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狂揽星辰 > 第十五章 (三)
    看到日月星辰瞬间击向自己,感到那无上的天地威压,黄害怕了,惊恐了。

    苍也是惊的浑身颤抖,感到自己的能量体在这恐怖的威压下,急速消散,身体瞬间变的虚幻,大吃一惊,化作一点苍白色的光芒,再次进入苍白之心中。

    “世面之主!”黄急呼道。

    世面升起,白色光幕,罩向星辰图,却瞬间消失于无形,丝毫不能阻止星辰的速度。

    “黄天印!”黄惊呼道,巨大的青印击上日月星辰,巨印上青色光芒微微一亮,巨印消散。

    日月星辰图影,瞬间到了黄的面前。

    “黄天铠!”黄亡魂皆冒,一边向后疾退,一边竭斯底里的喊道。

    黄身上顿时刺眼的金黄色光芒大盛,一套的黄金般的铠甲,覆盖在黄的体表。

    黄天铠刚浮现出来,日月星辰的图案就撞击在黄的胸前。

    世面之上一阵剧烈的晃动,天旋地转,就如要破碎一般。

    “噗噗噗”,黄张嘴喷出三大金色的血液,向后倒飞而出,身上的黄天铠片片破碎,掉在世面之上,金光闪闪。

    古天青身形一阵剧烈的晃动,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缓缓倒在世面之上,昏迷了过去。

    砰,黄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世面之上,两眼一黑,重伤晕倒。

    立体星辰图击伤黄后,缓缓飞回,罩在古天青身体上空,缓缓旋转,日月同辉。

    心宙之中,宙火和宇水,已经停止了汹涌翻滚,安静的就如刚开始一样,宙火在上,宇水在下,火海与江水紧紧的靠在一起,水火相依。

    悬浮在火海之上,沉稳不动的亘古秋水剑,开始缓缓的旋转,在巨大的火球照射下,那蓝汪汪的秋水,就如在流淌一般。

    开始纹丝不动的宇铠,也如从睡梦中醒来了一般,开始慢慢的颤动,而后,一件件宇铠人立而起,在巨大的火球下飘荡。

    昏迷在世面上的古天青,身上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上提伸,现在,已经到了宙圣中期巅峰。

    在日月星辰的映照下,把古天青那冷俊的脸庞,存托的极为神圣,就算真正的天神,也不过如此。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世面上,昏倒过去的黄,右手手指轻轻的抖动两下,然后,睁开了那双媚眼。

    睁眼之后,黄先是警觉的翻身,看向古天青所在之处,看到后者在地上一动不动,才缓缓的送了口气,慢慢爬了起来。

    刚刚坐起的黄,一张嘴,再次吐出一口金色的液体,浑身痛的钻心。

    现在的黄,世神的功力已经被日月星辰震散,连行动都困难,就算恢复过来,功力也会大打折扣。

    黄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向古天青,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剑,那是一把耀着黄色光芒的长剑,那是一柄上品神器。

    可,离古天青还有十米远的时候,黄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推着自己,再也不能上前。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如待宰羔羊的古天青,黄的脸变得一片狰狞,一挥手,将手中的黄色长剑,狠狠的钉向前者的胸口。

    大力牵动伤口,黄身体一阵剧烈的摇晃,一口金血忍不住再次夺口而出。

    掷出的黄色长剑,却如遇到无形的阻力,向前飞行的速度越来越慢。

    突然,星辰图案一阵星光闪动,一道星光激射而出,射中离古天青还有三米的长剑,后者就如沙泥一般,瞬间化为铁末,散落在地上。

    黄惊恐的噔噔噔连退三步,一屁股坐在世面上,两眼望着铁末发呆。

    半晌,黄冷冷的看了一眼古天青,感到后者身上的气势在急速的上涨,又惊又怕,强压心里的震惊,闭上眼睛,催动自己体内稀薄的斗气,开始急速的恢复伤势。

    现在,时间,只能跟古天青争夺时间,争取先恢复的时间。

    两个时辰之后。

    古天青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慢慢的已经到了宙圣后期,还在往上攀升,迅速的攀升。

    宙圣巅峰,古天青的修为,已经到了宙神巅峰,上升的速度明显开始变慢,但,还是没有停下来。

    苍虚幻的身影,站立在苍白之心的顶层,感到古天青迅速上升的修为,心里又震惊,又高兴。

    慢慢的,苍脸上的喜色弱了下来。

    “小子,坚持住,再坚持一会就好,再坚持一会,你就是宙神啦。”苍在苍白之心中高声大喊,可,却没有得到古天青的回应。

    古天青的修为,终于停止了上升,就停在宙圣巅峰,半只脚迈入宙神之处,停止了。

    “真是急死,我老人家被你急死了,”苍吼道,“就当我老人家欠你的,再为你擂一次心鼓。”

    苍伸手指着苍白之心最顶层,吼道:“记住,小子,这是最后一次!”

    苍白之心,古天青身体里的苍白之心,再次开始跳动,而且,跳动的越来越快。

    “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彤”

    就如急切的战鼓在擂动,随着速度的加快,灵气,大量的天地灵气,从苍白之心中疯狂的涌出,疯狂的涌向古天青的血管,古天青已经停止上涨的功力,再次开始上涨。

    “小子,给我老人家进阶宙神!”苍大喊道。

    仰卧在世面上的古天青,突然睁开了眼睛,两眼中,精光毕现。

    “哈哈哈哈,苍老头,好,我就进阶宙神给你个坏老头看,谁能挡我古天青进阶宙神!”古天青仰天狂笑,意念一动,心宙中的宙气,刮起一阵飓风,疯狂的冲进自己的经脉。

    古天青的修为,疯狂的向前冲撞。

    轰,古天青感到阻挡自己进阶宙神的屏障,就如脆弱的纸片,瞬间破碎,消失无形。

    古天青的修为,也从宙圣,冲进了宙神。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被古天青的气势惊醒的黄,满脸的不可置信,“在世面上,在本世神的世面上,本世神才是主宰,没有本世神的允许,谁都不可能进阶,谁都不可能进阶!”

    “谁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古天青狂道,“只要我古天青在此,你,只能被宰!”

    古天青冷冷像黄*近一步,后者,惊恐的后缩。

    古天青突然望向世面上空,眼里有些疑惑。

    “雷劫,这是雷劫!”苍在古天青心里说道,“小子,这是进阶斗神后,都会遇到的雷劫,虽然你是宙神,但,也不可大意。”

    苍的话刚完,世面之上的虚空,突然一阵剧烈的波动,一簇由七八条手臂粗的紫色雷电,瞬间劈向古天青。

    “这是什么雷?这是什么雷!”苍惊恐的喊道。

    黄也惊呆了,目瞪口呆的望着紫色的雷电,显然,她也没有见过。

    古天青也是一阵惊讶,就被紫色雷电狠狠的劈中,感觉就像被烈火焚身一般。

    “小子,你没事吧?”苍在心里急呼道。

    “这玩意,比宙火差点,”古天青的声音传来,似乎还在呲牙咧嘴,“但是,也够呛。”

    呃,苍石化了。

    轰隆隆,轰隆隆,世面之上的虚空突然如被撕裂开了一般,上面,是一簇又一簇,望不到边的紫色雷电,发出恐怖的嗤嗤之声。

    古天青也石化了,这得劈到啥时候才是个头。

    嗤嗤,古天青再次被三簇紫色雷电劈的龇牙咧嘴,心里一阵恼怒。

    黄,已经惊恐的退的很远,现在,虚弱的自己,被这紫色雷电劈中,必定灰飞烟灭。

    看着只是被紫色雷电劈的龇牙咧嘴的古天青,黄感觉自己完全是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神领域,自己看到的,是幻觉,完全是幻觉。

    此时,立体的日月星辰图,完全成了这个男子的背景,被这比白色雷电不知恐怖多少倍的紫色雷电劈的,龇牙咧嘴的男子的背景。

    “够了!”古天青伸手怒指虚空,冷冷道,“再劈,本宙神可要还手了!”

    黄石化了,苍傻掉了,这小子跟谁说话?

    嗤嗤,又一族紫色雷电下劈,狠狠的劈在古天青身上,让其忍不住痛哼一声。

    “该我啦!”古天青怒指虚空,“本宙神也劈你一次!”

    古天青意念一动,身后的星辰渐渐暗淡,就如被云团遮住一般。

    心宙之中,一股庞大的宇水剧烈的沸腾到宙火之上,瞬间化为雾气,在心宙之中,形成两团巨大无边的乌云。

    “给本宙神劈!”古天青怒指虚空,心宙中的两团乌云猛烈的撞到一起。

    “宇水为云,宙火为引,宇宙之电!”古天青怒指虚空,冷冷吼道。

    轰,古天青身后的星辰图形,一阵剧烈的颤抖,一族由十来条比海碗还粗的青色雷电,瞬间上冲,击中再次下劈的紫色雷电。

    轰,紫色雷电瞬间被吞噬,青色雷电更粗几分,直冲虚空之中。

    撕裂的虚空,如也感到害怕一般,瞬间再次合拢,紫色的雷电消失无踪,青色的雷电直冲天际,消失在视线之中。

    一切恢复了宁静,只是,留下了两个惊呆了的傻子。

    “苍老头,这紫色的雷电是受谁控制的吗?怎么跑了?”古天青在心里问道,却只听到苍呃呃的声音。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古天青冷冷的看着惊恐的看着自己的黄,“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

    “不,这是我跟苍的恩怨,我要见苍,我要见苍!”黄嘶吼道,不住的后退。

    “小子,这是我跟这个贱人的恩怨,现在,就由我自己来了解吧,”苍说道,“刚才你那个什么星辰,让我老人家也受了震荡,现在不能用能量体出现,借你身体一用。”

    “好。”古天青毫不犹豫的说道。

    “收起你那可怕的星辰,可能你要昏迷一段时间,”苍说道,“了解了这段恩怨,我老人家就被这套臭皮囊还你。”

    黄惊恐的看着古天青突然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

    只是,在这一瞬间,那双眼瞳,都变成了苍白之色。

    连古天青身上的皮肤,也变的苍白。

    “贱人,你自尽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古天青嘴里传出,声音,比古天青还要冷上几分。

    “你是苍,你是苍?”黄惊呼道,眼泪瞬间流了下来,“你真的是苍?”

    “收起那一套,少装可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苍冷冷的说道,“你自尽吧,还能留个全尸。”

    “苍,”黄突然扑到在地,哭泣道,“我是罪该万死,万年前,我都是被那块宙石蒙了心,才会那样……”

    黄泣不成声,两眼可怜望着苍说道:“后来,我也很后悔,一直都很后悔,万分的愧疚,直到刚才,直到刚才我才被那星辰打醒,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

    “你觉得本神还会被你蒙骗不成,”苍冷冷说道,“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让本神亲自动手?!”

    “苍,不要,求求你!”黄突然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万年前,万年前你送给我的东西,我还留着,你要是不信,我这就拿给你看,我这就拿给你看。”

    苍眼里冷光一闪,突然两指虚空点出,黄闷哼了一声,顿在原地。

    “本神已经用圣魂指封住了你的功力,别想玩花样,要拿,现在就拿出来,然后自尽。”苍冷冷说道。

    “看来你已经不相信我了,”黄凄凉的笑道,“没关系,看了这个,你会明白的。”

    黄说完,拿出一个黄色的锦囊,妩媚的看着苍说道:“这,这是你万年前送给我的,我一直都好好的保存,连当初的香味都没有散去。”

    那是一股清香,让苍十分熟悉的清香,闻着这缕清香,苍,好像又回到了万年前,看到了黄万年前的样子。

    连苍的眼神,都变得不那么冰冷。

    “苍,你还记得吗?你还记得吗?”黄慢慢的向苍靠近。

    苍白色的眼瞳似乎阵阵挣扎,最后,终于开始化作了柔情。

    “苍,”黄定定的看着苍,两眼里是如丝的媚意,“你能原谅我吗?”

    苍身上的最后一丝戒备,也在这双媚眼中消散了,一伸手,紧紧的抱住了黄。

    还是那张床,还是那张云床,苍虎吼一身,将黄按倒在云床之上,身上的衣衫化为片片破碎飞落,露出了那苍白色的身躯。

    现在的苍,好像又找回了万年前的感觉,满面通红,呼吸急促,一双大手不住的在被其撕去衣衫的黄的身上游走,力量手法,更胜从前。

    黄扭动着美妙的**,在苍的手下欢唱呻吟,点燃了苍那无尽的欲火。

    最后一丝屏障尽去,苍将黄狠狠的按在云床之上,急速的疯驰,疯狂的宣泄着自己那无尽的火焰。

    黄大声的欢唱,断断续续的吟道:“快……快……快……啊……快说,那个……那个……东西,那块宙石在什么……什么地方。啊……快……快……”

    苍嘴里只有低声的虎吼,没有其他的语言。

    日斜月升,月落日起,斗元星日夜交替,世面之上,却只在上演着这一幕。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身下的黄已经没有了动静,苍才虎吼一声,宣泄完自己的怒火,缓缓的倒在云床之上,昏迷了过去。

    良久,昏死过去的黄缓缓的醒来,浑身如散架一般,半天才挣扎着翻身坐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突然虚弱的仰天长笑,“苍,你的二次生命也要结束了。”

    黄色的锦囊再次出现在黄的手中,黄满脸是胜利的笑容。

    “这是你送我的,但是,这里面的东西却换了,”黄媚笑道,“这里面的东西,叫神魂颠倒,就算是天神,也会先魂颠再倒,现在,你又是本世神的阶下之囚。”

    “可笑,可笑你孤傲一生,却还要去相信一个杀过你的女人,再次去相信一个背叛过你的女人,给她说话的机会”黄看着苍,冷笑道,“这是你给我的机会,给我机会,让本世神把这,在万年前为杀你准备的神魂颠倒,最终还是用在你的身上。”

    “宙石,肯定在这副身体里,就算你不拿出来,本世神也会得到那无主之物,”黄冷冷的说道,“现在,你已经不是世神,本世神才是这里的主宰,看你怎么再从世面上逃离!”

    黄缓缓的举起了一柄长剑,那是一柄白色的长剑,耀着能照亮一切的光芒的长剑。

    也是万年前苍送给黄,最后将苍分尸的长剑。

    “宙石,是本世神的!”黄冷笑道,狠狠一剑,劈向了苍的脖颈。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