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月玲珑 > 第八十二章 幻
    第八十二章幻

    没有影子!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没有影子的,非常干净透明的水、空气、灵魂?也许还有更多,可是,事实却是这些树木都是真实存在的,而我和慕容冲此刻也是真实存在的,并没有变成灵魂,那么问题并不是出现在我们这边,难道是光源的问题?我忽然想到了前世记忆里的无影灯,在其照射之下,基本上是看不到影子的,并不是指事物不存在影子,而是因为在多种光线的综合作用下使影子变淡,让肉眼看不到。(手打小说)

    “玲珑小姐在想什么?是影子困扰了你呢?还是无极峰的三无产品?”慕容冲讪讪笑道。

    我拍拍慕容冲肩膀,冲他盈盈一笑,说道:“话不能乱说的,你知道什么叫做三无产品吗?放到千年之后,指的是商品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名称!此类商品不合格,多半是黑作坊里加工出来的,严重违反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因而要彻底杜绝!”

    可想而知,我的惊人之语一出,慕容冲的两眼睁得大大的,莫名奇妙的看着我,如果用漫画来表示的话,他脑袋后一定挂着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你刚才说的是哪一国的鸟语呀?我怎么没听明白?”

    看着慕容冲傻傻的表情,我觉得很好笑,之前紧绷的神经也瞬间得到了放松,想不到捉弄一下这个自大男还真是乐趣无穷!

    “算了,不跟你说这些了,说了你也听不懂,还是先走出这无影之地再说吧!”

    “幻术,你应该听说过吧,这里有可能是幻术所形成的一个结界?”慕容冲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神秘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这里布下了一个结界,企图用幻术干扰我们,那这些树也是幻术所凝结而成的吗?可是,我总感觉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呀!打个比方说,我们在这里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有人用幻术干扰了我们,使原本正常的事物以不正确的形态传送入我们的大脑中,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幻术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吗?”我看着慕容冲静静说道。

    “有这个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刻意干扰我们的人肯定是不想让我们了解到这里的真实状况,也就是说,他们刻意隐藏着什么秘密,一个不想被我们发现的秘密!”

    幻术,我不得不承认它的神奇,千年之后,这种独特的术早已遗失,而在现在,我居然可以进入它,并且亲身体验它的独特魅力!

    想来,我似乎不止一次进入过这种幻术中吧!上次在来福堂中就深深体验过一回,那些人,那些事物如同海市蜃楼般在我面前清晰的演绎着,又如同空气般消失无踪。那么,这次的幻术与来福堂那一次有没有什么联系呢?或者说它们本来就是一人所为?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因为从一开始,我的一举一动就在那个神秘组织或者神秘人的密切监视下进行着,说不定,这一路上都是他们布下的陷阱,为的就是一步步把我引上钩来,那水云间的老板不就很可疑吗?来福堂已经衰亡很多年了,依他的年龄和阅历不可能不知道吧,那他还口口声声称其为峻县最大的酒楼?还有那白晓梦,浑身都散发着魅惑与神秘气息!对了,还有那个自称为潘安的美男子,故意扮成慕容冲来接近我,如果是来偷锁的,以他的能耐早就得手了,何必辛辛苦苦来演这一场戏呢?他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是何意?

    仔细想想,黑风塞的蒙婆婆和易塞主都很可疑,蒙婆婆那天一听说“拂晓”是想收集天下至宝的灵气,就突然变了个样儿,形如魔鬼,不得不令人称奇,而这件事易前辈似乎是知道的,但是他却不愿意提及!而且,他们居然放心让我这个没有任何武功的外人带着塞子里的宝物捆龙锁前来,难道就不怕我跑了?

    如果把慕容冲留到塞子里当人质的话,这件事情还说得通,可是,现在慕容冲居然一个人先来了,这就有点奇怪了?黑风塞的人会过来,这一点沈清和慕容冲都提过,那么,算算时间,应该是明后天的样子,也许,等他们都过来了,整件事情才能明朗化吧!希望如此!

    现在,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走出这无影之地吧!

    “依你对幻术的了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干扰并破解它呢?”我抬眼看向慕容冲,疑惑的问道。

    “应该有,幻术并没有把真实存在的事物加以改变,仅仅只是通过改变人的感观从而令人以一种扭曲的幻象来代替真实存在的东西,人的感观,最直接的无非就是视觉、听觉、嗅觉等等,因而要想破解这种幻象,就要让自己的感观恢复清明,不被幻术所惑!”

    慕容冲的分析不无道理,那么我们要如何改变自己已经被幻术所惑的感观呢?难道要,这一刻,我和慕容冲同时出声:“勿看、勿听、勿想!”

    不错,我们可以闭上眼睛不去看,塞上耳朵不去听,尽量保持平和的心态,去摸索?去寻找?进入此处之前,慕容冲曾经在树上留下过莲花形符号,那么只要我们找到莲花形符号就可以走出无影幻境了!

    我双手提起,挥着一对捆绑着的粉拳,调笑道;“希望如你所说,如果还走不出去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行,如果真的困在里面了,你打死我好了,有句话怎么说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慕容冲戏谑地冲我一笑,就从怀里掏出手绢依次撕成布条,捏成了小团,分别塞进了我们的双耳,他给我一挥手做了个手势让我闭上双眼,而他自己也牵着我手上的锁链闭着眼睛开始在树上摸索起来。

    这种感觉很奇怪,听不到声音,看不见事物,只能用双手感觉到他的存在,我觉得自己像是他牵着的一只小狗,只能由他带领着向前方慢慢踱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忽然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刮着我的鼻子,我睁开紧闭的双眼,那张清秀俊朗的笑靥映入我的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