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仙途漫漫 > 第二卷 仙路煌煌 165章生气
    165章生气

    她一直觉得自己如今不算弱,就算面对林靖之、凤九、萧师叔那样神秘而又深不可测的人,她都能不卑不亢,也没有什么畏惧感。

    但是林之风却不一样。

    她说不清为什么,之前似乎也没有这般惊惧,也许是她分出的元神太过弱小,在接触到他元神的时候,一个照面便被俘虏了。

    那种强大到让她一点反抗余地也没的压制感觉令人很是不安。

    他明明没有恶意,而且不过是测试她修炼如何,她不明白自己这种巨大的压力是哪里来的。

    爬起来,振了振衣袖,她飞回自己洞府。

    林靖之正来串门,坐在竹亭里喝茶,他喝茶多半是嗅的,闻那浓淡不一的茶气,由肌肤的每一个毛孔内进入。

    肌肤仿若呼吸一般随着茶香缭绕而由瓷白转为淡粉再渐渐平复,如此往复。

    大俊兄弟躲在房中修炼,苏苏夜送他们不少固基培元丹,够他们闭关一阵子的。

    金山和银华在后山侍弄他们种的那片药圃。

    他们总觉得别的修士如果有洞府都种成片的草药,苏师叔却没有,好像不是回事。

    他们主动或买或讨,把后山弄得也药草成片。

    其中也不乏有几株不错的。

    只是苏夜哪里看得上,却也不打击他们的积极性,由得他们去。

    林靖之看了她一眼,眼梢微微上挑,“你说请我吃顿饭,到现在也没见着一根菜心。”

    是他要她请客,她可没有主动要求,苏夜感觉心绪略微平静了些,做饭也好,能让人凝神静气,放松心情。

    她也没拒绝,应了一声,回自己房间去准备。

    她的东西都在壶中界,如今为了练习丹田之火的控制力也经常引丹火而不用储存的地火。

    好半天之后,林靖之才见她出来,捧着一只紫砂罐慢悠悠地出来,蒸汽升腾朦胧了她的脸,因为淬炼过丹火,她的眼睛越发亮。

    在氤氲的水汽里,像是倒映在水里的寒星,看似咫尺,却幽远清冷。

    “你要跟林之风出任务去?”

    林靖之伸手,把汤接了过去,放在自己跟前,轻轻地闻了闻,梦仙草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随之却是天雪霞珠微微的生涩之气,不禁阖眸仔细感受。

    苏夜敏感地觉得他越来越强势了,如今对于门派的长辈都可以直接呼名,她记得在混元秘境的时候,他还会叫一声师叔的。

    她不动声色地睇过去,却正对上他笑微微的一双眼,虽然笑着,那如点漆的眸子里却好像深若幽潭,笑意就掠过水面的一丝涟漪。

    她道:“林师叔让我去问了问混元秘境的事情,没说要出任务。我打算要闭关的。”

    林靖之勾起唇角,弯出一抹讥诮的笑意,然后专心地喝汤。

    她只捧了紫砂罐出来,也没带碗,又没带勺子,他也不计较,自己随手一掏就掏出一只紫砂调羹,甚至还捏出一小捏白色的粉末撒了进去。

    苏夜就看那汤又滚开了一样咕嘟咕嘟地冒泡,如此几回,那汤就平静了,不再冒泡也就没有了灵气。

    喝完汤,他就走了,也没道谢,也没带走自己的调羹。

    苏夜发了一会儿呆,才去收汤罐,只感觉手上一酥,汤罐竟然化为了齑粉,被一层霸道的灵力撑着,她没法补救,汤汤水水的撒了她一裙子。

    金山回来看见,忙上前帮忙。

    苏夜摇摇头,让他自己忙去,屈指一弹,将衣服收拾干净了,然后回石室进入壶中界中去修炼。

    至少要尽快将小雷音炼到第二层。

    她可不想跟林之风在路上的时候,自己修炼无果,被他以失望的眼神逡巡,那种滋味……

    小叮嗅到了她身上林靖之强烈的气息,隐隐不安,也不敢闹了,拧着眉在她旁边思索。

    如今三俊成了她壶中界中的总管,指挥里面的小动物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壶中界日日如年的时间对他和雪球儿并不管用,确切地说,是对那些动物都不管用。

    进了阶的妖虫,作用也不大。

    一日就如一日。

    她知道心急不得,好在这对自己的修炼还是管用的,只要耐得住寂寞,肯勤奋,总会有所收获。

    三日后,她早早地去找林之风。

    林之风正在等她,将和萧无忌帮她炼化的法器还她。

    目光在她身上一扫,惊讶地眯了眯眼,她竟然第二层了

    而且因为小雷音进入第二层,掌握了真正的元神五分技巧,如今的她看起来跟从前有着很明显的不同。

    雷属性的灵力和元神让她有一股无形的气势,凛凛风雷,包裹着盈盈秋水。

    “走吧”

    他说了一声,一步跨了出去,青冥剑立刻变作独木舟大小。

    苏夜收起法器,忙跃上去。

    在壶中界这两年,她以天罗蚕炼制了无数各种属性的丹药,小雷音第二层就是这么来的。

    她不是靠自己的才智和天赋,所以觉得没什么骄傲的,甚至有一点心虚。

    片刻,她发现竟然飞往莲花峰,不禁咦了一声。

    林之风道:“还有几位同门。”

    到了执法堂,三人迎了出来,与他一样白衣胜雪的莫玉莲亲切地迎上他,笑微微地叫了一声林师兄。

    还有一位是墨堃,他一身黑衣,干净利索,骄傲漂亮,没有半点阴郁,能将黑色穿出热烈的感觉,他是苏夜见过的第一人。

    第三人挑着眉,笑微微地乜斜着她,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是嘲讽。

    苏夜又没想过他会去

    她捏了捏拳头,笑了笑,上前跟同门见礼。

    林靖之目光凝在她的脸上,目光幽暗,“苏师妹闭关时间真久呀!”

    三天就出来了。

    苏夜反唇相讥,“师兄是我见过最贪吃的人了。”

    把汤罐的灵气都吸干,由此可见一斑

    林靖之一改往日只逗不气的风度,竟然跟她杠上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拐着弯地揭老底,连讽带刺。

    连墨堃都听出了不对劲,这两人从喝汤说到了落地花罩和门帘,又说起什么美男鱼烂桃花,再不就狐狸蛇的……

    他头有点大,提醒道:“两位,林师叔和莫师姐走远了。”

    苏夜叹了口气,自己有病,跟他磨牙,忙跟上去。

    林靖之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不过是五个人的队伍,却拉得很长。

    莫玉莲跟着林之风在前,这一次她不再用自己的帕子,而是一朵流光溢彩的白莲花,上面灵力浓郁,在其间修炼更是事半功倍。

    她不无伤感地道:“原本想追师兄筑基,结果师兄转眼已经结丹。如果不是……”

    她抑制了怒气,保持着优雅完美的表情,黛眉轻蹙,忧伤道:“李师兄从秘境出来也要结丹的,如今,只怕是只能成为普通人了。”

    普通人对于一个筑基修士来说就是废人。

    林之风没有说话,面色清冷,专注地看着远方,半晌,才道:“修道之人总会有各种艰难,每个人自踏入起就要有承担的勇气。李师兄如此,我们皆如此。”

    莫玉莲不甘的看着他,他难以描画的脸上竟然有着深沉的情愫,是她看不懂的。

    “师兄不觉得说的太过悲怆了么?若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要坦然面对,可如果是敌人加诸的,难道不该倾力铲除吗?”

    林之风淡淡道:“大家都在努力。”

    莫玉莲胸口气息一滞,莲座顿时灵力吞吐,气息紊乱。

    林之风帮她稳住了,而后道:“师妹还未结丹,不宜用这等霸道的灵器,永久必伤身。”

    说完他祭出青冥剑,飘身落在上面,莫玉莲收起白莲座与他并肩而立,这时候墨堃几个追上来。

    墨堃询问道:“出了什么事?莫师姐受伤了吗?”

    莫玉莲脸颊微微一热,“没有。师弟多虑了。”

    她扫了苏夜一眼,看她纠结着眉头,似乎一副不快的样子,不禁笑了笑。

    此去东海,万里之遥,路上众人很少交流,尤其是苏夜,别人不问,她就垂目养神或者打坐修炼。

    东海之地,浩荡无边,穷极一望,不到边界。岸边视野开阔,没有什么屏障。

    林之风道:“靖之随我去采集诱妖草,苏夜几人在此等候,不要离开太远,不要下海。”

    苏夜听他点名忙答应了。

    林之风和林靖之两人一走,莫玉莲便起身,往左边去。

    苏夜看了她一眼,还是开口劝道:“莫师姐,林师叔让我们在这里等。”

    莫玉莲不冷不热道:“我去采集一点草药,你在此等候,不要乱走,免得我们找不到你。”

    说着对墨堃道:“墨师弟来帮忙吧。”

    墨堃看了苏夜一眼,道:“师姐要帮忙,不如一起,给师叔他们留个信儿就好。”

    莫玉莲淡淡道:“苏师妹娇贵得很,还是好好呆着吧,不要磕了碰了的,到时候回去不好交代。”

    说完,她转身疾走,墨堃跟苏夜打了声招呼,急忙追上去。

    他们一走,苏夜四下看了看,这里一片平地,要找个可当做屏障的地势都没。

    她审时度势,根据地势在一处半丘陵地带快速地布阵。

    伙伴不在,她独自呆着,那就是过路妖兽什么的活靶子呀,布了阵安全一些。

    她还没布好阵的时候,突然听得远处传来沉重的脚步声,“踏踏”有声,地面随着一阵阵地波动,沙尘飞扬。