门!

    唐古拉雪峰悄然出现无数龟裂,然后轰然倒塌。

    罗格紧握着死神镰刀,身周不住喷发出无形的火焰,转眼间已化作一颗燃烧着的星辰,穿越了那尚未成型的伟大存在,然后迎着无以计数、羽翼之辉已汇成天河的天使,逆流而上,呼啸着冲入了天界之门!

    在这一瞬,天河竟也断流!

    它旋即恢复了常态,继续奔涌向前。

    天,亮了。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