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侠世界的真实游戏 > 186章 再相见
    章再相见

    第二天迎来了难得的周末,初升的阳光地透过窗帘布射了进来,陈言则选择直接在暖烘烘的被窝里躺了一个早上,没办法,一方面是天气太冷,一方面也因为近期的工作实在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一直到午时分,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才让他极不情愿地从被窝里出来,迷糊着双眼走出卧室打开了门,整装待的老四萧峥出现在了门口。

    “哥,太阳都挂得老高了,你怎么还在睡啊。”萧峥笑道。

    陈言用惺忪的眼睛瞥了他一眼,打了个哈欠道:“我可不像你,每天无所事事,早睡早起,拖家带口地打拼容易吗我。”

    自从萧峥回来后,陈言干脆就在小区里又找了间套房让他先住下,可以方便照顾他的生活。一开始陈言是让这小子每天晚上过来和他还有李悦一块吃饭,可是没吃几顿就不干了,抱怨说不想当电灯泡,这才没办法让他自己解决晚饭,反正附近餐馆也多。

    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洗手间,开始洗脸刷牙。

    陈言一边洗着脸,一边瞥向靠在洗手间门口的萧峥,道:“考虑得怎么样了,愿不愿意来我公司上班,你都回来快半个月了,总不能老是闲着。”

    萧峥撇撇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和脾气,打小就不好好念书,一身本事也就能打,去你公司难道做保安不成,我可呆不住。”

    陈言也知道萧峥性子野,但是又实在不放心让他自个出去找工作,别看萧峥平时对自己还有张凯亲密无间,但是面对生人基本就是绷着一张脸、不拘言笑,性子也孤僻,即便是面对李悦,都是客气大过熟络。

    想了想,陈言一边刮着胡须,一边道:“你的身手不错,我这边也缺个保镖助手,你干不干?”

    萧峥玩味笑道:“哥,莫非有人还想对你人身攻击不成,那你直接把他的资料给我,我保证一天时间就帮你解决了。”

    “别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可不像你在东那片区时候的烽火连天,哥哥我怎么说都是个守法公民,你可别再成天喊打喊杀的。”陈言笑骂道:“你也知道,我现在就一个小丫头助理,平日信得过的得力助手实在太少,你如果暂时找不到好工作,不妨先在我这历练下,多熟悉下环境,我再观察你在哪方面有天赋,再做其他安排,你说怎么样?”

    萧峥抿嘴想了下,点头笑道:“那行,只要你给管个三餐温饱就行了,现在你还老是给我钱花,我自个心都不安了。”

    “臭小子,跟你哥我还客气,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当一年的助手,我不止让你可以轻松赚到老婆本,连你下半生的日子都安排好了,亏待不了你的。”陈言慢悠悠道。

    萧峥顿时乐了,道:“哥,你哪怕当了大老板还是这么大方,可我怎么听说有人都管你叫黑心资本家了?”

    “谁?谁这么诋毁我?我非找他算账不可”

    “就是你那个小丫头助理啊。”

    “……”

    …………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言就驾着车,和萧峥先去吃了午饭,然后就带着他上街购置生活用品和衣物了,这小子回来就提着一个包裹和身上穿的那件衣服,现在这身还是陈言实在看不过去,从自己衣柜里找了两件给他,反正两人身材也差不多。

    购置了几大袋后,陈言最后领着他来到一个商场的咖啡店,点了一些东西上来。

    “老四,问你个事。”

    萧峥灌了口咖啡后,笑道:“绝对知无不言。”

    “你原本去了澳洲留学,怎么会跑到东那鬼地方去了?”陈言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困惑。

    萧峥一愣,随即苦笑道:“我就知道你会问我这事的……算了,反正迟早也要说的。”

    仰头思索了下,萧峥缓缓道:“你也知道我的家庭情况,爸妈本来就整天吵架不合,后来在我去了澳洲没多久,他们就离婚了,各自重新有了家庭。再加上我也没心情继续读书了,赌气之下,干脆就跑去参军了。”

    “参军?”陈言惊愕道。

    萧峥点头道:“恩,我就是能打,所以很容易就通过了考核测试,加上表现优异,才一年时间就过了预备役,成为正规军的一员,然后你也知道了,澳洲派了部队去东搞维和,我也就过去。”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驻扎在那了,大部分时间还算平静,不过也闹出了几次事情,差点连命都没了,从前我总是一副目无人的姿态,可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在自己面前一个个消失,那时候开始,我才慢慢体会到了生命的重要性,好好活着就是老天爷对自己最大的恩惠了。所以最后我申请了退伍,刚好部队也要撤走,我的申请很快就受到了批准,然后我就跑回来了,就这么简单。”

    虽然萧峥说得风轻云淡,可是陈言却听得心惊肉跳,忍不住吁了口气,道:“没想到我和凯子他们在享受太平盛世,你却经历了烽火连天的几年,还差点连命都没了……我的天,不过好在你现在平安无事回来了,以后好好过生活,别再随意放任自己了。”

    萧峥笑着点了点头,满口保证答应了下来,不过眼神里瞬间闪过了一丝黯淡的色彩……

    …………

    萧峥的驾照在大学期间就考下来了,加上参军那几年甚至连坦克、装甲车都捣鼓过,所以开这些小车相当的轻松。而陈言也终于能彻底享受一回当大老板的滋味,心安理得的坐在副座上。

    两人肆无忌惮享受着自由的日子,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期间陈言还带着萧峥回到了海大学里游逛,最后走到篮球场边时,萧峥耐不住性子,立刻拉着陈言参与进去。陈言看他依旧对篮球兴趣浓厚,只能舍命陪君子,穿着休闲装陪他打了一下午的篮球。

    不过陈言更多是充当一个组织策划人,耐心细致地为萧峥制造机会,最后由他制造致命一击,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最后以强大的优势彻底赢下了一群犊子似的大学生。

    一直游玩到日落时分,两人才尽兴而归,身上的衣衫都湿透了,两人回去洗了个热水澡后就打算出门吃饭,毕竟今晚李悦要主持新闻。

    正走到车子边上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是陈先生吗?”一个缓和适的男声传了过来,有些耳熟。

    “恩,我是,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市委书记秘,当初在医院我们见过一面的。”

    陈言心里顿时一咯噔,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一直倔强守候在舞台上的身影,原本不错的兴致立刻沉了下去……

    …………

    依旧是熟悉的江南会,当陈言驾车来到这里后,蓦地想起最后一次踏足的情景,那时候是海大学的百年校庆夜晚,当夏怡涵演唱完后,一群人本想找地方庆祝,却不想夏戎找了过来。

    也就是从那一晚开始,自己的人生轨迹彻底生了改变,先是黎旭当着自己的面道出电视台即将改革,接着就是姜楠隆卸任台长,再后面就是自己答应了黎旭的条件,选择留了下来。

    不过世事无常,当时的三个人谁都没有想到,这才半年多,一切都改变得面目全非了,黎旭直接掌控电视台的目的达到了,但是自己也脱离了电视台,成为了国内传媒界的一方霸主,两相对比,不由令人唏嘘不已。

    “你在车里等我吧,我可能要花些时间。”

    萧峥一挑眉毛,道:“真的不需要我陪你吗?”

    陈言笑骂道:“人家怎么说都是一个堂堂的市委书记,总不可能直接在这里做掉我吧?”

    随后陈言径直一人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金远已经守候在了里面,一看到自己就迎了上来,面无表情道:“夏书记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还是老包厢。”

    陈言点点头,跟着他一路走了进去,金远依旧是守候在门口,让陈言一人进去。

    陈言吸了口气,尽量平复了心情后推门走了进去。

    “来了?坐吧。”夏戎大手一挥,继续沉稳老练地倒着茶水。

    陈言立刻坐下。

    “这里的茶不错,尝尝。”

    陈言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夏戎继续捣鼓着茶艺,一边说道:“当年姜楠隆曾经对我说过一番话,是关于你的。他说当初的你就像还青涩的茶叶一般,底蕴无穷却有待掘,只有经过滚烫开水的一番冲泡才能散出持久的清香和甘甜,只有到了那时候,他才能够扛起海电视台的大梁,经过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帮助海市的传媒事业带上一个全新阶段。”

    陈言顿时心里一动,但依旧默不吭声地听对方说话。

    “我认识老姜那么多年了,还是头一回听他对一个晚辈这么赞赏,而且这还是个新人,当初我还以为老姜看走眼了,事实证明,他确实是看走眼了,因为他原本认为你至少要经过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才能有一番作为,可是没想到这才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你就连续创造了好几个传媒界的大作为,不仅把电视台的收视率改造得节节攀升,最后竟然还脱离了电视台自立门户,短短半年时间就成为了海乃至全国的传媒巨头,你的表现真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啊”

    说到这里,夏戎忍不住笑了下,陈言这时候才觉到,这才半年时间没见,夏戎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头上的白明显多了不少。

    夏戎这时候终于把目光投向了陈言,锐利的目光犹如两把利剑一般直穿过去

    “给黎旭下套子,狠狠勒索了一番后脱离电视台。然后拉拢环海集团的方赫,和国内著名传媒人物史原方,联手冲破重重阻力彻底奠定了在传媒界的然地位,嘿嘿,这里面的一个个动作你做得可真是够巧妙和果敢的,让一干传媒界的老前辈都吃足了苦果,历数国内传媒几十年来,也没出过像你这样的人才,如果再让你这样展下去,估计不出五年,东方盛世就要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传媒第一龙头了,甚至冲向国际也不是问题了,到时候你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国际传媒巨头了,哈哈”夏戎有些感慨地说道。

    陈言忙谦虚道:“您过誉了,我不过是运气好了点罢了。”

    夏戎摇摇头道:“运气好不好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两件事情你做错了。”

    “哪两件?”

    夏戎眯了眯眼睛,神色有些疲倦,叹了一息道:“第一件,就是和苏南卫视联手制作了那档所谓的相亲栏目。”

    陈言心里猛的一惊,心想莫非是因为火爆的收视率遭人妒忌,都有人打报道给了政府部门,打算借此施加压力了?

    夏戎却没理会陈言顿时怪异的神色,定定地看着他,伸出了第二根手指道:“第二件,是你做得最错的一件事,那就是让我的女儿爱上了你,并且走上了你亲手制作的节目,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