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闺秀 > 第五十三章十三年前的往事
    第五十三章十三年前的往事

    李祈正缄默不语,这个事情,他后来调查过了,华云对那男子一往情深,二人已经约定,求公主恩典,成全她二人,谁知道那男子后来却被公主看上,成了平安公主的入幕之宾,随后又和华云藕断丝连,这才造成了那场弥天大祸,幸好那时,他刚巧拜访平安公主,不然华云只怕要香消玉殒了。(手打小说)

    李祈正见华云黯然神伤,念头一转,看着她郑重地道:“这次多谢姑姑了。”

    华云真诚地一笑道:“上次齐王还救了我一命呢,何必说这许多。”

    李祈正笑道:“若是这么算起来,姑姑也曾救了我一名,怎么说都是我欠姑姑的了。”

    华云抿嘴一笑,二人不再说话,马车一直到了齐王府门前停下。

    李祈正依然抱着顾盼,穿过了半个王府,行到二人所住的院落方才停下脚步,春红和柳绿已经迎了出来,李祈正看了一眼身后一脸疲惫的华云,径直吩咐道,“给华云姑姑安排一个上房。”

    华云脚步一顿,明媚地笑道:“华云的名字我不想再用了,不如叫我的本名,阿梅,土是土了点,却是父母所起。”

    李祈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哈哈大笑道:“好好,就依姑姑所言。”

    华云微一福身,跟在春红身后离去。李祈正目送她离开,回过头来,一脚把房门踹开,抱着顾盼径直进到了内室。

    小心翼翼地把顾盼放到了床榻之上,见她犹自睡的香甜,心道,这小妮子倒是有福气的,根本不知道昨天夜里是多么的惊险,他心中打定主意,昨天夜里的事情就此揭过,虽然不知晓华云到达以前,顾盼和李思怀有了怎样的纠葛,这件事情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顾盼一直睡到了下午,方才睡足,睁眼看见一室夕阳余晖,一时间还不清楚身在何处,她眨了眨眼睛,半晌才清醒过来,随后唤道:“春红,柳绿。”

    片刻就有人应了声,顾盼怔怔地看着一脸和煦的阿梅,心里怪异地不舒服起来,再次想起了昔日里,李祈正对这叫华云的女子百般维护,当时只说是他的救命恩人,其他的却语甚不详,不语多说。

    现在这根刺又开始在她心头钻了起来,顾盼一阵难过,她挥了挥手道:“你下去,我不要你伺候,叫春红和柳绿来。”

    阿梅神色一黯,应了一声下去了,顾盼双腿曲起,抱住被子,方才她态度太差,她也知晓这样很不应该,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见到她就觉得心烦意乱,比当初见到欢儿和小语,心情更差。

    顾盼等了半晌,进来的却不是春红又或者柳绿,而是李祈正这家伙,他一脸铁青地看着顾盼,恼道:“你怎么把姑姑轰了出去?”

    顾盼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李祈正说的是华云,她脖子一挺,像是受了刺激的野猫,伸出了自己的爪子:“她不是公主府的女官吗?我这里不要她伺候。”

    李祈正被她倔强的样子气得鼻子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瞪着她半晌,突然笑了起来,右手点着顾盼道:“你莫不是吃醋了?”

    顾盼别过脸去,李祈正一句话正中了她的心事,她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在意李祈正,这个事实却是比华云的存在更让她深受打击,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起了这个嬉皮笑脸的痞子的一举一动了?

    李祈正满心以为顾盼会断然否决,见了她这副样子,一时间愣在当场,从脖子处慢慢冒出了可疑的红晕,一直爬上了俊朗的脸上,二人之间涌动着难以言喻的暗潮,暧昧而又尴尬。

    李祈正半晌回过神来,暗笑自己不争气,这是自己明媒正娶地小娘子,怎会觉得不好意思?

    他缓缓坐到了顾盼床边,伸出手卷起了顾盼前额上的一缕碎发,轻声道:“十三年前,先皇驾崩,父皇从边疆赶来,几个皇兄年长,俱随他一起,我却是和母妃还有两个幼弟在京中,”

    说到这里,他苦笑一下,方道:“京中大乱,若不是华云姑姑给我换了身宫女的衣裙,只怕我也要在那一场大火中丧生了。”

    顾盼张大了嘴巴,惊愕地道:“史书上记载,先皇寿终正寝之后,传位给当今贤皇……”

    李祈正嗤笑一声,探头望了望左右,压低了声音道:“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不然,我那几个骁勇善战的皇叔怎么会正当壮年就在一年之内相继暴毙?父皇的手足之中,只剩下了平安公主一人。”

    说到这里,李祈正苦笑道:“自那时起,我便发誓,绝不参与进皇位之争,手足相残的事情决不能发生在我身上,虽然我和三个兄长的感情并不十分亲厚。”

    顾盼惊骇莫名,她猛地想到,顾家,在这次宫变之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她紧紧盯住李祈正的眼睛,亦是压低了声音问道:“那顾家是不是在这次宫变中被灭了满门?”

    李祈正凝视着她的眼睛,半晌,伸出手把顾盼抱住怀里,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之上,仿佛借此吸取力量,他在顾盼耳边用了极轻的声音道:“顾家多出俊男美女,在你祖母那一辈,出了一个风华绝代的顾展颜,她十六岁入宫,被先皇封为丽妃,后产下皇子,帝眷甚浓。”

    说到这里,李祈正斟酌了下词句,继续道:“这个年幼的皇叔极大的威胁了父皇的太子位置,引得太子妃所在的贺家的不满,贺家与顾家暗中交手多次,矛盾日渐激烈,到了先皇病逝之时,贺家,已是容不得顾家了。”

    顾盼瘦削的身体在李祈正怀中不断战栗,她颤抖着声音道:“如此说来,顾家是在争夺皇位之中失势,所以惨遭灭族了?”

    李祈正紧紧抱住了她,声音中亦是带了一丝颤抖,回忆往事让他心里最深处的痛苦记忆再次被翻了出来,“我是被皇叔们追杀,无奈逃出京城,顾远南是城破之后逃出的,我们却在京城之外相遇,在不知道彼此身份的情况下,同生共死,吃尽了苦头,最后才成了八拜之交。”

    顾盼心中激荡万分,她可以想象,当时年幼的李祈正和顾远南是如何相依为命,又如何在颠沛流离间产生了生死之交的感情。

    二人久久不语,默默的,顾盼突然有了和李祈正相依为命的感觉,她伸出手,反手抱住了李祈正结实的腰,伏在他怀里保证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李祈正的脸埋入了顾盼颈间,脖子上一片潮湿,顾盼静静地等他情绪回复平静,方道:“刚才是我失礼了,把华云姑姑请回来吧,也莫要叫她在屋子里伺候了,就叫她做这府里的主管事好了。”

    李祈正扬起头,眼圈有些泛红,带了一丝鼻音道:“好,好,我这就把她请进来。”

    顾盼看着他出去,自己又呆坐半晌,心中惦记起了远征在外的顾家父子,听李祈正说,传回来的战报是连连告捷,应是大喜事,可为何她心底总有一丝不安挥之不去呢?

    阿梅随在了李祈正身后,进了房间,十分规矩地给顾盼行了宫礼,顾盼赶紧上前搀扶起她,笑道:“往日里多亏了姑姑照顾,齐王殿下才能安然无恙,既然是齐王殿下的救命恩人,自然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便是我们的长辈,切莫要再如此客气了。”

    顾盼这番话说的十分得体,又很是明理,阿梅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对着顾盼笑道:“长辈却也不必,还是保持主仆之别的好,省的落了旁人口实。”阿梅这番话完全是为顾盼着想,立刻博得了顾盼的好感,她拉过阿梅靠着自己坐下,二人窃窃私语,很是相得。

    李祈正看她们聊的火热,自动地避了出去,站在院子当中,仰头看着头上的一片蓝天,多年的心事一朝放下,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他心中暗暗盘算,过上两年,顾盼及笄以后,带着她出外游山玩水,等她年纪再大一些,生上几个孩儿,平平安安地过上一世,今生了无遗憾了。

    齐王府的日子波澜不惊,太子府却有了大动静,太子妃身怀有孕的大喜事传来,举国同庆,皇上大喜,特下旨大赦天下,又叫太医院在太子府里轮值,各式补品源源不断地送入太子府中。

    皇后娘娘最是上心,特意派了宫中有经验的嬷嬷二十人,训练好的宫娥四十人,日夜伺候在太子妃身边,就连接生的稳婆也早早备下了。

    太子妃静心安胎,无心他事,柳芽无人看管,得了空闲便来顾盼这里闲玩,顾盼乐观其成,着意与之结好,二人之间情谊越发深厚。

    只是有一次回家时,侯爷夫人悄悄拉住了她问道:“太子妃有喜,不能伺候太子,你问问柳夫人,是否一直在太子身边伺候着,若是能借此机会得个一男半女,后半生才能有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